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4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16 上官绝的怀疑

316 上官绝的怀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端敏长公主依旧是一身公主的冠服,神色清高而又骄傲,目光落在上官绝的身上的时候微微有些不善。

    上官绝权当没有看见,说起来,秦亲王府同端敏长公主的梁子也是不小的,之前他直接当着端敏长公主的面砍掉了林子轩的一只手,端敏长公主素来都是睚眦必报的,自是不会忘记那一次被秦亲王府落了面子的事,更何况他听说林子轩现在还是端敏长公主府的客卿,可见端敏长公主着实是喜欢他的。

    “母后。”端敏长公主越过上官绝上前,也不行礼,坐在美人榻前的绣凳上问候太后的身体。

    太后显然挺喜欢端敏长公主的到来的,面上带着笑道:“母后的身体无碍,你这三天两头的进宫难免会让人非议。”

    端敏长公主到底已经在宫外头建府了,即便身份尊贵也不该什么都不顾,不过太后显然小瞧了端敏长公主的嚣张,只见她冷笑道:“难不成本宫进宫见一见亲娘还要让那些大臣们唧唧歪歪,母后,您就是太谨慎了。”

    太后面上一怔,随即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她这个女儿就是被先皇给宠坏掉的,当初先皇的一众子女当中她是最受宠的,连带着她这个生母都要受她庇护,但是后宫当中她的位份并不高,如若不小心谨慎,她又怎么能活到最后。

    端敏长公主一句话堵住了太后,才又看向上官绝,皮笑肉不笑的问道:“秦王世子真是好久不见了。”

    上官绝微微颔首道:“有劳公主关心了。”

    太后眉头一皱,她的年纪虽然大了,却还没有迟钝到什么都不知道的程度,对于上官绝和端敏长公主之间弥漫的那股波涛汹涌自是有所察觉的,只是端敏长公主自出生后太后便很少仗着生母的身份教训她,因而此时便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端敏长公主会在这个时候赶到慈宁宫自是因为听到上官绝求见太后,如今承乾殿已经被她控制了,只要拔出了蒋家便能事成了,整个皇宫最为麻烦的便是太后,她和皇帝都是太后的子女,她一出生便被当时的皇后抱养了,太后和皇帝的母子情分远远深厚于她这个女儿,若是太后知道她帮着外人夺皇帝的位子,一定会反目的,所以她只能变相的将太后软禁在慈宁宫,让她对外头的事宜一无所知,等到大事定的时候她也就只能接受的份了。

    “绝儿,你这一次大概会在上京待多久?”太后为了缓和气氛,只好打断了二人的对峙。

    上官绝转过头来,道:“应该不会太久的,等皇上的旨意。”

    太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又道:“男儿志在四方,只是成家立业,成家总是在立业之前,秦王世子妃的位置空置已久,秦亲王可有什么打算?”

    当初威远侯府的嫡女和上官绝的婚事,太后是很看好的,只可惜造化弄人,秦王世子妃年纪轻轻便病逝了,甚至未给上官绝留下一子半女,上官绝的亲事太后一直是挂在心头的,只是上官绝一直都在西北,太后便是想关心也没有办法,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人自是要关心一番的。

    端敏长公主闻言微微弯了弯嘴角,她同秦亲王府的过节便是因为卫青鸾,她还没有空出手里收拾她,便已经有人替她出手了,堂堂秦王世子妃名声举,还不得不病逝,这样的结果她是非常乐意见到的。

    上官绝的面色一沉,朝着太后欠了欠身道:“回禀太后,绝儿现在并无此心思。”

    端敏长公主笑道:“世子此话差矣,秦亲王府可是大夏朝唯一的亲王府,身份地位不凡,世子妃作为未来秦亲王府的女主人自是不可以空置太久,母后,说实在的本宫也算是世子的长辈,不如这事交给我来办吧。”

    上官绝的目光攸的变冷,端敏长公主这是何意,难不成她也有意插手秦亲王府的事,这女人性子阴晴不定,加上同秦亲王府又有过节,他实在应该多多注意她才是。

    如果说太后被人刻意隐瞒了外头的事,那么端敏长公主不可能不知道外头的事,皇帝的身体不好,可是看端敏长公主的样子似乎丝毫没有担忧之色,这当中又有什么隐情,不过一瞬间,上官绝的脑中闪过各种的想法。

    端敏长公主素来骄傲,便是蒋后她也从未放在眼里过,那么她可曾担心过一凳帝将皇位传给太子,她将不复从前的尊荣?

    上官绝道:“多谢公主好意,只是秦亲王府现在并不适合办喜事。”老王爷刚刚过世,他身为嫡孙,这一年必须要守孝,太后不知道老王爷过世的事,端敏长公主总不可能不知道吧。

    “为何秦亲王府现在不适合办喜事?”太后疑惑的问道。

    端敏长公主脸上的笑意褪了下去,对着太后说道:“皇叔的身体不好,世子恐怕是想等皇叔的身体好一些再说吧。”

    秦亲王真正的死因端敏长公主是知道的,而且皇帝会忌惮秦亲王甚至最后下定决心除去秦亲王也有他们的手笔,这事太后是不知道,如今她要做的是稳住太后,让她乖乖的在慈宁宫里不要出来碍事,自是不会让太后知道秦亲王去世这样的大事,所以上官绝的这话有逼迫她的意思,而她也不得不暂时歇了心思。

    “这也对,婚姻大事自是该长辈做主,等到老王爷的身体好一点便让他再给你挑一个,到时候哀家也帮你掌掌眼。”太后不疑有他的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端敏长公主到是没再针对上官绝,上官绝陪着太后说了回话,眼见她面露疲色,才起身告退。

