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9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58 禁足

358 禁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魏公公的面上闪过一丝犹豫,好半晌才咬着牙跪倒在了地上:“奴才斗胆。”

    刑悠悠的手指攸的收紧,瞧着魏公公的模样,她几乎已经猜到他下面要说什么了。

    “奶娘攀扯皇后娘娘,兹事体大,奴才不敢处置。”魏公公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微紧,他跟了上官昊几年,这些年来宫里进来的美人不少,可是即便如此皇上都从未慢待过皇后娘娘,所以当他从奶娘的嘴里撬出皇后的时候,他立马就意识到这后宫里将要面临一场腥风血雨,不管是有人刻意陷害皇后,还是皇后真的不想见到大皇子。

    殿里的气氛静的可怕,皇帝的神色实在是太可怕了,就连静妃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只敢拿恨恨的目光瞪刑悠悠。

    就在这个时候,那原本奄奄一息的奶娘猛的抬起头看向刑悠悠,说道:“娘娘,奴才对不起您,奴才实在是受不住了,奴才再无脸面见您。”

    “嘭”的一声巨响,却是奶娘直接触壁了。

    “啊——”静妃惊呼了一声,那奶娘的死意很坚决,脑袋几乎开了花,白花花的脑浆留了一地,静妃一脸的青白,几欲呕吐。

    魏公公一个激灵,他当真不想这奶娘竟然还有触柱的力气,这人是在他手上弄没的,人没了,线索也就没了,这一下的罪过可大了。

    “拖出去。”皇帝的声音冷的冻人。

    两个穿着黑衣的侍卫连忙将那奶娘的尸体给拖了出去。

    静妃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睨了一眼刑悠悠,跪在皇帝的面前恳求道:“皇上,还请您做主。”奶娘虽然触柱身亡了,但她临死前都直接认皇后为主子了,这一份口供便算是成立了,皇后自己生不出孩子,就来害她的皇儿,果然是个心思歹毒的。

    皇帝的目光转向了刑悠悠,却见她的神色平静,仿佛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闹剧,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因为他相信以刑悠悠的才智,若真想对大皇子出手,大皇子绝无活命的可能,而且她还能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不会留下这等尾巴。

    但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恼怒,她为何一句话也不辩驳,还是她就是吃定了自己不会拿她怎么样。

    “皇后,可有话说?”

    两人成亲这么多年,刑悠悠哪里会听不出上官昊语气中隐含着的怒意,她的心头微冷,目光直直的迎向上官昊,冷笑道:“臣妾无话可说。”

    “啪——”的一声,却是皇帝将茶几上的茶具扫落在了地上,这气他从昨晚就开始憋着了,再不发泄出来,自己都要给憋死了。

    “皇上息怒——”殿里的人在静妃的带领下都跪了下来,唯有帝后二人相视对峙。

    静妃心里头又是惊又是喜,惊的是皇后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同皇上叫板,她仰仗的是什么?难道帝后之间昔日的情分比她所想的还要牢固,喜的自是皇帝如此大怒,若是借着这个机会使得皇帝厌恶了皇后,也许她有机会坐上那个位置。

    上官昊的心里更多的是气闷,特别是当他接触到刑悠悠那双倔强的眸子的时候,这怒火几乎要烧尽了他的理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面前再不肯服软,甚至连表面上的温顺都不肯。

    “将皇后带回栖凤宫,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踏出栖凤宫一步。”好半晌,皇帝嘴里吐露出冰冷的命令。

    刑悠悠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这个男人早已经不是当初自己掀开盖头的那份美好了,这权利终究能够让人变了本性。心头一阵阵的冰冷,当黑衣侍卫上前的时候,刑悠悠挺直了自己的脊背,最后看了上官昊一眼,缓缓的出了钟粹宫,她的步伐不紧不慢的,高高在上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刚刚被皇帝禁足的样子。

    上官昊的目光紧紧的锁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出了钟粹宫,却发现心头的那把火越烧越旺。

    “启禀皇上,大皇子已经无碍了,现只需好好休养,再吃上十天的药便可痊愈了。”

    内室里,竟太医的治疗后大皇子的身体无碍了,静妃大舒了一口气,又柔弱的哭道:“皇上,皇后娘娘是一宫之主,臣妾实在是怕了,这一次好在发现的及时,如若大皇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臣妾便是万死都难辞其咎了。”

    这话里的意思便是,皇后掌管着后宫,她既然已经有了害大皇子的心思,那么一次不成便会有第二次,她这个做娘的就算想防也防不住。最好皇后能够交出宫务,交出凤印,如此一来就算她有皇后的名头至此之后都不会再有人将她当成皇后了。

    上官昊的满腔怒火被静妃的几句话给熄了,“那你有何好的建议?”

