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6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29 艰难

329 艰难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产房里的稳婆一个姓叶,一个姓周,还有一个姓隋,都是元城炙手可热的的稳婆,手上接生过的孩子少说也有上百个,特别是姓隋的这个稳婆,她对于双胎多胎有独到的经验,这元城很多妇人生双胎都是经了她的手的。

    上官绝冲进来的时候,可把产房里头的人吓了一大跳。

    “哎呦喂,这产房哪里是男人能进的,快出去快出去。”叶姓稳婆就站在靠门处,第一个反应过了,嘴里嚷嚷着就要将上官绝给推出去。

    上官绝此时满眼的都是青鸾,只见青鸾躺在床上,嘴里咬着一个软木塞,这会一头的长发都被汗水给浸湿了,显然是痛到了极致。上官绝的脚步一顿,那个叶姓稳婆还以为自己的话语起了作用,越发的起兴了,上来推搡上官绝。

    上官绝一个眼神甩过去,那婆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所有的话都咔在了喉咙,被死死的定住了。

    老太太见状上前道:“阿绝,你在这里不合适,会吓到其他人的。”

    一方面上官绝的脸色也太吓人了,简直比青鸾这个产妇看着还要瘆人,另一方面他一个大男人杵在这里确实会影响稳婆们操作,这不才一个眼神就把人吓僵住了,那些本事哪里还施展的出来。

    上官绝的喉头一阵阵的发苦,目光死死的盯着青鸾。

    青鸾好不容易缓过去一波剧烈的阵痛,伸手拿掉嘴里的软木塞,冲着上官绝说道:“绝,你听祖母的话出去……啊。”一句话未说完,又是一波阵痛袭来,青鸾手中的软木塞子掉到了地上,双手下意思的扯紧了底下的床单。

    上官绝被青鸾的这一声给喊的心肝猛颤,不生了之类的话差点脱口而出,好在还有最后一丝理智。

    “祖母,这里就交给你了。”眼见着青鸾在忍受疼痛的同时还要照顾他的情绪,上官绝顿时觉得自己留在产房里是个累赘,哑着嗓子嘱托着老太太。

    老太太拍了拍他冰冷的手点点头,上官绝这才拖着沉重的脚步挪出了产房,等出了产房的门,身子一软便重重的坐在了地上。

    产房里头,青鸾忍受着一bobo不断加剧的疼痛,两辈子加起来所承受的痛都没有今日来的剧烈,她终于明白为何母亲如此的维护自己的孩子,十月怀胎,再经历过生死考验般的疼痛,这孩子便是她的命。

    “来,咬着塞子,还有一会呢,这会别使力气。”柳芊芊见青鸾几乎要咬破自己的下唇,连忙重新将软木塞塞进她的嘴里。

    青鸾痛的眼前一片模糊,听觉却在这片混乱当中格外的敏感,听话的张嘴咬住,她不能将力气用在呼痛上,可是这疼痛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

    “好了好了,宫开开全了,王妃娘娘,您听着我的指令,我让你用力你就摒弃用力。”隋姓稳婆走到床头,一手握住青鸾的手叮嘱道。

    青鸾点了点头,周姓婆子和叶姓婆子则是守在床尾。

    从发动开始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院子里等候的几个人头发都是湿漉漉的,背了一夜的露水,看着丫鬟婆子们进进出出的忙碌着,所有人的心都跟揪着似的,便是平日里最喜欢嘲笑上官绝的慕容玉桡此时也敛了笑容。

    “这也太久了吧。”慕容玉桡忍不住嘀咕了一声,产房的门却突然开了,里头的丫鬟端着一盆血水急色匆匆的走了出来,那股浓重的血腥味让慕容玉桡皱起了眉头。

    “参片,老太太让拿参片。”又有一个丫鬟嘴里嚷着跑了出来。

    上官绝的身子晃了晃,这情形绝对称不上正常。

    事实上,产房里头的生产确实出现了问题,宫口开了之后,肚子里的孩子却迟迟下不来,半个时辰过后,青鸾浑身便像是水里捞出来一般,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她清晰的听到身边的稳婆喊道:“遭了,这是难产了。”

    青鸾的一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击了一拳,这时候产妇难产十有**都会死的,可是她一点不想死,她还没有活够,她怎么可以扔下上官绝一个人,若是她死了,她真的想象不出来上官绝会变成什么样子。

