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0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94章 节名取不出(4000+)

294章 节名取不出(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爷,不好了,前头出事了。”小扇子原本只是在望江楼的楼下喝茶的,谁知道哗啦啦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往前头跑了,本着看热闹不落后的心态,他自是放下茶杯赶紧上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被围观的竟然是大爷,小扇子这一下连热闹都不看了,赶紧回来禀报。

    二人时光被打断,上官绝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哼哼了两声道:“便是天塌下来也不管爷的事。”

    小扇子赶紧喘了一口气道:“爷,是大爷,您再不过去可是要闹出人命了。”

    小扇子一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他到是真想知道究竟是哪方神圣胆儿那么大竟敢惹上慕容玉桡,那当真是日子活腻了,可惜刚才自己走的太急了,竟然没有问躺在地上的那些人是谁。

    上官绝挑了挑眉头,语带不爽的说道:“我就知道他那张容貌走在街上早晚给我惹事。”

    “那个欣儿姑娘也在那里。”小扇子看了一眼依旧没准备移驾的上官绝,赶紧补了一句。

    青鸾道:“欣儿姐姐也在,我们快去看看吧。”说着也不看上官绝哀怨的眼神,直接出了厢房,上官绝无法,只好跟了上去,经过小扇子的时候还不忘瞪他一眼。

    小扇子摸了摸鼻子,暗自委屈,这惹事的又不是他。

    上官绝和卫青鸾赶到的时候,看热闹的人已经将这一片围的水泄不通,上官绝好不容易护着青鸾挤了进去,一手还不忘捂着青鸾的眼睛,免得慕容玉桡手下没个轻重,场面太过凶残吓到他家阿鸾。

    呃,这个样子也不算太血腥,上官绝评估了一下,放下了捂着青鸾眼睛的手。

    青鸾看过去,先是看到了一堆人,呃,确切的说,十来个人像是叠罗汉一样的往上叠,整整一丈来高,竟然还能保持屹立不倒,这可是个技术活,不过这最最底下的人未免也太惨了点吧,被十几个人压着,不会断气吧。

    青鸾不由得低下了头,却发现最底下那个人的身材格外的矮小,身体的其他部位都被压着看不出,只有那张脸露在外头,此时正两眼泛白,气若游丝呢。

    而慕容玉桡站在不远的地方,笑的一脸的邪肆。

    卫欣儿看到青鸾和上官绝,便直接走到了他们身边。

    “欣儿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啊?”青鸾指了指那一团肉问道。

    “这些人调戏他。”卫欣儿指了指慕容玉桡,虽然事情的一开始是因为她,不过后头慕容玉桡一露出脸来,这些人便直接忘记她了,而且一个个不怕死的往慕容玉桡身上凑,这真心是找死的节奏。

    青鸾不由得闭了闭眼睛,感叹了一声:“真不长眼。”

    慕容玉桡虽然美地毁天灭地,可是他身上的气势也是毁天灭地的,这些人真是不怕死啊。

    “他们是谁啊?”这样英勇的人物还是应该认识一下的。

    卫欣儿摇了摇头:“不过那最底下的人姓姚,而且他是这伙人的头。”

    “看出来了,要不然也不会被压在最底下。”青鸾道。

    “让开让开——”一声声的呵斥声,却是闻讯赶来的衙役。

    姚文君是吴刺史夫人的嫡亲侄子,自吴笑成为这元城刺史后便一直是这元城的小霸王,这种纵马闹事,强抢民女的事可没少干,元城的衙役看在吴刺史的份上往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未重罚过。因而当他们收到消息的时候,还故意晚来了一会,想着总要等姚少折腾够了才出现,谁知道这一次不是姚少折腾别人,而是这位大爷被人折腾。

    “是谁,胆儿那么大,竟敢当街行凶。”几个衙役赶紧上前,把那些叠成人肉沙包的小霸王们都放了下来,这当中很多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物,这凶手当然要被好好的问责一番。

