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9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89 局中局

289 局中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位袁太医经过了一番的拷打身上早已经不成了样子,不过他也知道只要自己的手里还握着那张医子,那么就送不了命,一旦交了出去那定是生不如死,当然皇帝一旦用了这样的药,也活不了,等到皇帝的身体被这药耗的油尽灯枯的时候,他一样也活不了。从他拿着药的那一刻便已经一脚跨进了黄泉路。

    上官睿见袁区趴在地上不说话,眼中戾气尽现,冷笑道:“你还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汪有德。”

    汪公公躬着身子应了一声是,几步走到袁区的跟前,细声戏气的说道:“袁大人,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吧。”皇帝就算再是强弩之末,却也是大夏朝的掌权着,这手里不可能什么都黄牌都没有。

    汪公公的话,袁区像是没有听到一般,那满是血污的身子更是像一条死狗一般的趴在冰冷的水磨地板上。

    汪公公有些心惊于袁区的冥顽不灵,摇了摇头,摊开手掌,放在袁区的跟前。

    那是一块雕刻着福绿寿的玉佩,水头极好,那正中央有一点翠绿色的浮光,是整块玉的精髓所在。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袁区在见到这块玉佩的时候瞳孔剧烈的缩了缩,然后软软的身子像是被逮上岸的鱼一般跳了起来。

    “你从哪里来的?”他的声音嘶哑犹如八十岁的老头,眼睛却是迸发出强烈的光芒,如不是一边的侍卫眼明手快的按着,怕是都要冲上来了。

    上官睿见到袁区这个样子便知道自己已经找准了他的弱点,冷笑道:“所以你还是乖乖的交待着吧,要不然等一下送上来的便不是玉佩什么的了。”

    袁区猛然间抬起头,目光死死的盯着上官睿,好一会才哈哈大笑出声。他笑的很踌,破布般的身体一抖一抖的,粗噶难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厅里。

    上官睿眸光一沉,一挥手,一个侍卫闪身出去,不一会又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他面无表情的走到袁区的面前,向他展示盒子里面的东西,一根幼儿的小指。

    袁区的笑容陡然间停了,“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随即微颤颤的道:“我说,你别伤害他了,他才四岁。”

    上官睿道:“只要你说出这幕后的主使者是谁,朕自不会为难你的幼子。”

    他的身子便是没有这种药却也称不了多久,然而这种药却是控制了他的人,一个袁区抱着死的决心拿出了这种药,而他也染上了药瘾,要说这身后没有人他是万万不信的,自他搀,他隐隐觉得这上京不过是面上平静,其实底下早已经是暗潮汹涌了,还有一股子隐藏在背后的势力,他一定要趁着自己还有精力的时候将那股子势力给灭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防线被攻破了,袁区目光犹自盯着那盒子,嘴里却是说出了一个让上官睿始料未及的名字。

    “是秦亲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秦亲王交代的,皇上大概也没有查到吧,我的祖籍并非常州,而是西北的一个边防小城,我是个孤儿,秦亲王救过我的命,不过他也不知道我进了京,直到之前五年前他回京参加先皇的丧仪的时候我们才相遇的。”袁区抬头,看了一眼面色变的惨白的皇帝,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一股子的快慰来。

    上官睿的虽然极力维持着平和的表情,可是那微微颤抖的手指已经显示出了他的不平静,他原以为那觊觎王位的是魏王世子或者小九端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控制他的是上官淼。

    他的内心处本就忌惮着秦亲王府,后来自己的身体一下垮了下来,他不得不放下心中的忌惮重新重用秦亲王,可是如果他当真是心怀不轨的话又为何要多次一举,他已经是摄政王了,等他死后,便是要从皇儿那边夺下政权也不是不可以的,又为何要给他用药,让他经历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他是想要控制他,还是……

    上官睿的心中盘旋着无数的疑问,原本那些薄弱的信任也一点点的塌陷,他深吸了两口气,突然暴怒道:“来人啊,将拿孩子给朕拖上来,袁区,不要在朕面前玩花样,秦亲王忠心耿耿,朕不相信他是这样的人。”

    伴随着一声孩儿的啼哭,一个侍卫提溜着一个孩子上了殿,那孩子不过四岁左右,却是袁区最为心爱的幼儿,孩子像是被吓破了胆,面色青灰,身子抖成了一天,右手的断指处还在不断的流着血。

