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2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04 有喜了

304 有喜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滴眼泪落下来,滴落在上官绝的手背上,那温热的触觉几乎要灼伤了他,他侧首,身边的青鸾已然是红了眼眶。

    上官绝不由得一笑,伸手擦去青鸾脸上的泪痕:“怎么哭了?”他的声音很是温柔,青鸾的眼泪却是掉的越凶了,她紧紧的握住上官绝的手,她不知道他有没有一个人躲在书房哭,如果他不好意思哭,那么这眼泪就由她替他流。

    上官绝感受着青鸾想要传递给他的力量,那微凉的心像是注入了一股暖流,他不在说什么,而是将青鸾搂在怀里,有些事他也应该放开了,如今他也不是没人心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鸾的眼泪才渐渐的止住了,上官绝的衣襟湿了一大片。

    “阿鸾,我想回京一趟。”等到青鸾的情绪平复了下来,上官绝才说出了他思虑了一整天的打算。

    “你想去就去吧,只是你要注意安全。”上官绝如今是西北军的统帅,如无皇帝的允许是不能擅自离开元城的,但是青鸾知道上官绝如果不去见老王爷一面,他的心里将会永远有一根刺,她不想看着上官绝的余生一想到老王爷便难受。

    “嗯,我知道,我会让师兄陪我一起去的。”上官绝也不是蠢人,上京现在的情况他若是回京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他只能悄悄的回京。

    “他并不想让我回京,但是如果我不见他一面,我怕我以后会后悔。”

    “我明白,你放心,我会在西北等你的。”上官绝是私下里回京,如今圣上糊涂成那样,谁知道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来,她这样的便是想要跟着也只会成为累赘的。

    上官绝抬起青鸾的头道:“估计我离开没几天,祖母和大嫂他们就能到了,到时候有她们陪着你我也能放心。”

    青鸾不由得一怔:“祖母,大嫂?”

    “对啊,大哥将她们送到西北,我已经派人过去接了,如今人已经接到,再过五日便能到元城了,只是我最迟后日便要动身离开,怕是不能跟祖母和大嫂打照面了。”将老太太和柳芊芊送到西北的事,卫澈并没有知会青鸾,而是直接跟上官绝相商。

    上官绝当然清楚那几人在青鸾心中的分量,加上又是黑脸舅哥相求的,他没有不应的,原本想着接到了人再跟青鸾说的,谁知道他先收到了上京的密信。

    上官绝的一手紧紧的握着那块寒铁打造的铁牌,老头子居然将这东西交给了他,难不成这京里的情况真差到了那个地步?

    事情既然已经决定了,上官绝便也不在踟蹰,第二日他便直接去了军营,将手头上的工作都交接了下去,便将自己的去处知会了几个心腹手下。

    这些个将领们从上官绝的口里才知道老王爷的情况,五大三粗的汉子不由得都红了眼眶,也有那性子急躁的,大逆不道辱骂皇上的话脱口而出,上官绝权当没有听见。

    其实便是他的心里也是有疑问的,旧疾复发?老王爷一年三百六十日,不论寒冬酷暑,早上起床都会打拳练功,身体机能比他实际年龄要好的多,这旧疾复发怎么都像是个借口,更何况即便是退一步来说,即便是旧疾复发又如何会严重到要人命。

    “元帅,您放心回去吧,军营里便交给属下们。”这些人都是老王爷一手提拔上来,那些寒门子弟没有家族帮衬压根就没有出路,可是在老王爷的眼里,不管是寒门还是勋贵,他们的身份都不是问题,只要他们有能力便有机会。

    这些人的心里都记着老王爷的知遇之恩,所以才会不管不顾的说出那种大逆不道的话来,他们倒是不清楚个中的弯弯绕绕,但是他们却是记得当初老王爷交出兵权的时候,又派了个陈述那样的混账来,皇帝会派这么个心腹过来,显然是怀疑老王爷了,他们为老王爷不值,加上老王爷在西北的时候一直都是好好的,这才回京不到一年便出了这样的事,自是激出了这一帮汉子的血性来。

    上官绝的心里头很是欣慰,同时他又为老王爷不拘一格提拔人才的手法颇为佩服,如果今日站在这里的都是那些家势背景强盛的将领,他反而会不信任,因为那些个家势背景强盛的除了考虑自己更多的要考虑整个家族。

    一个人的顾虑多了,自然做不到全然的忠心,而这些寒门子弟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也是因为他们曾经受过苦,才会更加的感激给予他们现在这一切的老王爷。

