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5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23 因果

323 因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既然你明白这个道理,为何还要自残身体,秦亲王府所剩下的已经不多了,便是祖父也绝不会愿意看到你如此的。”正如上官沥所说的那样,上官煜所犯下的罪是不可饶恕的,并不是他自残就可以不用去面对的。

    上官沥听着上官绝的话,心中更显得空落落的,好办晌才喃喃的要求道:“大哥,我想去见见他。”他想要去问问他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来,如此亲近的血脉,他又怎么能够下得了手的。

    上官绝点了点头,“他在偏院。”

    二房的所有人都被关在了偏院,上官绝并未做到最后一步,他们当中有人罪该万死,有人却罪不至死,这最后到底要怎么处理还需要好好斟酌一番。

    上官沥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从接到消息开始,他的心便像是放在火上烤一般,日夜兼程的赶回来,神色更显憔悴,但他此刻的眸子却是亮的,不像刚才的绝望,上官绝微微松了口气,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开。

    上官煜的所作所为也就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样的家丑若是传出去败坏的不仅仅只是上官煜一人,连带着上官沥也会被他毁了,但是二房的人却被看管了起来,上官绝留了几个暗卫守着,二房的一行人,上官煜从事发之后便没从床上起来过,其他几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之人,压根连大门都出不了。

    一开始肖侧妃和陈氏还尝试着以身份压人,可是只听命于上官绝的暗卫来那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们,到了后头,便是连脸面都不顾,撒泼谩骂都来了,上官绝只是命人关了她们,这让肖侧妃和陈氏又看到了希望。

    然不管她们如何的作为,始终连偏院的门都迈不出去,便是一日三餐都是由着暗卫送过来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对于这些人来说是完全没有用的。

    因此当上官沥出现在偏院的时候,他立时被肖侧妃和陈氏等人给围住了。

    “沥儿,你可终于回来了。”肖侧妃的一脸的柔弱,只是这个表情她原先做来惹人怜惜,此时因着担惊受怕,神色憔悴,皱纹滋生,看着倒是多了几分矫情。

    陈氏亦是松了一口气,这段日子她对她来说也是煎熬,上官绝就这么关着他们,什么处置都没有,反倒让他们不安,当然他们是不会知道上官绝那是腾不出手来处置他们,而上官沥的到来便是意味着这事终究要出个结果。

    上官沥的目光在一众亲人身上溜了一圈,作为二房的嫡长子,肖侧妃和陈氏对他的好那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也不会成就了他正直的品性,便是上官柔上官静等几个小的,对于上官沥也很是尊敬。

    而此刻他们看着他的眼神便好像他是他们的救赎一般,上官沥的心头发沉,他知道他的祖母,他的母亲并不是他所认为的那么慈善可亲,她们甚至无数次的对着大哥动过手,那个时候大哥还只是一个幼儿,那么这一次呢?这一次父亲的所作所为她们是不是也清楚?

    “父亲呢?”上官沥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问道。

    陈氏到底没有从上官沥的脸色看出些什么来,心头虽有些惴惴不安,到底也不能拦着他,或许等他看到老爷的惨象,心里头会有所触动。

    “在里屋呢。”陈氏指了指稍显破旧的院落。

    上官绝将他们软禁起来,自不会圣母到还替他们安排好生活,横竖饿不死便是了,这院子里也没有一个伺候的人,虽然一日三餐有人送过来,但是对于过惯了锦衣玉食的众人来说,这样的居追境,还有什么都需要自己动手的情况实在是太折磨了。

    上官沥提步往屋子里头走去,这屋子里实在说不上舒适,光线也很微弱,此时天色已经渐暗,屋子里头点着灯,那不算明亮的灯火跳跃着更显得寂寥。

    上官煜躺在内室的床上,落下的帷帐并没有合拢,从缝隙中可以看出里头那张青灰的脸。

    上官沥的心头一阵阵的发紧,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是君子,他的祖父,他的父亲在他的心目中都是学习的榜样,可是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他心目中的英雄会轰然倒下。

    上官煜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突然间脸上的神情扭曲了起来,身体僵硬的像是一条绷紧的弦,嘴里喃喃道:“这是皇上的意思,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肖侧妃分明感受到上官沥的脸色冷了下来,心下着急,几步走上前去,撩开了帘帐,用力的拍了拍上官煜的脸道:“阿煜,快醒醒,沥儿回来了。”

