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2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09 承认

309 承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慕容玉桡点了点头,书房的博古架上放着一套玉质剔透的碗,他也不看价值,直接便拿过来用了。

    上官煜此时已经坐在了椅子上,因为忍受着手腕的剧痛,他的脸色显得很难看,看到慕容玉桡一步一步的朝他走来,他极力虚长声势道:“你要做什么,你给我滚远点。”

    慕容玉桡冲他灿烂一笑,随即手一扬,上官煜完好的那只手腕上便出了一道血口子。那血快速的飙了出来,慕容玉桡拿了玉碗接住。上官煜想要起身掀翻那个玉碗,却惊恐的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便是喉咙都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只能任由慕容玉桡放血。

    陈氏浑身发抖,可是上官煜毕竟是她的丈夫,她朝着慕容玉桡冲过来,明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以卵击石也不怕。

    白总管却不容二房的其他人的阻止,一个上前点住了陈氏穴道,身形转动,连带着其他人也都点了穴,一时之间书房便安静了下来。

    上官煜瞪着慕容玉桡,身子却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因为这一次他清楚的看到慕容玉桡的手指在他的手腕上划了一道,那里便成了一道血线,这天下间真有人能用劲气伤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上官煜自诩文武双全,可是他很清楚自己到了眼前这个妖娆的男人面前,怕是他一个手指便能将他捏成渣渣,而这个人竟然是上官绝的师兄。

    二房的人看着这一幕都害怕了起来,如今他们全家都被制住了,根本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肖侧妃紧紧的咬着下唇,抖的像是一朵寒风中飘零的小白花,一颗心已经垂到了谷底,她知道他们二房要完了,这段日子她不是没有察觉到上官煜的不正常,可是她还天真的希冀着只是自己多想了。

    到了今天当老王爷的真正死因被爆/出来的时候她才知道上官煜做了什么,弑父,这两个字在她的脑海里闪过的时候她便止不住的颤抖,这一定不是真的,她的儿子如何敢做出这等畜生不如的事情来。

    满满的放了一碗血,慕容玉桡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那碗血放在桌上,他才从身上掏出所有的荷包来,那颗药丸是他曾经游历南疆的时候跟当地一位巫医叫换的,一直随意的放着谁知道今个儿竟然还真用到了。

    上官绝终于在一众的荷包当中找到了那绿色的药丸,放进了血碗里化了。

    上官煜的心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在见识过慕容玉桡的本事后,原本笃定的心也松动了起来,他瞒过了太医,瞒过了上京的一众名医,难道到了最后竟会毁在上官绝的身上。

    一想到这,他的目光犹如淬了毒一般,上官绝已然无心去管他。

    只见慕容玉桡将那化了药碗的血碗放到老王爷的身边,将他的食指垂进血碗里,又从一旁的灯罩里取下蜡烛,放在那碗底加热。

    所有的人都紧紧的盯着那碗血,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那碗血竟沸腾了起来,空气中散发出一股子浓郁的香味,上官煜的脸色大变,身体里似有什么东西翻腾了起来,那股子几乎挠心挠肺的搔痒让他的神色狰狞了起来。

    慕容玉桡见状很好心的弹指解开了他身上的束缚,几乎是一能动,上官煜的手紧紧的扯住了自己的衣衫,从椅子上一点点的滑落。

    上官绝的心彻底的沉了下来,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好不明白的,上官煜当真就是那下蛊的畜生,他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已然僵硬了的老王爷,他的神情很是安详,他到底知不知道上官煜的所做所为。

    上官绝猛然间想起老王爷只留白总管在身边的事情,上官煜到底是他的儿子,那个时候他都已经是病入膏肓了,他为何不留上官煜在身边,难道有自己亲近的人陪着自己走完最后一段路不好吗,还是他其实已经发现了什么,所以他到死的那一刻并不想见上官煜。

    上官绝不由得捏紧了拳头,他宁可老王爷是一无所知的死去,这人该有多强硬才能生生的面对被自己的血脉所谋害的事实。

    地上的上官煜已经打起了滚来,似是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便是那断了的右手也七零八落的扯挠着自己,好像要将自己的胸口扯开似的。

    肖侧妃和陈氏不由得都闭上了眼睛,他们两个都是了解上官煜的,也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的给老王爷下蛊,定是得了上头的吩咐,那真正想让老王爷死的应该是皇帝才对。

