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75220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66番外决定

366番外决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刑悠悠的这一觉睡地极沉,直到傍晚时分才转醒过来,叫了一声桑青,外头进来的却是绿浓。。

    “娘娘可终于醒了。”绿浓将靠枕枕在皇后的身后,又拿了一件外衫给她披上,“娘娘错过了午膳,现在可是饿了?”

    刑悠悠点了点头,绿浓脸上有了笑意,命外头守着的宫人们将吃食搬了进来,自皇后有孕之后,皇帝便特许栖凤宫有自己的小厨房,因着皇后孕吐剧烈,又在上京各家中寻找能做出合皇后心意吃食的厨子,各色吃食都是极为精细,每日的花费竟不遑御膳房。

    绿浓呈上来的菜粥,那粥选的是江南出产的胭脂米,菜是最鲜嫩的菜心。

    因为刑悠悠闻不得油腻,厨子们都不敢往里头加一点荤油,只用最嫩的鸡去了鸡皮,熬成的汤汁撇去最上面的一层配合熬制的。

    刑悠悠吃了一口,发现没有往日恶心感,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便是脸上也有了笑意。

    一旁伺候的绿浓等人全都露出了笑容,皇后能吃下东西哪怕是一口都是好的。

    “桑青呢?”刑悠悠不过用了几勺便觉已饱,将碗递给了绿浓,问起了桑青的下落。

    “刚才皇上遣人招了桑青姐姐过去,许是皇上想要细细问问娘娘的身子呢。”绿浓笑吟吟的说道。皇帝对娘娘的关心如今可以说是冠绝后宫,到底娘娘肚子里的嫡子,如果没有意外将来可是大夏朝的储君,那是静妃那样的能比的。

    前些日子,皇后因为大皇子的事被皇上禁足,连带这栖凤宫里的宫人都不敢出宫门,如今娘娘因子复*,他们这些做奴才的腰杆子都比以前挺地直了,虽说娘娘这一胎怀想不是很好,但也从另一个方面体现了娘娘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啊,。

    刑悠悠见此只扯了扯嘴角,她是上官昊的嫡妻,这一胎便是正统,上官昊自是格外重视,只不过他重视的是肚子里的孩子而不是她。。刑悠悠垂下头,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自从知道自己怀了孕,这个动作已经成为了她习惯性动作,即便如今她还感受不到里头的动静,但她却是坚信自己的爱和期待孩子是感受的到的。

    宝贝,虽然你的父皇冷漠无情,但是他也是喜欢你的,所以请你一定要好好的,父皇和母后都想要你平平安安的。

    “娘娘可是醒了?”外头传来桑青询问宫人声音。

    “桑青姐姐来了。”绿浓知道皇后最为信任的便是她从刑家带过来的桑青,便是她入宫时间比桑青长,这栖凤宫亦是以桑青为首的。

    正说着,却见一身绿衫的桑青走了进来,“娘娘肚子饿不饿?不如让人传膳吧?”

    “不用忙了,刚才吃过了。”刑悠悠吃下了点东西,心情也变地好多了,又刚刚睡了一觉,便道,“你不用忙了,陪着我说会话吧。”

    待桑青走近才发现她的脸色很是难看,不由得关心道:“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不是累着了?”

    刑悠悠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很折腾人,因着桑青最是知道她心意的,连带着她几乎是十二个时辰贴身伺候的。

    桑青闻言摸了摸自己的脸,方才笑道:“奴婢没有不舒服,许是身上不怎么干净的缘故,这脸色看上去便不太好。”

    “对了,你的小日子就在这几天,那你快去歇着吧,今天便让绿浓值夜好了。”刑悠悠道。

    “娘娘说的是,桑青姐姐快去休息吧,怀胎要十个月,娘娘这日子还长着呢,桑青姐姐可得好好保重自己才行。”绿浓亦跟着劝道。

    听到她的话,桑青只觉得胸口一痛,差点眼泪就要掉下来,为了不让刑悠悠起疑,她嘱了绿浓一句便匆匆的退出了内殿,出了正殿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是和刑悠悠一起长大的,陪着她从岭南到了京城,陪着她嫁人,陪着她坐上这皇后之位,她所经历的一切她都清楚,她有多遗憾当初那个孩子,她有多期盼再有个孩子,这所有的一切她都知道。

    上天何其的残忍,偏偏给她希望却又要生生的掐断。

    桑青走进自己的卧房,颤抖着从荷包里拿出皇上交给她的东西。

    只要这包药粉加进娘娘的药里,那肚子里的孩子必定保不住,可是那样却能保住娘娘的命。

    **********************************************************

    秦王府

    上官绝踏进王府便听闻了秦王府要闻,这一段时间里,王府最大的要闻便是关于慕容玉桡和卫欣儿的。从前他一直以为师兄虽然妖孽但是在男女方面应该不怎么擅长,毕竟他和慕容玉桡相识那么久都没看他对女人有过什么特殊的兴趣,然这一次却让他明白妖孽师兄当真是无所不能的,就连追妻方面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让他望成莫及。

    上官绝进屋的时候,小小便丢了手中的玩具,从罗汉*上溜了下来,一头撞进了它的怀里。对于自家女儿如此黏腻自己,上官绝心中欢喜万分,一手抄起小丫头,便问道:“小小今天玩了什么啊?”

