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59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65 番外最好的方案

365 番外最好的方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刑悠悠的怀像并不好,吃什么吐什么,有的时候便是光喝水都能呕上半天,太医院的太医十二个时辰轮班在栖凤宫当值,稍有风吹草动便来一个集体会诊,务必要让皇后妥妥帖帖的的生下孩子。

    这种剧烈呕吐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最为严重的便是每天清晨,肚子空空的,吐出来的全都是黄疸水,那种心肝脾肺肾肺都搅和在一起的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

    饶是如此,刑悠悠都尽力配合着太医们的治疗,再苦再难喝的药她都咬牙吞下去,若是吐出来了便继续喝第二碗,直把桑青看的掉眼泪,她家娘娘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样的苦楚。

    “娘娘,咱们歇歇再喝吧。”这已经是第三碗药了,前两碗全部都吐了出来,刑悠悠的额头都冒出了汗来。

    那黑漆漆的汤药散发的味道便让她作呕,死死的咬着牙才不让自己再次吐出来,刑悠悠轻轻的闭了闭眼睛,左手轻轻的抚上自己还依旧平坦的小腹,想象着里头孕育着的宝贝,这一份拥有是她曾经不敢奢望的,上天到底还是怜惜她的,在她快要心怀绝望的时候给她送来了这一份希望,所以不管多苦多难受她都会忍受下来的。

    从诊出有孕的那一刻她便再没下过,剧烈的孕吐让她的神色越发的憔悴了,可桑青却觉得这一刻的娘娘美极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爱便是母爱。

    “皇上驾到——”太监的声音让桑青回了神,连忙转身出去迎接,却见皇上还穿着朝服大踏步的进了内室。

    因为刚刚吐过里头的味道并不好闻,榻边上甚至还放着盛着呕吐物的铜盆,上官昊也不嫌弃,直接在边坐了下来,面色沉沉的说道:“又吐了,太医们就没有好的方法吗?”

    刑悠悠看了他一眼,正欲说些什么,却突然感到胃中翻腾,面上的血色一下褪了下去。

    上官昊连忙弯腰端了铜盆搁在自己的腿上,刑悠悠便趴在他的身上昏天暗地的吐了起来。他一手轻抚着她的背,眉头却是皱地死紧,这些日子除了上朝和处理国事,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栖凤宫的,刑悠悠这种几乎要将内脏给吐出来的吐法也已经见过很多次了,眼见她双身子的人却比原来还要瘦了,他的担忧也越发的重了。

    过了好一会刑悠悠才止了吐,桑青忙递过温开水来给她漱口。

    漱去了口中的酸苦,刑悠悠才开口道:“皇上,臣妾这边腌舎,您其实不用每天都过来的,有太医和桑青他们在,您大可以放心。”这不仅仅是你的儿子,更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宝贝,你也许会有很多儿子,可是我可能只会有他,所以我便是拼了命也会让他好好的。

    “行了,你不用说了,现在没有什么比你的身体更重要,你只用管好自己,其他的一概不用操心,这药冷掉了,而且朕看着你吃了也没有什么大作用,等一下朕同太医们商量看看,或许还有什么更好的方子,你闭上眼睛睡一会。”上官昊见刑悠悠稍稍好些,便让宫人进来收拾,毕竟这味道会让刑悠悠更加难受。

    一众宫人也已经练出来了,收拾起来几乎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不一会这内殿里便没了一丝味道。

    折腾了一番后,刑悠悠的精神也有些受不住了,不过一会便闭着眼睛睡着了。

    上官昊垂着头看她,面色苍白,眼底更是有两块青影,她睡的并不安稳,长长的羽睫时不时的抖动着,眉心更是紧紧的蹙着好似有着无尽的忧愁。

    不知怎么的上官昊突然想到了洞房之夜的刑悠悠,那一日他挑起喜盖,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那一双灵动的双眼,带着一丝不安羞怯还有那一丝丝的期盼,就是那个眼神让他突然对自己的婚姻产生了兴趣。

    她嫁给他的时候才十五岁,那个时候她的脸上还带着掩盖不去的婴儿肥,她爱笑,听着她的欢快的笑声总是能令他心情莫名的愉悦,正好他不怎么喜欢笑,她可以将他那份欢喜都一并笑出来。

