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1/21775/13539860.html"}})();
尊宝娱乐 >盛世红颜乱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木樨
    ,。[手机小说:m.Abc169.Com]

    梁媗和梁婳又聊了一会儿琐事,天色就不早了,梁婳便起身告辞回栖碟院去了,而梁媗则牵着梁雍去了风絮阁,等他梳洗完毕,上榻安歇以后,梁媗才回了藕阁。

    天气热,在梁媗梳洗沐浴完之后,月牙都早已爬上了高空。

    里屋两面的大窗都只放下了新换上的烟霞色洒丝月蓝合花窗纱,夜里长风轻轻地就回荡在了屋内。

    院子之中浓郁的木樨花香,也被轻风夹带着吹进了屋中,就算透过淡灰紫荷的银白闪缎珠纱床帏,半倚在了大迎枕之上的梁媗,也能闻得清清楚楚。

    “小姐,这桂花今年开得可真好,整座屋子内都是桂花的香气呢。”

    正在床尾为了守夜的简易小榻上铺被褥的青茼,明显也是闻见了窗外得桂花香味的,一面动了动鼻子,一面就笑着对梁媗说道。

    “嗯,但桂花开得越好,也就说明秋天快到了,这夏天终于是要过去了呢。”梁媗隐隐带了些高兴的声音说道。

    她本来就畏热,这个夏天又比起以往的夏日都还要再热上几分。

    这更就让得梁媗有些难以忍受了,但现在可终于是好了,难熬的夏季即将过去,而她最喜欢的凉爽秋日,却总算是要来了,这对于梁媗来说可真是一个好消息。

    “小姐今天的心情可真好。”

    青茼在把床榻边的兰几上,装着夜明珠的琉璃盏挂在了床前的白玉钩上,能让又在翻阅从雁蒙城送来的书信的梁媗看得更清楚后。

    青茼就把内屋里其他的灯盏都灭了,一面回去躺好,一面笑道:“小姐又在看唐大小姐的回信了吗?”

    “前天和昨天都忙着守在明诚堂,祖父对大夫们新换的药方,身体有些不适应,现在才好不容易能把她的回信细细看了。”

    梁媗转头对青茼笑道:“现在夜也深了,你就不用管我了,赶紧先去睡吧。”

    “是,那小姐看完信也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呢。”青茼笑着,叽叽喳喳的叮嘱了梁媗好久后,才转身去睡了。

    而梁媗则是在琉璃盏明亮幽柔的光线下,继续展开手中的璇金笺,细细的看着信上那刚劲得根本就不像出自一个王府闺阁千金之手的字迹。

    其实梁媗写给唐梦澜的信上也没说些什么,不过就是讲了一些琐碎的常事,然后又问了问她最近在雁蒙城的情况,以及梁茂在雁蒙城内,向卢景先生求学的近况,信上一切都不过是家常小事罢了。【.】而唐梦澜的回信亦是如此,只不过因了她不知道梁媗并没有去什么游历山水,反而是在颍川的事情。

    而这倒不是梁媗信不过唐梦澜的关系,只是事关梁老爷子,在离开建安之前,沈氏还专门嘱咐过她,此事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梁媗是答应了的,因此唐梦澜并不知道关于颍川的事情。

    所以在信上唐梦澜问得最多的,也还是梁媗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让她下次回信,一定记得要多多的和她说一下。

    梁媗看到这儿的时候,却由不得的苦笑了起来。

    她根本就没有去游历什么天下山水,那唐梦澜要她记得那些好玩的奇闻乐事,要她去哪里弄?

    梁媗好笑又无奈的看完了手中的书信,脑中立刻就浮现了唐梦澜那句句叮嘱的画面,而她信上所说,与建安完全就是截然相反的雁蒙城的风光,也使得梁媗有些向往了。

    唐梦澜是以为梁媗正在途中旅行呢,所以在信上也是一直极力的在邀请她去雁蒙城玩,而且还说如果梁老爷子不同意的话,可以和她说,她会让英王殿下亲自出面邀请的。

    如此盛情,梁媗都快要不好意思了,但她却没有办法同意啊。

    梨木雕花嵌青玉的窗棂外,夜色深重,夏日里最后一丝的热气,也渐渐的被凉意所取代,梁媗把手中的信笺折好放回了信封,但指尖在顿了顿后,却又从袖里拿出了另外一封书信。

    这封书信,与唐梦澜的那封都是在前天时送达颍川的,但此时手中的这封比起唐梦澜的那封而言,梁媗却早已经都从头到尾的看完了。

    “已抵京都,万事顺利,一切都好,勿念!”

