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3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13 姐弟反目

313 姐弟反目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京

    老王爷停灵七七四十九天,每一天都有很多人上门祭奠,秦亲王府上上下下连门房的小厮都是瘦了一大圈,当然这当中瘦的最厉害的便是上官绝。

    白总管见到灵堂前跪的直挺挺的身影,不过才一个多月,原本合身的衣服便显得有姓荡荡了,便是他也想不到世子对老王爷的感情竟如此之深,他没有看他掉过一滴泪,可是他却明白这世上最为老王爷的离世难过的便是世子了。

    白总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才走了进去,先给老王爷上了一炷香,方才劝道:“世子,明天便是出殡之日了,您已经好些日子没阖眼了,趁着现在还有几个时辰先去后头躺一会吧。”

    上官绝没有任何的回应,白总管暗自无奈却有莫可奈何。

    次日天还未亮,秦亲王府又忙开了,按着亲王的规格,老王爷是有资格进入皇陵的,出殡的队伍很长,可以说的上是百官齐送,好多五大三粗的曾经在老王爷的手下磋磨过的将军都痛哭流涕,便是皇帝也陪着送到了城门。

    直到那出殡的队伍望不见影了,皇帝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皇上,外头风冷,还请保重龙体。”汪公公躬着身子上前说道。

    皇帝的面色一整,这才道:“回宫!”

    皇帝回到承乾殿的身子,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地上,汪公公唬了一大跳,只见皇帝的身子抖成了一团,那弓背弯腰的样子哪里像是一国之君啊。

    “药……给朕药……”这药瘾来的越发的凶猛了,如今他几乎每隔两个时辰便要服用一回药,而且每一次药瘾发作的时候都极其的狼狈。

    汪公公不敢耽搁,忙不迭的跑进内室,从药瓶子里头倒出五颗药丸来。

    大概是太过心急了,汪公公从里头出来的时候脚下一个打跌,竟然绊倒了,手中的药丸散了一地,汪公公一面请罪一面正要重新进去拿新的药丸,却发现皇帝迅速的爬过去,也不嫌脏的将那些地上的药丸放进嘴里。

    汪公公已经好几次见过皇帝药瘾发作时候的狼狈姿态了,可是像这样一会都不能等当真是没见过,作为上官家的子孙从出生的第一天起便要学习自我克制能力,皇帝从三岁开始都是寅时起床,不管寒暑从未断过,五岁起便从未显露过自己的喜好,比如说穿衣习惯,吃食用具等等。在先帝的诸多儿子当中,皇帝是最能隐忍,也最能自我克制的,可如今这药瘾竟将一个如此自律之人逼成这个样子可见这药的恐怖。

    地上的那些药丸都吃了后,皇帝才觉得那种挠心挠肺的感觉淡了些,正想着从地上起来,承乾殿的大门却被人推开了。

    皇帝大怒,帝皇的自尊不容许别人窥测到他的狼狈,而他自染上药瘾后近身伺候的也只有汪有德一人。

    “放肆,谁准许你进来的?”皇帝猛的回头,因为殿里的光线比较暗,来人站在门口逆着光,看不清面容,只能依稀看出是一女子的身形。

    皇帝的怒喝并没有吓倒来人,汪有德面上一怔,在看清楚来人后心里越发的奇怪,不过他不过是一个太监有邪也不好说,只得先上前扶起皇帝。

    皇帝见来人不但没有跪地求饶,反而就这么定定的望着他,顿时更绝怒火中烧,直接喊道:“将这个不长眼的奴才拖下去,仗毙了。”

    “皇上何来这么大的怒气?”

    皇帝的面色明显的一怔,却见那人缓缓的关上了承乾殿的大门,一身华丽的宫服,正是端敏长公主。

    不过一瞬间,皇帝便恢复了平常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挥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不悦的说道:“皇姐为何擅闯承乾殿,你可知这是大罪。”

    汪公公扶着皇帝在龙椅上坐下了,因为刚刚服用了药,皇帝消瘦的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睛亮的惊人。

    他的质问声并没有让端敏长公主的面上染上丝毫的惧意,那张保养得宜的脸色渐渐的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来。

    两人虽为姐弟,可是这段时间皇帝被药物所累,整个人看上去老了二十岁都不止,而到是端敏长公主这个姐姐依旧雍容富态。皇帝虽端坐在龙椅上,被端敏长公主用这种眼神瞧着自是心下不悦,皱着眉头问道:“皇姐来承乾殿究竟有何事?”

