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213185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369 番外贱招

369 番外贱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和刑悠悠谈了些什么,上官昊无从得知,然青鸾从内室出来后便提出来要让皇后出宫住进秦王府。

    上官昊眉头紧皱,他不认为秦王府的条件会比宫里头更加的好,更何况刑悠悠这样的情况他实在不放心让她离自己太远。

    “皇上,臣妇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很清楚对于一个孕妇来说什么东西最重要,那便是保持良好的心态,敢问皇上,娘娘住在这栖凤宫里头开心吗?您可从她的脸上见到过没有任何负担的笑容?”青鸾反问道。

    上官昊哑口无言,他有多久没有看到悠悠脸上的笑容了?久到他都快要忘记她曾经也是个爱笑的姑娘,这座皇城便像是一座牢笼,禁住了他,也囚住了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昊方才艰难的点了点头,吩咐道:“替皇后收拾东西,朕亲自送她出宫。”

    刑悠悠是一国之后,怀着龙种离宫住进秦王府势必会引起各方的侧目,当然也会引来各方的谏言,上官昊既然做了决定便不打算让外界的那些流言伤害到她,那些风雨便由他替她挡着,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

    青鸾见上官昊终于松口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看向上官绝的目光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歉意,让刑悠悠住进秦王府的事情她并没有同上官绝商量,刑悠悠的身份特殊,加上她现在又是这么一个情况,一旦住进秦王府,上官绝要承担的风险绝对不小,只刑悠悠拉着她的手求她的时候,她真的无法硬起心肠来拒绝。

    上官绝见青鸾如此便嘿嘿一笑,嘴唇动了动。

    青鸾不由得脸色一红,好吧,她还是低估了上官绝的不要脸,在皇帝跟前都可以这么*,老天爷已经无法阻止他往*的道路上奔跑了。

    这边刑悠悠住进秦王府,原本空荡荡的王府一下子便挤地满满当当的,光是太医便住进来了五个,明的暗的护卫更是无数,当然还有那些伺候的人。

    上官绝眼见上官昊还要往他府里头塞人,不由得黑了脸:“皇上,这秦王府虽不像皇宫铜墙铁壁但也不是空架子,您要不要派那么多人保护啊,而且臣保证在臣的王府里不会有那起子嫉妒皇后的人想要陷害皇后。”

    说到底是皇帝的后宫不干净,不,不对,是皇帝本身不干净,要不然皇后也不会打从心底的排斥皇上,弄这阵仗又算是什么意思。

    上官昊揉了揉额头,挥了挥手让那一小队人马退了下去,他一直以为自己天生冷漠,在他的心目中没有什么比手中的权力和那至高无上的位置重要,要知道为了那一个位置,他几乎是从懂事开始便着手准备了,当初同刑家联姻看中的也是刑家在岭南的势力,刑悠悠之于他完全是一个意外。

    然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个意外竟一点一滴的渗透进了他的身体,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已经无法割舍了,当自己在面临失去她的风险时他竟慌张的不能自已。

    “悠悠交给你了。”最后上官昊只能沉沉的交待了一句。

    上官绝睨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方才离开了。

    *****************************************

    刑悠悠住进秦王府,卫欣儿原本想住回威远侯府的,毕竟她的身份实在有些尴尬,在面对宫里的人时难免会心有芥蒂,还是青鸾安慰她一朝天子一朝臣,根本就不会有人去记挂她这么一个先帝的小小宫妃。不过饶是如此,她大部分日子还是窝在了自己的院子里不出门。

    “欣姨。”小小人未至,声音先至。小丫头喜欢热闹,秦王府一下子多处了那么多人,小小很是欢喜了几日,不过她最最喜欢的还是到卫欣儿处窜门子,要知道欣姨不但人温柔还会做好吃的点心,那些个点心比王府的厨娘做出来的还要好吃。

    比起小野来,小丫头人甜嘴甜,卫欣儿这个年纪正是最喜欢小孩子的时候,便是小小一日不来她都要记挂着。

    “跑慢点,小心摔着。”见小丫头一阵风似的卷进来,卫欣儿忙迎了上去,张开双手把小丫头抱了个满怀,见她跑的满头大汗的,又拿出帕子替她拭汗。

    小丫头咯咯的笑,捧着自己的小肚子道:“欣姨,小小饿了。”

    “刚好做了糖蒸奶糕,想不想吃?安安呢?”

    “想吃想吃,哥哥在后面的。”小小的话音刚落,安安便跨了进来,看了一眼腻在卫欣儿身上的小小,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妹妹太跳脱了,好在欣姨不是外人。

    “欣姨早上好,昨晚上睡得好吗?”安安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问候。

    “乖了,快洗洗手吃东西。”

    安安虽然举止沉稳,不过对于卫欣儿这边的点心也同样喜爱,要不然也不会随着小小一样见天的往这边跑。

    小丫鬟得了吩咐,早已经摆了桌子。

    “欣姨,今天不用摆玉叔叔的碗筷了。”见卫欣儿又摆了五人份的东西,小小忙道。

    卫欣儿手上的动作一僵,看了那一桌子的吃食,脸上微微有些尴尬,往日里小小,安安,小野在她这里蹭吃蹭喝的时候,慕容玉桡总会死皮赖脸的跟着,赶也赶不走,你若不给他准备,他就蹲在一边用幽怨的眼神望着你,愧疚的让你也吃不下去,横竖也不差那么一份,到了后头她便习惯多准备一份,而有的时候习惯真的是一件挺可怕的东西。

    卫欣儿不自然的拨了拨头发道:“是吗,那你们多吃点。”

    几个小鬼头排排坐,卫欣儿坐在一侧看他们吃的欢快,心里头略有些失落,踌躇了片刻方才问道:“你们玉叔叔是出去了吗?”平日里是撵都撵不走的人,便是小鬼头们玩疯了忘记过来,他都会想尽办法怂恿他们过来,这样他也可以跟着过来。

    “没有,小小去的时候,玉叔叔还在睡懒觉,这太阳都晒屁股了玉叔叔真是大懒虫。”小小一面咬着奶糕,一面抱怨着。

    到是安安小大人似的说道:“我觉得玉叔叔身体不舒服,他脸色很白。”

    卫欣儿手上一紧,随即想着慕容玉桡本身是有医术的就算身体不舒服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方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小野低头吃着糕点,咕哝了一声:“他昨日还吐血了。”

    很轻的声音,卫欣儿却敏锐的捕捉到了,她一把捉住小野的手问道:“什么吐血了,好好的怎么会吐血的?”

