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1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99 执念

299 执念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吴若水直接由着丫鬟扶着去了二门处,她这个样子够狼狈了,自不会让别人见到自己的这一面。

    吴夫人听到丫鬟来报的时候,亦是吃了一惊,这宴会还没有开始呢,吴若水便要走了,这实在是有些失礼。吴夫人只得自己亲自到青鸾面前道:“秦王世子妃,实在是不好意思,若水身体有些不舒服,我们恐怕要先离席了,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青鸾当然不会硬拉着吴夫人,“既是如此,我送吴夫人出去吧。”

    吴夫人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到了二门处,吴若水此时已经在马车上了。吴夫人看了一眼那岿然不动的马车帘,微微皱了皱眉头,又说了几句抱歉的话全了礼数,这才上了马车。

    青鸾目送着马车离去,才对身边的丫鬟吩咐道:“去打听一下,之前吴姑娘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吴若水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前离席的,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连礼数都顾不得。

    吴夫人一上马车本欲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吴若水脸色惨白捂着小腹的样子,才惊道:“这是怎么了?是真的不舒服啊?快快,让人去请大夫。”

    吴若水额头冒着汗,望了吴夫人一眼,那五脏六腑都要移位般的疼痛无不提醒着她上官绝的冷酷无情,可是即便是这样她心里还是没有放弃那个念想,现在他对她如此冷漠那是因为他还没有爱上她,等到他爱上她的时候,如今所受的苦她一定都会还回去的。

    “不用了,我很好。”吴若水睨了一眼吴夫人,话语像是从齿缝中绷出来的一般。

    吴夫人见吴若水神色晦暗,不免心里头着急,可是她知道吴若水的主意正,若是她打定主意不说的事,自己便是说破了嘴皮子问也没有用的。

    吴夫人和吴若水的离开并未对宴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等到客人离开的时候,大家的脸上都带了笑容。

    青鸾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回到正屋的时候,夏至才端了茶上来。

    “夫人,吴姑娘之前在前头遇到了世子……”夏至将茶水送到青鸾的手上,才低着头小声的说了那边发生的事情,便是她都觉得这吴姑娘有需,这已经不是胆大的问题了,那完全就是不要脸面了,这吴家怎么说也是书香门第,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一个没皮没脸的姑娘来。

    青鸾听了夏至的话亦是满脸的惊讶,今天她可是听了不少这位元城第一才女的事迹,能做出那样的词,还能弹出那样的琴来,怎么说也应该是跟心思灵巧的姑娘的,她怎么会做出这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来。

    青鸾喝了一口茶,压下了心中的惊讶,“你说上官绝还一脚将她踹飞出去了?”

    “是,小扇子说他跟了世子这么久,这是看世子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手,这吴姑娘蠢还不算,还口出狂言,对您不敬,难怪世子会发火。”夏至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得意,作为卫青鸾的心腹丫鬟,她最应该维护的自然是卫青鸾的利益,而上官绝能够这么对待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她们作为丫鬟的看着也舒心。

    青鸾还挺难想象上官绝动手的样子的,主仆二人正说着话,那边话中的主角便掀帘进来了。

    人还未至跟前,便先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青鸾站了起来道:“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夏至,让人去厨房端碗醒酒汤来。”

    青鸾扶着上官绝在榻上坐下了,又亲自去净房端了水,绞了帕子替他擦拭,上官绝老实的任由她动手,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望着青鸾,那热切的视线想让人忽视都不行。

    青鸾被他看的脸上一热,拧了他一把道:“不会是真喝醉了吧?”