    “我想问问皇上,父皇到底是病逝的还是被你毒死的?”端敏长公主一字一顿的问道。

    皇帝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端敏长公主话中的意思后,勃然大怒的拍了一下桌子骂道:“大胆,别以为你是朕的亲姐姐,朕就不敢治你的罪。”

    汪公公的此时更是恨不得自己的耳朵聋了,他哪里会想到端敏长公主竟然一张口就问要掉脑袋的话来,她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难道她真的不怕死吗?还是她有所依仗?

    汪公公心乱如麻,总觉得这事态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

    端敏长公主压根就没有被皇帝的话给吓倒,反而一步步慢慢朝着皇帝走过来,她的面色平静,幽深的眸子像是带了丝可怜,她在可怜什么,可怜他这个皇帝吗?皇帝的心里莫名的涌上一丝恐慌,他素来跟端敏长公主不怎么亲昵,不过两人好歹也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他自问自己登基之后也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她为何会这个样子。

    “来人啊,来人啊……”眼见着端敏长公主一步步的靠近,皇帝扬高了声音喊道。

    汪有德的身子一震,一个箭步冲上了,拦在端敏长公主的跟前,说道:“公主,您这是要干什么?冒犯圣颜可是杀头的大罪。”

    端敏长公主的目光落在汪有德的身上,冰冷的让汪有德心头的发凉,而她下一刻说出来的话更是让汪有德的膝盖发软。

    “汪有德,你可真是忠心啊,不过如果今天在这儿的是蒋媛的话,你是会站在皇帝这一边还是蒋媛这一边呢?”

    汪有德投靠坤宁宫的事自认为做的万分隐秘,至少皇帝都没有对他产生怀疑过,可是端敏长公主却是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汪有德心里的不安感越发的盛了,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的干干净净,佝偻的身子微微的发着颤。

    皇帝的脸色一下变的极为难看,汪有德的表现已经让他明白端敏长公主的这句话并非是空穴来风,他最心腹的手下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竟然已经认了其他的主子,他这个皇帝却没有发现,这一巴掌打得他这个皇帝的脸面全无。

    皇帝气的身子发颤,立时喊道:“汪有德!”

    汪有德重重的一颤,皇帝在他的心目中积威已久,此时皇帝已经是雷霆之怒,汪有德顿时膝盖一软,重重的匍匐在了地上,连连的磕头求饶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这一番作态便是不打自招,皇帝脸色铁青,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却似胸口有这么一股气生生的梗着让他说不出话来。

    端敏长公主不由得摇头道:“这就受不了了,那接下去的事岂不是会气死你。”

    皇帝瞪大了眼睛,此时他的心里哪里还会不明白,端敏长公主就是故意的,这承乾殿外头守着的侍卫也不知道被弄去哪里了,单是端敏长公主一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当然皇帝的心中更加想不明白,端敏长公主这是要干什么?气死了他,她又有什么好处,论亲疏,他们是亲姐弟,只要他在位一天就能保她的荣华富贵,即便她心里头不忿当初自己对父皇所做的一切,可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如果她够聪明就该掩着藏着而不是这么揭发出来,即便他真的死了,那即位的是他的儿子,这血缘关系便是淡了一层,到时候她这个长公主哪里还有如今这样的地位。

    皇帝虽然气急,但是脑子还是很清楚的,如今外头的侍卫迟迟不进来,显然是被端敏长公主控制住了,他想着要先稳住她,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道:“皇姐,你有什么话好好说不成吗?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便是心里有什么不明白呃说出来也就好了。”

    端敏长公主见皇帝不过一瞬间便从盛怒中回过神来,开始打起亲情牌了,心下越发的鄙夷了,冷笑道:“我也想不明白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弟弟,自己弑父不止,还教唆底下的大臣弑父,今日是皇叔出殡的日子,听说皇帝还去送了,不知道皇帝在面对皇叔的灵柩的时候心里可有愧疚之情,若是让这大夏的臣民知道他们的好皇帝教唆着杀害了大夏的保护神,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拥戴你,还有上官绝,我常听母后说你将上官绝视做亲儿,不知道让他知道是你杀害了他的祖父,他会不会恨你?”

    端敏长公主每说一句话,皇帝的脸色就越难看,他没有想到自己所有的阴私竟被端敏长公主知道的一清二楚。

    ps:断更了好几天了,小鱼对不起大家,不过小鱼的爷爷目前在医院处于临终状态,由于他住的是小鱼家那边的医院,我每天白天上班后都要赶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回去,晚上要陪他,毕竟他可能过不了这个年了,小鱼作为小辈要尽孝心,而早上五点多起床赶车上班,人很疲惫,感冒也一直不好,所以这个月的更新会很不稳定,大家见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