    可是他却借用了上官煜的手,如果上官煜成功了也许会得了皇帝的信任,可是如今他却被上官绝发现了,上官绝不会放过他的,便是上官绝今日不杀他,那么凭他亲自下蛊毒杀自己亲生父亲的名头也会得天下人的唾弃,想想老王爷在朝堂在百姓当中的威望,皇帝不是杀不了他,而是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动手杀了老王爷的话那会留下很多的非议,即便他是皇帝也完全不能承受杀害功臣良将的罪名,所以他让上官煜动手了。

    上官静和楚氏二人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她们并非不晓事的孩子,如果说一开始的冲突,她们还是站在上官煜这一边的,那么此刻她们的血都冻结成了冰。

    刁蛮如上官静从未想过自己的父亲会狠心到杀害祖父,她的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间彻底的坍塌了。

    楚氏的心里想到的是上官沥,他又该如何承受,老王爷是他最为崇敬的人,可是他的父亲居然真的做下了这样的事,真正是畜生不如啊。

    白总管怒瞪着上官煜,只见他的脸色渐渐的转红,最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地上的那滩血中有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虫子蠕动着,而此时老王爷的的皮肤下似有东西开始油走,渐渐的行至手臂,那清白的皮肤下几乎能看清楚那一团油走的东西,沿着食指最后从指尖破皮而出,那虫子一出到血碗里便没了声息。

    而在这虫子死亡后,慕容玉桡迅速的将那燃烧的拉住掷像地上的那只虫子。

    嗤啦啦的一下子冒出了一团火焰,又是比刚才越发浓郁的香味的弥漫了开来,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上官煜整个人犹如水里捞出来一般,面如死灰的盯着那燃成了灰烬的蛊虫。

    “知道蚀心蛊为何会成为南疆禁养的蛊虫吗,因为蚀心蛊由母蛊控制子蛊,这下蛊之人和被下蛊之人必定要是血缘最为亲近的人,比如说母子,比如说父子,未开化如南疆人都认为这样的行为有违人/伦,但是你却做了。”慕容玉桡沉声说道,他能够将子蛊从老王爷的身上取出来也是因为老王爷已经去世了,死了的人并不适合蛊虫寄养。

    白总管几乎是冲到上官煜的跟前,红着双眼怒打,“你的良心被狗吃了,那人是你的父亲啊,你简直比那畜生还要不如,你……”到了后头白总管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那如神祗般的王爷最后竟然是死在自己的儿子手里。

    上官煜承受了母蛊破体而出的痛苦,此时早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白总管像是发泄般的怒打让他没有一丝招架之力。

    “白爷爷,不要打爹爹了,不要打了。”上官柔小小的身体冲上来抱住了白总管的腿。

    整个二房唯有上官柔还能动作,才九岁的孩子显然被这一幕给吓坏了,脸色一丝血色都无,可是她却知道要维护自己的父亲,白总管呼呼的喘着粗气,只觉得这一刻无比的讽刺。

    上官柔见白总管终于停止了动作,她这才放开了白总管,小心的去扶上官煜,眼眶里布满了泪花:“爹爹,你痛不痛啊?爹爹,柔儿扶你起来好不好?”

    上官柔哪里能够扶地起上官煜,上官煜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断了一般,他用尽剩的力气推开了上官柔,仰起头看向上官绝,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永远不能逾越的人,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凄厉了起来,“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我为什么要被你一辈子压着,为什么他的眼里只看的到你,我也是他的儿子,他又当我是他的儿子吗,上官覃,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

    上官绝听着上官煜宛若疯了般的吼叫着,甚至还将所有的错都归结到了他的父亲的身上,上官绝再顾不得一旁的上官柔,上前一拳狠狠的击中了上官煜的小腹,那需言疯语戛然而止。

    上官煜似乎才从回过神来,那没有焦距的目光渐渐的聚在上官绝的脸上,狠狠的吐出一口血水来,笑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是皇上的口谕,我只是尽一个臣子的本分而已。”

    言语间便是承认了那下蛊之事,上官绝恨不得将上官煜五马分尸,却听他又道:“你若是杀了我,你也别想离开上京了,你以为皇上还会放过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