    袁区一下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一下子推开了压着自己的侍卫,冲到孩子面前,对着上官睿怒道:“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到底还想怎么办,如果你再敢折磨我的智儿,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我死了,反正还有你这个皇帝陪葬。”

    上官睿的脸色铁青,他堂堂一个皇帝竟然被一个小人给威胁。

    那孩子的哭声不断,上官睿冷声道:“你死可以,但是我保证你最喜爱的这个幼子会在你死后受尽天下间所有的苦楚,朕说到做到。”

    袁区的身子不由得一震,小小的孩儿在他的怀里哭的几乎要断了气,那一声声的就好像是往他的心里头插刀子。他一下子犹如泄了气的皮球,跪倒在地上,屈服的说道:“皇上,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真的是秦亲王吩咐我这么做的,我知道皇上不相信秦亲王会做这样的事,可是如果秦亲王心里头对你有恨呢。”

    袁区蓦的抬起头,捕捉到了皇帝眼中那一闪而逝的震惊:“先帝是秦亲王的亲哥哥,秦亲王要为先帝报仇难道这不是理由吗?”

    袁区一字一顿的说道,大殿里都是皇帝的心腹,此时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是一片的震惊,便是上官睿的身体都僵硬了,为先帝报仇,为先帝报仇,如果说原本他只是相信了五分,那么此刻他已经彻底的相信了,所以秦亲王早就知道当初先帝并非是病逝的,所以秦亲王要对付他也不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整个大殿陷入一股死一般的寂静,只有袁区怀里的孩儿不断的啼哭声提示着时间的飞逝。

    过了很久,上官睿才摆了摆手,示意侍卫将袁区和他的孩子带下去。

    汪公公的心头不断的打着鼓,这朝堂后宫自年前便一直风波不断,暗潮汹涌,如今他更是知道了这惊人的秘密,皇上会不会打算对付秦亲王呢,这上京到了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上京,端敏长公主府,密室。

    石室里头只有三个人,上官权、端敏长公主以及林子轩。

    不过才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林子轩已经成为了上官权身边最为重要的心腹了。

    便是端敏长公主也没想到林子轩会想出这么一个精妙绝伦的计谋来。

    上官权呷了一口热茶,睨了一眼林子轩,道:“父皇的死,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可是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想来如今他夜里也要睡不着了。”

    上官权口里的他自是指的上官睿,自古以来要登上那个位置从来都是踩着无数人的尸骨而上的,兄弟,父子这些情分在皇家都算不得什么,过程是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三哥杀伐决断了半辈子,没想到要栽在你的手里。”上官权目光灼灼的看向林子轩,如今他是万分欣赏这个林子轩的,够狠够毒,机智百出,而且不折手段的什么人都可以利用。

    上官睿这个样子不出半年时间便是要完了,太子不是上官家的种,到时候轻轻松松就能拉下来,在上官权的眼里,他问鼎的最大障碍是秦亲王上官淼,毕竟他是个死了四年的人,当初还是皇子的时候跟秦亲王府的关系也只一般,想来秦亲王便是知道了太子是假的,他也宁可让其他人上位,比方说魏王兄的那位好儿子,比方说小九。

    所有挡在他前路的人都该死,但是他却不愿意提前暴露自己的势力,让上官睿在死之前为他做最后一件事吧,上官权脸上闪过一丝邪佞的笑。

    端敏长公主看向林子轩问道:“那袁区是个硬骨头,你到底是怎么让他配合你的?”

    “大家都以为袁区最在意的是他的幼子,所以才会在自己行事前将他的幼子送离京,这一点便是皇帝也相信了,所以他不惜废了大把的人力物力找来这个幼儿,而袁区在殿前也演了一趁戏,让皇帝以为他是真心最疼爱这个幼子的,但是我知道袁太医的心中还有一个人,那一个人在袁太医的心中才是全世界。”林子轩笑道,“那个人便是他自幼青梅竹马的表妹,她才是袁太医真正的弱点,只要掌握了这个弱点,袁太医还不乖乖的听我们的话,凭着他跟秦亲王的那份故交,皇帝哪里还会有疑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