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75256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67 番外说开

367 番外说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栖凤宫

    桑青端着刚熬好的药,脚步沉重的走进内殿,青花瓷的大碗里整整一碗,那升腾而上的蒸汽几乎灼痛了她的眼睛,桑青不由的停住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才换上了往常的笑容。

    刑悠悠见她进来,便放下手中的花样,对着桑青招了招手道:“你快过来替我看看,那个图样好看。”

    桑青走近问道:“娘娘这是要做什么啊?”

    “你也知道我的针线不行,但是这心里总想为他做点什么,这不打算做个小肚兜,也不费多大的功夫,也是我这个做娘的一片心。”刑悠悠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的柔情几乎要满溢而出。

    桑青闻言几乎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又听得刑悠悠说道:“把药拿过来吧,我先喝了药,咱们再慢慢的挑选。”

    桑青顿了一顿,方才递了出去,刑悠悠眉眼都是笑意,完全一无所觉。

    汤药的味道并不好闻,刑悠悠微微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道,“宝宝,你可得好好的,娘为了你可是吃了不少的苦药啊。”停了片刻,像是做好了心理建设才将那药碗端到口边。

    “等一下。”桑青的话语才出口便后悔了,又见她家娘娘疑惑的看她,便解释道,“娘娘,这药还烫着呢,凉一凉才好入口。”

    “我还道什么事,这么一惊一乍的,可不像是你会干的事。”刑悠悠小小的埋怨了一句,却也顺着桑青的话将药挽搁到了一边的矮几上。

    桑青知道自己自从接了皇上的命令后整个人便一直处于两难的境地,若是换了其他人,以娘娘的聪慧恐怕早就发现了不对劲,可是娘娘对她却是一丝怀疑都没有,她的胸口像是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目光不由得飘向了那药碗。

    这碗药是她亲手熬制的,娘娘一旦喝下去,三个时辰后腹中的小皇子便保不住了,作为刑悠悠最为亲近的人,她很清楚若是告知娘娘实情,她定不会选择落胎的,可是她一点都不想去搏那不到一层机会。

    上官昊进来的时候,*头的矮几上已经只剩下一只空碗了,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喝下了吗?他果然是这天下最为狠心的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皇上。”刑悠悠见上官昊像一座雕塑似的站在门边,向来清冷的眸子里竟闪现了浓浓的哀伤,心下好奇,上官昊当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神情。

    上官昊闭了闭眼睛,压下心头沉重的愧疚感,脚步虚浮的走至刑悠悠的跟前。

    “皇上,你怎么了?”刑悠悠并没有得到上官昊的回答,身子却是突然一紧,那高大的男人张开双臂抱住了她,他的脸埋在她的肩膀处,她完全看不到他的神情。

    刑悠悠不知道上官昊究竟遭遇了什么事,让从不弯腰的他显现了他的软弱。

    当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放下他的高傲的时候,刑悠悠突然觉得有些心疼,她不由得放松了身子,手掌迟疑了片刻慢慢的抚上了那宽阔的背脊。

    肩膀处似乎有些潮湿,刑悠悠不敢置信的瞪了大了眼睛,他居然哭了。

    在刑悠悠的心中,上官昊一直都是冷硬坚强的,特别是他登基之后更是杀伐果断,心硬如铁,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伏在她的肩膀哭泣,将他所有的软弱都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刑悠悠很是无措,她不知道这一刻她该做些什么,她甚至不知道他为何会落泪。

    过了很久,上官昊才放开了她,若不是他的眼眶微红,刑悠悠几乎要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即便你没有孩子,你都是这栖凤宫的主人,永远都是大夏朝的皇后。”暗哑的男声让刑悠悠满脸的错愕。

    一旁的桑青却是突然跪倒在地上,磕头道:“皇上,奴婢无用,奴婢下不了这个手。”最后的一刻,桑青到底还是换掉了那碗“特别”的药,却不想那只来不及收的空碗让皇上产生了误会。

    上官昊猛的转过身去,神色攸的沉了下去。

    桑青不敢去看皇上的神情,只不断的磕头求饶。

    刑悠悠愣怔了一会,蓦地变了脸色,她突然用力的推开上官昊,一手护住自己的小腹,犹如一只愤怒的母狮:“你要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这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桑青的不同寻常也有解释,刑悠悠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昊竟然不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她盼望了那么久的孩子,他居然联合她最为信任的桑青想要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弄掉她的孩子,想起刚才那一碗被桑青以冷掉的借口换下去的药,刑悠悠惊出了一身的汗,差一点,差一点她就要失去了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

