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8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55番外 弄丢的默契

355番外 弄丢的默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桑青的脸色闪过一丝惊慌,但在看到皇后的淡定从容后那份惊慌也被压了下去,维护皇后的尊严本就没有错,便是皇上也寻不出她们的错处来。

    青鸾拉了一双儿女站了起来,原本正在拉扯宣萍儿的太监宫女们也都住了手,纷纷跪了下来,宣萍儿惨白着一张小脸,哭地梨花带雨,青鸾心中微哂,到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原来的目的,这毅力实在是让人佩服。

    明黄色的龙袍,上官昊走进大殿之门,在看到哭地一脸凄惨的宣萍儿的时候硬是没有动一动眉毛,他的身边正是一身墨色锦袍的上官绝。

    小小看到自己最最心爱的爹爹时小脸顿时露出了笑容,在所有人都跪倒叩拜皇帝的时候,小丫头趁着青鸾不注意,蹬蹬的朝着上官绝冲上去,把青鸾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小丫头因为太激动,身子直直的冲过去,然后小脸蛋直接朝着地板亲吻而去。

    上官绝大惊,想要去搭救自己的爱女,却因为皇帝挡在了他的身前。

    安安见此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小小撕心裂肺的哭声,从指缝中看了出去,却发现那个穿着龙袍威严无比的皇帝抱起了他家傻妹妹,而他家的傻妹妹正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盯着抱着她的人。

    上官昊从以前面上就不怎么有表情,如今成了皇帝后越发深沉的让人看不透了,但即便如此那满身的威严扑面而来,都能让人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偏小小的神经天生就比别人大条,直直的盯着皇帝看了一会,奶声奶气的问道:“你就是皇上吗?娘说这宫里穿着黄色衣服的就是皇上。”

    皇帝的面容严峻,到不是他不喜欢小小,而是他向来面容僵硬惯了,即便此时想要摆出一个稍显柔和一点的表情都有些困难。

    上官绝一副心疼的样子,生恐皇帝那张冰块脸会吓坏了自家的宝贝疙瘩,朝着小小使眼色,示意她赶紧到自己怀里来。

    小小却是没有看到自家爹爹的暗示,小丫头此时正对皇上这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生物感兴趣呢。红扑扑的小脸一脸的期待,皇帝略显僵硬的点了点头,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同孝子相处的经验,特别是这样软软糯糯似乎力气一大就会坏掉的女娃娃。

    “都起来吧。”皇帝朝着跪下的一行人点了点头,自己走上了主位,此刻小小却是趴在他的怀里不肯下来。

    “小小,到爹爹这里来,可别累着了皇上。”上官绝冲着小小说道,语气里有着一丝显而易见的酸气,小小肯定只是好奇心作祟,应该不会那么没有审美观的喜欢上官昊那个面瘫吧。还有上官昊不是冷心的嘛,抱着他家女儿不放是怎么回事?有本事自己去生一个啊,不过他就算生的出来也没有他家小小可爱。

    上官绝一面在心头暗自腹诽,一面环视了一圈殿里的情况。看样子,这皇帝当的也不轻松啊。

    小小顺势从皇帝的身上滑落,偎到了自家爹爹怀里,青鸾暗暗的松了口气,这魏亲王妃正等着告状呢,偏小泄抱着皇帝不肯放,没看到宣氏的眼神都要变成刀子了吗。

    “昊儿,你要为我做主啊!”宣氏果然不等皇后说话,便开口喊了起来。

    青鸾看向上官绝,这是皇帝的家事,他们一家子在这里参合不好吧?

    上官绝却像是没看懂她的意思,默默的别开了头,傻阿鸾就是太厚道了,这个时候不坐着看戏,以后可没有这种机会了。因为上官绝的不配合,青鸾少不得继续干坐着。

    “这是怎么回事?”上官昊即便是面对自己的老娘,声音都没有什么温度。

    “皇后要打杀了萍儿,萍儿好歹也是你的表妹啊。”宣氏显得无比的委屈。

    皇帝测过脸去看皇后,只见她神态淡然,仿佛没有将宣氏的话听在耳里一般。

    “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见皇后没有为自己辩驳的意思,皇帝指了指桑青问道。

    桑青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好在皇上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屈了屈膝,上前将事情的经过都叙述了一遍,没有一丝的添油加醋。青鸾暗暗赞叹一声,这皇后身边的人倒算机灵,就是不知道上官昊会站在哪一边。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宣家姑娘对皇后娘娘不敬,所以娘娘才会罚她的。”桑青说完这句话便后退了一步。