    上官煜被噩梦魇住了,青白的脸色不断的冒着虚汗,他的手腕虽然敷了伤药,但当时上官绝盛怒之下,手下根本就没有留情,整个骨头都是粉碎性骨折,那些骨头便是长好了,也定会留下残疾,更何况这些日子对于上官煜来说也不好过,每日几乎是一闭上眼睛他就能梦间老王爷的质问。

    心灵备受煎熬亦不能好好的养伤,上官煜的这一病便直接都没有起来过。

    “啊——”伴随着一声嘶哑的吼叫,上官煜猛的睁开了眼睛,没有焦距的眼睛惊恐的瞪着顶上的帐子,呼呼的喘着粗气。

    肖侧妃连声安抚道:“醒来就好,醒来就好,阿煜,你快看看谁回来了。”

    肖侧妃重复了好几遍,上官煜才缓慢的转过了头来,他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呆滞,在看到上官沥的那一刻硬是认了老半天,才反应了过来,随即整个人都微微哆嗦了起来,他朝着上官沥伸了伸手,嘴唇颤了颤,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上官沥用力的闭了闭眼,因果报应,如果没有当初的贪念,他又如何会做这种噩梦。

    肖侧妃如今将上官沥当成了救命稻草,知道自己要出去便只能靠着上官沥对长辈的那份心意,连忙流着眼泪冲着上官沥招手道:“沥儿,你过来看看你的父亲,他……”后面的话尽数化为嘤嘤的哭泣声。

    她这一哭似是带动了气氛,连带着陈氏,上官柔和上官静姐妹俩都哭了起来,一时间气氛越发的沉闷了。

    上官沥叹息了一声,上前,他离开上京的时候时候父亲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大叔,此时却已经垂垂老矣,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浑浊的眼里溢满了恐惧。

    “你可曾后悔?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上官沥的话让上官煜的身子猛的一颤,目光猛然间变地犀利,直直的射向上官煜,一手拿起边上的茶盏就砸向上官沥,众人惊呼了一声,上官煜手上没有力气,那茶盏只是落在了床上,褐色的茶渍反而弄了自己一身,显得越发的狼狈。

    “你说什么,混账,我是你老子。”上官煜凶恶的吼道,只是这故作大声的样子落在上官沥的身上越发显得心虚了。

    上官沥脸上露出一个惨然的笑容:“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知道错,你教我君子要先正其身,这就是你的教导,你如此对待祖父,是不是也是你对儿子的教导?”

    上官煜面色一白,几乎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后悔吗?如果不后悔,他不会日日受着噩梦的折磨,肖侧妃和陈氏指望着上官沥,可是他却害怕见到上官沥,他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心性端正,他根本就不会原谅他的,因为连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你滚,我不想见到你。”上官煜狠狠的别开了头。

    “你这是心虚吗?我会滚的,我只是想要问问你,你为何要这么做?祖父是你的父亲啊,如果有一天我也做出这样的事来,你会如何?”上官沥沉声问道。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凝滞了起来,上官沥的反问像是一把把刀子插在了上官煜的心头,如果有一天,他的儿子因为别人的话而对他动手?他不敢想,因为这种痛当真难以承受,可是他却切切实实的做了,不顾父子血缘亲情,不滚人/伦道义,他们说的不错,他还当真是禽兽不如。

    上官煜像是一下子被抽干了力气,这些日子他的内心不断的受着折磨,隐隐的已有了悔意,如今上官沥的话却成了最后一根稻草,上官沥的身子一下子绵软了下来,眼中的光亮一点点的黯淡了下去,他不想看到上官沥失望痛心的脸,他闭上了眼睛,一句话都不再说。

    上官沥站在床边看了他很久,过了好一会,才提步离开,肖侧妃和陈氏等人见状也顾不得管上官煜了,连忙提步跟了出去。

    “沥儿,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你去跟你大哥说说,他不能这么一直关着我们啊。”陈氏一把拉住了上官沥的手。

    上官沥止住了脚步,问道:“娘,你当真什么都不知道吗?”

    一句话让陈氏的脸色瞬间变白。

    ps:这是五号的更新,六号的更新在晚上啊,将几个人的结果交代了,绝便回去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