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8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47 勾结(结局倒计时三)

347 勾结(结局倒计时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伸手拦住青鸾的腰肢,道:“既然我休沐,不如陪你一道去石头城吧。”

    “这怎么成呢?我是去看全大嫂的,你去干什么。”那种内宅之事还劳动秦王出马那也实在是太可笑了。

    “我是陪着我的阿鸾去的。”上官绝始终吧肯放开青鸾,一副无赖的样子,而后他万分庆幸自己的无赖,因为他厚着脸皮缠着青鸾让青鸾到底没发撇下他。

    青鸾实在无奈,上官绝除了动手还动嘴,让她没法子招架,最后只得顺了他的意。

    等到两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到是把圆儿给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自己这一次出马不仅请回了秦王妃还请了秦王这么一尊大神来,不知道老太太会不会给吓的晕过去了。

    两辆马车并一队穿着铠甲的将士,虽说是趁着休沐的日子陪陪阿鸾,上官绝却打算趁机巡视一下石头城,毕竟如今的北戎并不安分,而石头城作为西北的第一道关卡地理位置着实重要。

    两个时辰后便到石头城的守将府外,上官绝带着将士在进城的时候便同青鸾分开了,毕竟全大栓不在守将府他一个大男人跟着跟一群女人磨叽也不是个事。

    老太太在正屋听闻秦王妃到访的消息到是当真慌了神,虽然她之前便偷听到了全秀儿的话,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那个大字不识的儿媳妇真有那么大的面子,靠着一个丫鬟就能请来秦王妃。

    “快去请二夫人过来。”老太太慌的在厅里乱窜,忙不迭的要身边的丫鬟去请蒋瑶,她喜欢蒋瑶除了蒋瑶会哄她开心外更重要的是蒋瑶会给她出主意,从她到搬进这府里头,蒋瑶便教她要用婆婆的威严压制住全大嫂,这样她才能掌握这个家,她才能过的舒服,她之所以会那么磋磨全大嫂有一大半原因是蒋瑶在一边不着痕迹的挑唆。

    这老太太一生接触的都是跟她同类的人,或老实或泼辣却少有蒋瑶这种心机深沉的,连带着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还不自知,只当蒋瑶是自己的知心媳妇。

    丫鬟去了后又马上回来了,这一次跟着来的却不是蒋瑶,而是她身边的丫鬟抱琴。

    “你们家主子呢?怎么没有过来?”老太太见蒋瑶没有过来一时有些生气。

    抱琴忙上前安抚道:“老太太请息怒,二夫人许是昨夜受了凉,这回子正不舒服呢,上吐下泻的,怕是来了也只会亵渎了贵客,二夫人说了,老太太大可不必惊慌,大夫人是您的媳妇,这世上断没有不是的婆婆,大夫人也没有这个胆告状的,老太太只管大大方方的就成了,再说了您的年纪也摆在这里,秦王妃也不会留下欺负老人的名头的。”

    抱琴的话让老太太勉强镇静了下来,虽然她的心里还不免有信乱,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是硬着头皮也要上了。

    老太太咳嗽了一声,理了理身上的衣衫,直起身子道:“怕,我怎么会怕,我调教自己的儿媳就算是天皇老子也管不着,走吧,既然王妃娘娘来,少不得要去迎一迎的。”

    老太太身上一套万字不断头的绛紫色立领秄子,头上戴的是红宝石的抹额,这样的妆扮确实到像是上京那些身份尊贵的老封君,只不过再华丽的衣饰也掩不住老太太骨子里那种粗俗,蒋瑶可以用衣衫首饰装饰老太太却怎么都提升不了她的气质,气质这种东西那是与生俱来的。

    所以当全老太见到青鸾的时候,那勉强撑起来的精气神一下子给漏光了,对于她来说这便是真正贵人的气度,不管她身上穿着什么光是这么站着便让她忍不住的卑躬屈膝,而全老太的膝盖一软,直接跪倒在地给青鸾请安。

