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9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88 成瘾

288 成瘾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鸾儿,这几个都是我从宫里带出来的人,小青你是知道的,这个是彩芹彩霞,这个是小桂子,我在冷宫的时候多亏了他们几个照料,这一次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出宫,他们必定要送了性命,所以我将他们也带了出来。”卫欣儿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青鸾道:“欣儿姐姐,我明白的,以后他们便还是留在你的身边照顾你。”

    一直吊着心的彩芹几个纷纷的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一次的出宫对于他们来说又是激动又是彷徨的,他们自幼进宫,学的都是伺候人的本事,加上小桂子还是个太监,若是秦王世子妃不打算收留他们,他们都不知道去哪里。

    几个人上来给青鸾磕头,小青本就是威远侯府出去的,此时看到青鸾安然无恙的样子,更是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姑娘,看到你没事就好了。”

    青鸾连忙让人扶了他们起来,又对夏至吩咐道:“将芷兰院收拾出来给欣儿姐姐住。”

    夏至忙应了一声。

    青鸾又携着卫欣儿一道回了房,上官绝和慕容玉桡两尊大神伫在哪里,有邪她都不好问。

    “欣儿姐姐,你怎么会突然被打入了冷宫?”青鸾拉着卫欣儿在暖炕上坐了,俏儿上了茶水便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了这对久未见面的姐妹。

    “我是故意的。”卫欣儿微微抬了头,“皇后怀孕后,我总觉得宫里的气氛不太对,我曾经听人说过,皇上的子嗣艰难,可是皇后却刚刚在那个关键的时刻怀孕了,这一切都太过巧合了。”

    青鸾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她知道卫欣儿并不是那种空穴来风的人,她本就是住在后宫,后宫里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比外面的人清楚的多,况且她向来是个观察细致入微的人,若是发现一些别人没发现的也不奇怪。

    “欣儿姐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皇后把持这后宫,自是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但是我觉得她这次的怀孕有蹊跷。”欣儿皱了皱眉头,她是没有任何的证据,因为当时宫里的情况太复杂了,皇后蒋家在整个后宫里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偏皇帝还病重压根就无暇顾及。

    青鸾的神情亦有些凝重,如果说蒋后的儿子当真是皇帝的,那么即便他再年幼,这第一顺位继承人总是他,秦亲王府忠心了这么久,青鸾完全相信即便老王爷是那权势滔天的摄政王,等到了一定的时候也会还权的,因为这皇位他无心染指。

    蒋家三番两次的对她出手,一旦蒋家人上位,那么自己的日子,威远侯府的日子未必如现在这么好过,所以青鸾私心了还是希望蒋家当真如卫欣儿所猜测的那样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

    “欣儿姐姐,我知道了,我把你的怀疑告诉上官绝的。”这些事她们如今也没法证实,但是她更相信一句话那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蒋家当真做了,那就不怕找不到证据,再缜密的计划都会有漏洞的。

    卫欣儿点了点头,上官睿活不久那是既定的事实,她已经死遁,对于下一任皇帝也没有太大的想法,横竖她的下辈子再不会跟皇宫打交道了,但是青鸾他们不一样,只要上官绝一日还是认定青鸾的,那么青鸾便是秦亲王府的人,还有威远侯府,这两府未来是兴是败都由皇帝决定的。

    “欣儿姐姐,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沉默了片刻,青鸾换了一个话题。她是希望卫欣儿能够获得幸福,毕竟她才十六岁,未来的人生还长的很,可是她不确定卫欣儿的心里有没有芥蒂,还有她对皇帝上官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卫欣儿微微一笑,拍了拍青鸾的手:“鸾儿,我与你不同,小时候的经历让我明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道理,所以我进宫出宫,都是为了活着,人说一夜夫妻百夜恩,可是对于皇帝我真心感受不到那份恩,他之于我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如今我已经从那个地方出来,我跟他便再无瓜葛,以后若是遇到合适的又不介意我的过去的人或许我会成亲,如果遇不到便一个人过活,反正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卫欣儿的这份豁达淡然是青鸾最为欣赏的,她点了点头道:“欣儿姐姐,你一定会遇到更好的。”

    出了正月里,西北的天气便开始渐渐的转暖了,看着那些霜冻的泥土一点点的解冻,青鸾的心情也也开始飞扬了起来,一整个冬天憋在屋子里当真是要把人给憋坏了,来年,来年等到她适应了这里的天气,便要亲自领略一番冬日的风情。

