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8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54番外 发发怒

354番外 发发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魏亲王妃的惊异显而易见,身上的衣衫都被那茶水给沾湿了,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朝着宣家姐妹俩招了招手道:“你们两个扶我下午换衣衫。”一副将栖凤宫当成自个儿家的模样,桑青看向皇后,见皇后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这才上前引路。

    等到魏亲王妃离开之后,皇后的脸色才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让你看笑话了。”

    她的无奈青鸾看地很清楚,即便她如今已经是皇后之尊了,可有些事情也不是她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比如说魏亲王妃,到底是皇帝的亲生母亲,她要如何做确实是值得好好思量思量。

    而最最关键的是,这个魏亲王妃弯酸是那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主,一朝翻身便使劲的折腾了起来。

    青鸾没有说话,只是冲着皇后安慰的笑了笑,这种事情她一个外人更是没有说话的余地。

    不过一会,魏亲王妃又浩浩荡荡的从内殿出来,此时她已经恢复了常态,只是看青鸾的目光便不那么客气了,“秦王妃?我记得当初上官绝还是世子的时候曾有世子妃卫氏,后传出卫氏清白受损,病逝在了王府,怎么两位这长相到有九成的相似啊?”

    本就是同一个人,即便当初没有多大的交集,魏亲王妃也不至于将她们当成两个人,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她故意为之,特异说出这样的话来给青鸾添堵,皇后微微沉了脸色,她这位婆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压抑的太久了,一雕起来还真不怕得罪人。

    倒是青鸾脸上的笑意不变,直直地看向魏亲王妃道:“魏亲王妃可能不知道除了脸长地像之外,我和她的名字也是一样的。”

    若是换做以前,宣氏自不会开口得罪青鸾,毕竟秦王对这位秦王妃的宠爱那是上京闻名的,而且那个时候她这个魏王妃可没有一个秦王世子妃来得更加的尊贵,然如今不同了,如今她的儿子是皇帝了,她恨不得将当初那些压在她头上的人都狠狠的反欺回去,更何况像卫青鸾这样一个名声扫地的女人,凭什么还如此堂而皇之的回京,还有那一双儿女,即便宣氏再不愿意承认可那打从心底溢出来的就是满满的嫉妒,龙凤胎,大夏朝生下龙凤胎那便是吉兆,可是这份吉兆并不是属于自己的儿子的。

    青鸾的恬淡让宣氏很不高兴,但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回击回去,人家摆明了就是不在乎那些个闲言碎语,自己还真不能将她怎么样,这种感觉就好像喉咙里卡了一根鱼刺,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皇后见状便淡淡的开口吩咐道:“桑青,让人去前头看看,皇上和秦王的谈话结束没有,若是结束了,本宫可不多留秦王妃了。”魏亲王妃无知者无偎,但她再蠢也是上官昊的母亲,如今上官绝的气势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而且上官昊好想上官绝帮着压制那些倚老卖老的朝臣,偏这个做娘的不知所谓还在后头扯她的后腿,她少不得要为她擦屁股。

    魏亲王妃本就一肚子的气,此时被皇后打断越发的不高兴了,她不能管卫青鸾,但是刑悠悠总归是她的儿媳,如此一想,宣氏也就不再客气,直接道:“皇后,我这俩侄女一个乖巧一个可人,而且跟昊儿也有旧情,便让她们留在宫里吧。”

    旧情?一个皇帝和未出阁的两个黄花大闺女有旧情?这话她也说得出来,都不怕朝堂上的那些人诟彩帝的品格,有这样的娘时不时的扯自己的后退,上官昊这个皇帝做起来也真够辛苦的,不对,更辛苦的是皇后才对,毕竟宣氏不会大喇喇的跑到承乾殿去,青鸾微微垂下头,暗暗的在心里头腹诽。

    刑悠悠看着那一脸娇羞的宣氏姐妹二人,淡笑着问一旁的桑青道:“桑青,本宫的栖凤宫里可还缺人?”

