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4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18 逆臣贼子

318 逆臣贼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夏建朝以来,承乾殿是历代皇帝的居所,自是肃穆大气,正殿之上,三人环抱的朱红色的柱子高高而上,柱身上雕刻着各色形态的金龙,天子被称为真龙天子,龙纹亦是身份的象征。

    皇后走在一行人之前,其后便是鲁国公,端敏长公主,上官绝以及其他的大臣,人不是很多,却是整个大夏朝权利的最高者都在了,包括六部尚书,内阁辅政大臣。

    等到所有人都入内后,那朱红色的大门又“嘭”的一声被关上了。

    随着那一声门阖拢的声音,大家的目光都朝着龙椅的方向而去。

    大门关上后,承乾殿的光线有需暗,大家离的远了只能依稀间到龙椅上坐着一个穿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上官睿和上官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长相上也都遗传了上官家的俊朗,两人的五官都有五分的相似,如此昏暗的光线下,远远望去竟给人一种错觉,仿佛上官睿刚刚登基之初,帝皇的高高在上的王霸之气尽显。

    蒋后的脚步一顿,似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上官绝微微眯了眯眼,这正殿里的人也就数他眼神最好了,那龙椅上的人绝对不是上官睿,上官绝的心头微微一沉,眼角余光却是捕捉到了端敏长公主那骄傲的笑容,所以那上头的人才是端敏长公主的依仗?

    一步步的靠近,蒋后等人也才发现那上头之人并非是上官权,蒋家人的震惊可想而知。便是经历了无数朝堂风雨的鲁国公也一时没了反应,到是底下的另外一位大臣认出了上官权。

    “你是翼王?”上官权还是皇子的时候曾被先皇赐字为翼,后又被封为翼王。

    鲁国公浑身一个激灵,灵敏的政治觉悟已经让他察觉出了不好,他厉声喝道:“上官权,你好大的胆,你这是要谋朝篡位吗?皇上呢?你把皇上怎么了?”

    蒋家三兄弟也算反应快,鲁国公这一声厉喝,三人立时蹿上前去。

    他们也不是傻瓜,上官权一身龙袍坐在龙椅上,显然是已经控制了承乾殿,想想皇帝这段时间的异常,也许情况比他们料想的更糟糕,他们如今能做的便是立时拿下上官权,才能转败为胜,翻转整个局势。

    蒋家三兄弟都是武官,不过在进宫之初便被卸下了武器,此时上前便是赤手空拳的而上,不过他们连上官权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龙椅后面便蹿出了一队黑衣人,跟蒋家三兄弟交战在了一起。

    几个文官早已经脸色发白,能进到这正殿的都不是什么蠢人,此时也知道今日进到这里凶多吉少,上官权都堂而皇之的穿上了龙袍坐上了龙椅,各种意味不言而喻了。

    蒋后的脸色惨白,勉强维持着一宫之后的风范,义正言辞的诘问道:“上官权,你把皇上怎么样了?”

    上官权那同上官睿相似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蒋后,眸光里尽是嘲讽的笑。

    上官权同蒋媛其实并没有见过面,当初他和上官睿争斗最为惨烈的时候,他最为嫉妒的便是上官睿身边有夏芍这么一个贤内助,夏芍当真算得上是大夏朝的奇女子,见识计谋更胜于男子,上官权一度认为自己会输给上官睿,最大的原因是他的身边没有像夏芍那样能够贤内助。

    谁知道夏芍死后,上官睿看女人的眼光一下子降低了那么多,这蒋瑶当真连夏芍的头发丝都比不上,不过他却万分感激蒋瑶,如果不是蒋家动手谋划,他还没有那么容易走到现在这一步。

    “你不是早就知道皇帝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吗,何必多此一问呢?”上官权的神情稳操胜券。

    蒋后的心头微微一颤,却见黑衣人一刀刺中蒋家大郎的心脏,蒋家老大连吭都没吭一声,立时就倒地而亡。蒋后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了一般,在进入正殿的那一刻,她还想着从今往后,蒋家将会迎来家族最高的荣耀,成为大夏朝最为昌盛的家族,可是这个梦还没有开始,她的大哥便倒在了跟前,不过一个转眼,蒋家老二亦被砍去了头颅,那瞪着大大眼睛的头颅在水磨地板上咕噜噜的滚动了几圈,留下一道鲜红的印记。

    鲁国公登时双腿发软,两个儿子就这么死在了他的跟前,他们蒋家莫不是就这么完了。

    蒋家三子当中要数蒋傲杰的功夫最为出色了,他眼见着自己的大哥二哥死在跟前,几乎杀红了眼,只不过上官权是有准备的,蒋傲杰便是再能耐也架不住这源源不断的黑衣人,不过挣扎了一炷香的时间,身上便落了不少的伤,被控制住了。