    这么一个大礼到是把青鸾给吓了一跳,夏至见状上前扶起了全老太太。

    青鸾在没有见到全大嫂之前自是对全老太客客气气的,这让全老太太紧绷的心神放松了下来,果然如二媳妇说的那样,王妃娘娘还是很敬老的,虽然她身上没有任何的品级,王妃娘娘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

    全老太一放松下来刻薄的本性就露了出来,当青鸾问起全大嫂的情况时,老太太滔滔不绝的诉说了一大堆全大嫂的不是之处,话里话外恨不得直接把全大嫂休了回去,好让自家儿子另聘闺秀千金。

    青鸾面色不显心里头到是有些明白这全老太的不着四六,也是全大嫂太过实心眼了,其实像全老太这样的老太太只要稍稍使些手段便能让她服服帖帖的,因而她的耳根子实在是太软了。

    青鸾从来的路上便已经从圆儿的口里听说老太太对两个媳妇的区别对待了,而她对全大嫂这位漂亮温柔还能讨老太太喜欢的弟媳也有那么几分好奇,特别是在听老太太述说全大嫂的不是后,青鸾算是明白了全老太对全大嫂的大部分不满还是因为这位温柔漂亮的二儿媳挑唆着。

    如今全家内宅当中也就三位主子,一位全老太在这里,全大嫂病的起不了身了,只是不知道这位二夫人怎么都没有出现。

    “老太太,我想先见一见全大嫂。”青鸾不客气的打断了全老太的喋喋不休。

    全老太的脸色明显一僵,讪讪的起身道:“草民带着王妃娘娘去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装病,都在床上躺了那么久了吃了那些个药都没有效果。”

    青鸾的脸色一沉,她是打算先至少弄清楚了情况再说话的,可是这全老太从她进门之初便一直在抱怨全大嫂的不是,还说出这样令人心寒的话来,可见她不仅仅是糊涂耳根子软,还是个心胸狭隘的妇人。

    “行了,本妃不想听你说话,带路吧。”

    青鸾的话让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全老太回了神,看了一眼青鸾的神情到底不敢再多话了,只得领着青鸾去了全大嫂的院子。

    不过隔了几个月,青鸾万万没有想到再见全大舍是这么一副场景,那病恹恹躺在床上的人实在是很难同当初带领石头城的妇女一同抗击北戎人的那个领头人联系起来。

    全秀儿看到青鸾的时候忍不住先哭了起来。

    到是一旁的全老太唯恐全秀儿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连声呵斥道:“哭什么哭,还不快来给王妃娘娘见礼。”

    全秀儿用力的抹了抹眼泪,看全老太的目光带着一丝丝的愤恨,小丫头从小到大都对这个所谓的祖母没蓕钼有印象,而她的到来直接让母亲卧病在床,小丫头的心里早就憋了一口气了,此时看到青鸾到来也不再掩饰这份愤怒。

    全老太一看全秀儿的目光不由得怒了,下意识的伸手便要来打全秀儿,夏至眼明手快的拉过全秀儿,全老太太的这一巴掌没打到全秀儿,到是打到了夏至的手背上。

    “啪”的一声,很清脆很响亮的声音,夏至的手背立时便红了一块,她倒抽了一口气,暗道这老太婆下手可真重,秀儿一个小丫头还是她的亲孙女都下得了这重手。

    全老太一看自己打错了人便立时垂下了头,这些人明摆着护着丫头倒让她没法子下手了。

    青鸾在看大全大嫂的那一刻便已经心生了怒气,如今这全老太还要当着她的面打全秀儿那是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了。

    “跪下!”青鸾冷声喝道。

    全老太一愣,因为青鸾从进门都面带着微笑这让全老太的心中产生了青鸾是很好说话的错觉。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突然觉得小肚腿一痛,双腿咚的一下子跪倒在了青石板上,却是俏儿一脚重重的踢在全老太的小肚腿让她承受不住的跪了下来。

    “哎呦喂——”全老太痛呼了一声,这膝盖骨硬生生的磕到石板的滋味可不好受啊,“王妃娘娘,您这是为何?”