    上头几个人还能说出话,直指慕容玉桡,而那姚文君此时虽然被解救了出来,可是却整个人昏了过去,唬的那衙役赶紧让人抬了送医。

    慕容玉桡挑了挑眉头,到也没有拦着,反正从今以后这人再不能成为一个男人,这惩罚也算够了,想来这元城也没有人能够解他下的药。

    几位衙役看到慕容玉桡的样子不由得都是一惊,呃,谁能料想的到收拾这些小霸王的竟然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娘子,不过感叹归感叹,该做事的时候还是要做事的。

    “这位姑娘,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那衙役原想着这红衣姑娘定是什么江湖侠女,被小霸王们看中了,小霸王原想霸占了人家,谁知道这位功夫不弱,才被收拾了,可是这位姑娘到底是冲动了,也不先问问这些人是谁就一股脑的得罪了,在这元城敢得罪姚文君的还真没有几个人。

    上官绝双手交叠在前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完全没有插手的打算,反正不过几个衙役,慕容玉桡又不是搞不定。当然如果能够将他关进牢里几天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这妖孽就是欠收拾。

    不过他的得意显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慕容玉桡突然像一只蝴蝶似的飞到了他的身边,随即一脸好怕怕的样子。

    “他们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啊。”慕容玉桡一手挽住上官绝的胳膊,整个人都偎进了上官绝的怀里。

    上官绝一身黑衣,慕容玉桡一身的红衣,美人偎在英雄怀,那是如此唯美的一副画面啊,当然这必须得忽视英雄铁青的脸。

    青鸾拉着卫欣儿往边上挪了几步,呃,这么唯美的画面,她们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小扇子隐在人群众,几乎笑的打跌,这爷果然不是大爷的对手,这一下爷的心里头指不定有多腻歪呢。

    那衙役见红衣姑娘紧紧的抱着墨衣男子,一时也只当他们两个是一起的,看着这红衣姑娘不甚柔弱的样子,难道刚才出手的是这位墨衣男子才是。

    “都跟着去衙门。”衙役想也没想的就开口说道,如今那姚少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他们至少要先将人给扣起来,便是吴刺史要找凶手也有个交差。

    上官绝此时的脸色黑的几乎可以滴出墨来,偏他在武功上差慕容玉桡一筹,此时更是挣脱不开他的拥抱,一时恨的几乎要吐血了,都怪小扇子那个八卦男,这种情况他就不应该过来的。

    几个衙役见二人都没有动静,便要上前拘押二人。

    “滚!”上官绝正是心情极为不爽的时刻,这个滚字完全就是牙齿缝里蹦出来的一般,那凌厉的目光扫过去,直将衙役逼退了两步。

    慕容玉桡笑的欢畅,身子更是像没有骨头一般,软软的靠在上官绝的身上。

    小扇子揉了揉笑痛的肚子,赶紧用手揉了揉面上的表情,上前道:“你们干什么啊?今天这事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看在眼里,是那些人先是纵马闹事的,后要调戏……这位姑娘的。”

    小扇子说到这位姑娘的时候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随即赶紧摆出一脸正经的样子:“这么多人都看着,我们只是正当防卫,你们想要拿人就拿人,这元城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衙役嗤笑道:“王法,那位祖宗就是王法,不要废话,难不成你们想跟官府作对?这里可是元城,便是你有以一敌十的本事,难道你还能敌的过元城的十万西北军吗,束手就擒,少受点苦。”

    衙役想着这些人能一口气便将姚文君和他的那些随从们都打倒,肯定是有拳脚功夫的,也许他们几个都不够打的,直接抬出了十万西北军吓人。

    小扇子冷笑道:“那你直接来元帅府抓人吧。”

    “啥!?”那衙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到要看看那十万的西北军会不会对他们的统帅动手。”一句话直接点名了上官绝的身份,几个衙役直接呆住了。

    上官绝却不想在这大街上丢人现眼,反正小扇子在处理了,也没人敢拦着他了,转身便往望江楼走去,原本围观的百姓纷纷的让出道来。

    “原来这就是咱们西北军的新元帅啊!”

