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9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62番外 又竟又喜

362番外 又竟又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没有预想中的欣喜,更没有预想中的受若惊,上官昊看着对面的皇后慢慢的垂下了头,不发一言。

    栖凤宫的灯光很亮,他却看不清刑悠悠的神情,她的双手放在双膝之上正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帕子,发白的指节显示着她的不平静。上官昊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不高兴?她为什么不高兴?他将奕儿交给她抚养不正是为了她考虑。

    “你不愿意?”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刑悠悠的回话,上官昊的语气多了三分的不耐烦。

    愿意,她为什么要愿意,刑悠悠心口冒着彻骨的寒,抬起了头,直直的探向上官昊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她的脸上带了笑,却让人看着不舒服,上官昊的眉头下意识的皱的更紧了,抬手便将手上的茶盏搁在茶几上,许是因为心情不佳的缘故,这茶盏碰撞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唬地栖凤宫一众宫人呼啦啦的跪了下来。

    刑悠悠眼底闪过一丝讽刺,冷笑道:“臣妾是不愿意,臣妾为什么要养别人的孝,养地好是本分,养不好便是居心叵测,静妃健在,若论尽心谁也比不过静妃,这大皇子若是养在臣妾宫里,要让静妃如何看待臣妾,皇上可知道,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孩子便是意味着她的命,生生的夺了她的孩子,还不如给她一刀子来得痛快。”

    说到这里,刑悠悠的眼里流下了泪来,当初她的孩子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这个世界便走了,她的痛又有谁知道,这一刻她突然痛恨起了上官昊来,这个男人说过会保护她的,可是他让她的孩子成为了帝皇之路的牺牲品。

    他将别人的孩子送到她的跟前,这举动无疑是在剜她的心肝,她如何能够日日面对那小小的婴孩,这是要让她梦里都不能忘记那成为一滩血水的她的孩子。

    “你……”上官昊见刑悠悠苍白的脸上流淌着泪水,顿时觉得很不舒坦,他是切切实实的为了她考虑,他的膝下只有大皇子一子,刑悠悠是注定不能生的,那么大皇子占长就是将来的太子,让她抚养将来的太子,先确定这份母子情分不好吗?他从未预料的会遭到刑悠悠如此激烈的反应。

    桑青伺候好大皇子出来的时候见到的正是这样一副场面,所有的宫人都跪倒在了地上瑟瑟发抖,帝后二人却是站立着,隔着一步之遥,她家娘娘嘴角带着笑眼里却是含了泪,那羸弱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似的。

    这一念头才在脑海里滑过,桑青便看到她家娘娘就像是一片冬日里的枯叶缓缓的。

    “娘娘!”顾不得圣前失仪,桑青一个箭步抢上前去,却有一个身影比他快一步的抱住了刑悠悠。

    “悠悠——”上官昊觉得一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捏紧了,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可他却不敢用力,当他触碰到刑悠悠才发现她的身子冰冷,那了无生机的样子让他的心莫名的慌了起来。

    桑青眼尖的瞄到一抹鲜血留至皇后的脚踝,心头一滞,立时喊道:“快去请太医。”

    皇后在第一次落胎后小日子便不太准,这一次也快晚了将近半个月,她和娘娘都没有往哪一方面想,现在想娘娘这些天的表现可不就像是怀上了吗?

    “快,快去。”桑青的声音带了几分凄厉,她都不敢想象若是这来之不易的孩子没留资后会怎么样。

    上官昊顺着桑青的目光看到那刺目的一幕,呼吸一滞,他不敢耽搁,打横抱起刑悠悠走进了内室。怀里的人轻的几乎没有分量,他竟然不知道他的妻子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胸口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搅动着,让他憋闷的说不出话来。

    他伸手握住刑悠悠的手,想要用自己的体温暖和了那冰凉的手。

    “皇上,娘娘这些日子吃不下也睡不好,小日子也已经迟了好些日子了。”桑青此刻恨不得上前替了上官昊服侍自家主子,可是皇上坐在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她也不敢上前让皇上离开。

    “你们是怎么当差的?皇后不舒服为何不请太医?”上官昊又气又急,“如果皇后有什么不好,你们都不用活了。”

    刑悠悠转醒的时候正好看到上官昊怒极的侧脸,心下怔然,他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呢?对了,这皇家的尊严又怎么能容忍挑衅呢?这一念头才在脑海里转过,小腹一阵抽痛,这种痛让刑悠悠刻骨铭心,她的身子一下子发冷,手心下意识的覆在自己的小腹上,极为恐惧的叫道:“桑青——”

    上官昊回过头去,却见素来淡定的刑悠悠正一脸的惶恐,眼里透着一股浓浓的恐惧以及绝望,他的心一紧,忙上前一手抱住她,一手贴着她的手背上安慰道:“没事的,会没事的。”

    感受到怀中的人正不断的颤抖的,像是听不到他说话一般,上官昊冲着一干宫人喊道:“太医呢,都死哪去了?”