    静妃闻言心中一喜,稳住了语气道:“臣妾觉得皇后娘娘这个时候还是交出宫务为好,毕竟大皇子中毒事件与皇后娘娘有关。”

    静妃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眉宇间却早已经泄露出了她的心机,上官昊的心头闪过一丝厌恶,冷笑着反问道:“是谁告诉你大皇子中毒事件与皇后有关的?”

    静妃面上一怔,抬头这才发现皇帝正用一种无情的目光盯着她,她的心里一缩,却又听到皇帝用一种无比凉薄的语气说道:“马钰儿,朕不介意你耍些小手段,但你不要以为生下大皇子便可以对皇后不敬了,皇后永远都是皇后,是朕的发妻,不是你们可以怠慢的。”

    静妃面色惨白,不敢置信的望着皇帝,却突然发现自己之于皇帝真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已。

    “既然静妃无法照料好大皇子,小魏子,将大皇子抱回去,朕也不希望朕的儿子跟她娘一样满腹心机,贪婪成性。”

    皇帝的这一句话彻底抽干了静妃的力气,瘫软在了地上。

    大皇子中毒的事翌日便传遍了朝堂,而皇帝将皇后禁足并将大皇子抱回承乾殿亲自抚养的消息也随之传出,各方传言纷纷,当然关于皇后的流言最是让人震惊。

    而后宫之中亦是蠢蠢欲动,因为钟粹宫发生的事静妃不会傻地传出去,而皇后则是在栖凤宫闭门不出,大家也只能靠着自己的想象各自猜测。

    栖凤宫里,因为皇帝的禁足令,自然也就没有了早上的例行请安。

    栖凤宫里里外外包括桑青在内都万分着急,毕竟皇后被人攀扯成为毒害大皇子的凶手,而皇帝虽没有直接定罪却将皇后禁足了,这足以说明皇帝的心里产生了怀疑,若是再有什么“证据”难保皇上不会真的中了别人的挑拨,届时皇后便真的难以立足了。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刑悠悠让人将软榻搬到了庭院里,一壶清茶,一本游记。

    半个时辰过去,眼睛微微有些酸了,刑悠悠才放下了手中的书,抬头望了望碧蓝的天空,栖凤宫的庭院并不小,然抬头的时候却也只能看到头顶的一方天。

    她知道自己这个位置遭很多人觊觎,可是谁又知道坐在这个位置上所要承担的东西,刑悠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回过头去却看到桑青正神色担忧的样子。

    “有什么话就说吧。”刑悠悠开口道。

    “娘娘……”桑青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娘娘,您在钟粹宫的时候为何不解释?皇上不是不讲理的人,您若开口辩驳,皇上也会听进去的。”总好过现在在栖凤宫里,外头的情况一无所知,连自救的机会都失去了。

    “桑青,你还记得当初我嫁进魏王府的时候,他身边跟了他十几年的贴身丫鬟陷害我的事吗?”刑悠悠抬眸问道。

    桑青一怔,那件事她当然记得,那个丫鬟叫原叶,在刑悠悠嫁给上官昊之前一直都替上官昊掌管着内院,然她对上官昊怀着一份别样的心思,在看到上官昊和刑悠悠感情融洽之后忍不住心中的妒忌之心用计陷害刑悠悠,想让上官昊认为刑悠悠是个心思恶毒之人。

    一个是伺候他十几年信任有加的丫鬟,一个是才嫁给他不足三个月的新婚妻子,可是那个时候上官昊不问一句便直接打发掉了原叶,那个时候上官昊还说了一句话,刑悠悠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

    “你是我的妻子,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会是我最亲密的人,我自是信任你的。”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句诚意满满的话让刑悠悠彻底的沉沦了,可惜这份信任终究没有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一主一仆同时想起了那件事,桑青不由得有些心疼,她知道她家娘娘是因为太过在乎皇上了,所以才会格外的敏感难受,甚至心冷的到不想为自己辩驳,或许从皇上开始纳后宫的时候便注定会和娘娘越走越远,若心怀爱意,又如何能够做到无动于衷,娘娘只能冷却了这颗心才不会痛。

    ps:侯府嫡女的正文已经正式完结了,番外的更新很慢,因为小鱼最近要准备考试,这场考试是全国性的很重要,7月9月共两轮,要看的书很多,内外妇儿等等叠起来又半米高,白天又要上班,时间有限,但是小鱼不会坑在这里的,最迟4月肯定彻底完结了,抱歉的话说了很多了,大家可能也不信任我了,但是这文一定不会坑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