    “为何?我秦王府的人也是你可以打得的。”青鸾冷冷丢下这句话便直接到了全大嫂的床榻前,握住她冰冷的手安慰道,“全大嫂,我记得以前你跟我说过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便是你心里头心疼那个无缘的孩子,你也不应该心灰意冷啊。”

    青鸾是体会过失去孩子的痛苦,全大嫂之所以缠绵病态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想不开。

    全大嫂一听这话登时流下了泪了,从那个孩子流掉之后她便一直没有掉过泪,全老太对她表现出来明显的厌恶,甚至不管她做什么在她的眼里都是错的,她甚至有冲动自请下堂。

    她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也曾经想过自己若是就这么去了是不是会好一点,就是这些软弱的想法让她忘记了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有勇气,那个时候的她拿起铁锹棍子便能和北戎人战斗,那个再困难都会笑着挺下去的她才是真的她。

    青鸾说完这句话便不再说话,全大嫂本质依旧是那个坚强自信乐观的妇人,她只是一时走进了死胡同。

    过了好一会,全大嫂黯淡的眸子里渐渐的有了光彩,冰冷的手反握住青鸾的手道:“王妃娘娘,多谢您来看我,您放心我没有那么容易倒下去。”

    全老太跪在地上看着全大嫂和青鸾相谈甚欢的样子,心里头憋了一口气,不过膝盖上的疼痛告诉她眼前的人并不是她撒泼就能解决的人,她瞪了全大嫂一眼,愤恨的暗道,便是王妃也不可能一直都待在全家不走,等到王妃走了,看谁还能做你的后台。

    青鸾只看了一眼便看清了全老太打的主意,她实在是不明白这老太,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千金闺秀,会做的也不过是洗衣做饭种地,偏她还瞧不起同她一样出身的媳妇,这人是不是变相的瞧不起自己啊。

    第四进的内宅住的便是全小栓和蒋瑶,因为知道今日卫青鸾会过来,蒋瑶老早便寻了一个理由将全小栓骗了出去。因为全大嫂病了很久,这全府的内宅便被全老太握在手里,不过全老太压根就没当过大家自是不懂的全靠蒋瑶在一旁指点,说白了如今全家的内宅其实是握在蒋瑶的手里。

    此时蒋瑶的屋子房门紧闭,屋子里头蒋瑶同一男子相对而坐,那男子的身上穿着兽皮炮制而成的袍子,五官深邃皮肤黝黑,很明显是外族之人。

    蒋瑶并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她看的出来此人的目光犀利,四肢肌肉发达有力,大夏的话虽说的怪腔怪调的却比一般的北戎人要好的多,想来他应该也算是北戎的一员猛将了。

    闻人猛如鹰般的眸子盯着对面的中原女子,仿佛在窥视她话中的可信程度。

    “这位将军,如今秦王妃便在全府,秦王上官绝对秦王妃一往情深,只要贵国拿下了秦王妃做人质便能直接同秦王谈判,即便是让他放北戎人入关也是愿意的。”蒋瑶当初逃出升天,但是她却无力救蒋家的其他人,甚至因为受伤严重她的武功也不及原来的一半,她心里头恨,她恨上官绝为何不肯为她停驻目光,她更恨上官绝助上官昊上位使得蒋家家破人亡,她知道凭着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能动摇到已经是秦王妃的卫青鸾,所以她只能联合北戎人。

    上官绝不是自诩情深吗?她到要看看若是让他在卫青鸾和大夏安危之前他会选择什么?想来这份抉择定会让他痛苦不堪的,蒋瑶一想到这些心里头便万分的痛快,如今她要做的便是协助这北戎人将卫青鸾无声无息的运出石头城。

    “我已经让人在茶水里下了药,等一下将军便可以去拿人了,只要出了石头城,北戎人质在手想要攻破西北军的防守也指日可待。”蒋瑶沉声说道。

    对于闻人猛来说为了一个女人而陷整个民族不义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但是当初上官绝挑唆北戎皇廷内斗,而他那个蠢弟弟果然上了他的当,以至于放弃了原本快要攻破的石头城成了他心中的心结,而上官绝更是这心结当中的刺,他实在是很想会一会这战神之后。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