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4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19 鲜血

319 鲜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鲁国公的话让翁有立等人亦是一凛,皇帝便是再不是也是皇帝,更何况他已经登基了四年,这个时候再去追究他当初登基是不是名正言顺也晚了,但是上官权若是这个时候硬是要将本属于太子的皇位争夺过来那便是堂而皇之的篡位,作为忠臣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端敏长公主脸上的冷笑越盛,这帮所谓的忠臣如果知道那小太子不过是蒋家弄来的孽种会是什么样的脸色。

    “鲁国公可当真是一代忠臣的典范啊,权弟好歹还是父皇的儿子,我上官家的子孙,那太子压根就不是我上官家的子孙,你蒋家为了一己之私,混淆皇家血脉,还真是忠臣啊。”端敏长公主语带讽刺的说道。

    蒋后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便是鲁国公都变了脸色。

    几个一直站在中立的大臣们当真觉得接受无能,这一个个的炸弹直冲击的他们说不出话来,这皇家的秘辛究竟有多肮脏啊,子弑父,弟杀兄,便是妻子都要联合娘家来反丈夫。

    端敏长公主朝着汪有德使了个眼色,只见汪有德上前一步道:“诸位大人,皇后娘娘意在混淆皇家血脉,皇上的身体从去年冬日的时候便已经快不行了,便是皇上自己也曾怀疑过小太子的身份,曾行过滴血认亲,那个时候皇后曾经让奴才在那碗清水里加了东西瞒骗过了皇上,若说太子当真是皇上的血脉,皇后又何惧于滴血认亲呢。”

    蒋媛看向汪有德,腌狗不可信果然没有说错,他连皇帝都可以背叛,自是不会忠诚于她,是她太过自信了,以为这宫里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当中,殊不知还有端敏长公主盯着她。

    蒋后此时便知道自己大势已去,虽然蒋家在太子这件事上小心又小心了,但是当初自己本就没有怀孕,十月的怀胎,所涉及的人物实在是太多了,便是再谨慎小心也定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的。

    这些大臣自是想不到今日要面对如此的局面,承乾殿的气氛似凝固了一般,过了好一会,翁有立才直视上官权问道:“翼王,皇上现在在何处?”

    翁有立大抵也能猜出此时皇帝的情况不会好到哪里去,今日过后也不知道这大夏朝会变成什么样,但是如果太子真的不是皇帝的血脉,那么皇上在无子的情况下,皇位也只能传给其他的兄弟或是侄子,而上官权恐怕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在这个时候发难。

    鲁国公用力的攥了攥拳头,他哪里还会听不出翁有立话语中的软弱,连称呼都从上官权变成了翼王,这显然是翁有立妥协软弱的先兆。大殿的水磨石板上还躺着两具尸体,那是他的嫡长子和二子,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今日注定是蒋家的劫难。

    上官权道:“皇上已经薨逝,他临死之前知道了太子的真相,为了不让皇位落在孽种的头上,他决定废太子,将皇位传给本王,另外蒋家一家胆大包天,混淆皇室血脉,视为乱臣贼子,诛九族,蒋媛打入冷宫,赐鸠酒一杯。”

    上官权的话音落,汪有德便直接拿出了两卷圣旨,一卷是传位诏书,一卷是对蒋家处理的圣旨。

    鲁国公瞪大了眼睛,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那两卷圣旨道:“上官权,谁不知道你当初和皇上是生死相搏,皇上怎么可能会将皇位传给你,你说我蒋家名不正言不顺,说白了不过就是为了掩盖你的狼子野心,天理昭昭,是非黑白总归是在人心上的。”

    皇位的争夺从来都是伴随着无数的鲜血的,当初便是元后的死都和上官权离不开关系,耗尽心血而亡?那也是前期的时候被上官权的毒给弄坏了身体,而上官睿登基后更是清算了一大币的帐,上官权的母家岳家都被杀个片甲不留,这累积的仇恨又哪里少了,皇帝会将皇位传给上官权那才怪。

    上官权面上丝毫不见恼意,当初他和上官睿的争斗上京大半的朝臣都看在眼里,他敢利用端敏长公主控制住承乾殿,又使计气死上官睿,弄来这些圣旨,就不怕别人说,横竖这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只要他站在了这个位置就不怕别人不服,更何况这本就该属于他的。

