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6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30 小包子

330 小包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妃,忍着点疼,这调整胎位会有些疼。”因为隋姓婆子在元城的名声最为响亮,这三个稳婆隐隐的以她为头,更何况她在调整胎位这一方面确实有一手的。

    不知道她是怎么按了一下,青鸾只觉得身子都要撕裂开了,底下有黏腻的血液不断的涌出,青鸾的思绪一阵阵的发懵,疼的喘不过气来了。

    “阿鸾——”上官绝的声音像是拨开了那一层层厚厚的迷雾。

    青鸾猛的一颤,眼睛瞪地大大的,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吼道:“把她弄出去。”

    她以为自己的这一声喊的很响亮,实际上不过蚊呐一般,若不是上官绝的全副精神都在她的身上,怕是要淹没在这嘈杂的环境里了。

    “阿鸾,你说什么?”平日里最是脑筋多的上官绝此时所有的思想都蒋了一般,只下意识的又问了一声。

    青鸾的手指甲掐进了上官绝的皮肤里,汗湿的脸微微扬起,“我不要她接生,让她出去,出去。”这个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气解释,只想让这个让她不安的接生婆出去。

    上官绝这一回是听的真真切切,他的气息一下子冷了下来,对着夏至等几个丫鬟吩咐道:“把她弄下去。”

    产房里的人都有些懵,说实话这一刻大家几乎都把希望放在隋姓婆子身上,毕竟她曾经挽救过好几个难产的产妇。

    隋姓婆子亦是一愣,随即说道:“王爷,王妃此时神志不是很清楚,我这一手正胎位的手法是祖传的,就是产妇要吃朽头,你可不能随着王妃任性啊,她们两个可没有我这一手的本事。”

    她这话说的很是在理,便是老太太都蹲下身子安抚道:“鸾儿,再忍忍,痛过去了就好。”

    “是啊,你想想肚子里的宝宝,想想这十个月的辛苦。”柳芊芊亦红着眼眶劝道,她是生产过的,也明白这人痛到了最后难免神志模糊,青鸾此时恐怕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全凭着本能,哪个让她痛,她就不想让哪个碰。

    青鸾深吸了一口气,她能感受到自己好不容易聚积起来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流逝,她甚至感受到她的宝宝亦在生死线上挣扎,她使劲的扯了扯上官绝,重复了一句:“出去。”

    上官绝的心头一动,他见青鸾满是汗水的脸上依旧是坚定的神情,上官绝脸色一沉,直接一挥手就将那隋姓稳婆给甩了出去。

    那婆子哪里会想到上官绝说动手就动手,身子飞出去后后脑勺砸到了墙壁登时晕了过去。

    床尾站着的两个稳婆登时傻眼,这也太暴/力了吧?隋婆子不会被摔死了吧?如此一想,两个人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了,双腿软绵绵的几乎要站不住了。

    青鸾见那隋姓稳婆终于离了她,重重的吁出了一口气,随即无力的倒在了产床上。

    老太太也没有想到上官绝会如此做,这隋姓稳婆已经晕了过去,在追究什么也已经于事无补了,眼看着青鸾脱了力,老太太赶紧又拿了参片给青鸾含上。

    上官绝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冲着床尾的周姓稳婆喝道:“你来。”

    这一声喝对于周姓稳婆来说无疑是一道催命符,她吓的身子都抖了起来,却不敢违抗上官绝,她怕自己一个弄不好那隋婆子就是她的下场,抖如筛糠的身子让上官绝的脸色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

    “抖什么抖。”上官绝的一声让周姓稳婆打了个颤。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生出来一股勇气,硬着头皮道:“王妃娘娘,是有点痛的,你要忍着点。”说着伸出双手在青鸾的腹部按压了起来。

    青鸾紧紧的咬着下唇,因为太过用力都沁出了血珠子,上官绝一手握着青鸾的手,往她的内体输送着内力,另一手却是伸到了她唇前,“阿鸾,张嘴。”

    青鸾此时根本就理解不了上官绝的举动,只听着指令张嘴,上官绝伸手进去。

    “唔——”又是一波疼痛,青鸾来不及多想便紧紧的咬住了嘴里的手。

    同样是调整胎位,这周姓婆子的疼痛便比隋姓婆子的痛要缓和很多,至少不会让青鸾产生一种她就在谋害她的孩子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青鸾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产床上的时候,那周姓产婆抹了抹汗水道:“快,在给王妃灌下一碗催产的药,还有参片也含上。”

