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2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08 冲突

308 冲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上官绝的双眼赤红,耳边犹自环绕着老王爷的那句“你一要好好的,好好的活着……”,指尖的温度一点点的失去,上官绝猛然间觉得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彻底的坍塌了一般。

    白总管跪着哭泣,慕容玉桡心头微沉,他这个师弟看着嬉皮笑脸的,游戏人间,可是他却知道他最是在乎这些亲亲的,因为那是他身边仅剩的了。

    慕容玉桡微微侧过头去,他知道上官绝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个事实,也需要时间去平复那份心痛。慕容玉桡的目光在接触到那件被丢在地上的血衣的时候,瞬间沉了下来。

    这些血是老王爷半个时辰前吐出来的,正常的血液离体后不过一会眼色便会变深,然此刻那些血迹已然颜色鲜红,红的并不正常。

    慕容玉桡将那件血衣捡了起来,伸出手指揩了一点血迹,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那血腥味当中似乎还残留着一丝别的味道。慕容玉桡的脸色越发的凝重了,果然这老王爷的死另有乾坤。

    “你们让开,让开——”门口处传来一阵喧哗声,那是上官煜的声音。

    “王爷是不是出事了?你们为什么拦着我们,白总管呢,让白总管出来。”这个凄厉的声音却是肖侧妃的。

    白总管顾不得伤心,从地上站了起来,老王爷归天了,他不可能再拦着上官煜等人,只是世子此刻该怎么办?

    停顿了一下,白总管才上前道:“世子,书房里有密道通往外头,不如您这就离开吧。”老王爷临死之前心心念念的便是让世子回西北,白总管自是要遵照老王爷的意思。

    “不用,你让他们进来。”好一会,上官绝才转过头来说道,此时他的神情漠然,已然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冷厉感。

    他还抱着老王爷的尸体,手上身上沾染的是老王爷的血,那阴冷的神情宛若地狱的修罗,散发的强大气势让白总管劝阻的话都梗在了喉头。

    门口已经传来兵器互击的铿锵声,显然是暗卫同上官煜等人起了冲突。

    白总管又看了上官绝一眼,才快步的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上官煜见门开了自是停了打斗,看到白总管面色沉痛的模样,心里头也清楚了。

    肖侧妃几乎是要昏倒了,好在还有陈氏婆媳二人扶着她,二房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书房门口,来的到是挺快的。

    “王爷呢?”肖侧妃颤着声音问道。

    白总管道:“王爷去世了。”

    他的话音刚落,肖侧妃便“啊”了一声,软倒在了陈氏的身上,而上官煜一个箭步上前,推开了白总管,快步的冲进去。

    “父亲——”声音隐隐带了哭腔,当他进到内室,看到抱着老王爷的上官绝的时候,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二房的人赶着跟了进来,亦是惊讶于上官绝的出现。

    上官煜愣神过后,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膝行着上前,嘴里喊着老王爷,哭声震天。他这一哭,也带动了二房的其他人,肖侧妃几乎是扑倒在了老王爷的身上。

    上官绝一声不吭的看着二房的作态。

    约莫哭了一刻钟,上官煜才从地上起来,对着白总管怒道:“白总管,父亲病危你为何不让人去叫我们,你让我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你反了天了。”

    肖侧妃已经哭的昏死了过去,陈氏抹着眼泪照顾肖侧妃,目光却是冷冷的看着白总管。

    二房的人齐齐对着白总管发难,他们才是老王爷的亲人,当初老王爷执意只留下白总管一人已经很让他们不满了,如今老王爷薨誓,他们二房竟然没有一个人陪在身边,而原本应该远在西北的上官绝却是抱着老王爷的尸身,这算怎么回事。

    白总管睨了一眼怒视他的二房人,冷声道:“这一切都是老王爷的吩咐。”

    “祖父的吩咐?你胡说,你不过是我秦亲王府的一个奴才,祖父凭什么这么安排,定是你趁着祖父病重挟制祖父,你自己说你想要谋划什么?”上官静拔尖的嗓音陡然间响起,美眸几乎要喷出火来,她是真的如此想的,爹爹是祖父的亲子,还有肖侧妃,这些年来祖父的身边也就只有她,祖父难道临死之前会不想见他们,爹爹说祖父要不好的时候她还不敢相信,可是此刻那冷冰冰的尸体昭示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上官煜见白总管似乎有所仰仗的样子,目光在上官绝的身上掠过,上官绝怎么敢在上决现?一定是老王爷让他赶回来的,没想到他到死的时候都如此的偏心,只愿意上官绝陪着,那么秦亲王府最后的保命符也肯定是在上官绝的手里了。

    “来人啊,将白耀祖给拿下。”上官煜一声暴喝,让白总管变了脸色。

    上官煜竟然在这一刻想要动手,全然不顾老王爷尸骨未寒,他的孝顺,他的和善难不成都是装出来的,他根本就别有用心,他到底是图什么?

