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9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61 番外心伤

361 番外心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虽然青鸾在心里一直提醒自己要一步步慢慢的问,欣儿姐姐毕竟是女子面皮薄,有邪可能不好意思说出口,然到了最后到底没有按捺住自己的好奇之心,压低了嗓音问道:“欣儿姐姐和大师兄有何打算?”

    卫欣儿神色一黯,苦笑道:“鸾儿,慕容大哥值得更好的女子。”

    青鸾一怔,随即暗道一声不好,她一直以为大师兄无所不能,却不想他这么长的时间居然还没有攻破欣儿姐姐的心结,而自己这一问可不是往欣儿姐姐的痛处戳。

    “鸾儿,能有这三年的时间我已经很满足了,剩下的时光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念想了,平平淡淡的渡过余生便可,若是这京中不方便,便是离了也没有关系的。”卫欣儿敛去眼中的苦涩,其实换个角度来讲,她已经很幸运了,能从那样的地方脱身了,又能踏遍这大夏的千山万水,试问这世间的女子又有哪一个能有她这样的经历。

    青鸾心中不由得一痛,她知道欣儿姐姐从来都不是妄自菲薄的人,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亦不是心中矫情而是她真的下定了决心,她抬手拉住她的双手,声音带了些许哽咽:“姐姐——”

    她的话还没有出口便让卫欣儿给阻了,“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当初是我自己要入宫的,同你同祖母同威远侯府都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从不曾后悔过,更不希望从你的口中说出什么抱歉之类的话,知道吗?”

    她的眼神温润如水,她不会后悔当初的进宫,后来能逃离出来那是她的幸运,当然她也不会后悔拒绝那个随性的男子,她和他相遇的太晚而已。

    相较于青鸾和卫欣儿之间的淡淡忧伤,慕容玉桡同上官绝那边的谈话就直接多了。

    让丫鬟们带着三个小的去了花园,慕容玉桡便直接了当道:“小师弟,师兄打算成亲了。”

    上官绝手中的茶碗差点翻了,他震惊的当然不是慕容玉桡那要成亲的决定,虽说这些年他一直被自家师兄佘毒,可若说这世上谁最了解慕容玉桡这,他上官绝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三年肯陪着一个姑娘四处游山玩水,这绝对不是慕容玉桡这能够做出来的事,更何况瞧他进门之后眼神几乎都粘在了卫欣儿的身上,他打地什么主意,有脑子的人都能猜的出来。

    不过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人家姑娘刚才可没有同他对视,甚至还闪躲着他的热情,显然这事是他师兄一头热,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人家姑娘会嫁给他。

    上官绝见慕容玉桡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翻身的块感来:“师兄打算同哪位姑娘成亲啊?”

    慕容玉桡丢给他一个白眼,“这还看不出来,自然是卫欣儿了。”

    他曾经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会有伴,他自负、骄傲,学什么都能在短时间内成为顶尖,这也早就了他最大的性格特点——喜新厌旧,他从不会在一个地方待着超过三个月,更不会为了谁牵动自己的情绪,这世上能够让他有那么万分之一牵挂之心的也就只有上官绝一人,这还是因为欺负起这小子来会比较有趣。

    当初他会答应陪着卫欣儿也只是顺便,最主要的是他本来也准备去那个地方,然有些人她不一定要如何的美丽如何的让让难忘惊艳,她的渗透是从全方位的,就如那穿石的雨滴,一点一滴,渐渐的穿透了那坚实的石块,究竟是何时凿穿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再不能了无牵挂的说离开就离开,他才明白过来原来真的有人能够进驻他的心。

    慕容玉桡一脸沉浸在回忆中的样子让上官绝忍不住想要打击他一下,“可是大师兄,欣儿姑娘愿意嫁给你吗?”

    这话带了几分嘲笑的意味,慕容玉桡也不恼,微微一笑,风情万种的倾身,几乎是贴靠在上官绝的身上,吐气如兰的说道:“小师弟,作为大师兄的好师弟,这种事情难道你不应该分担吗?如果大师兄娶不上媳妇,大师兄的心情就会很不美丽,这心情一不美丽,手也开始发痒了,这后果是什么你应该不会想要知道的。”

    慕容玉桡这一面说话,右手一推,掌风扫过,那不远处的楠木高椅顿时碎成了粉末,风一吹,迷住了上官绝的眼睛。

    嘤嘤嘤,阿鸾,大师兄威胁我!