    小野到不排斥卫欣儿的靠近,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昨日他在追我的时候突然摔倒了,然后吐了一口血。”

    卫欣儿知道慕容玉桡和小野即便安定下来也从未和睦相处过,不过慕容玉桡是为了磨去小野的野性,有的时候就算手段刁钻了些也从未失去过分寸,可这好好的又怎么会吐血呢?

    这吐血看算是大症啊,慕容玉桡那样的性子怕是不会重视,这病若是拖着不治若是耽误了时间可就遭了,卫欣儿的脑子乱糟糟的,就连几个小鬼头吃饱了都没注意。

    小小最是懂得察言观色,眼见卫欣儿没精神理会他们,便乖巧的说道:“欣姨,我们吃饱了,先出去玩了。”

    卫欣儿这回子确实没有心思招待他们,强撑出一抹笑容道:“好的,可不许打架。”

    小小和安安齐齐的应了一声,小野只冷冷的点了点头。

    等到三个小的离开了,卫欣儿越发的坐不住了,在屋子里转了一会圈子,又去小厨房熬了一盅汤,方才往慕容玉桡住的地方去。

    慕容玉桡不喜不熟悉的人在身边,因而这院子并没有安排伺候的人,卫欣儿进去的时候静悄悄的,她的脚步有些犹豫,过了片刻方才穿过穿堂到了慕容玉桡的屋子。

    撕心裂肺的一阵咳嗽声,卫欣儿脸色一白,这身子不好竟是真的。

    “大师兄,你这一次实在是太大意了,练功的时候切记走神,你也知道这功夫越到后头越难突破,便是师傅以前也找安静的地方闭关方能练成,这秦王府如今来来去去那么多人根本就不是练功的好地方,现在好了,吃到苦头了。”说话的是上官绝,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卫欣儿心中一怔,她虽不会武功却也听慕容玉桡说过练武大忌,一颗心一下子端了起来,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似的迈不出步子了。

    “小师弟长本事了,会教训师兄了,咳咳……”慕容玉桡的语气依旧吊儿郎当的,只后面一阵咳嗽方才显出了他的强撑。

    “啊——”只听得上官绝惊呼了一声,“师兄,你的经脉怎么会乱成这个样子,不是说岔了气吗?你这明明是走火入魔,怎么办?你竟还瞒着我,你……”

    上官绝显然被气的说不出了话来,卫欣儿却像是被淋了一桶冰水从头到脚都冻住了,慕容玉桡说过对于练武之人来说走火入魔是最可怕的事,轻则武功尽失,重则丧命。

    卫欣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的屋子,一路上就像是踩在棉絮上似的,双脚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小师弟,师兄以前从未怕过死,这世上该玩的该吃的我都享受过了也没什么遗憾,这脉象恐命不久矣,可师兄如今还真不想死,这心里头有了牵挂的滋味你也明白,师兄从未开口求你什么,这一次却是正正经经的求你,希望你和丫头能够好好照顾她,别看她似乎整日里没有心事的样子,可是事实上她压根就没有从过去走出来,她介意自己的过去,放不下过去,才会一直耿耿于怀,师兄是没有这个福气了,希望以后会有另外一个人能够好到让她忘记了过去。”

    卫欣儿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慕容玉桡的话,这些话像密密匝匝的线不断的缠绕着她的心脏,收紧,再收紧,紧的她胸口一阵阵的发疼。

    *********************************************

    “好了,人都走了,你还装,装给谁看呢,慕容玉桡,你可真是够无耻的,这一出苦肉计使起来就跟真的似的,还利用了单纯的孩子们。”上官绝简直就无力吐槽了,当初他和青鸾也是历经了生死才升华了感情的,不过他们那个可是真的,不像慕容玉桡这个妖孽尽使些损招数。还非逼着他配合,什么走火入魔,他呸,慕容玉桡本身就是一魔头好吗。

    慕容玉桡桃花般的脸苍白如纸,微微一低头,那唇上便沾染了鲜红的血迹,病入膏肓的模样妖艳而又诡美。

    上官绝愤愤的别过了头去,他本不愿意配合慕容玉桡的,要知道看着慕容玉桡每天上蹿下跳的追妻,他这被虐了好几年的心灵方才安慰了些,恨不得卫欣儿再折磨个他几年,可这践人竟出些贱招,自己若是不配合,他便天天守在他和青鸾的屋顶上,没事的时候掀开瓦片来打个招呼,青鸾只好去跟安安和小小睡,自己打又打不过他,最后也只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了。

    “上官绝,你该不会看大师兄孤家寡人为乐吧?”慕容玉桡凉凉的问道。

    上官绝心下一惊,有些事偷着乐便成了,若是让这只妖孽知道了非整得自己哭天喊地了不可,如此一想,连忙换上谄媚的笑容:“大师兄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和青鸾都巴不得大师兄能够早日娶回卫欣儿呢,放心吧,只有卫欣儿心中有你,这一次定不会眼睁睁的看你气绝身亡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