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5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28 生产

328 生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临产的日子渐渐的近了,产房,大夫,稳婆,奶娘,所有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上官绝甚至还厚着脸皮一封信寄回上京,大抵的意思便是青鸾怀了双胎,这宫里头有什么珍贵的药材,皇帝也别吝啬了。

    上官昊也知道上官绝脸皮厚起来那是什么要求都提的出来,顿时很是无语的直接去了凤藻宫。

    上官昊还是魏王世子的时候,他和刑悠悠的第一个孩子便是在宫里头的失去的,这里头有各方人马的算计,端敏长公主,蒋家还有皇帝。上官昊一向奉行的便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个时候他在蜀州韬光养晦,有些事情不得不忍,不过如今那些曾经算计过他的人都已经下了地狱。

    蒋后住过的坤宁宫刑悠悠并不喜欢,住在那里难免让她心里膈应着,因而自上官昊登基后,内务府便将离承乾殿最近的一处宫殿重新修缮了,上官昊亲自赐名为凤藻宫,以示对刑悠悠这个原配嫡妻的看重。

    他们两个算得上是同甘共苦的夫妻,上官昊对于刑悠悠的爱重以及刑家在大夏朝的地位,都使得刑悠悠在这后宫里成了说一不二的人物,即便当初她失了孩子伤了身体都动摇不了她中宫的地位。

    刑悠悠见皇帝过来的时候神色古怪便直接问了原因。

    上官昊到是不隐瞒的将上官绝那份信给刑悠悠看了,刑悠悠看完之后便笑道:“这秦王妃怀孕是好事啊,这一下便是双胎这秦王妃也是有福的,皇上也别小气了,对了,臣妾这里还有一支三百年的老参皇帝也一并带过去吧。”

    想当初魏王府被先皇打压的时候,上京谁不远着魏王府,便是要从魏王府跟前经过的时候也是离的远远的,唯恐被皇帝当成是魏王府的人一并清算了,而她一个女人勉力支持着魏王府,那个时候也就只有卫青鸾会不避嫌的前来看望她,这一份情刑悠悠一直都是记得的。

    后来秦亲王府发生那么大的事,卫青鸾的闲话便传的满大街都是,刑悠悠心里头也为她可惜,然那个时候她自己也处在不尴不尬的地位,丝毫不能提供一丝助力,直到秦亲王府传出世子妃身亡的消息,她还以为秦亲王为了自己府里的名声不惜逼死卫青鸾呢,还悄悄的为她哭了一场,如今知道卫青鸾只是死遁,在元城活的好好的,还一举得了双胎,刑悠悠当然是为她高兴的。

    上官昊见刑悠悠一副高兴的样子,心头有些不爽,让上官绝给他做点事他板着脸同他讨价还价,问他要东西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含糊,最最关键的是老天爷也太厚待这小子了,一下子还怀上了俩,当然上官昊那张漠然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他别扭的心态。

    刑悠悠给上官昊倒了一盏绿茶,道:“皇上,秦王最看重的便是秦王妃,您若想让他心甘情愿的为您做事,便须得先拢住了秦王妃,更何况宫里头也不缺那些药材不是吗。”

    刑悠悠软语劝慰着,上官昊才大手一挥,命人收拾了一车药材送往元城,附带的信里表示,小子,你的儿子女儿吃了朕的好东西,你这个做父亲的就得做牛做马的为他们偿还。

    上官绝收到上官昊的来信很不乐意的撇了撇嘴,便将那封信丢到一边去了,大夫说青鸾怀的是双胎,非常有可能会早产,这把上官绝急的够呛,特别是当他听说自己手下一武将的妻子因为怀了双胎最后难产而亡的消息,上官绝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可不可以后悔了啊,他可不可以不生了?

    这边准父亲焦灼难安,青鸾的心倒是渐渐的定了下来,眼看着孩子即将临盆,她不坚强也要坚强,为了生产的时候顺利,她每天早晚都要在元帅府后头的遛马场走上一圈,双腿肿的跟个大象腿的似的也没有动摇。

    柳芊芊作为大嫂也没有急着回上京,他们一家子势必得等到青鸾平安生产了才会回去的。

    越哥儿不知道是不是卫澈在身边的缘故,小小的人儿乖的不得了,软软糯糯的在青鸾面前卖萌,激起她泛滥成灾的母爱。

    青鸾正式发动比预产期提前了半个月,半夜睡觉的时候突然觉得肚子一阵阵的痛,青鸾一开始还没在意,因为稳婆说过这段时间肚子痛不一定是马上要生产了,而且离着预产期还有一段时间。

