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4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21 问鼎

321 问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权原本还顾忌着上官绝身后的秦亲王府,毕竟秦亲王府便是代表着大夏的军权,只要得到了秦亲王府的臣服,他的皇位也能坐稳了,然这个样子显然是不能善了,与其让上官绝坏了自己的大事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格杀勿论的命令一下,那些黑衣人的攻势陡然间都凌厉了起来。

    这些人都是上官权用来保命的,武功本就不俗,而且这些人最擅长的便是互相配合,若论单打独斗,他们当中许是没有一个人是上官绝的对手,可是一旦联合起来,竟是配合的天衣无缝,连一个可以突破的缺口都没有。

    一开始黑衣人打的是生擒上官绝的主意,这招式不免有些缩手缩脚的,此时上官权的一声低喝,几个人齐齐上前,封住了上官绝的左右前后。

    上官绝不免心头一凛,脚下一跃借力黑衣人的剑尖,身子陡然间拔高,跃上了承乾殿的大梁之上。

    黑衣人们互相使了个眼色,便有几个人跟着跃了上去,窄窄的横梁上实非打斗的好场所,但是对于上官绝来说,这样的地形却是占据了上峰,因为横梁的特殊,黑衣人们并不能施展开来招式。

    上官权越发的着急了,这多拖一刻钟便是多一分的变数,这一日他已经等了太久,他绝不容于这唾手可得的位置又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先将他从梁上逼下来。”上官权吼了一声。

    底下的黑衣人一扬手,点点银光朝着上官绝飞去。

    上官绝最不占优势的地方便是他的手上并没有趁手的武器,外臣进到宫里,在宫门口的时候就必须解除武器,上官绝赤手空拳的同黑衣人过招,此时那些淬了毒的银针射来,当真连抵挡的东西都没有,只能闪身躲避,这一避势必要离开横梁之上。

    上官权见上官绝最终被逼到了地面,黑衣人齐齐上前,又成了刚才那包围之势,脸上顿时有了满意之色,不过他的心里到底还是被上官绝的深藏不露给震惊了一下,自己的十三煞几乎是从小便养在一起的,最擅长的便是这种联合攻击,不管武功再高的高手都在他们底下讨不了好,上官绝能够撑这么久,当真可以说是厉害非常。

    “嗤啦”一声,却是一个黑衣人的剑锋划过上官绝的袖袍,那袖子分离,胳膊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翁有立等人看的心肝“嘭嘭”跳,他们也算是官场的老油条了,所以才会在面对如此巨大的变故的时候还能双股战战的站在这里,若是换成了其他人早就六神无主的晕过去了。

    “翼王爷,那是秦王世子。”翁有立见上官绝似不能抵挡攻势,不由得想到秦亲王府,若是今日秦王世子死在皇宫,这西北军会怎么样还真没有人敢保证。

    上官权冷冷的睨了翁有立一眼,反问道:“那又怎么样?”

    翁有立被噎了一记,心头也有了气,这上官权也好,上官绝也好,皇位总离不了这行上官的,但是上官权的行事实在是太过霸道了,而且为了登上皇位不折手段,甚至于强用武力,他们文公虽比不得武将能够安邦定过,但也是有铮铮铁骨的,上官权这样实比不得上官绝。

    上官绝被伤了胳膊,便越发的难以突围了,正在这个时候,承乾殿的门口却突然传来一阵阵大门被撞击的声音。

    上官权的脸色骤变,照理说这是承乾殿的大门,没有人会大胆的闯进来,这声音绝对是硬闯,而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他安排的。

    “咚”的一声,那厚实的大殿门竟然轰然倒塌了,那大门口站着一红一黑两个身影,红色的自然是骚包无比的慕容玉桡,衣袂飘飘,却给人一种妖艳惑人的感觉,上官权只觉得眼前一花,那比花儿还要美人的人儿以绝对凶残的架势卷入了战局,而他从外到内不过一瞬间的事,十三煞当中却有两个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

    这是如何诡异的身段,饶是十三煞是见惯了生死的影卫,也被这样bt强大给吓倒了。

    上官绝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还可以来的更迟点,正好来给我收尸。”

    慕容玉桡嘻嘻一笑道:“小师弟,别生气,师兄扒了这些人的皮给你出气。”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收拾这些人不过是小菜一碟的事。

    上官权却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另外一个穿着黑衣的人,眼底浮上浓浓的戾气。

    那黑衣人却无视他刀剑般的目光,施施然的走到翁有立等人的身边道:“几位大人受惊了。”

    今日这宫里的可当真是同演戏一般,上官权死而复生,太子不是皇帝的种,而此时本该远在蜀州的魏王世子突然出现在宫里头,翁有立等人表示他们的心脏已经锻炼的很强劲了,还真不会被吓倒了。

    “魏王世子。”几个人的态度格外的恭谦,比起上官权那个莫名冒出来的他们其实更加信任魏王世子。

    要知道在上官睿登基以后,魏王世子一直都是内定的储君,他为人谦和有礼,同朝堂上的几位重臣的关系都不错,若不是皇帝后来有了子嗣,魏王世子那是妥妥的储君,如今皇帝薨逝,又没有留下任何的血脉,这魏王世子当真是下任皇帝的最佳人选,单是魏王世子能够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赶到上京,并且打破上官权的控制冲进承乾殿,便知道他也不是吃素的,而且秦王世子看着也是站在魏王世子这一边的,不过心念一转,翁有立等几位大臣便已经有了自己的思量。

    鲁国公此时虽未受伤,却已经站立不住了,他布满皱纹的脸老态尽显,他以为蒋家已经掌握了一切,可是如今看来蒋家也不过是别人口中的猎物,这上官权,魏王世子,所有的人应该都在背地嘲笑着蒋家的自寻死路犹不自知吧。