    外头的侍卫闻言便要冲进来,而那些属于老王爷的暗卫此次却没有拦阻。

    一群人将白总管团团围住了。

    原本应该悲伤的场面一下子成了剑拔弩张的火/爆场面,上官煜很清楚,老王爷这段时间都是白总管日日夜夜陪伴的,所以那些东西包括秦亲王府最后的皇牌他肯定都知道,只要拿下了他,他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

    “都给我滚出去。”冷冷的嗓音想起。

    上官绝将老王爷的尸身小心的放置在床上,又拿了干净的被子给他盖上,他的动作无比的轻柔像是担心惊醒床上的人,可是那脸上的神情与那轻柔的动作截然相反,冷戾的让人心惊。

    上官静红着眼眶后退了好几步,她怎么都想不通这个纨绔子弟身上会散发出如此迫人的气势,身上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那些个围着白总管的侍卫们愣住,纷纷看向上官煜。

    上官煜有些气急败坏,这些侍卫是他的人,可是却因为上官绝的一句话给吓住了,他冲着他们吼道:“给我动手,连主子都认不清的混账。”

    侍卫们咽了一口口水,提气抽刀,却发现身上的气力一点点的流逝,明明屋子里谁都没有动作,可是他们却已经着了道,手酸软的连刀都握不住了。

    “叮叮叮”侍卫们手上的倒纷纷跌落在地上,未及动手却已经不行了。

    上官煜骇然,那些侍卫们不会无缘无故丢了武器倒在地上,唯一的解释便是有人动了手,白总管的能耐他心里是有数的,那么也就是说动手的不是上官绝便是他边上这个妖艳的男人,然而他却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他甚至不知道这些侍卫是何时着了当的,他当真是低估了他的好侄儿了。

    肖侧妃不知道何时醒了过来,见到这一切,脸色越发的苍白了。

    “都给拖出去。”上官绝一声令下,便有几个黑衣人闪身而入,将那些中了毒的侍卫们都拖了出去。

    上官煜瞪大了双眼,秦亲王府自老王爷病来,整个王府便是他接手了,他原以为自己布置的势力便是要从老王爷的手里夺权也是轻而易举的,可是一个上官绝便将他的自信给打的粉碎。

    上官煜猛然间回过神来,神色复杂的瞪着上官绝,质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你祖父过世,这奴才却不来报,难道不该受罚?还有你为何会出现在上京,皇上可没有下旨宣召,你这是大逆不道——”

    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上官煜的嘴里蹦出了一连串的质问。

    上官绝冷冷的盯着他,那张面容更多的是肖似肖侧妃。

    “祖父为何会死?”

    上官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被那刀锋般的目光盯着的时候,他的额头竟然冒出了汗珠,再听到上官绝的问话,心中忍不住一跳,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不,不会的,太医院上京所有的名医都看过了都没有发现,上官绝当然也不会发现。

    如此一想,上官煜的心定了不少,他扬高了声音反问道:“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呢?早上父亲的精神看上去还很好,父亲素来最不喜你,每每见到你都要生一场气,是不是你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气坏父亲?”

    “啪啪啪——”拍掌声来自慕容玉桡。

    他的长相本就妖娆,此时唇角微微上扬,带了抹讽刺的笑,眸光却是盯着上官煜:“阁下的不要脸当真是令人佩服啊。”

    那毫不客气的话让上官煜变了脸色,二房的几个子女,除了上官柔倚在陈氏的身边,神情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其他人都是怒瞪着慕容玉桡。

    “你又是谁?”上官煜眉头皱的死紧,今日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没有想到上官绝会从西北归来。更没想到上官绝对于老头子的死表现出了如此大的反应。

    明明两个人这么些年来从未给对方好脸色看,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相见成恨,然到了最后,一切似乎超出了他的控制。

    慕容玉桡并不确定老王爷的死是不是同上官煜有关,但是上官煜作为儿子在老王爷死后所表现出来的伤心实在是太让人怀疑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清算白总管,甚至来不及安排老王爷的后事便要将白总管带下去,这所有的一切都透着令人心惊的诡异。

    “我是谁并不重要,关键是老王爷的死根本就不是什么旧疾复发,老王爷是中蛊而亡的。”慕容玉桡的声音微冷,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幽冷的光芒。

    他的话一出,整个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肖侧妃紧紧的攥着帕子,红肿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慕容玉桡。

    上官煜更是一脸的不敢置信,神色变幻莫测。

    上官绝走到慕容玉桡的跟前,声音冷然而又狠绝:“说清楚。”

    慕容玉桡扬了扬手中的血衣:“这是老王爷吐的血,颜色鲜红,一个人的血在离开了身体后会渐渐的便暗,而这鲜血却依旧鲜艳如新,且血中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馨香,这是南疆的蚀心蛊所分泌的独有的味道。”

    白总管一个箭步冲上来紧紧抓住慕容玉桡的手道:“既然你知道你为何不救王爷,为何不救?”