    老太太和柳芊芊的脸色难看异常,产道已经开了,孩子却是久久的下不来,对于大人和孩子的危险性那都是非常大的。

    老太太一个箭步冲上去,拉着青鸾的手,在她耳边说道:“鸾儿,坚强一点,坚持住,再坚持一下就行了。”

    卫青鸾口里的软木塞不知道何时已经脱了,她的嘴角沁出一丝血迹来,那是因为牙齿咬合的太紧而导致的,下半身已经痛的没有任何的知觉了,便是神志也是飘飘浮浮的,周围那些声音越来越模糊,青鸾紧闭着的眼角有一滴泪水滑落。

    老太太见状心头一颤,猛地对着已经泪流满面的夏至喝道:“去,把大夫请进来。”

    隋姓婆子目瞪口呆的说道:“这产房哪里能让男子进来?”

    元城民风虽比上惊放,但也没有让陌生男人进产房的道理,况且在民众的眼里这女子生产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也是她们人生当中的一道坎,这坎若是过不去了那也是命。

    老太太的目光陡然间变利:“这都什么时候了,救命才是最重要的。”

    隋姓婆子被老太太的目光给看地受不了,只得偏过了头去,只脸上的神情颇有些不以为然。

    产房的门“嘭”的被人撞了开去,上官绝拎着两个大夫冲了进来,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神情稍显疯狂,“诊脉,若实在不行保大人。”

    柳芊芊听到这话不由得落下了泪水,她是做母亲的人,更能明白母子间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好不容易怀胎十月,生为母亲那内心深处是多么的期盼能看到自己的孩子。

    上官绝身后的大夫只得战战兢兢的上来诊脉,他们会住在元帅府最主要的还是为了保证青鸾在怀胎时的安稳,对于生孩子那是产婆的事,他们干这一行这么久了,还真没有遇到过被妇人的丈夫逼着进产房的事,可秦王的样子几乎要吞了他们似的,他们不是不愿意也得进来。

    “王爷,王妃的身子在怀孕初期的时候没有养好所以导致现在的生产困难,再加上胎位不正,恐怕……”

    “她若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所有的人都要陪葬。”上官绝低吼着打断了大夫的话。

    他的身子微微发颤,但是那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气让屋子里的人都有些腿软,早知道如此,他们就不该贪婪那丰厚的酬金了,真是自找苦吃。

    大夫的额头滴出了汗水,小声的同身边的同行讨论着,两人迅速的开出一贴助产药来。

    上官绝看着青鸾这个样子更是心如刀绞,他步履艰难的走到青鸾的床边,神情恍惚,“阿鸾,你快醒来,你不可以有事,我说过要缠着你一辈子的,你若是敢离开我,黄泉碧落我也会跟到底的。”

    深情的话让老太太和柳芊芊更是泪流满面,老天爷要多么残忍,才会让如此相爱的两个人经历这样的痛,一旦青鸾真的出事,恐怕上官绝也要撑不下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上官绝的这份深情让青鸾感受到了,原本昏过去的青鸾突然间睁开了眼睛,上官绝眼睛一亮,急切的说道:“阿鸾,你若敢丢下我,我就敢下去陪你。”

    威胁的话脱口而出,他是真的怕了,他怕他的阿鸾就此放弃了,他不知道没有阿鸾他的人生该如何过下去。

    许是上官绝的话刺激到了青鸾,青鸾一手握住上官绝的手,咬着牙道:“参片——”

    夏至连忙将切好的参片放进青鸾的嘴里,青鸾仰了仰头,冲着几个稳婆道:“继续。”她不能就这么放弃了,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有事,她不能让自己有事。

    “好,好。”床尾的两个稳婆点了点头,她们接生了那么多产妇,如此坚强的也是少见的。

    大夫们开出的助产药很快便端了进来,青鸾忍着恶心一口气灌了进去,子宫收缩的越发厉害了,那一bobo潮水般的疼痛几乎又要夺去她的神志,大滴大滴的汗水落在床榻上,沾湿了底下的床单。

    上官绝一手握着青鸾的手,每一次用力的时候,她指甲都抠进了他的皮肉里,可是比起她所承受的疼痛,这点痛当真算不了什么,如果可以他宁可受这份苦的人是他。

    “加油,用力,对,就是这样。”

    青鸾几乎是跟着稳婆的指令动作,她感觉到伴随着撕裂般的疼痛,似有什么东西往下坠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腰间被什么按压了一下,身上的力气顿时散了去,而那东西又重新缩了回去。

    不对劲,青鸾咬着牙,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直直的射向那站在床边,推拿着她的肚子帮助她生产的隋姓稳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