    催产药早就准备好了,周姓婆子一声令下,夏至便将催产药灌了下去。

    “王妃,再加把劲,已经看到宝宝的头了。”守在床尾的叶姓婆子见到黑黑的一团,登时眼睛一亮。

    所有人都被这一声给振奋了精神,青鸾深吸了一口气,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腰腹部,而周姓产婆的手则顺着往下推,在青鸾觉得自己要生生的被撕开的时候,仿佛有什么东西滑出了体内。

    叶姓产婆连忙拿干净的帕子裹住了出来的婴孩,用力的在孩子的脚心上拍了拍,登时一声婴孩的啼哭响了起来。

    “是个小少爷。”叶姓产婆将手中的婴孩交给老太太,因为肚子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他们还有一道小坎要过。

    产房外头,卫澈听到这一声婴孩的啼哭,紧绷的身子一下子松了下来,生了,终于生了。双腿因为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这咋一下的松下来,差点连站都站不住了。

    怀双胎的孕妇最为艰难的便是第一个,这第一个生出来后产道大开,第二个便相对的要容易些,又过了一刻钟,产房里头响起了另外一声小猫般的声响。

    卫欣儿听到这里忍不住的喜极而泣,这一夜对于元帅府里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好在最后他们熬过来了。

    慕容玉桡悄悄的弯了弯唇,太阳下这妖孽般的笑容几乎要闪瞎了别人的眼睛。

    这厢院子里的人才都松下心神,产房里突然传出上官绝喊叫青鸾的名字,所有人的心弦不约而同的一颤,卫澈再绷不住的要往里头闯去,什么男女有别,什么规矩禁/忌,那里头的人是他的妹妹,是他如珠如宝当女儿一样疼爱的妹妹。

    他才冲到门口便和里面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待看清出来的人是柳芊芊的时候,卫澈激动的撅住她的双臂,问道:“怎么了?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柳芊芊看到卫澈眼里的惊慌失措,连忙开口安抚道:“没事没事,鸾儿只是脱力睡过去了,秦王他误会了。”

    当青鸾第二个宝宝滑出体内哭出来的时候,青鸾的心神也松了下去,这一松散再承受不住的昏睡了过去,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比哥哥小上很多的妹妹身上,只有上官绝一瞬不瞬的盯着青鸾,当青鸾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上官绝尝试到了心神俱裂的感觉,他甚至不敢探出手指去。

    上官绝的那一声让老太太等人都变了脸色,等到最后发现青鸾只是脱力昏过去的时候,大家也都无力去怪上官绝了,毕竟这一晚上上官绝所承受的心理磨难绝对比直直的给他两刀还要痛苦难受的。

    柳芊芊知道外头的人一时之间不清楚产房里头的情况一定会着急,因而在确定了青鸾并无大碍后就急急的走了出来,果然同卫澈撞了个正着。

    卫澈听到柳芊芊的话后,面无表情的脸色到底染上了一抹笑意,得知鸾儿没事,他也不会再往里头闯,跌跌撞撞的退了几步,后知后觉的发现那双腿麻的不似自己的了。

    柳芊芊擦了擦眼角的泪,跟着走了出来,又是感慨又是无奈的说道:“等里头稍稍收拾一下你还是需要进去帮一下忙。”

    慕容玉桡挑了挑眉头道:“他能做什么?”

    “秦王也晕过去了,咱们几个也不好抬他。”柳芊芊的眼泪有了笑意,真是万幸,所有的人都没事,皆大欢喜,上官绝晕过去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他和青鸾之间的感情,上官绝这么一个大男人她们也抬不动,青鸾暂时还挪不得,让小厮进去更加的不合适,所以这抬上官绝的任务也就只能落在卫澈的头上。

    雨过天晴,慕容玉桡又有心思嘲讽上官绝了,“呃,这又不是他生孩子,还晕过去,可真是有够丢脸的。”说着还很不屑的摸了摸鼻子表示对上官绝的鄙视之情。

    卫澈最终也没能将上官绝抬回房,因为上官绝虽然晕过去了,手却是紧紧的握着青鸾的,两个人都没了意识却还是不想分开,最后大家都没了办法,只好另外抬了一座软榻过来,同青鸾睡着的产床并排放着。

    青鸾的肚子看着大,可是这一对龙凤胎却比正常的婴孩要小的多,特别是晚一刻钟出来的妹妹,比哥哥小了好几圈,羸弱的令人心疼。

    ps:小包子出生了,小鱼是亲妈啊是亲妈,开始征集小包子的名字,小名和大名,大家集思广益多多留言,另外今天还有一更啊,所以爆/发的小鱼求表扬,求撒花,求留言,求红包,求么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