    慕容玉桡摇了摇头道:“来不及的,蚀心蛊已入心脏,大罗神仙也难救的。”

    白总管其实也很清楚,如果能救得回来,世子的师兄又怎么会不相助,当初老王爷在西北遇险也是这位慕容公子出手相助,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他就是世子的师兄,如今想来世子和老王爷即便关系冷硬却也是互相关心的。

    上官绝闻言身躯一震,冷戾的眸子里涌上一丝愧疚。

    慕容玉桡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蚀心蛊在南疆素有蛊中之王之称,即便咱们早到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拔出那蛊虫,但是我有办法替你找出那下蛊之人。”

    “暗卫听令,彻底封锁王府的各个出口,连一个蚊子都不许给本世子放出去。”上官绝一声令下,屋子里的人虽没有察觉到什么动静,但是上官煜却知道秦亲王府已经不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的地方了。

    老头子将王府的暗卫交给了上官绝,这些暗卫只会认上官绝一个主子,他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出墨来,拢在袖子里的手指几乎掐进了掌心,同时涌上心头的还有一抹恐慌,他没有想到上官绝的身边竟然有人会识得南疆的蚀心蛊,若是真的让他找到那蚀心蛊的源头,那么恐怕连皇帝都不会保他。

    “上官绝,这秦亲王府还轮不到你说话,来人呢,敲响丧钟,布下灵堂,谁都不许打扰父亲的安宁。”上官煜不再打算坐以待毙,虽说暗卫有以一敌十的本事,但是到底人数有限,这秦亲王府该由谁说话还不一定呢。

    “二叔莫不是心虚了,祖父既然是被人害死的,你生为人子难道不应该找出真凶,替父报仇,怎么反而阻扰我找出真凶,还是说二叔知道这下蛊之人是谁。”上官绝贴近上官煜,此时他的脸色带着笑,只是那笑看上去无比的残酷。

    上官煜的表现已经不仅仅是心虚了,让他不得不朝着最不愿意相信的那一方面去想,如果这下蛊之人是上官煜的话,也难怪他没有防备,上官绝有些为老王爷可悲,但是真相再残酷他也不会让他死的不明不白的。

    上官绝要比上官煜高出一个头,他的逼近让上官煜的心头一凛,同时眼里闪过一丝锋芒,几乎是在上官绝的话才说完的时候一掌袭向上官绝的胸口,嘴里大喊着“你去死吧!”

    执迷不悟!上官绝眸色一沉,右手隔开那一掌,左手却在上官煜的手腕上一敲,伴随着一声嘶叫,那原本抓向上官绝的手掌顿时弯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上官绝的这一手丝毫都没有留手,直接废了上官煜的右掌。

    上官煜面色惨白,倒退一步后,不敢置信的瞪着上官绝,他唯一一次见过上官绝的身手便是那一次他临去西北只见和上官沥的那次比试,他的功夫自是比上官沥高,加上这么近的距离突袭,就算不能杀了他也能将他伤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可谁知道原以为一击必中的招式被上官绝这么轻易的就化开了,还有他的手,上官绝只不过一弹指,然而他的手腕骨却是粉碎,这样的碎裂程度便是后面愈合了也会留下残疾的。

    陈氏和肖侧妃同时尖叫出声,陈氏厉声喊道:“上官绝,那是你二叔。”

    上官绝转过身来,看向陈氏和肖侧妃,“那你往我的饮食里加那些东西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是我的二婶呢。”

    陈氏和肖侧妃脸上的血色都褪了下去,将这新年往事都翻出来,便是已经有撕破脸的意思了,上官绝如此强硬的样子当真是吓倒了她们。

    “白总管关门,师兄你开始吧,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竟然用了那种恶毒的东西。”上官绝一句话震慑住陈氏和肖侧妃之后,便直接对着白总管吩咐道。

    白总管也不含糊,虽然书房外头围了不少上官煜的人,但是他们没有上官煜的命令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书房的门阖上了。

    上官煜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只是他的嘴唇刚动,便听到上官绝冷漠的声音响起。

    “二叔,你最好不要动,要不然我不保证你另一只手还能好好的。”

    上官煜脸色灰白,不过一招,他已经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同上官绝的差距了,他不敢再动,只能将目光定在慕容玉桡的身上,他来书房见已经都断了尾了,他就不信这人还能查出什么证据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