    上官绝回来后便一直坚持着同青鸾同床,虽然提醒吊胆的没有一个晚上是睡的安稳的,可是这是他最坚持的,便是青鸾晚上腿脚抽筋的时候他也能第一时间起来给她按揉。

    当青鸾嘴里轻轻申银一声的时候,上官绝便一个激灵的睁开了眼睛,跳下床点了灯,才发现青鸾的脸色有些白,眉头轻蹙着,似咬着牙忍着痛。

    “阿鸾,是不是肚子痛啊?”上官绝的声音都带了一丝颤意。

    青鸾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呼吸,觉得那股子痛的感觉似乎淡了些,便轻声说道:“没事没事,现在感觉好点了。”

    上官绝犹不放心,一手握住青鸾的手说道:“这大夫稳婆都已经备下来,让他们来看看吧。”

    目前主院的偏房里住了三个稳婆,偏院里还住了两个大夫,还有皇后娘娘送过来的一个医女,这么大的阵仗可是羡煞了不少人。

    大半夜的,自己院子里稍稍折腾出点动静,其他人都不会放心,青鸾道:“应该没什么事,现在都不怎么痛了。”

    上官绝见青鸾的神色稍松便也不再坚持,盘腿坐在青鸾身边,伸手擦去了青鸾额头上的汗水,“阿鸾,咱们生完这一胎便不生了。”上官绝当真是担惊受怕够了,这知道要当父亲的那一刻是很激动,可是看着青鸾受苦受罪,上官绝真恨不得替她受了,偏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但是替女人生产这一件事他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鸾受罪。

    青鸾侧过头去,上官绝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忧,昏黄的灯光下,他眼底的青影也越发的明显了,青鸾伸手摸了摸他消瘦的脸庞,道:“绝,为你生儿育女我心甘情愿。”

    上官绝从小便是在缺爱的家庭里长大的,所以她想要给他一个幸福的家,这个家里有她,有他,还有他们的孩子,她会将他们的孩子教育的很好,让他们敬爱他们的父亲,他也相信上官绝会是一个好父亲。

    上官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坐到床后头,将青鸾的双腿放到自己的腿上,轻轻的替她揉着。

    “天还没亮,你再睡一会吧。”

    青鸾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她这一闭眼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她便被又一波更加汹涌的阵痛给淹没了,连带着下身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羊水破了。

    这一下,正院里炸开了锅。

    几个稳婆赶过来来看了一下情况,直接对丫鬟吩咐道:“还早着呢,准备热水,让人煮糖水鸡蛋来,这吃了才有力气生产,王妃,我们几个扶着你去产房。”

    虽然羊水是破了,但是适当的走一下有助于生产,几个稳婆扶着青鸾到了隔壁的倒座,青鸾忍着痛,在屋子里又走了十来个圈才躺到了床上。

    上官绝的身子一阵阵的发冷,青鸾生产的这一幕已经在他脑海里预想了很多遍,可当这一切真实发生的时候,他还是很不争气的腿软了,没有错,这一刻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青鸾惨白的脸。

    青鸾进入产房没多久,老太太柳芊芊等人得到消息便急急的赶了过来,柳芊芊是生产过的老太太又是一屋子的长辈,两个人都进了产房。

    卫澈站在院里,肃穆的脸色没有什么表情,不过垂在身侧的拳头指节泛着白显示出他内心的紧张。

    到是慕容玉桡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上官绝的身影,心下暗自奇怪,他还以为依着上官绝那种妻奴的本质,少不得要闹着进产房才是啊,可这回产房里不见人,产房外头都不见人,实在是太奇怪了。

    慕容玉桡心念微转,走进了正屋的内室,却看到上官绝如同柱子一般立在床边,面色惨白如纸,此时所有的人都在产房那边忙乎,这正屋里头也就只有上官绝一人。

    慕容玉桡心下了然,走到上官绝的跟前道:“怎么一下子心就放宽了,我还以为你要去产房呢。”

    他的话音刚落,上官绝便直直的朝着他倒了下来,慕容玉桡到是被惊了一下,连忙扶住他,发现上官绝整个人都像是一把绷到了极致的弓,仿佛只要稍稍一使力气便会整个断裂了似的。

    “扶……扶我过去。”好半晌,上官绝才蹦出一句话来,他是真的连步子都跨不出去了。

    慕容玉桡嗤笑着,嘴里念叨了一句:“初为人父啊!”

    慕容玉桡扶住上官绝到产房外头的时候,里头正好传来一声青鸾压抑的痛呼声,并不很响,却像是突然刺激到了上官绝的神经,上官绝猛的推开了慕容玉桡,往产房里头冲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