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2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07 战神陨殁

307 战神陨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总管的话并没有让老王爷从复杂的情绪里走出来,许是这人快要死了,连带着性子都开始多愁善感了起来,平生的那些事迹一幕幕在脑海里滑过,可是他印象最深刻的始终是当初长子血染战场的临终前托孤,以及第一看到襁褓里那酷似长子的婴孩。

    白总管见着老王爷这个样子便道:“王爷,不如让世子回来吧?”

    “胡闹!”老王爷一听这话立时从那回忆里抽了出来,浑浊的目光的一下子变地严厉了起来,“你不是不知道如今上京的情况,他在西北才是最安全的,我的情况你不许说给他听。”

    “可是……”白总管的神色有些犹豫,世子现在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上京的情况,即便他不告诉世子,世子也会知道。

    “没有可是。”老王爷的声音稍稍提高了些,因为情绪激动,一下子又喘不过气来。

    白总管不敢再说什么,连连应声道:“属下知道了,属下知道了。”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白总管将老王爷安置好后,才出去应付。

    等到那暗卫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一阵,白总管的脸色变了几变,好半晌才眼角含泪的说道:“如此也好,老王爷虽然嘴上说的绝情,可是他的心里定是想要见世子的。”

    白总管的心里也明白,老王爷恐怕是过不去这道坎了,他的心里最为念念不忘的也是世子,世子能够赶来见他,也算是圆了老王爷最后的心愿。

    屋子里头老王爷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如今他的精力是大不如前了,一天十二个时辰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昏昏沉沉,半睡半醒的。

    即便上官绝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他看到床上那枯瘦如柴的老人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身后的慕容玉桡见状亦是无声的叹息了一声,老王爷的样子恐怕真的是时日无多了。

    上官绝的唇抿的紧紧的,垂在双侧的手更是紧紧的握着,手指几乎掐进了掌心,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那绷的紧紧的躯体显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老王爷,或许是那目光太过炙热锐利了,昏睡的老王爷竟然突然睁开了眼睛。

    那床头伫立的高大身影让老王爷一下子愣住了,他以为自己是在梦里,吃力的想要伸手去触摸一下那个身影,然而当手指还未触碰到上官绝的衣袖的时候,他又缩回了手,他怕自己一碰,这个梦便要醒了。老天还是待他不薄,让他临死之前还能再看一看自己的孙子,他要将这样貌印在心底。

    老王爷的动作让上官绝的身躯震了震,掌心已经掐出了血来。

    白总管更是泪流满面,上前一步道:“王爷,您不是做梦,是真的世子,世子回来看你了。”

    老王爷侧过头去看白总管,像是恍然间从梦中惊醒一般,当他的目光再次移到上官绝的身上的时候,猛然间锐利了起来,他挣扎着从床上支起身子,沉声道:“谁让你回来的,你不知道身为西北军的元帅没有皇上的圣旨不得擅自入京的吗?”

    这语气就像之前老王爷教训上官绝的时候一样,严苛而又冷硬。

    白总管担心祖孙俩想以前那样一言不合便吵起来,入京的老王爷可是一点刺激都受不得。

    “王爷,您别这样,您不是一直都想着世子吗,如今世子回来了,该好好说话啊。”白总管劝道。

    老王爷却是摆了摆手道:“你走,现在马上就走,我不想见到你。”

    白总管都要为老王爷的固执给急死了,再看上官绝,却见他一副风雨欲来的态势,心里大急,冲着上官绝道:“世子,您听老奴说,王爷其实心里头一直都是念着您的,您可不能气他。”

    “白叔,你别说了。”好一会上官绝的齿缝里才蹦出几个字来。

    白总管一下子愣住了,慕容玉桡上前一把拉起白总管,硬是将人给拉到了外间,这个时候还是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上官绝又不是不知道轻重的。

    等到慕容玉桡和白总管出去后,房间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最为清晰的便是老王爷那“呼呼”喘气声,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里衣,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那一根根的肋骨都清晰可见。

    上官绝直直的盯着他,张嘴道:“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大夏的战神吗?你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个地步?”