    等到出了慈宁宫的大门,上官绝朝着承乾殿的方向看了一眼,这皇宫里面上看着平静,其下竟是暗潮涌动。

    “世子殿下可是准备出宫了?”引着上官绝的太监小心翼翼的问道。

    上官绝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随着引路的太监往宫门而去,不过才走出几步路,迎面便遇到了一个熟人,上官绝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他以为这后宫早已经是蒋后和蒋家的天下了,可如今看来端敏长公主在后宫的权势也不小,还能让一个外男进入后宫如入无人之地。

    林子轩没有想到会同上官绝碰个正着,在看到上官绝的那一刻他清俊的脸庞一瞬间扭曲了起来,早已愈合的断掌之处隐隐的作痛,如果说大夏朝林子轩最恨的人那莫过于上官绝了,这个男人毁了他的一切,他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两方引路的小太监互相上前行礼,林子轩很快便隐下了心中的怒意,上前道:“秦王世子别来无恙。”

    大抵是因为身体残缺,林子轩看上去有些阴郁,那沉黑的眸子闪烁着阴险的光芒,看的人十分的不舒服。

    上官绝冷笑道:“看样子林公子是还没有吸取断掌的教训,这后宫之中岂是你可以随便乱闯的。”

    断掌两个字从上官绝的口中出来足以让林子轩故作平静的面容皲裂,他怒气冲冲的道:“断掌之痛永生难忘,不过秦王世子也别忘了有一个词叫做风水轮流转,这秦亲王府可别在世子的手里毁于一旦。”

    林子轩说完这句话便不再看上官绝,直接一甩袖袍往慈宁宫的方向而去,显然是去找端敏长公主的。

    上官绝面色平静的看着他离去,心里头却已经对端敏长公主产生了疑心。

    西北的春天似乎很短,短的让人还来不及感受春的温暖,便已经热的进入了夏天的状态了。

    不过才四月元城便已经热的堪比上京的六月了,青鸾自怀了孕后身体越发的容易出汗了,不过在屋子里转上了一两圈便全身冒汗了,孕吐以及怀孕初期的不适直让青鸾瘦了一大圈,即便老太太和柳芊芊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也不能让她好受些。

    夏至几乎要愁坏了,别人家怀孕是日渐丰腴,可是她家姑娘却是越来越瘦,原本还有些婴儿肥的脸完全瘦成了瓜子脸,整个人清瘦的厉害。

    中午准备了最为清淡的白粥,可是青鸾吃了两口后又吐了,折腾一番后身上的纱衣便汗湿了,夏至拿了清水给她漱口,眼见青鸾脸上苍白的样子心下越发的担忧了。

    青鸾吐出口中的残水,神色亦有些怔忪,自己孕期的反应如此之大便是大夫也说了自己若是还这么吐下去,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会保不住的,这是她和上官绝的第一个孩子,她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可是便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向来身体健康的她会被怀孕给折腾的如此凄惨,加上这天气越来越热,不安的心也越发的浮躁了。

    老太太同连嬷嬷进来的时候便看到青鸾神情恹恹的歪在榻上,桌上还摆着一桌子清淡的食物,可惜都没有动上几筷子,老太太心中不由的暗暗叹息,上京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大抵青鸾的心思也定不下来,这不心情一烦躁便影响了身子,只是若再这样下去恐怕那肚子里的骨血当真会保不住。

    “祖母。”青鸾见到老太太进来,挣扎着想要起来。

    老太太连忙上前按住了她道:“你如今的身子最为重要,何必拘泥于那些虚礼,还是吃不下东西?”老太太后面一句话问的是夏至。

    夏至忧心忡忡得到点了点头,“奴婢见夫人昨个儿能用下小半碗的白粥,今日便让厨房继续准备,可是夫人似吃不下去。”

    青鸾见了那一桌子的东西,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翻腾,她勉力的撑起身子,咬咬牙道:“夏至再给我舀上小半碗,能吃点下去总是好的。”

    老太太拍了拍青鸾的手道:“还是先扯下去吧,缓一缓再说。”

    等到夏至将满桌子的吃食都扯了下去,青鸾才一把抓住老太太的手道:“祖母,我怕……”

    大夫的话她不是不知道,她真的很担心自己保不住这个孩子。

    老太太轻轻的摸了摸青鸾的脸,柔声道:“鸾儿,你心中的担忧太多了,所以才会体现在自己的身体上,你如今要做的便是放宽心情,咱们在西北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你既然嫁给了上官绝,就应该对他有信心不是吗?他并不是毫无防备的,他敢去上京便肯定做好了全身而退的准备。”

    看青鸾面上的神情便知道老太太说中了她的心事,自从怀孕之后她的确变地分外的焦虑,她总是忍不思乱想,她担心上官绝的安危,也担心卫澈的情况。

    毕竟那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上一世威远侯府便是在皇权的打压下成了炮灰,她真的很担心历史会重演,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早已经同上世不同了,可是她依旧会在梦里感受到骨血从她身上剥离的那种痛,醒过来后全身都被冷汗给浸湿了,这样的情况着实不利用养胎。

    “鸾儿,祖母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正所谓为母则强,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你所期盼的,便是环境再恶劣你也应该为了孩子努力的调整心境。”老太太神色安宁的规劝着青鸾。

    青鸾的眉宇间染上了一丝的愧疚,她也以为自己是坚强的,可是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在遇到了上官绝后她的坚强似乎再不存在了,她轻轻的覆上了自己的小腹,依旧平坦的小腹可是里头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仔细想想其实她是何其的幸运,老天爷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让她同上官绝相遇,相爱,甚至还让她有了孩子,她为何还要将心思拘泥于上一世,她应该相信上官绝的,相信他大的能力,相信他的承诺,他一定会好好的回来的。

    ps:只比昨天多了1000,明天继续努力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