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5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22 上官沥回京

322 上官沥回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虎符交还给你。”秦亲王府掌管着虎符多年,可是这些年来王府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从上官覃到老王爷,他们的死都和这份权利相关,或许别人贪恋这种权利在手的感觉,可是上官绝却并不媳,他更想过的是那种闲云野鹤般的闲适生活。

    上官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阿绝,我和先皇不一样。”

    上官昊并没有自称为朕,他和上官绝可以称得上是皇家的两个极端。

    他游戏人间,拼命的弄污自己的名声,而他却是努力树立自己的形象,丝毫不敢有所懈怠。但他们两个又何其的相似,同样的身份尊贵,一个父母早亡,一个却是父傻母弱,他们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他一直都知道上官绝不是外界传言的肤浅纨绔,可是他却从未同别人说过什么,便是上官绝偶尔借用他的名声整治,他也会配合,这种默契一直都是存在着的。

    “我知道你和他不一样,但是我也不是祖父,我没有他那样高尚的情怀,我只想好好的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上官绝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嘲讽,这么多年来勤勤恳恳的守护着大夏的门户那有怎么样,到了最后他还不是憋屈的死在了自己的儿子手中。

    上官昊见上官绝神色坚定,便知道劝不住了。

    “阿绝,再给我两年的时间,两年之后,我放你自由。”

    皇位的更替使得大夏的朝堂并不稳当,他虽然坐上了皇位,但之后要坐稳还需要花费一翻心思,他此时也空不出心思来接手西北,他只能恳求上官绝,至少有他在西北,他没有后顾之忧。

    上官昊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上官绝也不好再执意,他捏紧了那块重新回到自己手心的虎符,直到那金属的边缘咯痛了手心,才松了松手道:“就两年,我明日便启程回西北。”

    当初他入京的时候也不曾预料的这一次进踞在厩待这么久,从老王爷去世到新皇登基,足足用了大半年的时间,而今他只想尽快回西北,因为那个地方有他这一生最为重要的人。

    上官昊自是应允了下来。

    上官绝从皇宫出来的时候太阳正值落山之极,秋日的上京气候舒爽,那晚霞映照下,巍峨的皇城也染上了一层红光,那历经了百年的皇城始终威严而又肃穆,那里头却是上演着各种悲欢离合。

    策马回到秦王府,白总管正在大门口等他。

    待上官绝跳下马,就要小厮上前来牵缰绳,白总管上前道:“王爷,二老爷回来了。”白总管口中的二老爷指的是上官沥,自上官绝继承王府后,这府里头的称呼自是要改一下,原本的少爷也直接变成了老爷,至于原来的老爷,白总管直接忽视了。

    上官绝的脚步一顿后才跨进大门。

    “二老爷回来后便直接去了祠堂。”白总管对于二房的怨气不可谓不大,但是当他看到上官沥的时候也被上官沥的样子给吓了一跳,曾经上官绝还是上京第一纨绔的时候,上官沥便是秦亲王府的骄傲。

    他虽不是嫡长孙,但也是二房的嫡长子,宗室皇亲即便是没有什么能力,吃喝上也是不愁的,可是上官沥自小便特别的努力,可以算得上是文武双全的人才,这在宗室皇亲当中是极为少见的,而后他同上官绝一起前往西北,战场也表现出来秦亲王府的风骨,可是正当他为自己搏前程,为秦亲王府争光的时候,他的亲生父亲却是坐出了这样的事。

    等到大事初定,上官绝便让人传信给上官沥了,在他回上京之前,二房的事始终都要有一个了结,他和上官沥尚有几分兄弟之情,包括之后对二房之人的处置他并不想瞒着他。

    秦亲王府的祠堂并不大,老王爷是妥妥的皇家血脉,自有皇家祠堂摆放他的牌位,这府里头另设的一个也是为了方便自家人祭拜,因而祠堂里也就只有三尊牌位,最上头的便是老王爷的,其下的两尊是上官绝父母的。

    上官绝进到祠堂的时候,上官沥正跪在牌位之前,从他的背影看上去,瘦了不少,上官煜的事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的打击,他从收到上官绝书信的那一刻开始,人便一直处于茫然无神的状态。

    直到他看大祖父的牌位的那一刻起,眼泪汹涌而至,同时涌上心头的还有彻骨的寒意,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甚至不敢进到那个他从小便居住的院子,他的父亲毒害了他最最尊敬的祖父,那个一直教育他百善孝为先的人做出了如此之事,他当真恨不得在祖父的牌位前以死谢罪。

