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8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53 番外栖凤宫的婆媳

353 番外栖凤宫的婆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娘娘,魏亲王妃来了。”

    青鸾不由得一怔,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魏亲王妃是谁?上官昊以侄子的身份继承了皇位,但他的双亲尚健在,登基后魏王按照祖制被晋封为魏亲王,而魏亲王妃便是皇帝的亲娘,皇后娘娘的婆婆,只不过如今皇帝和皇后住在皇宫里,而他们依旧是住在魏王府。

    皇后的笑容微微敛了敛,还未开口说话,便听得一阵珠帘晃荡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个满身珠翠的女子款步进来。

    其实对于这位青鸾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初那个唯唯诺诺,连自己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流掉都不敢争取一句的女人上。

    魏王是个傻子,从他还是皇子的时候便是一众人当中最低位最为低下的,而先帝因为生出了这么个傻儿子便一直觉得是份耻辱,等到魏王成年后随随便便从下头挑选了一个媳妇。

    吏部左侍郎宣家的姑娘,原本是宣家的嫡女却在最后变成了魏亲王妃这个庶女,而宣家以庶换嫡如此欺待魏王,当时的皇帝也没有说什么,只让婚期如期举行,可见当时的先帝爷对于魏王这个傻儿子忽视到了怎么样的一个程度。

    而魏王和魏王妃成亲后便鲜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在大家的印象中魏王妃虽然有着王妃之名却没有王妃的气度,唯唯诺诺,胆小怕事,魏王府一度在上旧为了透明,大家也极少去关注这个注定不会成器的一脉。

    不过也幸亏了魏王府是这么一个情况,所以当初形式严峻的夺嫡魏王府幸存了下来,直到魏王府第二代也就是如今的皇帝上官昊成长起来后,魏王府才又渐渐的走上了朝堂。

    如今,上官昊继承了皇位,这上京更是没有人敢小瞧了这两位,然魏亲王依旧是那个傻子亲王,而魏亲王妃的腰杆子却一下子挺起来了,毕竟如今在位的是她的儿子,她虽然没有太后之名,实际却与太后无异,即便她住在宫外头也时不时的要进宫感受一把太后的威严。

    以往的宴会当中,这魏亲王妃是怎么低调怎么来,如今却是恨不得闪瞎了别人的眼睛,连凤栖宫都能直接闯了,看皇后的样子,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改变不可谓不大啊。

    青鸾明显的感觉到当中那个懦弱的脸眼神都闪闪躲躲的女人硬气了起来,甚至于她的身上还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傲然之气,她生了一个好儿子确实能够硬气的起来,但是这份目空一切的态度却是过分的膨胀了。

    刑悠悠微微垂下眼帘,敛去了眼中的不耐之色,一旁的桑青看着魏亲王妃身后跟着的两个少女时,眼里闪过一丝愤怒之色。

    “母亲来了。”刑悠悠见魏亲王妃在跟前站定后,方才带了笑意问候。

    当初自己以刑家嫡女的身份嫁给上官昊的时候,她的这个婆婆尚不会在她面前摆婆婆的款,因为整个魏王府都是她在打理,而她的婆婆的任务便是照顾魏王,谁知道上官昊一登基,这个曾经懦弱的让人怒其不争的人居然频频的来凤栖宫同她添堵,或者说仗势欺人本就是她的本性。

    见刑悠悠便没有站起身来,魏亲王妃的脸色闪过一丝不悦之色,轻轻的哼了一声。

    桑青怕她直接下自家主子脸面,忙迎着她坐下。

    “莲儿,萍儿去见过皇后娘娘吧。”她是皇后的婆婆可以不用同她行礼,她身后的一双少女可没有这个脸面。

    青鸾的目光在那一蓝一粉两个少女的脸色掠过,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显然都是经过了精心的打扮,这精心的打扮自然不是给皇后来看的,这皇宫里头也就皇帝一个男人,魏亲王妃的意思不言而喻,这是要给皇帝的后宫添砖加瓦了。

    宣莲儿和宣萍儿闻言齐齐上前给刑悠悠行礼,又听到魏亲王妃说道:“都不是外人,说起来她们俩也是皇后的表妹。”

    对于魏亲王妃宣涟漪来说,她的人生到了四十八岁才算圆满,她是宣府的庶女,宣家家主不过是一个吏部侍郎,在这天潢贵胄满地跑的上京宣家算不得显赫。而她更是宣家一个小小的可有可无的庶女,她的人生由不得她做主,所以她在十六岁那年被自己的嫡母和嫡姐设计替嫁给了傻子,一个圆房都要她主动的傻子,她不愿意,可是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意愿,她的人生由不得她做主。