    上官昊被刑悠悠推离了两步,回过头去看她,她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瘦弱的身子似乎下一刻就会倒下去,可她的眼里爆发出来的怒火却似乎可以燃烧一切。

    她的双手牢牢的护着肚子,怒瞪着他,好似只要他靠近一步,她便会扑上来咬死他。

    桑青哭着扑上前去:“娘娘,娘娘您不要怪皇上,太医……太医说您和腹中的孩子难以两全,皇上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你滚开,桑青,我那么信任你,可是你却辜负了我的信任。”极度的愤怒让刑悠悠失去了冷静,他们两个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心腹,这双重的打击让她无发冷静思考。

    桑青泣不成声,她知道自己伤了娘娘的心,即便她在最后一刻收了手,可这都改变不了她捧着那碗打胎药到娘娘跟前的意图。

    外头伺候的宫人简直要被这一变故给吓死了,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时候进去劝阻。

    上官昊见刑悠悠几欲疯狂的样子,猛然间想起了上官绝的话,夫妻是一体的,决定再艰难也该两个人一起商量,你自以为的替她着想,也许在她看来却是不尊重。

    “你冷静点,如果你再这么情绪激动,便是不用药这孩子也会保不住的。”上官绝知道这一刻自己说什么刑悠悠都听不进去,他唯有拿她最在意的作为筹码。

    果然刑悠悠闻言微微放松了自己,她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努力的让胸口翻腾的怒气平息下去。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上官昊才对着外头的人说道:“去请齐太医。”

    不一会老太医便满头大汗的赶了进来,帝后之间都没有说话,气氛沉闷的让人心口发痛。

    “去给皇后诊脉。”上官昊吩咐,刑悠悠的身子如今不适应剧烈的情绪波动,刚才的急怒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

    “娘娘,让老臣给您诊脉吧?”老太医见皇后像一只刺猬似的,连忙放软了语气,无比诚恳的请求道。

    刑悠悠冷冷的看了一眼上官绝,方才伸出了手腕。

    “娘娘可有觉得肚子隐痛?”见皇后点了点头,老太医方又道,“娘娘切忌大喜大悲。”

    “齐太医,你老实同本宫讲,本宫腹中的胎儿究竟怎么样了?”刑悠悠也不是第一次怀孕,这一胎超乎寻常的艰难她不是不知道,然只要有一丝的希望她都不想要放弃。

    老太医犹豫的看了一眼上官昊,见他点头,才沉痛的说道:“娘娘,老臣无能,娘娘这一胎越是到后头只会越艰难,就算成功过了孕期,生产的风险更是不可估量,娘娘的凤体要紧。”

    刑悠悠脱力般的坐回了*上,眼泪不断的掉落,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残忍,这样痛苦要如何承受?

    上官昊见她这样,才重新靠近,这一次刑悠悠没有再推开他,他抱着她,艰难的开口道:“悠悠,我们不哭了好吗?就算没有孩子我们也能好好的。”

    刑悠悠摇头,她不要,她不要抛弃自己的孩子,她一手抓住上官昊的衣襟,哀求道:“不能不要他,我求求你,如果为了我自己不要他,我便是活着也不会开心。”

    “可是我没法看着他榨干你的生命,我知道你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孩子,他对你很重要,对于我来说也一样重要,可是如果要在他同你之间选择一个,我宁可你好好的。”这也许是上官昊这一辈子说过的最为动人的话,刑悠悠想起刚才他的泪,所以他的泪是为了他们的孩子而流的吗?

    “昊,再试试,再试试好不好?”她望着他,无声的流着泪,这一刻他们两个犹如这世间每一对彼此相爱的普通夫妻,承受着同样的煎熬。

    “你摸摸他,你感受感受他,我们已经失去过一次。”刑悠悠急切的抓着上官昊的手贴着自己的小腹,竭尽全力的想要劝他打消那个残忍的念头。

    ps:果然小鱼最不适合写*情深,这一章憋了我5个小时,简直想死的冲动都有了,不过好在这一对终于说开了,小鱼也算是舒了一口气,后面的会相对轻松点了。

    pps:还是要为新文吆喝一声,盛世嫡妃,独占冷情残王,女强文,宅斗宫斗,精彩继续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