    上官绝一开始只是站在大门处,只到他听到“噌”的一声匕首出鞘的声音,脸色顿变,几乎是飞身上前打落了上官沥手上的匕首。

    上官绝的速度已经很快了,然那匕首还是划破了衣衫刺进了皮肤,可见上官沥当真抱着必死的决心。

    “你……白痴。”上官绝气的语出脏话。如果他没有一回来就到这祠堂,上官沥便是死了都没人发现。

    匕首的头部虽然刺进了皮肤,但是并没有进的很深,上官沥白着一张脸抬起了头,眼里的纠结痛心清晰可见。

    “大……哥……”过了好半晌,上官沥才哑声喊道。

    上官绝沉着一张脸,伸手便狠狠的给了他一把掌,指着上头的牌位,厉声喝道:“这就是你的孝心,让祖父看着你自裁,你是不是想让祖父死了都不能安宁。”

    上官绝的这一把掌打的丝毫都不客气,上官沥的脸瞬间便肿了起来,上官绝的话像是瞬间抽干了他的力气,他的身子顺着倒在地上,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丝丝的沉痛和挣扎,他的手握成了拳头,用力的捶打着地板,好似为了发泄一般,喉头发出野兽濒死般的嘶吼。

    上官绝心下恻然,脸上的怒气稍稍淡了些,他能明白上官沥心中的痛,说白了上官沥其实就是一个正直的人,而不管是肖侧妃还是上官煜从未教导过上官沥阴暗的一面,而他们在上官沥的面前也一直扮演着严父慈祥祖母的角色,上官沥也从未怀疑过,当这一切被打破的时候,上官沥陡然间所要承受的压力当真能瞬间就冲垮他的心里防线。

    不过相信经过这一次的磨砺后,上官沥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自小他被保护的太好了,就好像是一把被精心打造出来的匕首,再没有经历血腥前它是成不了器的。

    上官沥的手指关节处很快便红了起来,破皮出血,上官绝都没有阻止他,任他发泄,直到他长吼一声,身子像是泄了力一般的到在了地上,眼神没有焦距的盯着前方。

    上官绝一屁股坐在了上官沥的身边,缓缓的说道:“你还记不记得小的时候,每年到了父亲和母亲的祭日,我都会一个人来祠堂,那个时候你都会偷偷的在外头陪我。”

    上官绝的话并没有让上官沥有任何的反应,他就这么软软的瘫倒在地上,宛若一块破布似的,不声不响,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

    “你自小就是一个谦和有礼的人,对我这个大哥也很尊敬,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个都是想着要同我分享,现在想想你是我那个时候唯一能在这个家感受到的温暖。”上官绝的语气很平静,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上官的沥上,而是直直的望着祠堂外那一抹西坠的晚霞,“不过那个时候我对你的心思不纯,我要活下去,我必须要和你同吃同睡,可以说那个时候的你是我的保命符。”

    说到这的时候,上官绝明显的感觉到上官沥的呼吸滞了滞,他知道他一直都有听他说话,而他也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秦亲王府从来都不是他以为的那个样子,他看到的只是假象。

    “你还记得后来你被二婶送去了外祖家吗,那段日子我压根就不敢吃东西,饿的狠了,我只能偷偷的溜去厨房偷那些下人的馒头吃,我离开王府便是为了保命。”

    “你恨他们吗?”好半晌,上官沥才幽幽的开口问道。

    “恨,当然恨,那个时候我暗暗发誓,等我再回王府的时候,我一定要把他们都赶出去。”那个时候他也还小,即便二房的人一直都想要他的命,他也只是想着将他们赶出去就好了。

    “我竟然都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他们待你很好。”上官沥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涩然,只情绪已经没了先时的激动,显然他已经开始在逼着自己接受这些残酷的现实了。

    “这一次其实是上官睿想要祖父的命。”如果不是上官睿一再的挑唆,如果不是上官睿给上官煜画了一个“大饼”,怕是上官煜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皇命不可违是上官煜给自己找的一个胆子,也是支撑他行事的勇气。

    “这都掩盖不了他干下的禽兽事迹。”上官沥并不想为上官煜脱罪,他的罪已经犯下了,也永远都清洗不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