    那个时候她虽是皇子妃,却是上京的一个笑话,即便是回娘家大家也只是面子上的客气,背地却是冷嘲热讽,她有丈夫却等于没有,所有的委屈和嘲笑她都只能忍下来。

    在生下上官昊后她便不曾同魏王有夫妻之实,而魏王府也只有上官昊一个子嗣。

    夺嫡风波,当初那邪笑她给过她难堪的妯娌纷纷随着自己的丈夫作死了,她躲在魏王府里暗自庆幸,等到皇帝登基后子嗣艰难将她的儿子当成继承人的时候,魏王府才在上京有了地位。

    他的儿子成器了她当然开心,但是似乎从那个时候她的儿子便不再是她的了,便是儿子的婚事也由着皇帝为他选择了岭南刑家的嫡女,岭南刑家从大夏朝开朝以来便有着不凡的地位,而刑家的嫡女更是身份尊贵,压根就不是她能够压的住的,而且那个时候魏王府所要面临的各种交际也不是她能够应付的,刑悠悠进门后便接过管家权。

    刑悠悠虽然一直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在面对这个身份高贵的媳妇时总有一种莫名的自卑,宣家和刑家的距离实在是差的太大了。

    后来上官昊被打压发配到蜀州的时候,她更是什么忙都不帮上,那个时候她甚至想如果自己的儿子不是那么的优秀自己是不是不用面临那即将灭顶的灾难,她怕死,她宁可卑微的活着也不想死。那个时候她天天都提心吊胆的,就怕皇帝一个看他们不顺眼就下旨将他们都灭了,好在所有的苦难全都熬过来了。

    皇帝死了,她的儿子登基了,这个世上再没有什么人能够压着上官昊了,也没有人敢看不起她了,那些曾经在她面前高高在上的人全都弯下了腰,便是当初在自己的眼里高高在上的父亲母亲以及宣家的嫡系一脉都要拼命的讨好她。

    她宣涟漪的名字被写进了宣家的族谱,而这宣莲儿和宣萍儿便是自己两个哥哥最出色的女儿,嫡出的嫡出,还不是要在她膝前承欢膝下,讨好伺候,她享受这种感觉,当然为了提升自己的身份她也不会吝啬提拔宣家的,横竖这些人都要看她的脸色。

    刑悠悠脸上淡淡的笑,并未应魏亲王妃的话。

    魏亲王妃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以前形式所迫她不得不让着刑悠悠,但是没有一个婆婆会喜欢气势比自己的强盛的媳妇的,所以当她不用忍耐的时候,她打从心里积累的对刑悠悠的不满都表现了出来,赶着到栖凤宫摆婆婆的款,变着法子给皇帝塞女人。

    殿里的气氛稍显凝滞,便是安安和小小也安静的偎在青鸾的身边不说话了,青鸾不由得在心里头叹了一口气,皇后这样的地位可以说是天下女人的极致了,可是皇后真的那么好当吗?当然不是,她还记得刑悠悠还是魏王世子妃的时候,她的眉目间还有少女的明媚,在提到魏王世子的时候眼底闪烁的都是爱意,然不过四年的时光,她已经再也找不到她眼里那昔日的光芒了,这无上的权利势必要用某些东西来叫换的。

    魏亲王妃的面色一顿,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才将注意里转移到了青鸾的身上,这一看到是将她给吓了一跳,手一抖还将手边的茶盏给扫到了地上:“你……你是谁?”

    秦王上官绝从西北回京,这消息上京的人都知道,秦王是带着秦王妃和一双儿女回来的,这消息也传的沸沸扬扬,青鸾当初被蒋家逼的死遁,上京很大一部分人都以为上官绝这一次带回京的妻子是继室,宣涟漪理所当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她从进到栖凤宫便便注意过青鸾,此时一看方才发现居然是同一张脸,自以为死了的人大喇喇的坐在自己的对面可怕魏亲王妃给吓个不轻。

    在决定回京的时候,青鸾便预计到了这样的场面,也有了十足的心理准备,所以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同魏亲王妃欠了欠身问安。

    皇后见魏亲王妃这个样子不由得暗暗在心里头摇了摇头,不是她看不起自己这个婆婆,但是宣涟漪自小的生长环境以及所受到的教养直接限制了她的眼界,即便如今她总是满身珠翠,丫鬟环绕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掩饰的也不过是她骨子里的自卑。

    “母亲,这是秦王妃。”皇后淡淡的开口介绍道。

    ps:番外的上官昊因为是帝皇所以不能指望他只有皇后一个女人,不过后面就说不定了,大家如果不喜欢可以不用订阅,正文部分已经是完结的了。另外如果我写大师兄的时候会在标题上注明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