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8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48 后续

348 后续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全大栓看了一眼被牢牢钳制住的蒋瑶,他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弟妹居然是朝廷钦犯,而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向秦王报复,这么一个女子究竟哪里来的胆量,与外族勾结想要掳走秦王妃,甚至还引来北戎的闻人猛。

    上官绝和卫青鸾已经离去了,蒋瑶身上的发簪尽落,她的脸色透着一股子灰败之气,像是即将凋零的花朵,眼里空空洞洞的没有光芒,功亏一篑,她终究是输了,她输给了上官绝对卫青鸾的感情。

    全大栓是个粗人,他也不会明白蒋瑶的想法,想了想让人先将她押解下去,等之后再跟秦王请示。

    全府,蒋瑶在茶水里下了药,所有喝了茶水的人都中了招,而全大嫂则是被蒋瑶给敲晕的。

    全老太太醒过来的时候,神情都有些茫然,一屋子的人都是东倒西歪的,便是秦王妃带来的人也都没能幸免,整个屋子里只少了一个人,全老太虽没什么文化可也清楚秦王妃的重要性,秦王妃在他们家里失踪了,这可如何是好啊?皇帝会不会砍了他们的头啊。

    全老太一时急的说不出话来,又因为药物的残留手脚虚软的没有力气,索性放开喉咙大哭了起来,这家里好好的怎么会遭了贼呢。

    全老太这一嗓子到是把其他人给喊醒了,夏至和俏儿两个醒过来发现不见了青鸾,顿时吓了一大跳,挣扎着从地上起来就要往外走去,就在这个时候,青鸾和小扇子一左一右的扶着上官绝走了进来。

    “王妃,王爷……”夏至和俏儿赶紧上前,此时也靠不得全府的下人了,扶着上官绝进了隔壁的小厅坐下了。

    不怎么剧烈的动作却让上官绝吐出了一口血来,青鸾的脸色更加的白了,接过伤药的手不由得一抖。

    上官绝见状一把握住她冰冷的手道:“我没事的。”

    这样的伤暂时还死不了人的,不过这一次真的是万分的庆幸,便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当时为何会觉得那辆马车有蹊跷,但是他却觉得这一次做的很好,至少阿鸾平安无事。

    “哎呦哎呦,你到是轻点啊。”一旁的小扇子龇牙咧嘴的,他的胳膊上开了一道大口子,夏至正往伤口上撒金创役。

    “得了吧,一点小伤还唧唧歪歪的。”夏至低声斥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不由得放轻了不少。

    全大栓在随后赶了回来,随行的还有石头城的大夫,等到替王爷诊治后确定性命无碍,全大栓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王爷您的伤不宜劳动便在这里休养几天吧,元城那边属下会派人过去同几位将军交代一声的。”全大栓一脸的愧疚,毕竟那个打秦王妃主意的人是全小栓的妻子,虽然蒋瑶从头至尾都没有将自己当成是全家人。

    上官绝点了点头,全大栓这才退了出去。

    青鸾喂上官绝喝完药,又拿了清水给他漱口,“你先睡一会吧。”

    到底是受了重伤,上官绝的脸色不怎么好看,青鸾扶着他躺下了,内心深处却是前所未有的愧疚和歉然,如果不是大意也不会让上官绝受伤了。

    上官绝抬眸,青鸾却是给了他一个微笑。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可是对于上官绝来说,她的任何一丝细微的改变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丫头怕是又在自责了。

    上官绝厚着脸皮道:“你陪我睡。”

    青鸾一怔,却见他惯常的无赖表情,只得微敛笑容道:“你受伤了,好好休息,我就在边上陪着你。”

    “不要,你要不陪我,我就不睡了。”那吃准了青鸾心软的神情简直就跟双胞胎如出一辙。

    青鸾无奈,只得褪了钗饰躺在上官绝的身侧。

    上官绝微微扬了扬嘴角,忍着胸口的不适,伸手将青鸾抱进了怀里,青鸾不妨他受伤了还如此的不老实,微微挣扎了一下,听到他的呼痛声,却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相拥着,就在青鸾以为上官绝已经睡着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一个低沉的嗓音响起。

    “阿鸾,护着你是我的责任。”

    淡淡的一句话让青鸾眼角微湿。

    全大栓出了院子,那边全老太便等着了,老太太今日所经历的一切远远超过了她所能承受的,为何不过一个时辰,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媳妇居然成了朝廷钦犯,而且还意图掳走秦王妃,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大栓啊,怎么会这个样子的啊,阿瑶好好的怎么会是钦犯呢?”全老太太的神情有些茫然,语气少了以往的霸道。

    “娘,你为何不喜阿萍?”全大栓的脸色浮现出了痛苦的神色,他不知道原来这一段时间自己的妻子受了那么多的苦,而那个孩子他这个做爹的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

    全老太太面色一滞,显然没有想到全大栓会问出这样的话,拉下脸来道:“她有什么好的,儿啊,你现在可是一城的守将啊,堂堂一个将军,她一个粗妇怎么配得上你?”