    栖凤宫

    桑青见刑悠悠越发消瘦的脸庞不由得万分担心,已经整整一个月了,皇上像是忘记了娘娘一般,再没踏进栖凤宫一步,而栖凤宫的宫门也一直未曾开启过。

    “娘娘,您这些天的脸色越发的差了,不如奴婢让人宣太医进来给您把把脉吧。”

    “不用了,你让人将这些菜肴撤下去吧,本宫没有胃口。”刑悠悠的的脸色稍稍有些苍白,这些日子的睡眠一直都不好,头也晕晕的,连带着用膳都没有什么胃口。

    “娘娘,您还没怎么用呢。”桑青越发的担忧了,虽说栖凤宫闭了宫门,不过内务府到底是不敢怠慢皇后的,毕竟前朝还有刑家在,皇后便倒不了台,这性食是桑青见皇后这些天没有胃口特异嘱咐内务府做出来的,谁知道一桌子的菜皇后竟是只喝了一口粥便不动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撤下去吧。”刑悠悠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腾似的,她实在是吃不下任何的东西。

    桑青见状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她家娘娘当真是太死心眼了,如果娘娘能够不那么喜欢皇上或许她就不会那么难过了。挥了挥手,命宫人撤去了满桌的菜肴,又上前轻轻的给皇后按压太阳穴。

    “皇上驾到!”小太监尖利的声音打破了栖凤宫的宁静。

    桑青的脸上一喜,却见刑悠悠睁开眼眸,眸底却是流淌从未有过的茫然。

    “娘娘,皇上来了。”桑青见刑悠悠没有任何的动作,忙俯下身子轻声提醒。

    刑悠悠着才叹息一声,理了理身上的衣裳道:“走吧,去迎上一迎。”

    上官昊穿了宝蓝色的常服,面容一如既往的冷峻,他在栖凤宫门口等了片刻才见到刑悠悠缓缓的走来,不过一段时间未见,她的身形越发的消瘦了,他记得那件紫兰色绣丁香花的襦裙原本穿在她身上是很合适的,可是此刻看上去却有许大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好好照顾自己都不会吗?上官昊的眉头不由得微蹙,周遭的气势也越发的冷凝了。

    刑悠悠脚下一顿,苦笑着致歉道:“臣妾接驾来迟,还请皇上恕罪。”

    上官昊闻言顿觉不悦,他是不高兴,只是他不高兴的是她这副病怏怏的身躯。

    “进去吧。”只有冷冰冰的三个字,任谁都听出了君王的不高兴,一时间气氛越发厚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刑悠悠只应了一声是,待上官昊走过她身边方才直起了身子,不远处还有一个身体强壮的奶嬷嬷手里抱着一个明黄色的襁褓,刑悠悠的脸色一白,这宫里头的婴孩也就只有大皇子一个,他将大皇子抱到她的栖凤宫来是什么意思。

    桑青自是也看到了这一幕,唯恐自家娘娘失了态,连忙上前扶资后,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提醒道:“娘娘,皇上已经进去了。”

    桑青温暖的手心让刑悠悠回了神,只一颗心仿佛被冰水浇了个透彻,怎么也暖和不了。

    “进去吧。”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们之间便没有了话语,上官昊素来话少,以前魏王府的时候大都数都是刑悠悠讲,那个时候刑悠悠从来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她甚至还觉得这个男人虽然冷酷却肯认认真真的听她说话可见心里头是有她的。然她不知道原来当她不想说话的时候,他们两个只能陷入这尴尬的沉默。

    “皇上,这次来可有什么事?”约莫过了半刻钟,刑悠悠见上官昊仍然没有开口的意图,只得自己问原因,她的身子真的很不舒服,更加没有心思去揣测上官昊莫测的心思。

    “哇哇——”婴孩的啼哭声骤然响起,栖凤宫的宫人们一时都有些愣神。

    “可是饿了?”过了一会,刑悠悠才开口问道,她虽不喜静妃得势便猖狂的性子,可对于一个才几个月大的婴孩却没什么仇恨,只不过她不曾生养过孩子,也弄不清楚大皇子为何会突然啼哭,这话便是冲着抱着大皇子的宫人问得。

    “启禀皇后娘娘,大皇子这是尿湿了。”那宫人的态度很是恭敬,皇上都要将大皇子抱给皇后养着了,可见这心里还看重皇后的,她可不能得罪了皇后。

    “奴婢带着下去换吧。”桑青连忙招呼着栖凤宫的宫人领了宫人去了内殿。

    “以后奕儿便交给你吧。”等大皇子一行下去后,上官昊才缓缓的说出了来意。

    ps:要不得啊,爱要说出口啊!

    pps:新文盛世风华之妖娆邪妃需要大家去灌水啊,此文已经有十来万的存稿啊,大家快快跳坑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