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7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44 性格迥异的双胞胎

344 性格迥异的双胞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不是只有她一个女儿。”吴笑的目光冷漠而又犀利,吴若水这样的女儿他还真心承受不起,这完全是来坑爹的嘛。

    “扶夫人回去。”吴若水见吴夫人还要说话,直接强硬的下了命令,吴夫人虽极力争取到底是被带了下去,连带怀里藏着的两根簪子都没有送出去。

    “开门。”吴笑对着门口的两个护卫吩咐了一声。

    大锁被打开了,吴笑环视了一圈满室的狼藉,脸上的神情越发的冷了。

    吴若水原本坐在地上,当门打开的时候,她的脸色乍现光彩,可是当她看到来人的时候眼里的神采一下子消失了,吴笑脸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冷,仿佛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一般,这让吴若水原本惶恐的心愈发的沉了下去。

    她并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只是当时的愤怒让她一时失了理智,所以她才会对着吴笑发难,被关在屋子里后她的理智一点点的回笼,她才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被逼到了死角。

    这里并非她所熟悉的那个时代,这个时代里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当她有用的时候,当她能够给吴府带来荣耀的时候,吴笑兴许会疼爱她,可是当她失去价值的时候,吴笑也不会多她有任何的留恋。

    吴若水看到吴笑身后跟着的那个乞丐,顿时颤抖了起来,她不要,她不要如此凄惨的活着。

    “爹,爹,女儿错了,女儿真的知道错了。”吴若水哭喊着扑到了吴笑的跟前,此时她明白自己并非是万能的,即便她有着同别人不一样的经历,她也无力去反抗这个社会既定的规则。

    吴笑丝毫没有被吴若水的眼泪给打动,吐出了四个残酷无比的字:“已经晚了。”

    吴若水像是被抽去了力气,软软的瘫倒在地上,吴笑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对那个乞丐说道:“带着她离开,从此以后不要在出现在我面前。”

    那乞丐忙不迭的点头,他本就是一无所有的,如今白得了这么一个媳妇那当真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你走开,走开,啊,别碰我。”吴若水看着那乞丐靠近,声嘶力竭的挣扎了起来。

    可惜她说白了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乞丐轻轻松松就将她给钳制住了,那才靠近便是一股子的馨香,乞丐不由得迷醉的眯了眯眼睛,笑道:“娘子,走,我们回去吧。”

    后来关于吴若水的消息,青鸾也只是从夏至的嘴里听了一耳朵。

    按着吴若水的心境自是不会心甘情愿的留在乞丐身边,她虽然没有了吴府的支持,可是她还有脑子,只要她有想法她依旧能够活的很好,所以她好几次都想要逃离,可是那个乞丐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么一个媳妇又怎么会放她离开。

    为了防止吴若水逃跑,乞丐白日里就剥光了吴若水的衣服将她囚禁在了破庙里,吴若水若是在他面前敢使性子或是给脸色的话必定会受到一顿揍,那个时候吴若水才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感。

    渐渐的她放弃了逃跑的念头,甚至跟在乞丐身边衣衫褴褛的成了乞丐婆。

    吴笑在同年秋天的时候便调任了,并没有如他所愿的调到上京,反而是降了一级的调职,任职文书一下来吴笑便迫不及待的搬家了,在经过了那一次的事之后,他是真的一把老脸都丢光,更何况他也担心自己一直在上官绝面前晃荡会惹来他的不愉快。

    而吴府搬离元城之后,元城的街头也渐渐的没了乞丐和吴若水的消息,有人说他们是追着吴府去了,也有人说他们被饿死了,但是对于青鸾来说这一切都不是她应该关心的范围了。

    又迎来一个冬日,双胞胎即将满一周岁了。

    这一年的精心调养,安安和小小已经不再像出生时那么弱小了,便是小小也摆脱了那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弱体,越发的健康了起来。

    外头是滴水成冰的温度,屋子里却是烧的热热的,便是只穿一件单衣也可以了。

    夏至将调好的温水倒进澡盆了,青鸾卷了卷衣袖,抱过脱的光溜溜的安安,又用手试了试水温,放才将他放到澡盆里。

    安安和小小虽然是龙飞双胎,可是随着两人的长大,两人的五官也渐渐的不同了,安安的五官完全承袭了上官绝的,只一双眼睛想青鸾,少了桃花眼的点缀,让安安少了上官绝的那一种轻浮,小小的人儿就像个小大人似的,也不爱笑,看上去很是严肃。