    他的语气依旧僵硬无比,若是换成平常,老王爷一看到他这样的说话态度便会生气,可是此时他已经没有了生气的力气,他用力的闭了闭眼,硬气了一辈子,固执了一辈子,难不成到死的时候还要跟他置气。

    再睁眼的时候,老王爷眼里的锋芒尽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就连说话的语气都软了下来:“不是让你不要回京吗,你就这么喜欢跟我对着干啊。”

    上官绝没有说话,看了他好一会,才哑声问道:“是不是他?”

    上官绝口里的他,老王爷也清楚,随即摇了摇头道:“我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阎王要收回我这条命也是应该的。”

    老王爷说完这句话又突然咳嗽了起来,上官绝面色大变,连忙上前扶住老王爷,可是依旧还有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将白色的衣襟都染红了。

    上官绝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子心慌,喊了一声:“师兄!”

    老王爷却是伸手握住了上官绝的手,气息微弱的说道:“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活着……”说话间,不断的有血涌出。

    上官绝伸手去擦,可是那粘稠的血怎么都擦不干净,他的手不可抑制的抖了起来,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冲着老王爷吼道:“您别说了,别说了。”

    那边慕容玉桡和白总管听到动静跑了进来,见到这架势纷纷变了脸色。

    “师兄——”上官绝的语气无比的心慌。

    慕容玉桡赶紧上前,从荷包里掏出一颗药丸塞进老王爷的嘴里,手掌压着他的胸口输入真气,过了好一会那血才渐渐的止住了,此时被褥上,衣服上都是那刺眼的红色,上官绝的牙齿咬的紧紧的,胸口像是有无数针扎般的疼痛,他以为自己是恨他的,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

    慕容玉桡的脸色很是凝重,这血虽然是暂时止住了,但是老王爷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他估计没错的话,也就这一两个时辰的时间了。

    上官绝见他这副样子哪里还会不明白,嘴里渐渐的弥漫起一股子血腥味,是他的牙齿咬的太过用力,牙龈出了血。

    白总管连声道:“我去请太医,我这就去请太医。”

    慕容玉桡沉声道:“别去了。”

    白总管的身子一震,随即眼泪却是落了下来,他哆嗦的从衣柜里翻出新的衣裳来。

    “我来吧!”上官绝直接上前接了过来,为他换衣,他们之间从未如此的亲密过,过去的二十年,记忆之中只有无尽的争吵,他甚至从未给他端过一杯水。

    老王爷的脸色惨白,因为失血,手都是冰冷的,上官绝伸手握住他的手,源源不断的真气输了进去。老王爷这才缓过神来,见到上官绝一手扶着他,满脸肃穆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不中用了,你也不用浪费你的内力了。”

    上官绝脸色一变,却是依旧不死心的输入,直到老王爷的脸色稍稍好转,自己的脸色惨白一片的时候,慕容玉桡制止了他自残的行为。即便是他耗尽自己的内力也无用了。

    慕容玉桡点了上官绝的穴道,上官绝的眼睛一下子变地通红,嘶哑的吼道:“放开我,放开我。”

    老王爷心里大恸,他从来不知道这个总是忤逆他的孙子如此的在乎他的生死,他费尽全力的抬手想要将他打醒,可是那手还未触到上官绝的脸,便无力的垂落了。

    上官绝此时却猛然间回过了神来,血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老王爷,“你不准死,你从未尽过一个做祖父的责任,你又有何脸面下去见我爹娘。”

    “绝儿,人总是……要死的,我死后……你便回西北,不准留……留在上京,丧礼……也不可以。”老王爷的声音细弱蚊呐,脸色已经浮现了灰败的死气。

    慕容玉桡摇了摇头,白总管早已经跪倒在了地上。

    上官绝已然僵住,木然的脱下老王爷的血衣,换上干净的衣衫,健壮的身子已经只剩下一把骨头了,上官绝的眼泪一点点的滴落,老王爷的目光死死的锁着上官绝,生命的最后一刻,能有绝儿陪着,他还肯为他落泪,他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那缠绵的目光渐渐的黯淡了下去,当那搁在上官绝怀里的手渐渐的滑落,大夏朝的战神,历经三朝的秦亲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的唇角还带着一丝笑,这样温和的笑容是上官绝从未见过的,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撕裂了自己的心脏,上官绝低下头,已然泣不成声。

    ps:这章写了很久,纠结了很久,老王爷还是死了,为上官绝难受了一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