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6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31 安安和小小

331 安安和小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夏至指挥着丫鬟婆子们动作,不一会原本血腥味浓重的产房便变了样子。

    龙凤胎被大红色的襁褓包住,并排的放在小床上,兄妹二人此时已经睡着了,红通通皱巴巴的实在称不上好看,老太太看着他们的目光却分外的温柔,低声道:“小家伙,好好睡吧。”

    老太太细细的看了一会,方才站起了身来,只她这一起身,脸上的温柔和善瞬间褪去,眸光严厉的看向依旧昏迷的隋姓婆子,如今细细想来这隋姓婆子果然是有问题,好在青鸾警醒,竟然将他们都骗了过去实在是太过可恨了。

    “将她绑了,关到柴房里好好看着。”老太太冷冷的吩咐了一声,身上的威严尽显,她到是很想立时就拷问了这婆子,不过想着上官绝应该会想要自己动手这才先将人关押了起来。

    元帅府的两个婆子应了一声,将那隋姓稳婆捆地跟个粽子似的抬了下去。

    老太太又将目光落在周稳婆和叶稳婆的身上,这二人不由得同时一震,虽然她们两个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可是被这种压迫式的目光盯着也是浑身的不自在。

    “你们两个有功,王府也不会亏待了你们,周稳婆赏银百两,叶稳婆赏银五十两。”老太太的话让两人齐齐的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她们做稳婆这么多年,也曾给不少富贵人家接生过,这赏绝对算得上是第一份的。

    特别是周稳婆,青鸾那不正的胎位是她调整的这功劳自是独一份的。

    “老夫人,小人还有事情要报。”周稳婆接了赏银,又上前说道。

    老太太睨了她一眼,到没有拦着她。

    “这隋婆子绝对是不怀好意的,小人给王妃娘娘正胎位,发现她的胎位并不难正,对于隋婆子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她却让迟迟正不了胎位还让王妃娘娘吃了那么多的苦头。”正所谓同行相忌,她们三个都是元城出名的稳婆,但是这隋婆子却是一直都压着她们,周稳婆虽然不明白隋婆子为什么要自找死路,要知道她们接生的可是秦王妃,不是什么小猫小狗,哪能说害就害的,更何况看秦王对秦王妃的重视,若是秦王妃真有什么,她们几个哪里还有活路啊,周稳婆想想便是一头的冷汗,心里头也越发的恨隋婆子了,自己找死不要紧,可也别带上她们啊,既然她如此不仁,那就别怪她将她钉死了。

    老太太已经料到这隋婆子有古怪了,只是她想不通的是这隋婆子究竟是受了谁的指使,照理说这元城便是上官绝的身份最为尊贵了,而青鸾来了元城后也没跟谁结怨啊,是谁上赶着那么的狠毒,想让青鸾一尸三命。

    “你继续说。”周婆子的小心思逃不过老太太的眼睛。

    “老夫人,小人做这一行已经有三十多年了,这正胎位确实每个人的手势都不一样,小人一开始和叶婆子都在床尾处,隋婆子的下手快又有东西遮挡着小人们也没有看清楚,但是刚才小人看到王妃娘娘的腰间有两道指印,想来是隋婆子留下的。这妇人生产便全靠腰腹部使力,隋婆子的手法便是再古怪也不该在那个地方使力,因为那个地方有几处穴位,一旦按压了会泄力,没有王妃娘娘的配合这正胎位又怎么可能成功,所以小人断定这隋婆子便是在浑水摸鱼,意在谋害王妃娘娘。”周婆子的神情微微有些激动,这隋婆子当真是太可恨了,而且她占着元城第一稳婆的位置也太久了。

    老太太点了点头,道:“好了,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不过你们出去后最好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周婆子和叶婆子忙不迭的点头应是,老太太挥了挥手,才让人将她们两个给送了出去。

    等到稳婆们出去后,柳芊芊才上前道:“祖母,这件事……”

