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0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96 宴会

296 宴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总管的话让秦亲王的面色一滞,随即惨笑道:“大家总归是上官家的子孙,我是不愿意那样揣测他的,但是自古帝皇之家最是无情,我也不得不为秦王府这一脉考虑,老白啊,如果皇帝真做到了那一步,你便赶往西北,将这封信并这样东西交给绝儿。”

    白总管脸色一整,老王爷手里的是一块精铜打造而成的麒麟图案,不过巴掌大小,触手冰冷,白总管的心底亦微微的发冷,他知道这是老王爷为秦亲王府留下的最后保命符。

    “父亲,我进来了。”门口传来上官煜的声音。

    白总管将东西臧好,这才转身去开门了。

    自老王爷出事之后,上官煜便直接请假了,并且每日都会来书房,上官煜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能够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

    上官煜进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是他亲手熬的。

    “父亲,喝药吧。”上官煜将药端到老王爷的床头。

    老王爷看了上官煜一眼,将那药一饮而尽,放才说道:“其实这些事情让厨房做便是了。”

    上官煜将空碗放置在一边,这才笑道:“父亲,您之前一直都是在西北,儿子便是想要服侍孝顺你也没有办法,如今您回来了,这些都是儿子应该做的。”

    老王爷的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只是父亲,对于惊马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蹊跷啊,您征战沙场那么多年,骑马就如吃饭喝水一样已经成了本能,更何况那是墨云啊,好好的路上又怎么会惊马呢?”上官煜看了一眼那上着夹板的腿,一副恨不得为老王爷承受这份痛苦的样子。

    老王爷摇了摇头道:“我已经老了,这双腿在西北的时候便已经不怎么灵活了,所以才会从马上摔下来,马匹什么的都已经检查过了,老白既然说了没什么蹊跷,那便只是意外而已。”

    上官煜睨了一眼一旁侍立着的白总管,心头不免有些心寒,他们是父子,本该是这天下间最为彼此信任的人,可是他的父亲明明信白总管更甚于他这个儿子,秦亲王府很多事他这个做主子的还没有白总管一个奴才来的清楚。

    “白叔跟了您那么多年,自是信地过的。”上官煜面上温和的说道,话锋一转又提到了西北的情况,“父亲,如今北戎正忙着内战呢,短期之内应该没有那么多的兵力进攻大夏,这阿绝和沥儿是不是应该回来了?”

    “绝儿是西北军的统帅怎么能够轻易的离开西北,你若是想沥儿了,让他回来便是。”老王爷一听到这个,便有些不高兴了,这西北军的军权好不容易重新交到了上官绝的手上,这一回要让他们还出来可没那么容易了。更何况如今皇帝摆明了不怎么信任他,西北是秦亲王府的大本营,将来若是真发生些什么,也能让上官绝好好的。

    上官煜见老王爷发怒,脸上便露出了惶惶的神情:“父亲请息怒,儿子当然明白男儿志在四方的道理。沥儿打小便喜欢舞刀弄枪的,一心想要成为跟他祖父一样的人,怕是如今让他回来也不愿意的。”

    “那便安心待在西北吧,那个地方能够锻炼人。”老王爷说完这句话,便闭了眼睛,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上官煜这才起身道:“父亲好好休息,儿子晚膳的时候再过来。”

    老王爷点了点头,那边上官煜一转身,脸上敦厚温和的神情瞬间被那狰狞的神情所取代,果然在他的心目中只有嫡系一脉,上官绝成了西北的统帅,他的儿子还只是石头城的将领,这区别也太大了。他事事都为上官绝考虑,究竟有没有想过他们,他们也是他的子孙,如果那么的不喜欢,当初又为何要生他出来。

    三月十五,天气转暖,元帅府门口车水马龙,但凡元城数的上的人家都收到了邀请帖。

    吴夫人跟吴若水一起,这次出门却没有带家中的两个庶女。

    马车上,吴若水瞧着吴夫人的神色不是很好,便知道吴夫人心里头对姚文君被元帅府的人打的事还心存芥蒂,想了想开口道:“母亲,表哥的伤不是没有什么大碍吗?当初若不是他对元帅府里的姑娘不规矩,也不会遭这份罪,既然您都来了,又何必做出不开心的样子来,这样会让人以为父亲对秦王世子有什么意见的。”