    全老太太对于全大嫂的厌恶依旧。

    “她配不上,说起来当初如果不是她收留儿子,儿子早就饿死了,她有什么不好的,她在最苦的时候都没有弃我而去,她为我/操持家务,为我生儿育女,她是儿子的媳妇啊,如果儿子在升官之后抛弃她这样的行为同畜生有什么区别。”全大栓的面色通红,他和全小栓两人,自小他便不讨全老太的欢心,后来老家遭灾,家里的粮食不够吃,全老太便将他赶了出来,他虽然难过却明白若是自己留在家里指不定一家三口都要饿死了,所以他离开了家乡。

    后来他饿地昏倒在路边是全大嫂救了他,他同阿萍成亲后的日子很辛苦,可是她却从未在他面前诉过一声的苦,相濡以沫不过如此,后来他靠着一股子的拼劲,从普通的兵丁做到队长,做到副将,手里有些钱的时候便托人带回老家,毕竟全老太是他的亲娘。

    当全老太带着全小栓到石头城的时候,他也很欢迎的,甚至还为全小栓谋差事,可是就在他在外头打拼的时候,他的老娘变着法子折腾他的妻子。

    “娘,等过了这个冬天,你和小栓还是回老家吧,这里的气候不好,不适合你住。”全大栓闭了闭眼睛,坚定的说道。

    “你要赶我走?”全老太的声音陡然间拔高了,大儿子素来老实孝顺怎么会有这想法,定是那女人挑唆的,“我是你亲娘,你要赶我走,你都不怕被雷劈吗?我知道一定是那个女人对不对?她恨毒了我,哎呦,老天啊,你怎么不睁眼看看,这天下间怎么会有这么不孝顺的儿子啊。”

    全老太又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天喊地了起来。

    全大栓皱了皱眉头,也不说话,只这么安静的看着全老太表演。

    不过一刻钟全老太便收了声,腾的一下子从地上蹿了起来,直接往全大栓的身上撞过去道:“早知道你不待见我,我不如死了算了。”

    全大栓一把拉住全老太,怒吼道:“你够了。”

    全大栓在全老太太的心目中一直是个沉默寡言木讷之人,相对于小儿的机灵乖巧,全大栓就显得无趣多了,全老太太早年丧夫,一个人养不活两个儿子,有好几次都想将全大栓送人,后来在荒年的时候把他赶了出去,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不喜的大儿会偶这么一份机遇,竟然做了石头城的守将,正四品的将军,要知道她在老家看过的最大的官便是村长。

    然全老太的心里也有些心虚,她怕全大栓记者以前的事便不孝顺她了,所以她想要将全大栓握在手里,全大嫂这个媳妇不是她相看的自是同她不亲,想要换一个媳妇一方面是想要拢住了大儿,另一方面自是为了体现她这个做娘的权威。

    全大栓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大声的冲她喊过,这一声嘶吼可把全老太给吓坏了,因为全大栓瞪大了双眼,铁青着脸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不待见阿萍,那蒋瑶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不断挑唆着你闹事,她是利用你的手让阿萍受不了开口向秦王妃求助,想着等秦王妃来石头城的时候再掳走她,你以为秦王知道这一切后会不怪罪你,你还要这么闹,是不是想要让我们全家都因为你的势力而丧命。”全大栓喘着粗气,他实在是受够了。

    全老太一听要丧命立时打了个哆嗦,原本的嚎叫也一下子咽回了肚子,老太太说白了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她能磋磨全大嫂,那是因为全大栓是她的儿子,一旦全大栓都不站在她这一边了,她连势都无法仗了。

    “你们几个替老太太收拾好东西,等这雪停了就离开。”全大栓指着几个下人吩咐道,原本还想着等过完冬天再送走他们的,可显然全老太太会作了,让全大栓仅剩的耐性都折腾没了。

    ps:有些事我本打算在番外的时候再交代,大家既然不满意,那我会尽量交代清楚的,对于结局大家不满我很抱歉,你们抱怨也无可厚非,但是关于丫鬟名字一样的问题我想说小鱼本来取名就不怎么能耐,文里丫鬟的名字一样很正常,抱琴这个名字红楼梦还有呢,总不是我抄袭红楼梦的吧,我只能说本文绝对是原创来着,结局不满你们可以喷,但是不能污蔑抄袭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