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9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56番外 闷骚的男人

356番外 闷骚的男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没有伺候的人,刑悠悠亲自煮茶,桌上便放了一套茶具,也不需要另外再准备什么了,刑悠悠的手指很漂亮,手势更是行云流水一般,姿态赏心悦目,上官昊记得当初刑悠悠刚嫁给他的时候便常常为他煮茶,她的煮茶方法是从岭南学的,和上京的不一样,这茶水出来的味儿也不一样,一开始他还喝不惯,直到喝的多了,喝的久了才渐渐的习惯了这种味道。

    热气氤氲渐渐的模糊了刑悠悠那张专注的脸,上官昊微微动了动手指,不过很快就克制住了那下意识的动作。

    “皇上,请用茶。”过了好一会,刑悠悠才捧着茶递到上官昊的手中。

    上官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接过,轻抿了一口,却渐渐的皱起了眉头,这茶的味道并不是以前的味道,反而更像上京这边的沏茶方式,什么时候她连沏茶的方式都改了。

    “臣妾以前并不知道皇上不吃蜂蜜,皇上也从来都不说,直到前些日子,母亲才跟我说这个问题。”刑悠悠不喜欢茶的涩味,所以每次煮茶都会往里头放一勺子的蜂蜜,刚刚成亲那会,自己恨不得将所有喜欢的都跟上官昊一起分享,上官昊从未在她面前说过喜好,素来都是她自己摸索的,她一直想当然的以为他是喜欢的,直到前段日子宣氏进宫的时候说起上官昊不吃蜂蜜的习惯,自己才突然见发现似乎她从未真正的了解过他。

    或许他一直都只是想要一个合格的妻子,不论这个人是不是她,只要那个人有着与她相当的家势,能够在他登基之路出一份力,还能打理好内宅不给他添乱,他便是满意的。

    刑悠悠的心头稍稍涌上一抹的涩然,成亲这些年她才发现其实自己才是最天真的那个,纵古自今,只有相敬如宾的帝后,却显少有那惺惺相惜的帝后,其实她真的很羡慕卫青鸾,上官绝那样一个人对她全心全意,那份唯一的爱怕是令天下间所有的女人都嫉妒的吧。

    上官昊将茶放到一边,他是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但刑悠悠在茶水里只放入一小勺调味,一开始或许有些不习惯,但久而久之其实他已经习惯了那种微甜的味道。

    “以前的就很好。”上官昊的语气一贯的冷静自持。

    刑悠悠微微有些哑然,抬眸:“皇上的意思是你喜欢我以前煮的茶水的味道?”

    上官昊点头应了一声。

    刑悠悠试探着问道:“要不然再重新煮一壶?”

    “嗯。”依旧是一个字的回答,刑悠悠突然觉得心头笼罩着那层阴霾褪了些。

    正准备倒掉原来的茶水,却见到桑青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钟粹宫的小德子求见。”

    刑悠悠提着茶盏的手微沉,脸上却不动声色:“让他进来吧。”

    钟粹宫如今住着的便是皇长子的生母静妃,这静妃姓马,父亲是朝堂上的二品大员,第一次选秀的时候被选进宫的,娴静而又温柔,赐字为静,短短一年的时间从才人升为了嫔,而后又成为这后宫之中第一个怀孕的女子,生下皇子后更是被晋封妃位,可以说是荣宠无限。

    不过一会,小德子便躬着身子走了进来,跪下给皇帝和皇后请安行了礼。

    “你有什么事?”刑悠悠知道上官昊素来是寡言的,也不直接为难人。

    “皇上,大皇子身子不舒适,正吵着要见您,所以静妃娘娘让奴才来询问一下。”小德子的话说的很顺溜,显然这样的事他不是第一次做了,以往静妃也没有少借着皇长子的身子说话,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儿子,上官昊对这个儿子也很看重的,多数的时候都会跟着去了钟粹宫,不过从栖凤殿这边争人到还是第一回。

    “可请了太医?”刑悠悠的声音很平静,或许她该做个贤后,只要不对那些事抱有奢望,眼前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的。

    “太医已经看过了,也开了药,只大皇子不肯吃,静妃娘娘没有办法才会让奴才求见皇上的。”小德子在栖凤宫倒是不敢摆什么架子,毕竟再怎么说皇后都是皇后,该有的尊敬还是要给的。

    刑悠悠闻言点了点头,很自然的去看一旁的上官昊,却见他依旧冰着一张脸,不由得心中暗想,就这闷声不吭的性子也不知道底下的那些人是如何揣测他的喜好的,她揣测了那么多年,始终都没有摸出个道道来,如今也累了。

