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2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03 天煞孤星

303 天煞孤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西北元城,元帅府。

    小扇子皱着一张稚嫩的脸来到正院,夏至正好在院子里收拾那些正在晾晒的冬衣。小扇子挤眉弄眼的冲着夏至动作,示意他有话要说。夏至最是见不得小扇子这个样子了,每每都是仗着那张娃娃脸做些幼稚的事情,一个都快二十多岁的男人了,还生着一张十来岁的脸,一想起来便让人恨的牙痒痒,而自己当初还真将他当成了弟弟。

    小扇子见夏至白了他一眼便转过了身去,不由得垮了脸,这女人果然是不能得罪的,当初他也不是故意骗她的,就是没有瞒着说自己的真实年龄罢了,她都能记恨这么久,更何况他长成这个样子也不是他的错啊,满以为自己来了西北后,被这里的风沙吹吹好歹能看着糙一点,谁知道还是唇红齿白,水水嫩嫩的样子,他也没有办法啊。

    院子里除了夏至,还有其他的丫鬟,俏儿见状,便走到夏至的身边道:“夏至姐姐,那个小扇子找你啊。”说着还调皮的冲着夏至眨了眨眼睛。

    夏至是青鸾身边的第一等丫鬟,这里头也就俏儿敢这么跟她说话,当然对于小扇子和夏至只见的纠葛俏儿那是一清二楚的,连自家主子都撮合这两位,俏儿觉得自己完全有这个义务为小扇子的追妻道路添基石的。

    夏至一面用力的拍打了几下冬衣,一面说道:“你去问问他到正院有什么事?”

    小扇子是上官绝的贴身小厮,平日里都是在外院的,鲜少会来这内院。

    俏儿摸了摸鼻子道:“啊,我有汹渴,先进去喝口水,夏至姐姐还是快去看看吧,万一真是爷有什么事呢。”俏儿丢下这句话便一溜烟的跑了。

    夏至哪里会不知道她打的主意,恼怒的跺了跺脚,到底还是朝着小扇子走了过去。

    小扇子见夏至走过来,不由得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在夏至看来有些刺眼,当初她就是被这纯真的笑容给骗了,满以为是只纯真的羊,谁知道是披着羊皮的狼。

    “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还要忙呢。”夏至一副不甚其扰的样子。

    小扇子却是觉得夏至这副样子很是可爱,好吧,用爷的话来说就是自己犯贱,小意温柔的不喜欢,偏喜欢这样嫌弃自己的辣椒。

    “夏至,这都过这么久了,你还在生气啊,我真没骗你啊,当初是你自己没有问的嘛?”小扇子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脸委屈的说道。

    “我没问?是你自己姐姐,姐姐叫的甜好吧,明明比我大,你还叫姐姐。”夏至可是气难平。

    “那不是那个时候爷正在讨好夫人吗,作为爷的小厮当然要全心全意的为爷服务,为爷打好关系,嘴甜点总是没有错的嘛。”小扇子一脸笑嘻嘻的说道。

    他是跟着上官绝久了,完全学到了上官绝那一套无赖的精髓。

    夏至当真是很无力,只得烦躁的耙了耙头发道:“行了,这些就别说了,你先说你来正院到底有什么事?”

    小扇子这才猛的一拍脑袋,差点都忘记正事了。

    “你让夫人去前院书房看看爷吧,今晨爷收到了上京送来的信后,便将自己关在书房里,连中饭都没有吃。”

    夏至一听不由得急道:“这么重要的事你不早说。”顾不得跟小扇子理论,夏至赶紧往正屋跑去。

    小扇子不由得摸了摸鼻子,暗道难道追老婆不是重要的事。

    夏至如此一说,青鸾换了件衣衫便往外书房去了。

    上官绝将自己关在书房里,莫不是上劲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了?青鸾一边走一边心里盘算着,到了外书房,小扇子立在门口,手里却是拎着一个食盒。

    “夫人,爷一直都没吃东西,也不许人进去打扰。”小扇子无奈的指了指食盒里那些没有动过的饭菜。

    青鸾心头一紧,跨上阶梯,书房的门是紧闭着的,青鸾站了一会,才抬手敲了敲门,里头一丝声音都没有,青鸾耐着性子等了好一会,才又敲了几下,依旧是寂静一片。

    小扇子看了一眼青鸾和紧闭的门,灵机一动,突然扬声道:“哎呀,夫人,你怎么了?来人啊,快去请大夫。”

