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8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50 续二

350 续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许是因为受伤,上官绝的这一觉睡地很沉,不过饶是如此,他的手依旧霸道的拦在青鸾的腰肢上。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舒悫鹉琻

    青鸾睁开眼睛,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暗淡,让人一下子分不清时间来,身侧是上官绝平稳的呼吸声,很安静的环境,几乎能够听到那一下一下规律的心跳。

    青鸾转过头去,入目的是上官绝稍稍有些苍白的侧脸,浓密的睫毛安静的覆在眼睑上,他的五官线条其实与老王爷有些相似,严肃起来很是冷硬,便是那股子气场都能震慑住底下的人,哥哥便曾经说过上官绝其实是个天生的将领,他有运筹帷幄,纵观全局的大局观,又有让人信服的威严感。

    可就是这么一个西北军的掌权者,她却很少见到他凌厉的一面,他在她的面前总是喜欢耍无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闪动的却是星光般的光影,只因为他和她的开始,她总是对他不假辞色。

    但她知道上官绝有着属于他的骄傲,即便那个时候他还是游戏人间的纨绔世子,他还是有着他的傲骨,可是这个男人却在她的面前放下了所有的傲气,他在她的面前弯下了腰。

    似有一股又酸又甜的滋味充斥心头,青鸾忍不住伸手手,轻轻的扶上了上官绝的侧脸,此生能得他的维护她是何其的幸运。

    如蝴蝶般轻盈的吻轻轻的落在他的侧脸,青鸾微微的弯了完唇角,软声低喃道:“上官绝,我爱你。”

    短短的六个字让青鸾微红了双颊,即便是趁着他熟睡的时候告白,她的内心依旧止不住的羞涩了起来,她想说她不仅仅是爱他,他是她的命。

    眼见着上官绝的睫毛颤动了一下,青鸾有些受惊,赶紧收回了手窝在他的身侧装睡。

    腰肢上的手微微用力,她的身子牢牢的贴住了他,青鸾紧紧闭着双眼,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啊,他不会是听到了吧?这样直白的爱语她平日里根本就说不出口,更何况两人早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娘了,这个时候还来说爱不爱未眠也显得有些矫情了。

    正当青鸾还在胡思乱想之际,她的耳垂微微一暖,似有一股子电流从脊背处窜了上来,身子微微的颤了颤。

    “阿鸾,再说一遍。”上官绝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让人心颤的暗哑,那微紧的力道却是显示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原本只是想装睡逗弄一下爱妻,却没有想到会听到她的爱言,直白的让他心口似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狂潮激荡着。

    青鸾的脸越发的烫了,他果然是听到了。

    “阿鸾,再说一遍,我想听。”

    上官绝的语气压抑着一股子狂喜,正是这一份的压抑让青鸾不忍心拒绝,他爱她,所以情愿为她卑微,但他不知道,其实她的心也是一样的。

    一想到这些,青鸾不知道从哪里升出一股子勇气来,抬起头,漾着水般的杏眸认真的盯着上官绝的脸,她看到了他脸上的期待以及紧张,青鸾微微笑了笑。

    “上官绝,其实很早以前我便爱上你了,我爱你的心不亚于你。”红唇轻启,倾吐出来的爱语让上官绝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随即袭上心头的是狂喜和幸福。

    上官绝不由得用力拦住青鸾的腰肢,额头抵着她的,低喃道:“阿鸾,我好高兴好高兴,阿鸾,你再说一遍……”

    静谧的午后,青鸾在上官绝的要求下一遍遍的吐露爱语,看着他傻傻的笑容,青鸾的心头亦是开出了一片花。

    上官绝的伤势好的很快,在屋子里躺了两天,便准备回元城了。

    “你打算怎么处置蒋瑶?”青鸾问道。

    “她本应该已经死了。”上官绝的眸光微沉,蒋瑶本就是被判刑的死囚,更何况她这人有需狂,如果不一次将她搞定,自己的心也不能放下来。

    青鸾点了点头,对于蒋瑶这个女人她实在是生不出任何的同情心来。

    “全副将在外头等你,恐怕也是为了这事来的,你去见一见他,我去看看全大嫂。”青鸾替上官绝理好衣衫道。

    全老太太和全小栓在出事的当天就被全大栓给送回老家,具体的情况青鸾并不清楚,只是听夏至说当时全老太满地打滚,又哭又闹又撒泼的,而全小栓更是要上前打全大栓。

    还是小扇子出面搞定这对极品母子的呢。

    夏至说到这话的时候到是有些沾沾自喜,青鸾不由得暗笑,这丫头也是个口是心非的主。

    虽然全老太已经回老家了,不过全大晒依旧住在原来那院子里,也不过两天的时间,她的脸色已经好看多了,只是在看到青鸾的时候脸上少不得带了些愧疚。

    在全大纱来,秦王会受上,秦王妃会受惊都是她的缘故,如果不是圆儿去请青鸾来石头城,青鸾压根不会遭遇这种事。

    青鸾哪里会不清楚全大嫂的想法啊,直接说道:“全大嫂,这次是我连累了你。”