    “既是如此,皇上去看一看大皇子吧。”刑悠悠很大度的说道,此时自己若是不表这个态,怕是过后宣氏又找着理由进宫教她所谓女子的贤德了。

    小德子脸上一喜,不想皇后如此的好说话,不过想想也是,皇后这么多年了肚子里都没有传出什么消息,在无嫡立长的祖宗规矩下,他们大皇子便是未来的太子,皇后将来的荣宠可比不得静妃娘娘。

    上官昊的眸色微沉,侧过脸去看刑悠悠,却见她脸上始终挂着大方的笑容,放佛他之于她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物件,可以随意的推给别人,上官昊的心头有些不舒服,连带着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

    这种心里头窝火的感觉又不好对着刑悠悠发,只道:“朕又不是太医,更不知道如何治病,如果静妃连一个孩子都带不好,不如就不要带了。”

    此话一出,包括刑悠悠都惊了一跳,上官昊冷则冷,但是对于女人却很少会说重话的,而这也不是静妃第一次借着大皇子的事了,上官昊前几次也很给面子顺了静妃的心去了钟粹宫,这也带起了静妃的气焰,不过那些女人本身位份就比静妃低,加上静妃又生了大皇子自是不敢惹她,顶多背后说说酸话,这些事情刑悠悠当然都是知道的,所以她才会说出让皇帝去看看大皇子的话来,却不想皇帝会突然之间发怒。

    小德子脸上的神情僵住了,在听清皇上话中的意思后更是血色尽褪,连连磕头道:“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滚——”上官昊语气越发的冷了。

    小德子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出了栖凤宫。

    一时之间气氛冷凝,便是桑青的身子也绷直了,虽然看到皇帝如此斥责钟粹宫的人很让人痛快,可是皇上这莫名的怒火却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承受,这都是静妃惹出来的事,可别连累了她家娘娘。

    刑悠悠见上官好黑着一张脸不由得劝道:“皇上,静妃也是担心大皇子,你又何必发那么大的火。”连桑青都快承受不住这种僵冷的气氛了,更别提这宫里伺候的其他人了,只查没跪倒在地集体请求皇帝息怒了。

    静妃如此落她的面子,都上敢着到栖凤殿来抢人她都不生气,还为她说话,她可真是够大度的,还是他在她心中真的算不得什么。上官昊心中越发的气闷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恶声恶气的说道:“朕饿了。”

    刑悠悠明显一愣,有些赶不上上官昊的思路,不过看他似乎极力压制怒气,想着还是不要在盛怒的狮子身上拔毛了,便对着桑青点了点头。

    桑青的动作很快,不一会便准备好了一桌子的菜,想着以前在王府的时候,皇上和娘娘偶尔还会小酌一下很贴心的上了一壶酒。

    等到菜都上齐后,上官昊也不等刑悠悠,径直的走到餐桌边上坐下,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刑悠悠心头越发的讶然了,这样的上官昊是她从未见过的,他在她心中一直都是冷静的可怕的人,绝不会让自己的情绪外露,而此刻的却有些像闹脾气的孝,他这是要干什么?

    刑悠悠微微摇了摇头,却缓步上前,这些菜本是为她自己准备的,她可没有预料上官昊会在这里吃饭的。

    一顿饭吃的无比的沉默,中间刑悠悠都没有说话,只默默的用了一小碗的饭填饱了肚子,她本着不要招惹的心态,却不想上官昊越来越憋闷了,连带着饭食都咽不下去,只得给自己灌酒,桑青准备的一续梨花酿很快便进了他的肚子。

    “皇上,酒喝多了伤身。”刑悠悠有写不过去的劝了一句。

    却不想上官昊直接冲着桑青道:“再上一壶。”

    桑青暗怪自己多事,也不知道皇上今日是怎么了,就是要跟娘娘过不去。

    “没听到。”见桑青迟疑,上官昊不悦的加重了语气。

    刑悠悠对着桑青点了点头,这栖凤宫自不会小气的连壶酒都不舍得,本是为他的身子着想,既然他都不领情,那就算了吧。

    又是一壶酒进肚,上官昊的耳朵已经微微泛着红了,他的酒量不怎么样,如此快速的饮下两壶自是容易醉的。

    踉踉跄跄的起身,一步步的走到刑悠悠的跟前,许是因为醉了,他幽深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气,直直的盯着刑悠悠。

    刑悠悠本是坐着的,被上官昊的目光迫的不得不抬头相迎,是她眼花了吗?她竟然从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眼中看到了一丝委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