    他的话音刚落,那紧闭的门打了开来,上官绝见青鸾好好的站在门边,又见小扇子快速的往外跑去,便知道是着了小扇子的当。门都已经开了,他当然舍不得再将青鸾关在门外,睨了青鸾一眼,又转身进去了。

    青鸾见他没有关门,赶紧跟了上去。

    上官绝坐在椅子上,神情凝重,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微垂这眼帘,青鸾却觉得此时的上官绝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难言的悲伤情绪,她愣了一下,才走到上官绝的跟前。

    “发生什么事了?”青鸾沉默了片刻,才柔声问道。

    上官绝没有吱声,却是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了青鸾的腰,他将脸埋在青鸾的小腹,双手用力的抱着青鸾。因为是紧紧相贴着,青鸾几乎都能感受到上官绝的身子微微的发颤,青鸾一愣,随即心头却是涌上一股子心疼来。

    她放松了身子,任由上官绝这么抱着她,她的双手轻轻的抚着上官绝的头发,无声的安抚着。

    会让上官绝如此的害怕,如果她没有猜错应该是老王爷出了事,青鸾心里一下子沉重了起来,她很清楚老王爷对于上官绝的意义,上官绝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他自幼便听着老王爷的威风事迹长大,老王爷在他的心目中不仅仅是祖父,更是一个信仰。

    后来他会成为上京第一纨绔,荒唐事多的数不胜数,其实在青鸾看来那是他想要引起老王爷的重视的表现,他从小到大其实最为尊敬的便是老王爷,只是老王爷有意无意的忽视挑起了上官绝的逆反心理同时也伤了他的自尊,但是上官绝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很重视老王爷的,只是幼稚的他不善于表达。

    过了很久,上官绝闷闷的声音才传来:“阿鸾,他要不行了。”

    青鸾听到这话不由得变了脸色,怎么会不行了,老王爷的身体在她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那副样子便是再活个十年二十年也不成问题的,怎么会突然不行的。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老王爷的身体那么健康。”青鸾哑声问道。

    上官绝似乎平复了情绪,松开了双手,却是拉着青鸾坐下了,将那封密信递给青鸾看。

    青鸾一目十行的浏览完那上头的内容,心头却像是激起了惊涛骇浪,这上京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老王爷为了不让皇帝猜忌竟然自己弄断了自己的腿。

    还有这都是几十年的老伤了,这旧疾怎么会突然引发的,而且还是这么严重,青鸾的心头一阵阵的发冷,她不敢深究这旧疾复发的真相,皇帝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如此疑心老王爷,若是这旧疾复发是皇帝整出来的,那对于上官绝来说又是另外一把插在心头的刀子啊。

    “阿鸾,我一直以为他是打不到的铁人,小的时候我没看到他前就听过他的不少事迹,那个时候我很骄傲,因为这样一个大英雄是我的亲祖父,祖父是最疼爱儿孙的,那个时候我很羡慕魏王世子,他的父王虽然是个傻的,可是他得到了先帝的关心。祖父同先帝是亲兄弟,我以为他也会像心底疼爱魏王世子一样疼爱我的,一年又一年,我等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忽视。后来慢慢的我也就不再期盼了。”上官绝的声音带着些许暗哑,让青鸾很是心疼。

    青鸾不由得握住了上官绝的手,想要给他一些支持。

    上官绝冲着青鸾笑了笑,继续道:“我以为我自己不再期盼了,可是这么些年来,我的心里还是有奢望的,我做那心唐事,纨绔之名传遍整个上京,我想他若是真的将我当成亲孙子,应该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孙子就这么废了,他也许会将我接到西北,亲自教导我那些为人处事的道理,可是我依旧是失望了。”

    “后来我再没有称呼他一声祖父,就算是当着面我也只叫他老头子,我告诉自己,他的心里没有我这个孙子,我的心里也不用装下他,可是他现在突然告诉我,他忽视我不是因为不在意我,不是因为他不爱我,而是因为他太在乎我了,所以才会刻意的忽视我,这实在是太讽刺了,天煞孤星,他居然相信那种无稽之谈,所以这么些年来一直都远着我,就怕我也被他克死了。”说到后头上官绝的脸色露出了嘲讽的笑,可是那笑看在青鸾的眼里却是让她红了眼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