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1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00 旧疾复发(5000+)

300 旧疾复发(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京,威远侯府,德馨院

    柳芊芊处理完一日的家事后,回到正院。

    大厅里,小包子正在学步,一见到自家母亲进来,便跌跌撞撞的朝着柳芊芊冲了过来,嘴里大声喊着:“娘”

    一岁多点,会喊的也不过几个简单的字,不过看着儿子白白胖胖的样子,柳芊芊的心都要化了。

    “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啊?”柳芊芊一把抱起小包子,抓着他胖乎乎的小手逗弄着。

    小包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嘿嘿傻笑着点头重复着“乖”字。一旁的奶嬷嬷连忙上前汇报越哥儿早上起床后的一切,包括饮食什么的,很是详细。

    柳芊芊一面听着,一面抱着越哥儿到了罗汉床上,春柳笑嘻嘻的上前道:“夫人,小少爷如今越发的像侯爷了。”

    卫家的小包子,大名叫做卫越西,刚刚生出来的时候还不觉得,如今五官渐渐的张开来后,乍一看就是一个小一版的卫澈,就是比卫澈稍稍白了点,胖了点,脸上的表情吩咐了些。

    柳芊芊笑着从多宝阁的抽屉里拿出七巧板来让越哥儿玩耍,这副玉制的七巧板做的很是精巧,玉质细腻,摆弄起来互相碰撞会发出悦耳的声音,是最近一段时间越哥儿最喜欢的玩具。

    柳芊芊才拿出来,越哥儿的眼睛便一下子亮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着柳芊芊冲了过来,抢着要那七巧板。

    “越哥儿,知道这是谁送给越哥儿的吗?”柳芊芊一手抱住儿子,一手举高冲着他摇了两下。

    这一下越哥儿哪里还坐的住,举着两个藕节般白嫩的手臂就要,见柳芊芊不肯给他,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委屈的望着她,好半晌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嘟嘟”。

    柳芊芊一喜,抱着儿子狠狠的亲了一口,“没错,这是越哥儿的姑姑送给越哥儿的。”

    越哥儿得了玩具早已经迫不及待的玩了起来,他或许还不知道母亲口里的“姑姑”是什么,但是不管是卫澈还是柳芊芊从来都没有忘记过青鸾。

    柳芊芊陪着越哥儿玩,母子二人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语言,气氛格外的温馨。

    “侯爷回来”直到门口丫鬟的禀报声响起,柳芊芊才从儿子身上移开了视线。

    须臾,卫澈从外头走了进来,三月的时候,卫澈从禁卫军调到了西山大营,虽然官职似乎看着升了一级,不过在别人看来这是明升暗降,毕竟禁卫军是皇帝的护卫,虽然禁卫军的统领不过是正四品的官职,可是到底是负责皇宫的安全,能坐上这个位置代表着皇帝的信任。

    皇帝自从身体好转后,一向和缓的手段突然间变地凌厉了起来,官员的调度罢免,几乎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有人若水持反对意见轻者被皇帝斥一顿,重的直接被罢官,而老王爷又因为坠马在秦亲王府休养,整个朝堂都少了那么一个敢言敢劝的人。

    上京整一个都处于一种诡异的状态,看着似乎很平静,可又蕴含一种风雨欲来的危机感。

    越哥儿听到动静,抬起了头,看到自己最最喜欢的爹爹朝他走来,连忙丢开了手中的玩具,伸长了双手要卫澈抱。

    卫澈看到柳芊芊和越哥儿的时候,严肃的神情稍稍缓了缓。

    越哥儿走的还不是很灵活,还未至床沿,整个身子便往前扑了,卫澈一个箭步抱住了儿子,惹来越哥儿的一阵笑声。

    “爹,高,高。”越哥儿最喜欢的便是举高高的游戏,不过他知道这个家里只有卫澈会陪他玩,因而每一次见到他都是格外的兴奋。

    卫澈嘴角微微一弯,双手一用里便将越哥儿抛了上去。

    整个屋子里便只剩下了越哥儿的笑声,好一会,柳芊芊才接过玩疯了的越哥儿。

    “好了,爹爹累了,下次再玩了。”见越哥儿还要往卫澈的方向窜,柳芊芊沉下了脸色,别看卫澈总是一副冰块脸的样子,对于自家儿子却总是没有原则的有求必应,为此柳芊芊不得不扮演严母的角色。

    越哥儿人精似的,看到柳芊芊似乎真的怒了,这才怏怏的止了兴,柳芊芊又软声安慰了一番,才将儿子交给了奶嬷嬷。

    等到越哥儿下去后,柳芊芊才问道:“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卫澈坐在炕桌的另外一边,越哥儿被抱下去之后,他的神情便又凝重了起来,微垂着头似在想着什么。

    柳芊芊只知道朝堂上的情况有些复杂,但是她到底只是个女人,能做的便是为卫澈看好这个家,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沉默了片刻,卫澈才突然抬起了头来道:“你同我去一趟荣寿堂吧。”