    这边自己还没开口道歉到是让青鸾抢了个先,全大嫂不由得一滞,却听到青鸾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你同我的关系,她也不会选择嫁到全家,如果不是她的刻意挑唆,全老太也不会想着法子折腾你,更不会累的你失了孩子伤了身子。”

    “这怎么能这么说呢。”全大嫂没有青鸾那份口才,却也知道事儿不能这么计,认真说起来,蒋瑶这样可算是私通敌国了,全大栓作为石头城的守将不但让这样的事发生了而且是发生在眼皮子底下论起来也是要问罪的啊。

    青鸾拍了拍全大嫂的手,“既是如此,咱们就什么都不要计较了,如今全老太也回去了,这家里还是你说了算,你好好样身子才是。”

    全大嫂愣怔了一会到也不在拘泥,脸色有了笑容道:“承您的吉言,只是这一次恐怕不能参加小世子他们的周岁宴了。”

    “这有什么关系,等到你身子好了带着秀儿一起来元城玩便是了。”这送请帖本就是个借口,全大嫂的身子也不适合在大冬天的出行,青鸾自不会勉强的。

    “真没有想到她真的是名门之后啊?”说起蒋瑶全大嫂依旧有几分唏嘘,那个被全老太和全小栓当成心肝宝贝的女人嫁到全家竟然只是为了要诱秦王妃到石头城,她是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还是太过执着秦王妃了。

    这次还算是万幸没有出什么事情,如果秦王妃真的出什么事不但但她心里头难安,他们全家甚至还会因此落罪,这个女人可从来没有替他们全家着想过啊。

    青鸾这边和全大砂别的时候,全大栓正同上官绝汇报事。

    “秦王殿下,那女人想要见你一面。”全大栓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蒋瑶的要求说了出来。

    “见我?”上官绝神色微冷,那蒋瑶便像是一条附骨之疽,实在是令人厌恶,不过沉默了片刻,他又道,“本王就去见一见她,你准备一壶鸠酒。”

    蒋瑶的本事实在是太大了,能从天牢逃离,上官绝并不打算再给她任何机会了。

    石头城的牢房最多囚禁的便是北戎的歼细,全大栓直接派了一小队人马总共二十个人看守着,确保牢房里一个苍蝇都飞不出来,冬天的石头城本就很冷,阴暗的牢房里更显得阴冷无比。

    上官绝进来的时候,蒋瑶原本是躺在一堆稻草里的,听到动静后看到上官绝,神色一慌,随即一下子从稻草堆里站了起来,慌乱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衫和头发,双颊微微泛着红,就像是一个初见情郎手足无措的少女一般。

    上官绝的眉头轻拧,这女人该不会是得了什么妄想症了吧?

    只见蒋瑶理好身上的衣衫后,姿态优雅的朝着上官绝走来,她的脸色带着微笑,眼眸里含着憧憬和欢乐,柔声的问候道:“你来了。”

    铁栅栏阻挡了她的靠近,蒋瑶脸上的笑容满满的褪了下去,满眼厉色的看向全大栓怒道:“把我放出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秦王妃,你敢关我,胆子好大啊。”

    蒋瑶怒斥完全大栓后,才又泫然欲泣的看向上官绝道:“绝哥哥,他们关着我,你让他们放我出去。”

    从盛气凌人到可怜兮兮,变脸快得让人嗔目结舌,而上官绝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她已经疯了,不过蒋瑶这女人素来诡计多端,谁知道她是真疯还是装疯卖傻来着,横竖他多不会给她机会了。

    见上官绝迟迟没有回话,蒋瑶的眼角滴下了泪来,她哭道:“绝哥哥,我知道错了,这里还冷好黑,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我以后一定会听话的,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上官绝朝着全大栓点了点头,

    全大栓上前打开了大锁,上官绝直接走了进去。

    蒋瑶欢喜的朝着上官绝奔了过来,在看到全大栓手上的鸠酒后,脸色陡然一变,连连倒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