    “启禀娘娘,目前太监宫女都已经满员了。”桑青躬着身子答道。

    “这是什么话,魏亲王妃亲自推荐的人那定是极好的,刚好之前本宫的那盆墨玉被宫人养死了,既是如此便将两位姑娘安排到花房吧。”皇后面色平静的说道。

    这话一出,宣萍儿和宣莲儿两人的笑容顿时散了去,目光委屈的看向宣氏,她们堂堂宣家的姑娘难不成进宫来做那些宫女伺候人,这皇后娘娘也忒不能容人了。

    宣氏气白了脸,她觉得自己这话已经够明白了,刑悠悠那是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故意下她的面子。

    “皇后,萍儿和莲儿是来进宫伺候皇上的,皇帝如今虽然已经有了大皇子,但是到底子嗣不昌,皇后身为中宫之主总不会连那点子容人之量都没有吧。”宣氏一改往日的柔弱,语气显得有些咄咄逼人,这么些年过去了,刑悠悠连个蛋都不生,她都还好意思坐着这中宫之位,要是换做百姓家里,这好几年无子嗣也足以让人鄙视了,便是霸道点的家族指不定都要休妻了。

    刑悠悠目光微冷,容人之量,皇帝如今的后宫美人佳丽难道还算少吗?有的时候便是她自己也在想,她赌上了刑家,赌上肚子里的孩子,辅佐着上官昊成功登基,可是最后呢,最后只换来一个冷冰冰的皇后之位,她甚至都已经快要忘记当初那份怦然心动,当初那份全心全意为对方着想的心意了。

    “如今还不到选秀的时候,平白的进两个女人来算怎么回事,母亲,这宫里头本宫才是执掌凤印的人。”刑悠悠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如今的宣氏早已经不同了,自己一味的退让,只会让她得寸进尺。

    “你——”宣氏的脸色变了几变,颤着手指指着刑悠悠,被气地说不出话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副快要昏过去的样子。

    宣莲儿和宣萍儿两人互看了一样,一个上前给宣氏顺气,一个给宣氏递茶。

    “皇后娘娘,姑姑到底是长辈,您别气她。”宣萍儿柔柔弱弱的劝道。

    皇后陡然间变色,大怒道:“将她给本宫拉下去,她算个什么东西也来指责本宫。”

    青鸾微微叹息了一声,宣家人的智商真是让人捉急啊,魏亲王妃已经让刑悠悠憋了满肚子的气了,偏还有人撞上去让她出去,宣萍儿一个无品级的女人也敢攀扯皇后,当真以为有魏亲王妃在,皇后便不敢拿她们做筏子吗?

    青鸾在叹息的同时,悄悄的将小小揽道身边,这个时候她也希望自己是不在场的,可惜没有选对时机撞上了,希望自己的小丫头别被吓倒,青鸾感觉到小小的手心微微有些汗湿,还以为她真被皇后的突然发怒给吓倒了,连忙低下头去看她,却见小丫头苹果似的脸蛋泛着兴奋的红,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皇后,小丫头眸子闪过的光亮几乎要闪瞎了青鸾的眼睛,这种光芒她只在小丫头看上官绝的时候看到过,用上官绝的话来说,那就是崇拜的光芒。

    没错,我们的小小丫头此时正怀着一颗无比激动崇拜的心,小小的年纪虽然小,可是孝子对于人的感官却是最为直接的,这个满头珠翠的婆婆她不喜欢,她还用那种嫌弃的眼光看她的娘亲,小小的心中魏亲王妃早已经等同成坏人了,连带着她带来的宣家姐妹也被小丫头划成了敌人,所以此刻看到皇后娘娘威风凛凛的收拾敌人,让小丫头顿绝皇后的威严,实在是太牛叉了。

    宣萍儿哪里会知道自己的一句话会惹来祸端,只见栖凤宫的宫人突然上前拉扯她,她才猛然间回过神来,直接对着宣氏哭道:“姑姑,姑姑,救命啊,救救萍儿。”

    栖凤宫的一行人早就看宣氏不顺眼了,偏她是皇帝的生母,即便再无礼再无知他们都要忍着,选萍儿也是宣家的人,不能拿魏亲王妃怎么样,收拾收拾宣萍儿也是好的,这手下丝毫没有留手,直接拖着宣萍儿便走。

    宣萍儿吓的脸色惨白,宣莲儿亦不敢再放肆,战战兢兢地看着宣氏,姑姑不是说皇后是她的儿媳,她想要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吗,可是如今也不见她说话啊。

    宣氏不是不说话,她是被气到了,等到一口气回转过来,才尖叫着道:“你要干什么?要干什么?”她的口才本就笨拙,此时一慌张更是颠来倒去的只会问这么一句话。

    刑悠悠笑着道:“母亲,本宫收拾一个不敬之人,母亲大可不必惊慌,桑青,还不快扶着母亲坐下了。”说完这句话后,话锋一转,直接冲着拉着宣萍儿的太监道,“拉下去打三十大板,看在母亲的份上,小惩大诫。”

    桑青脆生生的应了后,上前来扶宣氏,宣萍儿以极为狼狈的姿势被拖到了宫门口,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太监的声音响起,

    “皇上驾到!”

    皇帝来了,宣氏的眼睛一亮,好好好,让皇帝看看他的皇后是怎么对他的亲娘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