    柳芊芊点了点头,夫妻粱了衣裳,也没带丫鬟,直接便往荣寿堂去了。

    “是有什么事吗?”这个时间夫妻俩一起过来,老太太也不多话的直接摈退了周围伺候的人,只留了他们二人。

    “祖母,上京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皇上虽然日日早朝,可是我看着他的身体似乎一天比一天的瘦,而且最近手段激进,这跟皇上平日里的性子并不相符。”卫澈一脸凝重的说道。

    老太太闻言拿着佛珠的手顿了顿,好半晌才道:“你怀疑皇上的身体并不是如表面看着的那么好。”

    卫澈点了点头,从他被调去西山开始,皇帝在朝堂上的动作越来越大,皇帝自即位以来,从未像现在这样,他似乎急着要将朝堂整顿成一个他乐于见到的场面,雷霆手段虽然又快又狠但是难免惹人话柄,可是皇上似乎完全不在乎,他为何会这样着急,卫澈唯一的猜想便是皇帝的身体要不行了,所以他想要先扫除障碍,在各个要塞都换上他想要的人。

    他大力的提拔蒋家,显然是为了太子铺路,然后老王爷虽然有着摄政王的名头,可是此时却是在家中休息,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皇上似乎并不怎么信任老王爷。

    皇帝当初病危的时候,还曾慎重的将惺子托付给老王爷,后来自己的身体好转后又表现出不信任来,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自己从禁卫军调去了西山正是皇帝不信任秦亲王府的表现,毕竟威远侯府和秦亲王府是姻亲。

    “皇上似乎并不信任秦亲王,我担心到时候威远侯府没发置身事外,祖母,不如你跟芊芊还有越儿一起出京避一避吧。”卫澈沉默了片刻,又道。

    柳芊芊面上一惊,出京避一避,时局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出京?澈儿,皇上已经摆明了不信任你了,如果这个时候咱们再贸贸然的出京,不是让皇上越发的猜忌,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的身体如果真如你所猜想的那样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那么接下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当真不是我们可以预料的。”老太太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皇帝此时正一心想要为太子扫除障碍,但是他又不确定谁是障碍,此时如果威远侯府妄动的话岂不是正好入了皇帝眼。

    “祖母,我已经想过了,之前冬天的时候你不是腿脚痛吗,如今咱们就先去京郊的温泉庄子休养一番,您是家中的长辈,芊芊自是要跟着伺候的,越哥儿离不开母亲自是要一同前往的,你们先在京郊庄子住上一段时间,另外再找机会出京。”卫澈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柳芊芊忍不住问道:“我们都走了,你要怎么办?”

    “芊芊,你该知道,我是无论如何不能离京的。”卫澈看向柳芊芊,未来上踞发生什么事谁都不知道,可是政权的交替从来都是血流成河的,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尽力保下自己的妻儿,至于自己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柳芊芊听到这话不由得脸色一白,卫澈会想着要送他们离京,便是说明上京的局势已经严峻到随时会乱的地步了,卫澈安排好了他们的退路,可是他自己却没有退路可走,万一……柳芊芊一想到这,整颗心便揪了起来。

    屋子里的气氛稍稍有辛重,老太太看着柳芊芊泫然欲泣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澈儿,祖母明白了你的意思,既是如此你先给鸾儿去一封信,祖母觉得咱们若是离竟是去西北最为安全,那边离着上京远,又是秦亲王府的大本营,要保咱们几个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

    卫澈应道:“是,祖母和澈儿想到了一块去了,不过做戏做全套,劳烦祖母受朽。”

    “我有什么受苦的,只是你一个人在上京也千万不要逞强,咱们什么都不求,只求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老太太说话的同时,柳芊芊已经落下了泪来,她嫁给卫澈起,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跟卫澈分离,可是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她还有儿子要顾,还有祖母要照顾,她要让卫澈安安心心的。

    “祖母,您放心,澈儿会好好保护好自己的。”

    “你们两个回去吧,好好说说话。”老太太的眼眶亦有些湿湿的,不过想来柳芊芊的心里才是最难过的。

    卫澈和柳芊芊二人出了荣寿堂的大门,柳芊芊便紧紧的抓着卫澈的手,她的手心摸着有些冷,卫澈冷硬的神情闪过一丝不舍,他反手紧紧的扣住柳芊芊的手道:“芊芊,一切都辛苦你了。”

    上京,秦亲王府。

    老王爷听着白总管说着这段时间朝堂上的一切后,脸色也沉了下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种事情他不是没有见过,只不过他没想过有一天,这一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王爷,如今您这个摄政王算是被完全架空了,皇上他根本就不信你,与其在这上京,还不如回西北去。”白总管愤愤的说道,皇上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令人寒心了。

    老王爷落寞的摇了摇头:“我跟绝儿必定有一个要留在上京的,要不然当真是要成了别人口中居心叵测的歼臣了。”