    刚满头大汗进门的老太医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脚下一拐,天知道他是连滚带爬的赶了过来了,从太医院到栖凤宫总共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老肺都要咳破了。

    桑青可容不得太医再耽搁,紧紧的抓着老太医的胳膊便将人扯进了内室。

    “不用行礼了,快来给皇后看看。”上官昊见老太医还要行虚礼,直接开口免了他行礼。

    “是!”

    老太医见皇后的样子到底不敢耽搁,忙上前细细的诊脉。

    老太医的到来让刑悠悠看到了一丝希望,她几乎摒住了呼吸,自己的血脉生生剥离的感觉她不想要再经历一次,老天爷怜惜,又给了她一次机会,如果因为自己的不慎让她不曾发现就失去她一定会彻底的崩溃的。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上官昊在刑悠悠的耳边低喃,目光却是紧紧锁着老太医的神情。

    他还记得当初第一次听到刑悠悠说她怀了孩子的喜悦,他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可是那个消息却足足让他兴奋的三天都不曾入睡,他不止一次的想过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如果是男孩,那是他们的嫡长子,他一定会亲自教导他让他成为最优秀的继承人,如果是女孩,要像她的母亲,聪慧,美丽,他会娇着着她,让她成为这世上最为幸福的女孩。

    然这所有的一切都被碾碎了,他的第一个孩子,承载了他所有期盼的孩子甚至不曾看一眼这个世界便没了,而他的妻子更是因为这次伤害落得子嗣艰难的毛病。

    这么些年过去了,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有心期盼奇迹发生,随着时光的流逝也渐渐的淡了这份心思。

    然今天这份乍然而至的惊喜,他真的还没有感受到喜便要再次承受那份痛了吗,不,他绝对不会允许的。上官昊面容严峻,略显粗嘎的喘气声显示了他内心的紧张。

    老太医的额头不由得冒出了汗水,帝后二人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灼热了,他一颗老心都快承受不住了。

    “启禀皇上,娘娘的脉象看应该是有将近一个月的身孕了。”老太医回答的战战兢兢,还未等上官昊露出喜色又继续道,“只娘娘这一胎脉象虚浮,这胎很不稳妥。”

    说完这句也不敢去看帝后的脸色,一骨碌的跪倒在了地,若按着他的经验这一胎能够抱住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可瞧这阵势,若是这话说出去直接要被皇帝给拍飞出去的,他可没这个胆子。

    上官昊的脸色铁青,感到手腕一痛,却发现刑悠悠面色惨白,眸光带着盈盈的泪光,连忙安奈住心头的燥怒道:“太医院那么多的太医,朕就不信连个孩子都保不住,朕还可以发布昭告,若是太医院的太医不行还有民间的能人异士,大夏朝难道还出不了这么一个人才。”

    他语气依旧带着惯常的冷硬,然他语气里的决心却是毋庸置疑的,刑悠悠这才缓缓的抬头看向他,手指下意识的握紧了他的:“一定要保住我们的孩子。”

    上官昊心头一热,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太医院所有擅长妇科的太医都被连夜召进了栖凤宫,经过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救治才勉强保住了胎儿,然这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要让皇后安安稳稳的生下肚子里的孩子,所有的人都还必须承受莫大的考验。

    栖凤宫这的声势不小,很快皇后有孕的消息便传遍了宫里宫外,这当中有多少人心中欢喜又有多少人暗暗摔了盘子便不一一述说。

    青鸾从上官绝口中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挺为刑悠悠高兴的,毕竟一个女人如果不能做母亲这种遗憾不是言语能够表达的,更何况刑悠悠并非普通的女人,一国之母,她身上所背负的可不仅仅是个人的荣。

    ps:新文真的没人看吗,新文改名为盛世嫡妃,独占冷情残王,急需宝贝们的呵护啊,大家快快去收藏吧,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小鱼才有动力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