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3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10杀人

310杀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煜贵为秦亲王的次子,可是他的心里却是一直深深的怨恨着老王爷。自小,只要有大哥上官覃在,老王爷的眼睛里便只有他,而他只能待在角落里看着老王爷亲手教授上官覃功夫,他也想跟着老王爷一起,可是老王爷却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那个时候肖侧妃教他,只要他努力,只要他能超过了上官覃,那么老王爷自然而然就会看到他。所以他花费了比别人多一倍的时间,他努力的想要跟上老王爷的脚步。

    他还记得自己经过了一整年的努力终于能够百步穿杨的时候他兴冲冲的跑去找老王爷,殷勤的希望得到老王爷的认可,老王爷也答应了他去校场看他射箭,然而因为上官覃一个不舒服,老王爷便忘记了自己的承诺。

    十二月的天,他在校场等了一天一夜,他固执的认为老王爷会记得他的,只要他耐性的等候,到了后头他直接晕倒在了校场,醒过来的时候才知道他在校场吹冷风的时候,老王爷却在照顾上官覃。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彻底的冷了,他的风寒很严重,好几次高烧不退,可是他咬牙ying俴,他死都不让肖侧妃去说给老王爷听,他告诉自己从那个时候起他是没有父亲的。

    后来他依旧是那默默无闻的秦王府二公子,上官覃却是秦亲王府的世子,年纪轻轻便已经立下了赫赫战功,可他却是连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

    上官覃战死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涌上心头的不是难过,而是暗自的痛苦,因为再没有人像一座大山一样沉沉的压在他的身上,也许他也能分到老王爷的一丝目光和注意。

    然他又再一次的失望了,老王爷为了上官覃二十年来极少回上京,即便是那回来的几次也是在为上官绝擦屁股,他同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让他好好看着侄儿,他的眼里只有嫡系一脉,压根从未将他们当成亲人。

    既然他如此的冷情,自己又何必非要在乎这份感情呢。

    更何况这一次的事情其实是皇帝吩咐的,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机会。

    上官煜的身体很痛,可是他的心里头却不知道为何有一种疼痛的快慰感,特别是当他看到上官绝赤红的双眼的时候,他的心里头似有烟花盛开似的,他知道自己已经魔化了,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老王爷逼的,是他亲手斩断了自己对他的父子情。

    上官绝的心里头早已经预料到这事定不是上官煜自作主张的,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始终都希冀这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老王爷是他最亲的血脉,皇帝又何尝不是呢,皇帝和元后是他童年记忆中唯一的温情,可是最后的时候这份温情破灭了,他杀了他的祖父,他的一颗心都像是油锅里煎着似的。

    上官煜显然看出了上官绝眼中的痛苦之色,他越发的笑的狂妄了,一不小心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书房的门被人突然撞了开来,却是外头的侍卫冲了进来。

    那些侍卫都是上官煜的人,上官绝此时正是满腔的愤懑无处发泄,周身的气势一下子冷了下来,他直接拔下老王爷挂在书房的宝剑,只见剑光闪动,便听到上官煜凄厉的叫声。

    陈氏看到上官煜的样子几乎要昏过去了,只见他四肢的经脉都被挑动了,痛的晕了过去,自此以后他便是活着也只是废人一个了。

    上官绝的动作很快,那些侍卫也都只看到剑光闪动压根就来不及阻止,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上官绝已经到了他们的跟前,那一身墨衣飘动,剑剑还在滴着血,冷厉的气势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侍卫们从上官绝出手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到了这一步他们也只能战不能退,一群人将上官绝围住了,心里却已经升起了怯意。

    漆黑的瞳仁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白总管一旁看着不免有些心惊,才动了动就被慕容玉桡拉住了。

    慕容玉桡朝着白总管摇了摇头道:“让他发泄一下,要不然他会受不了的。”

    白总管的脚步一滞,那边黑影已经闪动了起来,侍卫人数虽多,但是书房里也挤不下,上官绝几乎都不废吹灰之力,便将那八个人一一击倒,而且每一个都跟上官煜一样的结果,手筋脚筋全都挑断了。

    肖侧妃面白如纸,她没有想到自己算计了一辈子到头来却是这样一个后果,上官绝的身上沾染了不少的鲜血,他提着剑跨出了书房门,宛若弑杀的修罗,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曾经她们以为的纨绔居然有这么强大的能力,似乎所有的算计都成了笑话,她不敢想象等上官绝解决了外头的人会如何处置她们,她更不知道如今这样的情况自己争来还有什么用。

