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6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35 送别

335 送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回房的时候,看到的便如此温馨的一副画面。

    他的阿鸾披着一件夹袄侧身躺在床上,一手支着自己的头,她的身边躺着他的一双儿女,她的目光柔顺的仿佛眼前的一切便是她的全世界。有人说女人一旦做了母亲之后,整个人便少了年轻时的尖锐和意气,心中的爱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温和,仿佛那东海的珍珠,没有耀眼的光芒,有的只有时光淬炼之后的莹润和柔和。

    上官绝有些不忍打破这一片宁静,直到青鸾抬起头来朝着他笑了笑,上官绝才提步走了进去。

    他并没有立时凑上去,在暖炉边上去了寒气,又喝了一盏浓茶压了酒气,才跟着尚了床。

    “怎么还不睡?”上官绝压低了嗓音。

    青鸾笑着摇了摇头,目光都不曾从两个孩子身上移开,就这么安静的看这他们都能看上老半天。

    上官绝上前揉住青鸾道:“已经很晚了,睡吧。”

    两个人自上官绝离开元城开始便不曾有过亲热的行为,算起来也已经将近有一年的时间了,对于上官绝来说憋着一年没有吃肉那是何其残忍的事情,好不容易可以开荤了,他的眼睛都是闪烁着饥饿的绿光。

    如此直白的目光让青鸾的脸色一红,身体往里头挪挪了,指了指外头的位置道:“你就睡外头吧,等一下孩子哭了起来也方便。”

    上官绝有些傻眼,这中间横隔着一双儿女还怎么办事啊,青鸾压根不去看他,自顾自的躺下了。

    上官绝甚是无奈,他终于明白军营里那猩亲生了孩子的将领的话,这生了孩子那是痛并快乐着的事情,好吧,这一刻他承认自己一点都不痛快。

    双胞胎满月三天后,卫澈,老太太和柳芊芊便启程回上京了,离开的时候,越哥儿扯着小小的襁褓不肯放,直嚷嚷着要把小小一起带走。青鸾哭笑不得安抚道:“等小小长大些,姑姑就和小小一道进京去看越哥儿好吗?”

    越哥儿的神情有些怏怏的,他只知道自己一旦上了马车便不能每天都看到小小了。

    柳芊芊到是没有想到越哥儿会如此舍不得小小,心里头暗道或许回京之后她也该为越哥儿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免得他一个人寂寞。

    另外一边老太太拉着卫欣儿的手嘱托道:“这人生有许多种可能,当初我以为自己是孤独终老的命,可是现在却是儿孙俱全,所以说有些事要自己去争取,咱们不能认命,你还年轻,将来会怎么样谁都说不准,咱们就当过往的一切是一场梦,如今梦醒了,咱们还是过自己的生活。”

    卫欣儿点了点头,她知道老太太那是心疼她才会说这许慰的话来,其实对于她来说过往的一切也只是留下了淡淡的痕迹,从她离开上京的那一天起,她便决定要遗忘过去了。

    青鸾和卫欣儿等人直将一行人送出了城,又在城门口站了好一会,直到队伍远远而去,再见不到踪影才收回了目光。

    “下一次见面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青鸾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心头涌上离别的伤感。

    上官绝忙不迭的安慰道:“你若想回京咱们就回京。”

    慕容玉桡闻言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宠妻无下限的家伙,西北的这一切还能随随便便就撩挑子不成。

    回程的路上,青鸾和卫欣儿同坐一辆马车。

    卫欣儿的身上穿了一件浅蓝色的秄子,头发更是只用了一根白玉簪子挽着,素素净净的,她的脸上也没施什么脂粉,干净的五官给人一种平静的感觉。

    青鸾抬手给卫欣儿倒了一盏茶,试探性的问道:“欣儿姐姐,你最近是怎么了?大过年的该穿的喜气些才是啊。”

    卫欣儿闻言抬眸看向青鸾,语气平和的说道:“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你猜的没错,我瓷这样就是因为他死了,不过你也不必忧心,我不是对他念念不忘,只不过到底是曾经相处过的,他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也算是受尽了折磨,他没有子嗣,也没有小辈为他的死而难过,这一切可是说是他自作自受,一个帝皇到了这一步,到底让人唏嘘。”

    不爱但不代表心里头不怅然,那个时候她在皇宫里也全靠着皇帝的维护,要不然她的日子不会那么的好过,所以这就当她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青鸾默然,卫欣儿一直都是个有主意的女子,她坚强而又果敢,这样的女子值得更好的人。