    “萍儿第一次进宫哪里知道那么多啊,而且皇后是什么意思啊?竟然要将我宣家的姑娘当成宫奴,这未免也太欺人太甚了。”宣氏生气的说道。

    “皇上,皇后,萍儿知错了,以后定不敢再犯了。”宣萍儿配合着宣氏软软的低泣求饶,一副不甚娇弱的模样。

    刑悠悠并不说话,右手轻轻的转动着自己食指上的指环,一副任由皇帝做主的样子。

    上官昊能在最后登上皇位显然也不是糊涂的,自家亲娘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也不是不知道,从小到大他虽然有爹娘却等于没有,一步步走到今日的地位完全是靠着自己,而宣家虽然是他的舅家,但是里里外外都是一群趋炎附势的小人,也就只有他娘才会被宣家压迫久了分外的享受那份被讨好的感觉,连带着时不时的做出些糊涂的事。

    “这是栖凤宫,皇后的威严不容冒犯,不过看在母亲的份上打上五十大板就够了,拉出去。”皇帝的最后三个字攸的变冷,太监宫人们一颤后,忙动作迅速的上前拉下宣萍儿,见她还要叫嚷,一块破布堵住了嘴。

    等到宣萍儿彻底的不见了影了,宣氏才突然间回了神,不敢置信的看向皇帝,却见他的眸子里冰冷一片,顿时心头一慌,原本的盛气凌人全然都不见了。再看皇后,即便皇帝在老娘和媳妇当中选择了维护她,她的脸色依旧平静的不起一丝波澜,光是这一份气度,两人的高下立见。

    因为皇帝的存在,栖凤宫的气氛一下子冷凝了下来,宣氏许是在皇帝这边受到了打击,后面便白着一张脸不说话。

    上官绝不想冻伤了自家的宝贝,这才起身道:“皇上,皇后娘娘,时候不早了,府里还有许多事物都没有整理好呢。”

    皇帝抬眸,沉声说道:“既是如此就不多留你了,你送着秦王和秦王妃出宫吧。”皇帝的后面一句话是对着身边的内侍说的。

    青鸾赶忙拉着安安起身行礼,而宣氏见状也不想多留了,她可以在刑悠悠面前端着态度,可是对于上官昊这个儿子却从来都不敢放肆的。

    等到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屋子里便只剩下了皇帝和刑悠悠,桑青见状领着伺候的人悄悄的退了出去,皇上肯为了娘娘下魏亲王妃的面子,可见他的心里还是有娘娘的,希望他们能够多多交流,恢复那份在魏王府时的默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相敬如宾。

    桑青的心思,刑悠悠很清楚,心头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当初新婚之夜掀开盖头初见上官昊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带着满心的不安和忐忑离开岭南嫁到上京,那个时候的魏王世子还只是上京不起眼的一枚皇孙而已,魏王天生痴傻,魏王妃懦弱无能,如此的皇家虽有尊贵的血统却没有该有的尊敬。

    初见时的怦然心动,那时候上官昊虽然冰冰冷冷的,可是她却看到了他眼底的真诚,在他出去招待客人的时候不忘让丫鬟送来简单的四菜一汤,如此熨帖的行为让她觉得这个男人是真心想要同她过日子的。

    他的话不多,甚至脸上的表情也不多,他却帮着她适应上京的生活,适应王府的生活。

    自她嫁进府里后,后院除了之前的一个通房后便没有其他的女人,而成亲之后那个女人虽然被抬了份位,但是他却不曾踏足那个院落,一世一双人听上去有些骇人听闻,但是对于女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他敬她,尊重她,给了她想要的,即便他从不像别的男人那样会甜言蜜语,可是她却能感受到他的心意。

    权利可以改变一个男人,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当初在倾尽刑家上下辅佐他的时候,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成了皇后后要面对的是什么,那个时候形式逼着他们不断的前进,想要或者就必要要登上这最高的位置,最后他做到了,而她也成为人人艳羡的皇后。

    可是作为皇后便得忍受他的三宫六院,她不能不贤,更不能说什么,但是她的心里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啃啮似的,一点点的蚕食着她对他的爱意,一日两日,一年又一年,这种痛渐渐的变成了麻木,而原本属于她和他的那份默契也不知何时给弄丢了。

    “皇上,可要用茶。”刑悠悠轻轻低叹了一声,打破了这一室的静谧。

    上官昊看着她的侧脸,柔软的线条,客气而又疏离,心头莫名的升出一股烦躁了,他不喜欢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喜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