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6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32 疯狂的穿越女

332 疯狂的穿越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隋婆子惨白着一张脸,却硬着头皮磕头道:“小人不知道王爷说什么?小人是老老实实的良民。”她以为只要自己死咬着不吐露,上官绝就不能耐她何,更何况他也没有什么证据,这妇人生产时的疼痛本就是难以避免的,总不能因为她的动作让王妃痛了,王爷就能定她一个谋害的罪吧,这也太草菅人命了。

    殊不知自己的样子在上官绝面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若是连一个普通的婆子都对付不了,上官绝这个秦王也就白做了。

    “带上来。”上官绝懒得通隋婆子扯,直接对着小扇子吩咐道。

    小扇子笑米米的应了一声是,随即走了出去,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便拖着一团肥肉走了进来,隋婆子只看了一眼,便不顾自己断手的疼痛扑了上去,那团肥肉正是她消失了好几日的唯一的儿子,不过此时已经被人揍的看不出原来的五官了。

    隋婆子心疼的不得了,干嚎了一声哭道:“儿啊,你怎么了?是哪个杀千刀的将你打成这个样子的?儿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娘啊。”

    小扇子扬着一张人畜无害的笑容道:“要他醒来还不容易。”说着一拳狠狠的揍到那摊肥肉上面。

    “嗷——”的一声,隋婆子的儿子一下子昂起了头来,睁眼看到小扇子的时候,又恨不得晕过去,他昏过去之前便已经在这人手上吃了不少的苦头了,这人根本就不是人。

    “你——”隋婆子气急的瞪了小扇子一眼,却也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只道,“银宝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隋婆子会在青鸾生产的当下下黑手自是有原因的。

    这隋婆子年轻的时候嫁了一个人,只不过那个时候眼光不怎么好,嫁了个烂人,吃喝嫖赌,她在外头辛辛苦苦的帮人接生生孩子,转过头银子还没有捂热就给她的丈夫给挥霍了,除此之外这男人还爱喝酒,一喝酒后就爱打人,隋婆子先头的两个孩子都是被他生生的打掉的,到了后头隋婆子也乖觉了,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了,但是她不反抗的话早晚会死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而后她一改性子,每每男人要抢她的钱或是要打她的时候,她就奋力反抗,像隋婆子这样的市井妇人本就有一把子的好力气,一旦她下定了决心还真能跟那个渣男人打个旗鼓相当,之后这家里的局势便变了,隋婆子手里握着钱,那男人又讨不了什么好,只能这么磕磕袢袢的过日子。

    隋婆子唯一最为后悔的时候当初让那渣男人打掉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导致后面她想怀孕都怀不上,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男人靠不上,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孩子了。

    隋婆子花了大钱遍寻名医调理身子,终于在自己三十岁的那年怀上了如今她口里的银宝,银宝生出来还未满周岁,她那个渣男人就因为喝醉了酒跌下河给淹死了,自此之后这儿子便是她的命。

    这银宝可以说是被隋婆子溺爱长大的,如今十八岁的年纪却是又懒又肥,他还遗传了他老子的坏习惯就是爱赌钱。对于自己的男人隋婆子到是可以狠的下心来,对于这个儿子隋婆子却是舍不得碰他一下

    当她在被接进元帅府的时候,她当然不曾怀有什么坏心,那个时候她甚至还想着,若是自己这一次能平平安安的接生出秦王妃的宝宝,先不说在元城的名声更上一层楼了,便是秦王府给的赏银也肯定丰厚的不得了。

    所以在青鸾养胎的时候,这隋婆子很是提出了不少利于青鸾的建议来。

    不过就在五日前,她回家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儿子不见了,正当她在四处找的时候,便有人送了银宝随身佩戴着的长命锁和一封信,信中隐晦的表示要让她在秦王妃生产的时候使点手段,要不然她只能为自己的儿子收尸了。

    隋婆子作为稳婆一直都是个识时务的,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几十年的稳婆生涯少不得也要替别人做几件见不得光的事,对于妇人生产来说本就是一件生死考验,生下死胎或是一尸两命那是很常见的事,她手上的动作很快,加上生产时那种兵荒马乱的场面,这么多年下来还真没有人抓到过她。

    她当然知道这一次她接受的是秦王妃,跟以往宅门里头那些遭人嫉恨的小妾是不同的,一个不小心就要搭进去性命,可是她的儿子还在别人的手中,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娘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在赌场里赌钱,他们就突然闯了进来,然后狠狠的揍了我一顿。”这银宝一脸的委屈,看着小扇子的眼神就像是看阎王似的,身上的肥肉更是一抖一抖的。

    隋婆子一惊,一把抓住胖子的手问道:“你在赌钱,你在哪里赌钱,你不是被人抓走了吗?”