    卫欣儿轻轻的拢起车帘的一角,隆冬腊月,元城的街道到没有往日那么热闹,外头的冷风吹进来吹散了逼仄空间里的闷,让人的精神不由得一震。

    “等到来年开春的时候,我想回老家一趟,太久没有去看他们了。”卫欣儿的目光望着街道边上的一个点心摊子,一家三口,夫妻在炉灶前忙碌着,女儿端盘子,在这样寒热的天气里,小姑娘的手都冻僵了,等到她回转到炉灶前,那母亲趁空将小姑娘的手放到自己的嘴前呵气,一家人过的贫苦却幸福。

    这一幕让卫欣儿想到自己的父母,当初他们一家子就跟这一家三口差不多,一枚铜钱都要掰碎了用,但是每每一家围着吃饭的时候总是欢声笑语的,她想她是该回去看看他们了。

    青鸾见她面露缅怀之色,心头一叹,便也没再说什么,让她出去走走也好,不过欣儿姐姐一个女子自己上路肯定是不安全的,青鸾的目光在慕容玉桡的背影上溜了一圈,或许可以让大师兄陪着欣儿姐姐走一遭。

    骑在马上的慕容玉桡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快要下雪的天,难不成自己穿太单薄了?

    青鸾心头有了主意,便也不再多想。

    马车边上有一个穿着灰色棉衣的人走过,青鸾不由得一怔,那人全身上下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抬头,他的目光和青鸾交汇了一瞬,随即迅速的移开。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虽然那人只是露出了一双眼睛可是却给青鸾一种熟悉的感觉。

    马车依旧向前行着,卫欣儿也放下了那车帘子,抬头却看到青鸾一脸严肃的样子,不由得问道:“鸾儿,你怎么了?”

    青鸾猛的一震,双手下意识的钳住了卫欣儿的手,说道:“我想起他是谁了,停车,快停车。”

    卫欣儿并没有注意到那个人,被青鸾这一惊一乍弄的一头雾水,外头的车夫听到青鸾的喊声,立时拉了缰绳停了下来。

    上官绝和慕容玉桡见状骑着马凑了上来,青鸾却是等不得马车停稳,直接掀开了帘子跳了下来。

    上官绝被她的行为吓了一跳,赶紧飞身下马一手揽住青鸾的腰,两个人稳稳的落在地上问道:“阿鸾,你小心点。”

    “上官绝,我看到,我看到蒋瑶了。”青鸾一把拉住上官绝的衣袖,朝着马车相反的方向望去,那略显空荡的大街上哪里还有那个灰色的身影。

    上官绝愣了一下道:“你不会看错了吧,她应该已经死了。”

    蒋家当初相处狸猫换太子,宫里宫外接应的便是蒋瑶,事发之后蒋瑶自是罪加一等,直接被判斩首,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出现元城。

    “不会,我不会看错的,那一双眼睛就是蒋瑶没错。”青鸾万分确信的点了点头,虽然只是很短的一瞬间,可那双眼睛里迸发出来的仇恨的光芒依旧让青鸾心悸不已,蒋瑶来元城定是不安好心的,一定要把她找出来才行。

    上官绝的脸色不由得凝重了下来,“阿鸾,你别着急,我这就让人去看看。”

    一旁的小扇子闻言马上点了几个护卫朝着青鸾说的那个方向找了过去。

    “阿鸾,你先上车,这里是元城,蒋瑶便是再有本事也成不了什么事的。”上官绝将青鸾抱上了马车,软声安抚着。

    青鸾有些神不守舍的点了点头,如今的蒋家早已经没有了昔日的辉煌了,那些人死的死,散的散,便是蒋瑶自己也是皇帝定的死囚,一旦被人发现了死罪难逃,她如果聪明的就该远远的藏好了,别给人找到的机会。

    上官绝说的没错,蒋瑶便是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女人,在这元城应该也掀不出什么风浪来,青鸾轻轻的喝了一口水,压下心头的不安,希望小扇子等人能够把这灰衣人找到了,这蒋瑶隐藏在元城的某个地方,想想还是让人有那么几丝的不安。

    青鸾等人回到元帅府后,不过一会小扇子等人也回来,他们并没有找到青鸾说的那个灰衣人,之后上官绝又派了人去找,可是这个让青鸾不能安心的灰衣人像是彻底的消失了,元城并没有她的踪迹。

    ps:那个猜到是蒋瑶的妹纸你太牛了,这样都能猜到,哈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