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8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51 落幕(真正结局)

351 落幕(真正结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全大栓面色沉郁,这个女人一手将他的后宅绞的天翻地覆,甚至于自己的妻子流产以及流产后反复缠绵病榻都有她的手段在,只因为她需要一个将秦王妃诱至石头城的契机,她本是朝廷钦犯,如今又有大罪在身,当真是罪有应得。

    “你本该早已经斩首,难不成你以为犯下的罪还能活命?”全大栓的声音很厚沉,听在蒋瑶的耳朵里却似催命符一般。

    她的身子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一张脸失了血色,她不断的摇着头,倒退,直到身子抵在了墙根上,无路可退。她以为自己并不怕死,她以为只要弄死了卫青鸾不管遭受什么她都愿意,可是这一刻她才发现她其实很怕死,她甚至后悔当初逃离厩的时候就该逃的远远的,而不是凑到西北暴露自己的踪迹。

    蒋瑶的目光转到上官绝的身上,在触到他冰冷的眸色后,更是心下凄然,她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啊?

    冰冷的鸠酒被灌了进来,滑过喉咙,她的脸上渐渐的浮现出绝望的神色来,腹里像是有一把刀子在搅动着,疼的她忍不走了两声。身体已经无力再支撑了,渐渐的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一点点的流失,嘴角有暗红色的血液流出,她用尽身体最后的一丝力气,撑起头看向上官绝,他的身影慢慢的有行惚了,似与多年前那个青涩的身影渐渐的重叠了起来。

    当初那个不曾嫌弃过她的绝哥哥到底不是他啊,蒋瑶渐渐的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了,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闭上了双眼。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全大栓才伸手探了探蒋瑶的鼻息,转过头去对着上官绝道:“王爷,人已经死了。”

    上官绝点了点头,“你处理吧。”丢下这句话,他便出了牢房。

    今年最大的辩雪过去了,外头笼罩在白茫茫的雪色当中,雪停之后,天边露出了一抹暖阳,空气清冷而又干净,上官绝不由得深深吸了两口气,缓缓的吐出,眼底的阴霾渐渐的散了开去。

    他的心很小,这一生只装得下阿鸾一个人。

    永和四年,春,上京近郊的官道上,一支车队匀速的朝着上京北城门的方向而去。

    当中一辆乌木坐成的结实马车里时不时的传出孝子的童言童语,而马车的车轮上则有属于秦王府的徽章。

    当初皇帝要求上官绝继续担任西北统帅两年,并承诺两年之后放上官绝自由,可惜这计划永远改不了变化。上官绝足足在西北待了四年才有时间回京。

    这几年之中,上官绝多次同北戎皇廷接触,而闻人猛虽为北戎人却实在是一个难得的眼光远大的领导者,就在去年的冬天,以闻人猛为首的北戎皇廷和上官绝为首的大夏正式签订了边境和平条约,双方开放贸易。

    这一条约对两方都是有利的,结果很美好,这过程的艰辛也就只有上官绝才明白,而在商谈的过程中,上官绝替红叶山庄争取到了不少福利,而当今秦王便是红叶山庄的神秘庄主傅红叶的事也被曝了出来。

    消息传回上京的时候可以说是满朝哗然,毕竟有传言红叶山庄的资产甚至比国库还要富有,有钱人并不可怕,有钱又有权的人难免让让心生忌惮,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皇家之人。有那御史提出秦王此举同商人逐利实为不妥,当然此举不乏试探之意,想要看看皇帝对这秦王究竟何意,却没想到皇帝当朝就训斥了那位御史,直言秦王是社稷重臣,变相的表示了自己对秦王的信任。

    朝堂上的这一出戏上官绝没有看到,此刻他正躺在马车的软榻上,逗弄自己的女儿呢。

    双胞胎如今已经三岁了,相貌也完全承袭了父母的好优点,小小穿着粉色的春装,同色的丝带绑了两个包包头,玉焉爱,小丫头此刻正坐在自己最最喜欢的爹的肚子上,一颠颠的完全将秦王殿下当成了大马。

    “爹爹,再高些,再高些。”小丫头玩的不亦乐乎,这边厢女儿控的爹爹丝毫不嫌累,还一脸傻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而马车的另外一边,安安则坐在青鸾的对面,母子俩的中间放了一张小方桌固定在车上,桌上是一副小小的棋盘,母子二人安静的对弈,安安不过三岁,下起棋来却是有模有样的,和喜欢闹腾的妹妹的不同,上官宸小朋友从小便喜欢安静的活动,比方说下棋,比方说听故事,比方说练字。