    “上官昊!”上官权口里的三个字完全就似齿缝里蹦出来的,上官权从来没有将魏王那个傻子放在眼里过,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上官昊这个魏王世子在上京的威望,远甚于他这个“死人”。

    魏王世子被放逐到蜀州一年,谁都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姿态回到上京,那肃然的面容依旧无一丝表情,可光是他站在哪里就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饶是翁有立这样的老臣也一下子有了主心骨。

    “翼皇叔。”上官昊朝着上官权颔首,面色不显一丝针对之色,好似那大殿上的刀光剑影生死相搏都不存在一般。

    “好,你好……”上官权怒极反笑,目光在上官绝和上官昊二人身上溜转,什么时候这两人联合在了一起,他让人注意上京的动向,却根本不知道魏王世子何时进的京,也不知道秦亲王府何时同蜀州通信往来,那一切尽在掌握居然只是他自己以为的。

    当十三煞的最后一个被慕容玉桡击中心脉的时候,上官权便知道自己又是棋差一招,他用尽心机算计上官睿,借刀杀人弄死了秦亲王,又在最后一刻揭发蒋家的阴谋就是为了让自己在段时间内震慑住朝堂,没有人反对,其他的人等他登基以后慢慢的收拾,可是他千算计万算计居然算漏了一个远在蜀州的魏王世子。

    上官昊压根不理会上官权的目光,而是对着翁有立等人说道:“翁大人可知皇上何在?”

    先不管端敏长公主曝出来的那些猛料,上官睿这个皇帝都已经做了四年了,压根就不再适合追究什么了,皇位的传承,都得先确定了上官睿的情况,上官权口里说着皇上已死,可是他们这些人连皇帝的尸体都还没有看到呢。

    翁有立一怔,随即反应了过了,提步就往内殿里头走去,他的动作很快,一蹿到内殿便看到龙床上的尸体,已经到了五月份,那尸体居然已经开始散发出丝丝异位来,龙床虽已经被弄干净了,可之前上官权为了折辱上官睿,让他便溺都是在床上的,并没有命人收拾,此时内殿的味道当真不怎么好闻。

    翁有立虽然已经猜到皇帝的死同上官权脱不了干系,而且依着两人这么多年的纠葛,上官权绝对不会让上官睿好过的,可是当真正看到皇帝的惨样的时候,翁有立心头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他几乎同一时间跪了下来,哭着高呼着皇上,那一声声的哭声传到外头,几位大臣也都立马跟了进去。

    魏王世子是跟在一众臣子的后面,平静无波的面容上实在是窥探不到任何的情绪。

    大殿之上,上官权的保命符没了,他虽会些拳脚功夫却是连鲁国公这样的武将都不如,更何况是在对上慕容玉桡这样的bt。

    这一日在大夏朝的历史上被称为五月之乱,翼王上官权联合端敏长公主谋害了皇上,并企图以武力控制朝中重臣,当中受创最为严重的要数蒋家了,蒋家的成年男性经此一役后几乎都死光了,而后又曝出蒋家企图用假太子混淆皇家血脉,如此大罪等同谋逆,鲁国公一脉全数被诛杀。

    而魏王世子上官昊洞察先机,发现了端敏长公主和上官权的阴谋,以威远侯卫澈并西山大营的人马控制住上官权和端敏长公主布置在上京的人马,又以秦王世子拖延时间,魏王世子在上官权逼迫重臣的时候赶到宫里,一举擒拿了上官权并端敏长公主等逆贼。

    其后魏王世子顺理成章的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永和。

    当然端敏长公主所说的那些关于上官睿谋害先皇,杀害秦亲王,以及谋篡属于上官权皇位的这些说法都被掩了下来,大夏的百姓不需要知道这些肮脏的事情,他们只需知道如今登基的是睿智谦和素有贤名的魏王世子上官昊,而且他正值一个男人最为辉煌的时刻,他能够带领着大夏百姓过上富足安乐的生活就够了。

    承乾殿依旧是作为皇帝的寝殿,昔时的血腥肮脏都已经不复存在,这座象征着大夏朝最高权里的宫殿依旧威严而又肃穆。

    此时,承乾殿的书房里并没有留什么人伺候。

    魏王世子,不,现在应该称为永和帝终于脱去了他惯常穿的黑色衣衫,换上了明黄色绣着八爪金龙的龙袍,英挺的五官到是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的对面坐着的便是一身冰蓝色袍子的上官绝。

    “不能为老王爷的死正名,抱歉。”上官昊沉声说道,老王爷是被先皇上官睿给害死的,这件事很自然的被掩了下去,上官权和端敏长公主是逆臣,很显然上官睿便是正面的人物,那些个有关于上官睿的混账事也必须要掩盖下去。

    上官绝微微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微冷的光芒,上官睿都已经死了,而且外头的人或许不知道,他可是一清二楚的,上官睿死之前那可是经历多种煎熬,被所有的人给背叛,那种滋味哪里会好受,更何况人死不能复生,即便他弄臭了上官睿死后的名声,老王爷也不会复活了,反而只会让朝堂动荡不安,这又何必呢。

    上官昊本就不是多话的人,上官绝不说话,他便也只端起茶喝了起来。

    上官绝掏出一块虎符放到桌上,推至上官昊的跟前。

    上官昊微微皱了皱眉头,抬眸道:“你这是何意?”

    那虎符是西北军的调令,除了之前被陈述拿了大半年,这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秦亲王府的当家人握着,上官昊登基的时候也顺便让上官绝继承了秦亲王府,只上官绝比不得老王爷,继承的并非是亲王的爵位,而是秦王的爵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