    上官绝安排好军营的一切后,第二日一早便和慕容玉桡一起,两人快马加鞭的离开了元城。

    因为是私下里回京,上官绝和慕容玉桡出门的时候天都还没有亮。

    青鸾送走了他们,心里头便有姓落落的,上官绝这个时候回京,她的心里难免担心,只是他原本因为老王爷的事已经够烦心了的,青鸾便不好在他面前表现出来,这不一回到屋子里,人就显得怏怏的。

    “夫人,这天色还早,要不然您在睡会?”夏至见青鸾神情怏怏的坐在椅子上,便上前道。

    青鸾摇了摇头,如此一折腾哪里还会有睡意啊。

    “那奴婢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吃的吧?”俏儿跟着说了一句便出了门。

    不一会就将早膳给弄来了,金黄色的鸡油卷,红豆糕,婴儿巴掌大小的香酥饼,鸡丝鱼片粥,并四样小菜。夏至上前为青鸾舀了一碗鸡丝鱼片粥,递给了青鸾。

    两个丫鬟殷勤的伺候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开怀,青鸾不忍抚了她们好意,接过小碗拿着调羹拨弄了两下。

    那粥冒着热气,上头撒了些切碎了的香菜,然那一股子的味道却是让青鸾变了脸色。她急急忙忙的将碗搁到一边,想要去净房,可是这便人还未站稳,那股子恶心的感觉便冲口而出。

    夏至和俏儿两个吓了一大跳,一个赶紧端来个脸盆,另外一个却是抚着青鸾的背,想要让她舒适点,又忙不迭的让人去请大夫。

    青鸾一把拉住夏至的手,冲她摇了摇头:“我没什么大碍,不用请大夫。”

    青鸾肚子里本就是空的,这一吐也吐不出什么来,只脸色看上去很是难看,额头冒出来细细的汗珠。夏至急的直跺脚:“您就听奴婢的吧,世子临行的时候可是嘱了奴婢要好哈照顾您的,若是世子回来知道了非得揭了奴婢的皮不可。”

    青鸾见劝不住也就随她了,目光不过在那一桌子的餐点上掠过,那股子恶心的感觉又来了。

    夏至看的分明,连忙指挥着一干丫鬟将那些早点都扯了下去,又命人开了窗,青鸾这才好受了些。

    俏儿端着干净的清水给青鸾漱口,待口里那股子又酸又涩的感觉过去后,青鸾才觉得好受了些,只是这么一番折腾人也没了精神,任由两个丫鬟扶着躺下了。

    虽是大清早,大夫来的还是很快的。

    夏至放下了帘帐,又褪下了青鸾手腕上那只红色的珊瑚珠子串成的镯子。

    元城不是上京,自然没有医术高超的太医为青鸾诊治,不过却并不缺少军医,这一次请过来的便是一位老军医。

    夏至和俏儿等人一脸着急的站在一边,那目光恨不得要在老军医的身上瞪出两个洞来,偏那位老军医的动作慢条斯理的,丝毫都不理解夏至等人的心,光是诊脉都花了一刻钟。

    夏至不敢出声打扰,一颗心却是乱成了一团,看那老军医慎重的样子,暗自念着佛,希望菩萨保佑主子好好的。

    过了好一会那老军医才站了起来,掳了掳山羊胡子。

    “大夫,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夏至上前一步问道。

    老军医摇头晃脑的开始扯书袋子,那些个医理什么的本就晦涩难懂,夏至和俏儿几个听的云里雾里都没有弄清楚老军医的意思,随后还是俏儿忍不住的吼道:“您老就直接说吧,咱们夫人这是得了什么病?要吃药吗?如果要吃药,您赶紧开医子啊。”

    那老军医被人打断不由得瞪了俏儿一眼,最后忿忿的说道:“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夫人得了病,夫人这是有喜了,只是月份还浅,再过半个月再确诊一次吧。”

    有喜了?夏至和俏儿两人面面相觑,随即突然跳了起来,有喜了!

    帘帐后头,青鸾靠在富贵花开的靠枕上,神色有些怔忪,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平坦的小腹,她怀孕了,她甚至丝毫都没有察觉到,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上官绝那张脸来,青鸾的脸色渐渐的有了笑容,上官绝,你知不知道你要当爹了。

    俏儿喜滋滋的送了老军医出去。

    夏至撩开帘帐,却在屋子里直打转,她家主子怀孕了,可是对于如何照顾一个孕妇,她全然都没有经验,这可怎么办啊?还有,刚才主子不是连粥都喝不下吗,这可如何是好啊?

    ps:开始养包子,大家想要女儿还是儿子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