    “我去县城了,我想着反正你这几天都要住在别人家。”银宝缩了缩脖子,这元城的赌坊隋婆子都太熟悉了,很多次都会来揪他,所以他这一次特地去了县城赌钱,还故意没有告诉隋婆子。

    上官绝微微皱了皱眉头,从隋婆子和她儿子的对话中他也能听出其中的猫腻来,没想到这幕后之人还有几分脑子,若是他们当真将这胖子给抓走了,少不得也会留下点痕迹,只要他顺藤摸瓜的摸下去总是能将这幕后之人给抓出来的。可是他选择的是利用这对母子之间的误会,反而让人无迹可寻。

    小扇子一脸的郁卒,狠狠的上前一脚踹在那胖子的身上喝道:“小爷要弄死你太容易了,还不快一五一十的说。”

    隋婆子一个不妨被自己的儿子给压个正着,那银宝少数也有两百来斤重,再加上小扇子那一脚的惯性,只听得“喀拉”一声,隋婆子的腿骨被生生的压断了。

    隋婆子痛的一口气噎在胸口,双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银宝登时吓地满脸的鼻涕眼泪,小扇子登时恶心的皱了皱眉头吼道:“哭什么苦,闭嘴,忒恶心了。”

    银宝实在是怕死了小扇子,聪明人当然看的出来这屋子里最为重要的是上官绝,可是这胖子不是个聪明人,他只知道小扇子打人很痛,而他也最怕他。这不小扇子一吼,他便立时闭上了嘴。

    “你这一次去县城赌钱,是第一次去?”上官绝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问道。

    银宝呆愣的点了点头。

    “那为何会突然去县城,这城里没有赌场让你赌吗?”

    “我怕被我娘揪出来,后来听人说县城的赌场也很多就去了。”银宝老老实实的回答,他到是觉得这上头坐的上官绝要比小扇子好多了,至少他不会动不动就打人。

    “听人说的?听谁说的?你仔细想想究竟是因为谁的话你才会决定去县城的。”上官绝的桃花眼里闪过危险的光芒,这幕后之人的确有那么几分的聪明,但是有些事一旦做下了总是会留下痕迹的,而且他有的是耐性,不管这人藏的有多深,他都会将他给抓出来的。

    上官绝的话让银宝陷入了一片沉思,好半晌才喃喃的说道:“好像是王二狗。”

    银宝的话音刚落,上官绝便垂下了眼眸,小扇子登时明白了过来,这个胖子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如今他们要去找这个王二狗,一步步的挖总能挖出来的。

    吴府,吴若水的院子。

    吴若水的手里拿着一本诗集,不过看得出来,她根本就集中不了精神,时不时的往外头看去,当她看到贴身丫鬟樱子的身影时,“啪”的一下子将手中的诗集丢到了一边。

    “姑娘——”樱子神色匆匆的赶回来,将屋子里伺候的其他人都赶了出去,又将屋子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

    “怎么样了?可是成了?”吴若水急急的问道。

    “秦王妃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樱子摇了摇头,小声的说道。

    吴若水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龙凤胎,还是龙凤胎,这女人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这样都弄不死她,吴若水气的身子微微的发颤,抬手就将边上的一个美人斛给摔到了地上。

    瓷器落地的声音让樱子的心肝跳了跳,“姑娘,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那周稳婆和叶稳婆都已经出了元帅府,就隋婆子没有回家,您说会不会是她被暴/露了?”

    樱子可是担心的很,这若是让秦王府的人知道她们的算计,别说是她了便是吴若水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别看吴笑似乎挺疼爱吴若水这个女儿的,可是一旦真出事了,吴笑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吴若水而得罪如今如日中天的秦王的,他可不是只有吴若水一个女儿。

    “隋婆子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算把她打死了也问不出什么来。”吴若水阴沉着一张脸,她可自认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的,怪只怪这隋婆子太过无用了,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有好好利用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