    吴夫人听了这话,脸上闪过一丝恼意,什么伤势没什么大碍,之前她到是真以为姚文君不过受了点皮肉伤,可是前两天姚文君身边的人吞吞吐吐的来报,说是姚文君竟然不能人道了,这对于吴夫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姚文君是他们姚家的一根独苗,平日里虽然有不少女人,但是因着还没有成亲,自然没有孩子留下,一旦不能人道,便意味着他们姚家要断后了,这让她怎么跟娘家交代啊。

    “你不懂!”吴夫人的语气带了些许的戾气,她知道女儿是看上了秦王世子,所以一味的想要讨好,胳膊肘往外拐,吴夫人的心中也越发的不满了。

    吴若水轻轻蹙了蹙眉头,自她稍稍懂事后,吴夫人便从未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吴夫人到底是她名义上的亲娘,她并不想得罪她。

    想了想,吴若水才语带委屈的说道:“母亲,您在生若水的气吗?”

    吴若水平日里很少会撒娇,骄傲自矜,独立而又有主见,便是吴夫人也常常不自觉的将她当成了大人,此时一看女儿委屈的红了眼眶,吴夫人才一下回过了神来,她也真是的,女儿总是自己的,难不成她还真能为了一个男人不要了娘。

    “若水,母亲不是生你的气,只是你不知道,你表哥的身体不仅仅只有那些外伤,还有……”后面的话吴夫人一下子也不好说出口,总不能对着还未出嫁的女儿说那些不能人道的话吧。

    吴若水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所以姚文君的身体出了什么要不得问题,母亲才会那么的生气?

    “可是母亲,您该知道父亲如今正是想同秦王世子打好关系呢,若是您现在表现出什么来难免会让父亲生气。”吴若水缓了缓语气又道,她知道对于吴夫人来说,吴笑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所以她才会将吴笑拉出来压一压吴夫人。

    “行了,母亲也不是那种不分轻重的人,到了元帅府不会失礼的。”吴夫人摆了摆手,最最重要的是元城最好的大夫要找不出姚文君不能人道的原因,似乎就是那次被打了以后便不行了,这种毛病本来就是说不出口的,她连问罪都没法问。

    马车在沉默中驶入了元帅府。

    二门处,便有丫鬟们引路。

    这是元帅府第一次打开府门宴客,最之前元帅府的主人是秦亲王,因为府里头并没有女主人,因而很少会举办这种宴会,即便是举办也不会招待女客,而陈述在西北的时间不过半年,这府里头的床都还没有睡暖就灰溜溜的回了上京。

    青鸾虽然冬日里都不出门,但也没有妨碍她对整个府里头的规划,该添人便添人,该调教便调教,虽然这些新买的丫鬟婆子并不像上京秦亲王府的那样合用,但是比元城的这些却是不差的。

    吴若水扶着吴夫人下车的时候,正好另外一边也有几家人到了。

    吴若水作为元城的第一才女兼第一美女,身边自是不乏那些跟随拥趸者。而此时跟着她的两位姑娘,一个姓苏,名婉儿,其父是吴刺史的手下,平日里几乎是将吴若水当成了偶像一样崇拜,另一个姓房,名思雨,其父跟苏婉儿的父亲的官职是一样大,跟在吴若水的身边,颇有几分跟苏婉儿别苗头的感觉。

    吴若水虽然心里未必瞧的起这些个女孩子,可是又很是享受这种被人仰望的感觉,更何况今日她还需要通过这些人打探一下那卫青鸾的情况。

    一想到从上京打探回来的消息,吴若水的眼睛便眯成了一条线,卫青鸾,威远侯府的嫡女,当初嫁给上官绝的时候,上官绝生死未知,所以他们之间并非那种盲婚哑嫁,而是有一定的感情的。

    不过在上京卫青鸾可是货真价实的死人了,连坟墓都有了,那个被毁了的名声,她还当真不信秦王世子心里不介意,或许秦王世子都不知道上京究竟传的如何了,所以才会接纳了卫青鸾。

    不管怎么样,这卫青鸾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要不然她一个从小就接受三从四德的女子如何敢兵行险招,死遁出逃,来到西北后有跟了秦王世子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