    所以小小对于这个哥哥从来都是打从心里头的嫌弃,她家哥哥总是一副小老头的样子,也不会陪她玩,还没有爹爹好呢。

    青鸾看了一眼苦思冥想的儿子,微微一笑,虽说喜欢下棋但到底年纪还小,这棋力还是有限的,不过同龄人当中会下棋的到底还是少数,比方小小这个疯丫头到现在别说下棋了就是连自己的名字都还认不全呢。

    青鸾侧过头去,看着玩地正疯的父女俩,少不得说道:“小小,你是女孩子好歹要有女孩子的样子,礼仪嬷嬷教的都学到哪里去了。”

    小小一听到青鸾的声音顿时犹如泄了气的小皮球一般,家里爹爹是毫无原则的疼她,母亲却是比较喜欢哥哥,对她总是凶凶的。

    小丫头小脸上不免带上了几分委屈之色,上官绝心疼了,忙帮腔道:“都是自家人,这么讲究做什么啊?”

    青鸾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就惯着吧,把女儿惯得无法无天了,以后的烂摊子你来收拾啊。

    上官绝嘿嘿的笑了两声,坐起来,抱起小小道:“丫头,玩了这一路,爹爹饿了。”

    小小一听这话,立时就忘记了委屈,胖乎乎的小手从点心匣子里掏出一块小点心,小小的身子站在上官绝的膝上,非得亲手送到上官绝的嘴:“爹爹,吃糕糕。”

    上官绝张嘴一口吞了,从嘴里甜到心里,又忍不住的亲了亲女儿的小脸,夸赞道:“我们家小小最乖了。”

    一句话说的小丫头咯的笑了出来,钻进了上官绝的怀里,父女俩又玩闹了起来,全然将青鸾的话忘到了脑后头。

    青鸾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在西北的时候野惯了,要知道上京的姑娘闺秀可是从会走路便开始学习礼仪规范了,哪里像她这样没心没肺的,如今回了上旧怎么办啊?真是够愁人的。

    “王爷,王妃,威远侯来了。”马车外头传来小扇子的声音。

    青鸾不由得一喜:“哥哥来接我们了。”

    自双胞胎满月宴卫澈等人离开元城后,青鸾便没有见过娘家人,而爱妹心切的卫澈同样也等不及了,直接骑了马出城迎接。

    “安安,小小,你们舅舅来了。”青鸾对着双胞胎说道。

    此时安安已经放下了手上的东西,而小小则是睁着大大的眼睛问道:“舅舅?”

    对于这个舅舅双胞胎自是没有印象的,不过每年过年生日他们都会收到从京里送过来的礼物,而自家娘亲也常常在他们的耳边念叨着这位舅舅,所以“舅舅”这个大名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如雷贯耳了。

    马车停稳后,青鸾便直接掀开了帘子。

    见妻子一副迫不及待的的样子,上官绝不由得有性味,压下心头酸溜溜的感觉,抱起小小道:“小小最喜欢谁?”

    小丫头乖觉的答道:“小小最喜欢爹爹了。”

    上官绝吃味的心灵顿时得到了抚慰,安安不由得暗暗扶额,这样没有意义的一问一答,他每日都快要听的耳朵起茧了,偏说的两个人丝毫都不觉得厌烦。

    马车外头卫澈一身墨色的锦袍,骑在马上,几年的时光将他淬炼的越发的成熟稳重了。当然他的脸上还是那副淡漠的样子,只是视线盯着车帘子显示出了他内心的激动。

    “哥哥。”里头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卫澈轻轻的“哎”了一声,从马上跳了下来,同时马车里的青鸾也掀开了车帘子。

    兄妹二人俱是从未分开过这么久,青鸾的眼眶微热,嘴角却是含着笑,想要说些什么却都梗在喉咙里。

    掌心塞进了一只小小的手,却是安安牵着了青鸾的手,他的神情亦很严肃,看着卫澈叫了一声“舅舅”

    稚嫩的声音一下子打破了安静,青鸾像是突然能动了一般,一手擦了擦眼角,一手牵着安安的手下了马车。

    “哥哥,你怎么突然来了。”青鸾问道。

    “我来看看你们。”卫澈的目光在青鸾和安安的身上流连。

    又听到一声清脆的童音:“你是舅舅吗?”

    只见上官绝抱着小小跳下了马车,而小小正疑惑的望着卫澈,过了好半晌才微微有些失望道:“跟哥哥好像啊。”一样的严肃,一样的无趣。

    ps:蒋瑶的死便是正文的结局,之后便是一鞋外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