    “那姚文君横行霸道了那么多年,终于提到铁板了,哈哈新元帅威武。”

    “错了,明明是新元帅的女人威武才对。”

    青鸾和卫欣儿听到这些议论不由得咬紧了唇,不憋着当真要笑出来了。

    远远的还能听到争吵的声音。

    “放手!”

    “不放!”

    “你给我放手!”

    “我就不放,就不放!”

    姚文君是被直接抬进吴府的,吴夫人才喝了一盏茶,便听到自己的侄子被人抬着回来了,立时惊的直接赶往姚文君的院子。

    吴若水看着自家娘急急而去的身影,不由得撇了撇嘴,在她看来那姚文君便是个闯祸精,当初在江南待不下去后才被外祖家送来元城,可是他来了元城后也没有任何的收敛,反而更是仗着吴家的名头欺男霸女,成为了这元城的第一霸王,偏吴夫人因为姚文君是姚家的独苗宝贝,不管他闯什么祸都给他兜着,也将姚文君那个草包的胆子养的越来越大,她早就预见了姚文君会有这么一天的。

    吴夫人一口气跑到姚文君的屋子里,看到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的姚文君,登时慌的身子都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深吸了一口气,吴夫人才高声喊道。

    一旁的小厮战战兢兢的说了路上的遭遇,吴夫人一脸的不敢置信,“你说那人是谁?”

    “原本衙役要抓人的,可是对方是新来的元帅,所以他们不敢动手。”小厮哭丧着一张脸,跟着姚文君在外头混了那么久,当真还没有遇到过对手,这一下他可千万不能被迁怒啊。

    吴夫人的身子愈发的巍巍颤颤了,她们这边才在上官绝哪里受到了打击,自家侄子又被人打成这样子,这都算什么事?不过吴夫人到底还有几分理智,想来按着姚文君的性子也是他先惹事的,可是看着姚文君那样子,吴夫人一口气又喘不过来了。

    “母亲,您先别急,大夫这不是还在医治吗,兴许表哥并没有什么大碍。”吴若水在门口将来龙去脉听的七/七八/八,心里头更是厌恶这个长相猥琐还一副自诩情圣样子的姚文君了。

    吴夫人见吴若水来了,一时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把拉住吴若水的手问道:“若水,现在怎么办啊?你表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跟你外祖交代啊。”

    吴若水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柔声的劝道:“母亲,表哥在元城也不是第一次惹事了,这一次你可不能再管了,更何况理也不在我们这一边。”

    吴若水并不想给上官绝留下不好的印象,偏这个脑残表哥给她拖后腿,这样的废物就该拿去人道毁灭才是。

    姚文君以前便是惹事那也只是惹惹普通的老百姓,强权之下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一次却是跟上官绝起了冲突,吴夫人也知道这场子是找不回来的,如今她也只希望自家侄子性命无虞。

    好不容易等到大夫诊治完毕后,吴若水扶着吴夫人迎了上去。

    “大夫,文君怎么样了?”

    “姚公子身上的外伤比较重,不过总的来说于性命无碍,只不过这半年都要躺在床上了。”当然依这位大夫的医术目前还查不出来姚文君不能人道的事来。

    吴夫人一颗心稍稍松了松,好歹还有命在,只是这上官绝未免也太狠了,难道他真不把吴家看在眼里。

    吴若水见吴夫人的神情便已经猜到她所想的,“母亲,这也可怪不了秦王世子,恐怕秦王世子也不知道表哥是谁吧?”姚文君一不是官二不是将,难不成还指望上官绝知道他的名。

    吴夫人一想也是个理,这心里头的不悦才稍稍淡了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