    蒋媛面色惨白,此时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冷宫,鸠酒,蒋家九族,这一切实在是太过惨痛了,二哥的头颅就在她的脚边,她只要一低头便能看到他那不甘心的双眼,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权势地位都比不上一家子的平安。

    她猛的抬起了头,朝着端敏长公主扑了过去,都是这个女人,原来当初这个女人莫名其妙到坤宁宫便是为了一探究竟,他们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谁知道这背后还有人给他们下了套,就等着他们蒋家出手,和皇帝斗个你死我活的,然后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上官权正同鲁国公说着话,却不想蒋后突然发起了狂来,蒋后一个弱女子,上官权也没看在眼里,更没有让人压制着她,却不想她这最后一下动作极为迅猛,不过一眨眼之间就奔到了端敏长公主跟前,拔下头上的簪子,狠狠的一下子往端敏长公主刺去。

    端敏长公主这些年都是养尊处优的,眼看着蒋后着豁出性命的一刺,心里本就存了怯意,忍不住尖叫了一声,想要闪躲开来,却一时忘记自己正站在台阶之上,脚下一个不稳,不仅没有躲开了,身子还直直的朝着蒋后迎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众人只觉得闪过一道血花,那金簪子居然直直的刺进了端敏长公主的右眼。

    其实皇后头上戴着这根金簪子是纯金做的,金子的硬度恐怕就算刺到身上也受不了什么重伤,但是此刻这刺中的部位是人体最为脆弱的部位,端敏长公主的这只右眼怎么都算毁了。

    端敏长公主忍着剧痛,只觉得那温热的鲜血不断的从眼睛里流出来,心里的恐惧一点点战胜了理智,她几乎是气急的喊道:“践人,你敢伤了本宫,快,将她砍了,碎尸万段。”

    满脸的鲜血外加扭曲的神情,让底下的几位官员更是不寒而栗。

    蒋后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她都是活不成了,也不等上官权的那些黑衣人动手,朝着上官权笑道:“我诅咒你一辈子都得不到你想要的,这皇位你永远都得不到。”

    喊完这一句话,蒋后便“嘭”的一头撞上了柱子,那雕刻着蟠龙纹路的柱子顿时红了一片,蒋后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她的脸色带了一丝笑容,手伸向了内殿的方向,内殿便是上官睿的寝殿。

    “小妹——”蒋傲杰的眼睛猩红,他和蒋媛是双胞胎,自幼长在一处,这一刻他甚至都能感受到那种痛楚。

    鲁国公的老脸上亦流下了眼泪,事已至此他们蒋家真的都要完了。

    端敏长公主直接上前用力的踹了蒋后两脚,吼道:“五马分尸,本宫让你死了都不瞑目。”她的眼睛毁了,她堂堂长公主居然就被这样一个女人弄成了残疾,端敏长公主又如何能够受的了。

    上官权看着端敏长公主宛若疯妇一般的行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他跟端敏长公主的感情本就是建立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这蒋媛便是再不是,那在别人眼中那也还是一国之后,端敏长公主未免也太过无礼了些。

    上官权朝着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上前拉住端敏长公主道:“公主还请息怒,属下这就去请太医。”

    端敏长公主呼呼的喘着粗气,那人的话当真是当头棒喝一般,她立时紧紧的拉住他的衣袖,颤抖的说道:“对对,快去请太医,本宫的眼睛还有救,一定还有救的。”

    端敏长公主终于被上官权的人弄了下去。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这承乾殿上竟已经弥漫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翁有立等人本就是弱不禁风的文人,此时也已经有些受不住了,更何况那一具具的尸体甚至还这么摊在地上,无形中给人一股子威慑感。

    而上官权要的便是杀鸡儆猴,而蒋家正好是那只被杀的鸡。

    “这可真是一出好戏啊,翼王叔连皇上的死都瞒着,这圣旨又有什么可信,皇上的死因可疑,本世子还觉得是翼王叔杀了皇上旨在谋夺皇位。”从一进到承乾殿就没有开口的上官绝终于开口说话了。

    上官权的眸色攸然一沉,冷厉的目光直直的盯向上官绝,而上官绝不闪不避的回视。

    上官睿和上官权争斗的最激烈的时候,上官绝也已经不小了,那个时候上官权可没少在他的身上做文章,而最最重要的一点是上官权与当初上官覃的死脱不了关系,对于上官绝来说,上官睿不是好人,而上官权更是杀父仇人,这样的人坐上皇位,秦王府也只有死路一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