    “等到阿绝醒过来再说。”老太太摆了摆手,隋婆子都已经在手里就不怕问不出什么来。

    柳芊芊这才点了点头。

    青鸾这一睡便一直都醒不过来,意识浮浮沉沉的,她想要睁开眼睛来,可是眼皮子却像是有千斤重一般,身体更是绵绵软软的没有一丝的力气,直到两声孩子的啼哭穿破那股子一直压着自己的黑暗。

    宝宝,她的孩子在哭。

    所以说这世上最伟大的总是母亲,母子连心,一旦自己的孩子们哭泣,母亲便是再艰难再痛苦都会睁开眼睛的。

    上官绝小心翼翼盯着青鸾微微扇动的眼睑,他也不想弄哭两个孩子,可是青鸾实在是睡的太久了,让他的心又焦躁了起来,即便大夫反复的说青鸾的身体虽有损伤却不是致命的,一直昏睡不醒是因为这次生产太过艰难的缘故,可是他不等到青鸾睁眼便没法子安下心来。

    终于那紧闭着的眼睛睁了开来。

    “阿……鸾。”上官绝的声音微微有些激动。

    青鸾盯着他看了一会,才张嘴道:“我听到孩子……在哭。”一开口说话便发现自己的嗓子哑的厉害,喉咙里像是火在烧一般。

    上官绝连忙拿了半盏温水递到青鸾的唇边道:“你先喝点水润润唇,喝完再看孩子。”

    青鸾其实更想先看孩子,毕竟那两个小家伙从出生她也只听了他们各自的哭声,连面都没有见过。不过在看到上官绝黑黝黝的眸子的时候,青鸾妥协的低下了头,自己这一次当真是吓到他了。

    喂着青鸾喝了半盏温水后,上官绝才让奶娘将两个小家伙抱了上来。

    一色的大红色遍地金的襁褓,这是老早就准备好的,上官绝将哥哥放到青鸾的身边,自己抱了妹妹,刚出生的娃娃软的像一滩水,上官绝学了很久才学会正确的抱法。

    “这个是哥哥,这个是妹妹。”上官绝指了指床上的,又微微的侧下身子将妹妹的小脸露给青鸾看。

    那一张小脸只有半个巴掌大,小家伙此时的双眼紧紧闭着,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小小的。

    “阿鸾,哥哥的小名叫安安,妹妹的小名叫小小,大名等你好一点了咱们再慢慢的商量。”上官绝虽然有些恨这两个孩子让青鸾吃了那么大的苦头,可是在第一眼看到这两孩子的时候,他的心便彻底的化了。

    特别是小小,小家伙在肚子里的时候受了哥哥的欺负才会长的那么小,上官绝自是格外的怜惜小女儿,连带着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抱着妹妹。

    青鸾侧过头去看安安,小家伙比妹妹的精力要好很多,此时正睁着一双眼睛。

    “绝,他长的像你。”青鸾细细看了一会,方才说道。

    上官绝低下头去,红通通皱巴巴的皮肤就跟刚出生的猴子似的,哪里长的像他了,上官绝很不乐意的挑了挑眉头,到底不忍心抚了爱妻的兴致。

    上官绝将小小放到青鸾的另外一边,道:“阿鸾,你也看看小小啊,我们小小太可怜,这臭小子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妹妹,把妹妹都饿瘦了。”

    青鸾有些无语的睨了上官绝一眼,心里为安安掬了一把同情的泪水,这遇到重女轻男的父亲,做儿子的总是要可怜点的。

    两个孩子也只在青鸾身边躺了一嗅,上官绝便让奶娘将他们两个给带下去了。

    “阿鸾,大夫说这一次的身体需好好休养,咱们明日里再看,你先吃点东西,这都睡了两天了,肚子一定饿坏了吧。”上官绝正说着,老太太和柳芊芊便来到了产房,柳芊芊手里还端着一大碗的麻油炖鸭。