    而上京那边,二月初二,皇帝亲自下了圣旨封中宫嫡子为太子,祭天仪式上,皇帝亲自祭拜并将册封的圣旨供于祭台上。

    长长的祭天仪式上,本被认为病入膏肓的上官睿竟无一丝的疲态,虽脸色看着稍显蜡黄,身形也很瘦弱,可是他却坚持了下来,便是老王爷的心里头也很奇怪,莫不是太医院研究出来了什么灵丹妙药,又重新撑起了皇帝的身体。

    当然皇帝的身体好转,老王爷是乐于见到的,毕竟太子年幼,若是上官睿这个时候去了,朝堂上也定会出现混乱的。

    而承乾殿里,汪公公满头大汗,恨不得此刻的自己又聋又瞎。

    上官睿半靠在榻上,身体紧紧的绷着,像是被一把拉的紧紧的弓,随时都有可能因为用力过度而折断。他的双手用力的抓住榻上的被子,甚至因为太过用里,那锦缎硬生生的被扣出一个洞来。

    汪公公颤抖着身子喊了一声:“皇上。”

    上官睿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本就消瘦的脸扭曲成了一团,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双眼便这么直直的盯着前面,样子极为吓人。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上官睿额头冒出越来越多的汗水,神情也越发的痛苦了,汪公公颤了颤身子,手里却是拿着一个墨色的瓶子道:“皇上,还是吃吧,要不然您会受不了的。”

    上官睿猛的抬起头,嗜人的目光直直的盯向汪公公。

    吓的汪公公倒退了两步,膝盖一软,连忙跪了下来。

    那墨色的瓶子还在他的手里,上官睿死死的盯着那个瓶子,这个药丸,这个药丸缓解了他的身体状况,可是也让他的身体对这个药物产生了依赖性,一旦停了药,便生不如死。

    作为一个帝皇,他觉得自己如果连一个小小的瘾头都战胜不了,实在是一件很伤自尊的事,可是事实证明他真的抵抗不了这种依赖性,不过才迟了一刻钟,身体里便好像有千百只的蚂蚁在啃啮着一般。

    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珠子几乎要突出来一般,终于那股子的渴望战胜了他的理智,“给我药!”

    汪公公,一个激灵,赶紧从那瓷瓶里倒出了两颗,原先这药丸只要一颗就够了,可是不过半个月这用量便增加了,汪公公不敢再深想,连忙将那药丸递给了皇帝。

    皇帝盯着手心里的两颗药丸就好像在看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最后忍受不住的一仰头吞了下去。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那股子挠心挠肺的麻痒感终于退了下去,双颊微微的泛红。上官睿猛的从榻上仰起了身子,此时的他动作利索,丝毫没有刚才那濒死的老态龙钟。

    汪公公连忙退后了一步。

    上官睿的理智回笼后,发现自己依旧被这股瘾头给控制了,脸色黑沉的好像辩雨欲来的前夕。

    “将袁太医给我压上来。”

    不一会,便有侍卫提溜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上来,上官睿当真恨不得扑上去生吞活剥了这个人,就是这个太医院名不见经传的人送上了这份药丸。

    上官睿虽然封了老王爷为摄政王,又封了几位辅政大臣,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又如何能够坦然的接受这一切,他才四十多岁,他才刚刚尝过权利的滋味,可是他却要死了,身体颓败的如此之快,让他无力却又不甘心。

    当袁区送上这药的时候,无疑是绝望当中的一丝希望,所以他用了,不过三天的时间,他便能下床了,如此神药,让上官睿龙心大悦,直接封袁区为太医院的院判。

    然而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他便发现自己每每服了这种药后便精力十足,可是他也已经离不开这种药物了,作为一个帝皇,居然被药物给控制住了,对于上官睿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耻辱,他恨不得将袁区五马分尸,可是那药丸的医控制在袁区的手里,不管他如何的严刑拷打他都死咬着不肯吐出方子。

    他拼了命的想要摆脱这种药物的瘾头,可是试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都屈服了。

    “是谁派你来的?”上官睿此时精气十足,帝皇的威压沉沉的迫向袁区。

    ps:我猛然间发现皇帝才是本文中最悲剧的人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