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9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59番外 缺心眼

359番外 缺心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空置了好几年的秦王府在迎来了它的主子后,终于有了人气。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舒悫鹉琻

    离开了好几年,青鸾还担心从出生便在西北的安安和小小两人没法适应上京的生活,却不想小家伙们好吃好睡简直比她更能适应,上官绝在回京的第三天便去兵部任职,一月里只剩下了两日休沐。

    而同时青鸾也开始频频出席各种花会,聪明的人在看到青鸾后或多或少的猜到了各种缘由,有的暗暗感叹一声上官绝的痴情,聪明的只当以前的事从未发生过。当然也有那些不长眼的想要刷自己的存在感,但不管是谁,只要在言语上冒犯了秦王妃,回头自己家里绝对会有更大的损失,如此一来不管那些聪明的还是嚣张的都不敢再用有色眼光看青鸾,毕竟不管她们抱着什么样的想法,秦王上官绝则表现出来“若辱我妻,便杀全家”的态度,谁还敢跟爱妻如狂的疯子叫板。

    上官绝对自己的维护让青鸾又是无奈又是甜蜜,要知道如今上京的人再不会谈论她的过往,更多的人纠结在了堂堂用兵如神的秦王竟然是“妻奴”的问题上了。

    “安安,什么是妻奴?”小小一面摆弄着手中的玩具,一面漫不经心的问着趴在小桌子上写字的安安。

    安安闻言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笔,神色严肃的问道:“你从哪里听的这个词?”

    兄妹二人相差不过一刻钟,性格却是南辕北辙,安安自小便格外的老成,他喜欢一切安静的活动,比如写字看书,小小的年纪便已经看了不少书,思想成熟,而小小却喜欢跑跑跳跳,整日里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安安有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自家妹妹缺心眼,他这个做哥哥的不得不成为一个强者,因为他要保护妹妹。

    小小哪里会知道自己在安安心目中就是个小二货的形象,见安安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便笑嘻嘻的拉着他的手道:“你不写字了,那我们一块玩吧,你一天到晚不是看书就是写字的,多没劲啊。”

    安安皱了皱眉头,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小小的额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小,你已经快四岁了,怎么能整天都惦记着玩,姑姑们教的规矩可学好了?还有作为淑女,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刚才那邪是从哪里听来的。”

    尚显稚嫩的嗓音,白嫩的脸努力扳着脸孔,小小只愣怔了一会,随即支起身子,胖乎乎的小手直接撕扯着安安的小脸,嫌弃的说道:“安安,臭小老头,我才不听你的呢?爹爹说小小不用学规矩都是淑女。”

    安安的眉头拧的更紧了,又因为小小拧着他的脸,那小包子似的脸稍稍有些扭曲,严肃的神情也有些绷不住了。

    “晃手(放手)”含糊着拍掉小小的手,安安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心中暗暗的腹诽,都是爹爹惹的祸,把小小惯地无法无天了。

    “小小——”门口传来上官绝的声音。

    小小看了一眼明显生气的安安,又瞅了瞅自己被拍红的小手,眼珠子一转,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安安不是第一次见识小小的变脸,可是每一次都让他猝不及防,他甚至来不及辩驳一声,上官绝的身影已经来到了他们跟前,一手抄起哭着的小小,问道:“这是怎么了?小小,跟爹爹说,是谁欺负你了。”

    小小用力的揪着上官绝的衣襟,小肩膀一抖一抖的,小脸埋在上官绝的肩头,委屈的告状:“爹爹,哥哥说小小不乖,还说小小不认真学规矩。”

    也就只有在告状的时候,他才会从小小的嘴里听到一声哥哥。

    上官绝对于软软糯糯的女儿从来都没有抵抗力,一手轻拍着小小的背,安抚道:“哥哥是胡说的,我们小小最乖了,哥哥那是嫉妒,他嫉妒小小长得可爱。”

    晚一步进门的青鸾实在听不得上官绝这话,一巴掌拍在小小的屁股上,佯怒道:“不许装哭,不许撒谎。”

    一家子也就青鸾最为了解小丫头了,看上去没心没肺,实际上心眼才多,而稳重聪明的安安根本就不是小小的对手,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在妹妹的手里吃了多少亏,偏还一心觉得小小是要自己保护的。

    小小听到青鸾的声音,顿时阉了下来,她的小伎俩从来都没有娘身上管用过。

    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没有丝毫红迹,上官绝也知道小丫头刚才是假哭,可他就是吃这一套,小小的身子偎在他的怀里,顿时便没了原则:“小小,不怕,阿娘不是对你生气。”