    肖侧妃突然间回过头去看床上的老王爷。

    那蛊虫将一位威风凛凛的元帅折磨成了枯木一般的老人,那尸骨当真让她难以同之前的老王爷联系起来。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老王爷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不老,他骑在马上,英姿飒爽,她觉得这个世上再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

    她爱他,仰慕他,她知道自己和他有着不可逾越的横沟,那个时候她最期盼的便是去给哥哥送吃的,因为运气好的时候她还能看他一眼,甚至于他吃了她做的东西,他便觉得万分的满足。

    这一份单纯的爱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了质,她嫁给他,和他有了亲密关系,可是她却离他越来越远了,当她开始琢磨爵位,当她想要推自己的子孙上位的时候,她便再不能爱他了。

    他死了,就这样死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眼泪究竟是为谁而流的。

    他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也没了昔日的英俊,那皱褶的脸庞也因为蛊虫的折磨而显得越发的苍老了,他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可是他嘴角居然还挂着一丝的微笑,是因为他在死之前终于见到了他最心爱的孙子吗?

    肖侧妃突然伸出了手,将那一丝凌乱的头发别到老王爷的耳后,然那触手的冰冷又让她攸然收回了手。

    “老爷,老爷——”耳边传来陈氏的痛哭声。

    肖侧妃茫茫然的转过头去,却见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像一条死狗似的躺在地上,那鲜血几乎染红了书房里的青石板,陈氏颤抖着双手拿帕子给他包扎。楚氏和上官静二人已经吓的愣住了。

    上官柔就站在上官煜的身边,小小的身子抖成了一团。

    她小小的心灵永远都无法理解为何才一夕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她的父亲成了杀害祖父的凶手,而她的大堂哥亲手废了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一地的鲜血,上官静摇着头,突然间大叫了一声,身体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就在她要倒地的那一刻,慕容玉桡突然伸手接住了她,手抚上了她的脉,那紊乱的脉象,显示昏过去的孩子的情绪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如果自己不干预,怕是这小姑娘会疯掉的。

    慕容玉桡伸手点了上官柔的睡穴,小姑娘软软的歪在了慕容玉桡的怀里。

    过了很久,上官绝才从外头走了进来,他的脸色沾染了几滴鲜血,桃花眼中都是冰冷的光芒,因为身上的衣衫是黑色的,即便是染了血也看不出来,只是那衣摆不断的低着血,那浓重的血腥味就好像是在鲜血里泡了一回。

    陈氏整个人都发亮了,她觉得这一刻简直就像是一场永远都不会醒过来的噩梦,他是要灭了他们二房啊,陈氏的心头一震,放开了上官煜,跪倒在上官绝的跟前。

    “上官绝求求你了,放过他吧,他知道错了,他是你父亲的弟弟啊,你不能杀他,你真的不能杀他。”陈氏一面求着一面磕着头,上官煜注定成为废人了,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她的天,只要活着这天就没有塌。

    楚氏亦是一凛,她觉得上官绝疯了,他那样子外头的人成为什么样了她都可以想象,她也不想死啊,可是她根本就不确定上官绝还有没有理智,这一刻她万分的憎恨上官煜,弑父当真是禽兽不如,即便是今日她能活着出去,她能再见上官沥,可是有这么一个公爹,他们一家以后的日子都会蒙上阴影的,她的丈夫,她的孩子以后再难挺起胸膛做人。

    楚氏一把推开偎在她身上的上官柔,学着陈氏的样子膝行到了上官绝的跟前哭道:“大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公爹做的,我真的丝毫都不知情,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你放过我吧,我求你了。”

    陈氏听到楚氏撇清自己的同时又拉上官煜下水,恨地连连瞪她了两眼,然而一想对她恭恭敬敬的楚氏此时压根就不会在乎她的眼色了。

    ps:过12点了,真是不好一起,2号那天发烧了实在更不了,今天晚上吊完水吃了要始码字的,不过感冒药里有安眠成分写了一些就睡着了,醒过来已经快十二点,好不容易挣扎出一章来,已经过12点了。

    pps:突然间想将慕容玉桡陪给上官柔,少女养成,是我的萌点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