    青鸾看到那一碗油汪汪的东西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的肚子的确是饿了,可是那一碗油腻腻的东西便是再饿看着都没有胃口了。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道:“鸾儿啊,便是再不喜欢也吃些,这东西最是调养身子,你这一次的身子损的厉害,若这月子里没坐好,将来可是受苦啊。”

    上官绝一听这话,连忙接过了柳芊芊手里的大碗,道:“我喂着你吃。”

    在老太太,柳芊芊和上官绝的温情攻势下,青鸾勉强吃下去小半碗,若是坐月子期间都要吃这些东西,青鸾的脸都有些绿了。

    “绝,祖母,那个稳婆有问题,她看着像是在为我正胎,可是她一用力我就没有力气了。”过了一会,青鸾猛然间想起那个隋婆子,那个时候她没有力气说话,但是一想到那婆子居然想要谋害她的孩子,青鸾便觉得怒不可遏。

    老太太在上官绝醒之后便将周婆子的话说了,上官绝自是恨不得剐了那隋婆子,只是那个时候青鸾还昏睡着上官绝还腾不出手去对付她。

    “这事我知道了,你不用管,我会处理的。”上官绝不想青鸾坐月子的时候还操心这样的事,胆敢出手动他的逆鳞,那么就得承受后果,他定会捉出那幕后主使,并且让那幕后主使生不如死的。

    听到上官绝这样说,青鸾便也不再多言,横竖上官绝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说了会话,青鸾便又开始打起了哈欠,上官绝见她精神不济,便扶着她躺下,看着她睡着了,才唤了夏至进来陪伴。

    柴房里,隋婆子五花大绑的被丢在了地上,青鸾昏睡的这两天也没有人给她送水送饭,隋婆子那是又饿又渴,当然她的内心深处更多的是惶恐不安,她不知道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什么。

    “嘭——”的一声,柴房的门被人踢了开来。

    小扇子领着两个侍卫走了进来。

    “啧啧啧,小爷我还真没看过自己找死的蠢货。”小扇子睨了一眼地上的隋婆子,顺带狠狠的踢了她两脚,这是夏至吩咐的,要让他教训隋婆子一顿,小扇子自是不会拒绝收拾一个践人。

    隋婆子的嘴被蒙住了,因此再痛也只是哼唧了两声,身子却是微微的发着颤,她并不是傻瓜,这里的主子可是西北军的元帅,堂堂大夏朝的秦王,那是她一个小小的稳婆等够得罪的起的。

    小扇子丝毫不觉得揍一个五十来岁的婆子有什么障碍,要知道这人可差点害了主子。

    等到揍累了,隋婆子已然痛的昏过去了,小扇子对着身后的两个侍卫挥了挥手示意将人拖出去,他家主子可还等着问话呢。

    混了盐的盐水被泼到隋婆子的身上,她几乎痛的从地上跳起来,清醒过来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离了柴房,抬头看到宛若修罗般的上官绝,隋婆子脸色惨白。

    “王爷,小人是良民,你不能无缘无故的对小人动私刑。”隋婆子垂着头,穷途末路,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一路走到黑了,这妇人生产本就是极为凶险的事,就算是经验最丰富的稳婆也不能保证产妇的绝对安全,她只要死死的咬住这意思,秦王总不至于将她杀了吧。

    “无缘无故?这嘴到是硬。”上官绝的面色阴沉沉的,一想到这婆子让他的阿鸾多受了那么多的苦,他便恨不得立时上去给她一刀。上官绝到不是想想,心念一起,他的手一扬,屋子里便想起了隋婆子杀猪般的叫声。

    她的手指,隋婆子看着自己的齐齐断了三根手指,眼珠子一翻又要晕过去了。

    一旁小扇子嘿嘿一笑,又是一桶盐水兜头的淋了下来,这痛立时让她清醒了。

    “王爷,饶命啊,饶命啊。”隋婆子没想到上官绝什么话都没说便直接动了刑,这身上的痛让她有些绷不住了。

    “饶命?说吧,是谁让你来的,你若痛痛快快的说,本王也能给你个痛快。”

    ps:明日收拾践人啊,今天一万字,撒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