    青鸾无语的抚了抚额,伸手抱过了小小。

    小小虽然最怕青鸾,可是却也最喜欢腻着青鸾,藕节般的手臂环着青鸾的脖子,小小声的说道:“小小不是故意的,小小就是问了安安一个问题,他就教训了小小一顿,小小不高兴了。”

    小丫头说着低下了头,一副委屈而又隐忍的模样,这一下连安安都有些愧疚了,好歹自己也是哥哥,跟个小丫头这么计较实在是显得太小气了。

    “阿娘,小小也没说谎,我刚才是说她没学好规矩了。”

    小丫头冲着安安感激的笑了笑,再看到青鸾的目光上,又垂下了头去。

    青鸾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好吧,敢情他们一家三口才是亲的,她就是后娘。

    “那小小问了安安什么问题?”青鸾抱着小丫头坐了下来。

    小熊快便察觉到娘亲的语气缓和了,顿时越发觉得委屈了:“小小听见别人说爹爹是妻奴,阿娘,妻奴是不好的东西吗,可是小小觉得爹爹最棒了。”

    上官绝顿时觉得自己没有白疼了小丫头,笑呵呵的应道:“小小乖,妻奴没有不好,小小以后长大了也要嫁妻奴。”

    青鸾无语的瞥了一眼上官绝,这男人的脸皮果然是厚的,怕是外头那些暗中嘲笑他的人也不会预料到他还以“妻奴”自喜吧。

    一掌拍开凑上来的上官绝,正要给女儿输送正确的三观,门口却传来夏至的声音:“王爷,王妃,慕容公子和欣儿姑娘回来了。”

    青鸾一喜,抱着小小便站了起来,算起来她都已经有三年没有见过卫欣儿了,自她离开西北后便一直都没有回来,只每隔三个月会托人捎回一封平安信,因为有慕容玉桡陪伴,青鸾对于卫欣儿的安全也很放心,想着等她走累了总会回来的,却不想他们安顿下来没几天,卫欣儿竟也回来了。

    相较于青鸾满心的欢喜,上官绝的神情就有些难看了,对于慕容玉桡这个克星,他实在是欢喜不过来。

    因为卫欣儿和慕容玉桡的到来,青鸾一时忘了要正小小的三观,以至于慕容雪小朋友长大之后嘴里总是念叨着嫁人就要嫁妻奴这样的话。

    才到花厅门口,青鸾便听到慕容玉桡的声音。

    “小鬼,下来。”

    紧接着一阵桌椅被撞倒的声音,青鸾抱着小小,脚步稍稍一顿,只觉得眼前一花,有一个黑影从眼前一闪而逝。

    “小心。”上官绝一把拉过妻儿,慕容玉桡那红色的身影几乎是擦着青鸾,朝着那黑影追了出去。

    上官绝甚至都忘了生气,刚才那是什么东西,竟然能激怒慕容玉桡那个bt,呃,不管是什么东西,他都决定喜欢那个黑影了,反正一切慕容玉桡不喜欢的东西他都喜欢。

    “鸾儿。”卫欣儿的声音拉回了青鸾的注意。

    三年的沉淀,卫欣儿的容貌并没有怎么变,一袭青衣,头上除了一根木刻的簪子外再无其他的饰物,然那温润淡定的气质却更像是浑然天成的。

    “欣儿姐姐。”青鸾几步迎了上去,她不知道这三年里卫欣儿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当初那份在宫里的郁然却已经完全消失了,此时的卫欣儿更像是一块古朴的玉,莹莹光辉,不耀眼,却让人打从心底的舒服。

    “这是小小吧。”卫欣儿恬淡的笑,伸手摸了摸青鸾怀里正睁着一双好奇眼睛的小丫头。

    小丫头冲着卫欣儿笑了笑,青鸾道:“小小,这是欣姨。”

    “欣姨。”小小到是一点都不认生,卫欣儿伸出手的时候,小身子立时便投进了卫欣儿的怀抱,安安在听了母亲的话后,规规矩矩的上前同卫欣儿行了一礼。

    两个孩子粉雕玉琢的模样立时让卫欣儿软了心田,在看到青鸾身后立着的男子时,卫欣儿朝着他颔首。

    上官绝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放开我,吼——”

    微微嘶哑的声音,之后便是野兽般的低狌声。只见慕容玉桡提着一个不断挣扎的黑影从外头走来,那声音便是从他口里发出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