    “可是,皇上他……”

    白总管的话被老王爷截断了:“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离开上京的,你先将我之前交给你的东西送出厩,记住一定要交到绝儿的手中。”

    白总管看出老王爷心意已决,只能郁闷的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肖侧妃,白总管欠身行礼。

    “王爷他可是醒着?”肖侧妃一身月白色的衣裙,柔弱非常。

    白总管看了一眼肖侧妃身后的丫鬟提着的食盒,便让开了。

    肖侧妃进去的时候,老王爷正闭目养神,肖侧妃示意身后的丫鬟小声点,自己轻手轻脚的将老王爷床头的几本书整理了一下。

    老王爷从她进来的那一刻起便知道了,只不过累的不想睁眼睛,在床上躺了两个月,骨头都要躺酥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懒散惯了,这段时间躺在床上,动不动便有瞌睡来。

    肖侧妃见老王爷似是睡着了,让丫鬟们放下食盒退了出去,自己则是坐在床头边上陪同。

    过了好一会儿,老王爷才突然睁开了眼睛,肖侧妃正安静的坐在一边看佛经。

    “王爷,您醒了,我让厨房煲了汤,您趁热喝吧。”肖侧妃察觉到老王爷的目光,抬头见他正望着头,不由得微微一笑,起身将食盒了温着的汤倒了出来。

    煲的猪脚汤,老王爷虽然没有什么胃口,到底也不忍心拂了肖侧妃的好意,接过汤水喝了两口。

    谁知道不过才饮下两口,便觉胸口气血翻腾,喉头一阵腥甜,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肖侧妃唬了一大跳,连忙上前问道:“王爷,您怎么了?来人呢,快来人。”这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吐血的,早不吐晚不吐,偏偏在喝了她送来的汤才吐,肖侧妃的脸都吓白了。

    不过一会,白总管和上官煜都闻讯赶来了,似乎那一口血将老王爷的精气神都带走了,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恹恹的。

    “王爷好端端的怎么会吐血的?”白总管看了一眼那明显喝过的汤,锐利的目光扫向了肖侧妃。

    肖侧妃都已经哭湿了一条手绢了,被白总管的眼神吓的更是浑身发抖,上官煜到底不忍心自己的亲生母亲被人非议,上前道:“白总管这是何意?你难不成怀疑母妃,太医都还没有诊治过呢,白总管便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别忘了,母妃也是你的主子。”

    肖侧妃拉了拉上官煜的袖子道:“煜儿别这样,白总管也是关心王爷。”

    “行了,你们都别说了。”老王爷看着床前斗鸡似的三人,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自己的身体情况似乎早就出了问题,老王爷伸手摸了摸右侧胸口,这一边曾经受过很严重的箭伤,当初大夫便断言也许年纪大的时候会有什么后遗症,难道真是自己年纪大了。

    太医很快便被请进了府,诊脉过后,便直接断定为旧疾复发,开了一些药。

    “王爷毕竟年纪也不小了,不可再像以前那样多思多虑,需好好休养才行。”太医开了药后又叮嘱了一番。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老王爷也没有力气再说什么,挥了挥手便让众人退了下去。

    白总管多留了个心眼,将那份猪脚汤留下了些。

    上官煜扶着脸色惨白的肖侧妃回明月轩。肖侧妃像是被彻底吓坏了,紧紧的拉着上官煜的手不肯放。

    “母妃,您别紧张,父王那箭伤都那么久了,便是复发应该也无大碍的。”上官煜将热茶送到肖侧妃的手,又软声安慰道。

    肖侧妃喝了半盏茶才道:“我要休息了,你们都下去吧,煜儿你坐在这里等母妃睡着了再走。”

    屋子里伺候的丫鬟们都退了出去,上官煜亲手扶着肖侧妃上床,肖侧妃却是紧紧的上官煜的手,柔弱的面容瞬间变地无比的严肃,永远蒙着水雾的眸子亮的惊人:“煜儿,你告诉我,你父王真的只是旧疾复发吗?”

    她的目光锐利无比,直直的盯着上官煜的眼睛,像是要看到他的心里似的,上官煜神色不变,“母妃,太医都诊治过了难道还有假,您放心,父王那边有儿子在,您不用多想。”

    肖侧妃这才点了点头,躺在床上,闭眼前又嘱咐道:“不管怎么样,王爷都是秦亲王府的支柱,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

    “儿子知道,母妃您睡吧。”

    肖侧妃这才闭了眼睛,她似乎是累极了,不一会呼吸声便平稳了下来,上官煜又坐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离开,等到他离开后,床上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煜儿啊,煜儿,你可不要干那糊涂事啊。

    秦亲王早年在战场上也受过不少的伤,不知道是因为精神松懈了下来呢还是因为年纪大了,自那之后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整个人都萎了下来。

    白总管也曾怀疑是皇帝的手段,可是吃食药物都查探过了始终都没有找到原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