    上官绝常常忧郁的同青鸾抱怨:“这小子年纪轻轻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以后长大了可怎么得了。”

    而小小则完全跟蓕钼安安是相反的性子,乖的时候当真让人的心都化了,闹的时候也让青鸾恨不得直接出动出动武力,偏她的相貌遗传了青鸾的,上官绝疼她更是毫无原则,青鸾每每一沉下脸孔,上官绝就急急的来灭火,生怕青鸾一个怒里真打了他的宝贝女儿。

    久而久之这人精一样的小姑娘心里头最最喜欢的便是爹爹,开口的第一个字便是爹,只把上官绝感动的痛哭流涕。

    青鸾却觉得小小的性子绝对是承袭上官绝的,无赖而又狗腿,外带一双桃花眼骗的所有的人都站在了她那一边。

    “小世子可真乖啊。”夏至拿着柔弱的棉布在安安的身上擦拭。

    此时安安刚刚洗完澡,洗澡的过程里,便是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连哼唧一声的事都没有,乖巧的不得了。

    青鸾替他穿上新制的棉衣,因为两个孩子的肌肤柔软,因而他们贴身穿的全部都是用青鸾曾经穿过的里衣改过的小衣裳。

    “我们安安可真乖啊。”青鸾被安安看的没了脾气,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

    那边俏儿已经重新换了干净的水,奶娘将小小抱过来的时候,小小便已经在哭了,四肢有力的蹬着,显然对于自己即将要经历的洗澡很不满意。

    青鸾不由得伸手拍了两记小屁/股,怒道:“小丫头,就是个不省心的。”

    小小看着青鸾到是有些怕了,哭的声音一下子变小了,酷似上官绝的桃花眼滴溜溜的转着,显然是在找每次都会护着她的好爹爹,青鸾被她精明的样子给弄笑了,绷着声音道:“别找了,你爹现在不在这里,救不了你。”

    “爹,爹……”小丫头只能发一下单音节,嚷了一会都没见人,便歇了气。

    青鸾将她放到水里的时候还稍稍闹了一下,不过一会儿小丫头便玩水玩上性了,小手一下下的拍着水花,溅的身边的青鸾和伺候的丫鬟满身满脸,小丫头满足的咯大笑,青鸾将她抱出澡盆的时候,又是一顿小闹,直到青鸾沉下了脸,小丫头才识时务的安静了下来。

    便是一旁伺候的夏至和俏儿都啧啧称奇道:“这小小姐连话都还说不齐全就会看人脸色,这实在是太了不得了。”

    什么了不得啊,看人脸色下菜还不是她爹的强项,青鸾暗自在心里头腹诽了一句。

    洗过澡后,便是精力旺盛的小小也睡着了,青鸾守了两人一嗅,才让奶娘将人抱了下去。

    夏至见青鸾空了下来,又将双胞胎周岁宴上的各色单子拿给青鸾看,青鸾浏览了一遍,又对几处做出了更改,才问道:“抓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大夏朝的习俗,孩子满周岁的时候便要举行周岁礼,摆一大堆的各色物件让孩子挑选,选了什么便是寓意孩子将来的擅长。

    “已经备下了,之前上京又送来不少东西,有老太太准备的也有侯爷准备的,都是给小世子和小小姐抓周用的,还有宫里头皇上和皇后也分别赐下了东西来,奴婢都挑了放进去了。”夏至沉稳的回答道。

    “这就好。”青鸾点了点头。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却是上官绝满身风雪的走了进来。

    将身上的斗篷丢给一旁的丫鬟,上官绝先去了暖炉处去了身上的寒气,自安安和小小出生之后,进屋先去寒便成了上官绝的习惯了。

    夏至端了茶水上来,上官绝一饮而尽,像是渴极了。

    青鸾见状不由得问道:“怎么渴成这样子啊?”

    “之前收到消息说是烽烟县混进了几个北戎的探子,我带了人过去看,来回赶得急了便来不及喝水。”上官绝说话间又灌下了一盏茶方觉得好受点了。

    青鸾皱了皱眉头:“北戎?”

    上官绝之前挑起北戎的内乱缓解了北戎对大夏的攻势,然而闻人猛到底是北戎难得一见的将才,他的弟弟根本就不是他对手,不过两年的时间便平定了内乱,这不北戎皇廷一稳定,他们又开始对大夏虎视眈眈了。

    ps:包子什么的最好玩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