    上官昊像是陷入了沉思,手指下意识的轻轻抚触着刑悠悠额头的褶皱,像是要把那份褶皱给抚平了,然他的打扰让刑悠悠不满的嘤咛了一声,翻身转过了头去。

    上官昊的手便这样停留在了半空中,好半晌才收了回来,脑海中同时浮现一个问题,他有多久没有看见刑悠悠那种单纯无忧的笑容了。

    静静的陪了她一会,上官昊才出了栖凤宫,又让几个负责刑悠悠和胎儿的太医都到跟前回话。

    “为何过了这么久,皇后的情况一点都没有改善呢?”上官昊看着那一群人,包括太医院的医政都已经在了,可以说大夏朝最为优秀的大夫都在这里了,可是他们却没有办法让刑悠悠舒服一点。

    上官昊登基四年,身上的积威越发的重了,一句话便压弯了一干太医们的腰。

    “皇上恕罪。”太医们齐齐跪下请罪。

    上官昊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他想要的是他们能够拿出确切的办法来保证刑悠悠母子平安,而不是跪在他跟前请罪。

    “齐宣,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上官昊点了当初诊出刑悠悠有孕的老太医回话。

    老太医只得答道:“皇上,皇后娘娘当初落胎的时候已经伤了根本的,这一次怀胎可以说是万中之一的机会,然娘娘的身体并不适合怀胎,所以早些日子便已经有落胎的迹象了,臣等用药物保胎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另外女子怀胎的不适并不少见,然像娘娘这样严重的却也极少,这也是反应娘娘的身子不适合怀胎……”

    “混账——”老太医左一句不适合又一句不合适终于让上官昊咒骂出声了。

    一时之间老太医也不敢再说什么,跟着跪倒在了地上,其实皇后娘娘这样的身子怀胎便是九死一生,而他们这些人的脑袋也是别在裤腰带上。

    上官昊看着乌压压跪倒在地上请他息怒的人,顿时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心头更是说不出的烦躁。生生的吸了好几口气,才将那股子杀人的怒气给压了下去。

    “你们下去继续商议好的方法,务必要让皇后娘娘能吃得下东西,齐宣你留下来。”

    一众太医闻言如蒙大赦,留下几个同情的目光给齐宣后便快步退了下去,天子的威压让他们腿都软了。

    “你们也退下。”等到太医们出去后,上官昊又让伺候的太监们退出去,一时之间,屋子里便只剩下了他和齐宣。

    齐宣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太医院里擅长妇儿的便只有他资历最老了,所以这一次为皇后娘娘保胎他也是一众太医的带头人,早在半个月前他就吩咐了家人将自己的几个孙子带回老家,唯恐皇后出了事情,自己搭上了性命不止还要家人跟着一起陪葬。

    屋子内的气氛很是沉闷,皇帝不说话,老太医也不敢说话,只躬着身子,背脊早已经汗湿了一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太医才听到上头略显沉重的声音。

    “齐宣,你老实说,皇后这一胎母子平安的几率有多大?”

    老太医心里咯噔了一下,皇上本就子嗣不盛,皇后这一胎更显得尊贵非常,皇上对这一胎的重视他也看在眼里,这说出去的话怎么都要在肚子里思量几遍,免得一个不小心将自己的脑袋给说掉了。

    “皇上。”

    “朕要听实话。”

    “皇后娘娘平安生子的机会不足一层。”上官昊这么一说,老太医眼睛一闭便将实话都吐露了出去。

    只听得“嘭”的一声,却是皇帝失手打烂桌子上的笔洗,老太医一颗心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唯恐下一刻皇帝便命人将他退出去砍脑袋。

    “那若是不要这一胎,你能保证皇后的身体吗?”

    老太医听到这话猛地抬头,却见皇帝整个身子都绷地紧紧的,那捏着龙椅的双手几乎咯作响,可见说出这话来他的内心是经历了何等的挣扎。

    “皇上,女子落胎对于身体都是有损害的,老臣只能说尽量保全娘娘。只是娘娘若是落了这一胎以后恐怕真的难以有孕了。”这一次怀孕都是万中无一的机会,那么这一次落了胎怕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娘娘现在的月份还浅,若真的要落胎现在便是最好的时机,越是拖下去对母体的损伤便越大。”看着皇帝冷凝的几乎要结成冰的神色,老太医几乎是硬着头皮说完这邪的。

    这是他早就在心中评估过的,皇后的身体如果怀胎那越到后头只会越艰难,便是倾尽整个太医院的力量,保母子平安的机会也很小,到时恐怕只能二中选一。而最好的方案当然便是放弃这个孩子,落胎的损伤只要精心调理还是能恢复的,然那个时候帝后都极为期盼这个孩子,落胎的话他怎么说的出口,也就现在皇上问起来他才不得不老实回答。

    ps:过程是曲折的,结局是美好的,小鱼是亲妈。

    pps:亲妈的新文啊盛世嫡妃,独占冷情残王,快去收藏留言吧,有十五万的存稿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