    上官绝笑了一声,伸手拉住了青鸾的手道:“那些个兵犊子,疯起来便没大没小的,我还真被灌了不少的酒,娘子,我头疼。”说着眨巴着一双眼睛巴巴的望着青鸾,一副委屈求安慰的样子。

    青鸾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又见他双颊泛着红,显然是喝了不少,也有心疼他,脱了鞋,跟着上了榻,伸手在上官绝的太阳穴两处轻轻的按压,这样的小意温柔,上官绝受用极了,舒服的喟叹了一声,便闭了眼睛,顺势靠在青鸾的腿上躺了下来。

    夏至端着醒酒汤进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副温馨的画面。

    软榻上,男人双目闭合,神态安宁,他的头枕着女人的腿上,而女人的双手正轻轻的按摩着男人的头部,她的脸上带了恬淡的笑容,那温和的眉眼间却散发出一股子岁月静好的味道来。

    如此和谐的一幕,让人不忍心打破,夏至放轻脚步,将那醒酒汤直接置于榻边的梅花矮几上,又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吴府,吴若水回到房间便让身边的丫鬟准备沐浴。

    脱去身上的衣裳,小腹处有一明显的青影,那是上官绝留下的痕迹。吴若水垂着头盯着那块乌青,眼神冰冷,好半晌她才跨进了那半人高的浴桶里。

    温度适宜的热水里放了舒缓神经的精油,这是她自己按着配方提取出来的,比现代的那些精油来效果更家的好。吴若水靠在舒适的木桶边上,清澈的睡眠上倒映出一张美丽的容颜,她伸手轻轻的抚了抚自己的脸庞,那触手的肌肤比那剥壳的鸡蛋更加的白嫩,打从她十岁以后,她便花了十足的精力在这具身体上,这副奥凸有致的身躯比她上一世更加的惹火。

    上官绝定是还没有发现她的好,吴若水身体微微一沉,将整个身体都埋入了水中,现代网络不是有句话吗,没有勾不来的男人,只有不够努力的女人,所以上官绝,等着吧。

    吴若水回房后一片平静,但是吴府的正房里,吴夫人和吴笑这对恩爱夫妻第一次发生了争执。

    “你给若水找一个嬷嬷,好好教导教导她的礼仪规矩,一个姑娘家的丢脸都丢到元帅府去了。”吴笑铁青着一张脸,对于吴若水这个女儿他向来是最看重的,当初是她先发现红薯,然后跟他细数了这种农作物的好处,从选择县城试验到后头向朝廷上奏,都是吴若水一手安排的,那个时候他就感叹过,他家若水为何不是个男儿身。

    便是他自己在官场上遇到什么难题都习惯性的找这个女儿来商量,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也让若水的自信心高涨,甚至耽误了一个女人该学的贞静贤淑。

    当秦王世子隐晦的同他表示该好好管教若水的时候,他当真是觉得不敢置信,从小就懂事不需要大人操心的若水竟然会做出如此不合礼教的行为。

    一个女人有才名有美貌固然是好的,可是一个女人连最基本的礼义廉耻都不顾了,哪里还会被容得下。

    秦王世子还是给他面子,才会私下里偷偷的提醒,要是这件事传了出去,他们吴家的脸面都要丢光,主动表白,还分析娶她的利弊关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吴夫人还不知道吴若水在元帅府发生了什么事,一听吴笑的话,便有些不高兴了:“老爷,咱们若水不是一向最懂事的吗?”

    “懂事?”吴笑冷笑了一声,目光冰冷的看向吴夫人问道,“那你究竟知不知道她在元帅府做了些什么?”说着也不等吴夫人说什么,直接将上官绝说的话都转述了出来。

    吴夫人面色大变,急道:“老爷,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若水不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

    “我看她是魔怔了,秦王世子这一次为何会亲自下请帖,又为何会把元城大大小小官员的夫人都请了过去?那是他要让大家正视世子妃的存在,所以你让若水别在想有的没的了,元城还有不少的青年才俊,你好好挑选一下,尽快定下亲事来。”吴笑原本打着联姻的念头,那是因为秦王世子妃的位置空着的前提下。

    如今秦王世子明着告诉大家他没有换世子妃的念头,你还赶着上去,那不是纯粹讨打吗,与其如此,还不如安安静静的,秦王世子也不是个刁钻难相处的,平日里敬着点便是了。

    “我不管那个秦王世子妃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管她是死是活,总之在这元城,秦王世子承认她的位置,那么她就是秦王世子妃,别的不用多想了,还是你想让若水上去给人家当小妾,我看秦王世子如此的看重那位世子妃,怕是赶着上去当小妾也是得罪人的事。”吴笑说完这句话便一甩袖子离开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