    “跟着安安练字,还有同小野一起玩。”小小扳着手指数着一天的行程,又麻溜的从上官绝身上爬下来,去了隔壁拿了自己的大作过来给上官绝欣赏,其他书友正在看:。

    看着那一团团乌漆麻黑的东西,上官绝脸不红心不跳的夸奖了一通,喜地小丫头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缝了。

    相较于女儿的爱娇,安安便稳重多了,等上官绝抱着小小走近了,才起身行了一礼,青鸾起身拍了小小一记屁股笑道:“快起来,你爹爹还没有换衣裳呢。”

    上官绝身上还穿着上朝的王爷朝服,那东西从里到外一整套看着威风,穿着却也不怎么舒服。

    一边儿女双全,一边*在怀,上官绝顿觉人生非常完美,只不过一想到中午皇上拉着他喝酒说的一通话,又觉得皇上却是挺苦逼的,他虽然拥有了最为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到底连自己最为渴望的孩子都保不下来,这是何其的悲哀啊。

    青鸾见上官绝神色有些异常便问道:“怎么了?”

    “娘娘的这一胎不是很好,皇上的心情不好,中午便拉着我喝了不少。”上官绝到是也不隐瞒,毕竟他家阿鸾与皇后也有几分交情,想来心中也是关心她的。

    果然青鸾神情一整,因着是说帝后之事,又让丫鬟们抱着双胞胎去了隔壁玩耍。

    “宫里那么多太医都没有用吗?”等到屋子里只剩下他们夫妻俩,青鸾才开口问道。刑悠悠孕相不好的消息这上京有不少人都是知道的,毕竟皇上满京城的寻找厨子的事不是什么秘密,然看上官绝的神情,似乎情况比大家想的还要糟糕。

    “若想保母子平安,难。”上官绝拉着青鸾坐下,一手揽着她的腰肢。

    “那皇上打算怎么办?”青鸾心中一惊,又觉得皇后着实可怜,想她看着安安与小小的眼神便知道她有多期盼有一个孩子。

    “皇上还是看重的皇后的。”一句话便道明了皇上的选择。

    青鸾心下又是难受又是欣慰,天家无情,后宫女人那么多,便是贵为皇后也能随时被换,在这时代女人和孩子大多数男人都会选择自己的子嗣,她多怕从上官绝口中说出皇上不管刑悠悠性命的决定啊。

    “皇上原本还想将大皇子养在皇后的膝下,让她至少又个慰藉,便是以后大皇子成为了储君也会因着这一份养育之情善待皇后,只是皇后似乎不怎么愿意。”皇帝从来都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也就扯着上官绝喝酒的时候能够多说几句。

    “皇后有她的骄傲,不过她不想养大皇子却不是因着她心胸不够宽大,而是因为她的心里有皇上。”如果说刑悠悠生来便是皇后,从她嫁给上官昊的那一刻便知道他会有其他的女人,那么也许她还不会这样,有些东西她曾经拥有过,所以当她失去的时候才会耿耿于怀。

    “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其他的女人,我也不会像别人那样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丈夫着小妾和庶子的。”青鸾转过头去看着上官绝说道。

    “说的什么傻话,我这一生只会有你一个,我也只会有你的孩子。”上官绝一时抱着青鸾,又凑近她的耳朵轻咬着说道,“说起孩子,这王府只有安安和小小是不是太寂寞了点。”

    原本还算严肃的谈话一下子不知道被歪到哪里去了,青鸾一把扯住上官绝在她身上作怪的大手,嗔怪道:“青天白日的,安安小小都还在隔壁呢,你还没告诉我皇后怎么样了呢,若是她知道自己不能留下这个孩子定会万分伤心的。”

    “皇上没打算告诉皇后,便让皇后以为是自然落胎的。”

    青鸾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神色严肃的说道:“你当皇后是傻子吗?连到底是怎么落胎的都不知道,还有这个孩子可不仅仅是皇上一个人的,皇上怎么能不经过皇后的同意呢?”

    ps:快到最后了,卡文卡的要死,我尽快努力完成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