    两个黑衣人压制住了蒋傲杰结束了这踌乱。

    上官权哈哈大笑,轻蔑的吐出:“不自量力”四个字。

    鲁国公便知道大势已去,挺直的脊背像是被瞬间抽去了力气。

    “上官权,皇上已立太子,便是你坐上了皇位,大夏百官不服,大夏百姓亦不会服,你这是要遗臭万年的。”内阁辅政大臣翁有立昂着头义正言辞的指责上官权。

    翁有立六十有五,是皇帝最信任的内阁大臣,便是上官睿生前拼命的抬举蒋家,在他的内心深处蒋家人也不会比翁有立更加可信,翁有立科举出身,身上有着文人的酸气,忠君爱国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先皇为王的时候,他便只忠于先皇,后来上官睿登基为帝他便一心忠于上官睿。

    翁有立作为内阁大臣,便是三界科举的主考官,如今大夏朝得用的文官有很大一部分都要叫他一声老师,这样一个人物,上官权也并不想杀他。

    “翁大人觉得太子继承皇位才是大统,而我这是谋朝篡位?”上官权语气平静的反问道。

    翁有立虽也知道此时的优势已经掌握在了上官权的手里,自己识时务才有可能保自己一条命,但是身为食君之禄忠君之是,他身为辅政大臣维护大夏朝的大统才会受人敬仰,今日便是血洒承乾殿,他也要骂醒上官权。

    “上官权,你身为小太子的叔叔,谋夺侄子的皇位着实可耻,身为上官家的子孙不以大夏朝的稳定为先,你有何面目坐在皇位之上?上官家没有你这种不忠不义不孝的畜生。”翁有立挺直着脊背,消瘦的身子一点都不肯弯下,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到是让人生出了佩服之意。

    其下几个内阁大臣亦被翁有立虽感染,纷纷的站在了他的身后,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以自己的行动表明了决心。

    鲁国公顿时觉得一震,他似乎看到了蒋家的希望,上官权虽然暂时控制住了承乾殿,但并不代表他能篡位成功,皇上已经立了太子,在朝臣的心中太子才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者。

    端敏长公主缓缓的走到了阶梯上,转过身来看着翁有立等人。

    翁有立面色一沉,指着端敏长公主问道:“公主这是何意?”

    上官权的属下根本就没有阻拦端敏长公主,可见她也是上官权的人,紧接着亦有几位朝臣上前向上官权表示了臣服,一时之间承乾殿呈现了一股对峙之势,唯有上官绝一动不动。

    “翁大人以为上官睿是什么好人,当初父皇属意的继承人根本就不是他,他弑父弑弟,要不是权弟福大命大恐怕也要同父皇一样死不瞑目了。”端敏长公主冷笑着说道,“上官睿才是禽兽不如的畜生,秦亲王守护大夏这么多年,却因为功高盖主,被上官睿使计除去了,秦王世子,恐怕你还不知道老王爷并非是旧疾发作而亡的吧。”

    要知道当初皇帝误会老王爷,这一条反间计是林子轩想的,上官权等人要谋划这皇位自不会留下像老王爷这种德高望重而又手握重权的长辈,他们用药物控制了皇帝的心智后,又栽赃给了秦亲王,让上官睿对秦亲王产生了怀疑。

    那个时候上官睿一方面受药物控制之苦,另外一方面又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急怒之下他不会多想便会对老王爷出手。

    而事实也同他们预料的那样,上官睿挑唆了上官煜弑父。

    上官权和端敏长公主等人不用自己出手便让上官睿自己亲手断了自己最重要的帮手,同时在最后的时候宣布老王爷真正的死因,也能让上官绝站在他们这一边,这完全是一石二鸟之计。

    当然上官权和端敏长公主还不知道上官绝在老王爷死的那晚便已经知道老王爷并不是病逝的。

    “上官睿怕自己的儿子将来坐不稳皇位,所以挑唆着上官煜弑父,他自己是弑父的畜生,也让利益熏心的上官煜成了畜生。”

    端敏长公主的话对翁有立等人的冲击实在是不小,她话中透露出两个意思,首先当初先皇的死因有异,似乎还跟皇帝有关,便是皇帝登上这皇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其次便是皇帝做主弄死了秦亲王。

    若是这两件事属实的话,便是翁有立等人都不知道该说皇帝什么好。

    鲁国公见翁有立等人的面色有所松动,不由得心下着急,连连喊道:“逆臣贼子的话怎么能信!”

    ps:昨天科室吃年夜饭,晚上回来已经过12点了,哎,过年吃饭好多啊,真心累啊,而且三十初一都要上班的,超级郁闷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