    勿念………他这是说真的还是假的?梁媗划过了信笺上那短短的几行字,心里腹诽不已。

    淡灰紫荷的银白闪珠缎纱帐幔外的琉璃盏,柔柔的光芒洒下,照在璇金笺上的光影,明明灭灭,就像那晚在小巷之中的光影一般。

    也不知道,现在建安里面的局势怎样了,虽说她和梁婳猜测是局面大好。

    但到底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她们又不在建安,再怎么推测,终归都还是会有不足之处的。

    可越是相处,梁媗也就越是了解,楚孤也有报喜不报忧的一面。

    就像前几次那样,虽说只要她问,他就不会瞒她,但有些事情一旦她不知道,那他就不会把不好的事情告诉于她。

    一切都要等到事情全部转危为安后,他才会主动向她透露,不然她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这些就算他们其实都还没相处多久,她却也早已经体会深刻了。

    郦王殿下这次是肯定要接孟太妃她老人家回封地去静养的了,但楚孤却肯定是不会被孟太妃带走的,他有野心,而且也有这个能力完成他的野心。

    甚至他还不是祁瑜,并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择手段,这一点才是梁媗一开始就选定了站在楚孤这边的原因。

    所以不管怎样,楚孤是不可能跟着太妃她老人家一起离开帝都的,那等到孟太妃和郦王殿下一走以后,也不知道他在建安之内的情况会怎样?以前太妃还在的时候,可就有人不把他放在眼里,明里暗里的酸讽不已。那等到太妃她老人家都已经离开建安之后,他的处境怕就更糟糕了吧?

    梁媗是担忧的,但楚孤给她的书信并不是经由沈家商号往来送达,而是只由他在颍川的暗桩与建安来往,然后她再自己派人去取的。

    他们现在一个在建安,一个在颍川,不管是什么事,其实都不好说明。

    有很多事,更是就不适合在信上写明了。

    梁媗闭上眼睛,往后把身体的重量都倚在了刻丝蝴蝶的绣缎大迎枕上,轻轻叹了一口气后,也就把手中的信纸胡乱的塞到了枕下。

    然后,闭眼睡觉。无论如何在短时间内都想不到答案的事情,那就不要去想了。梁媗决定,还是先好好的睡上一觉再说,说不定等睡醒之后,就会有答案了呢?

    窗外已经是更深露重之时,而秦和山庄也早就万籁俱寂,除了一些虫鸣还在低低的嘶吼之外,已经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夏天,快要到头了。

    ……

    ……

    枫叶已经开始飘红,稻田里的穗子们也已经沉得都弯下了腰,伴随着今年丰沛的雨水,百姓们的脸上都是欣喜欢愉不已的神色,这是个大大的丰收年啊,百姓们又可以高高兴兴的过冬咯!

    “虽然还没有秋收,可听去外面采办的人说,今年地里的收成是真好,庄稼汉们可个个都是笑歪了嘴,都说今年是走了大运气啊。”

    “走了大运气?”

    会武,但女红之类却就不怎么擅长的裘妈妈,坐在了炕边看着青茼和念湘绣十二紫金纹,一面稀罕一面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是建安周围走了大运,但山海关附近呢?妻离子散、生离死别者,不计其数。”

    裘妈妈终归是从沈老夫人身边来的,早年也随着沈老夫人大江南北的走过一遍了。

    那战争之后的惨象,裘妈妈是再清楚不过。

    “裘妈妈说的对,山海关内的宁静,都是由山海关外的尸山血海所堆出来的。”本来是在书案后屏息练字的梁媗,闻言就猛地愣了愣,然后才低声道:“祖父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英雄。”

    原先还是在说笑的青茼和念湘,此时也不敢再说话了。

    反倒是裘妈妈,在看见不过是自己突然有感而发的一句话,便让得气氛如此沉重之后,就赶忙笑着岔开了话题。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好端端的日子,别被老婆子的一句话就给说得差了味儿。对了,小姐,四爷这是去哪儿了,怎么刚刚进来以后,就没看见四爷的身影?”

    “他啊。”

    一提起了梁雍,梁媗的心情果然就好了,低头继续练字,粉白色的嘴角却是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最近祖父的心情不是大好吗,连带着精神也就好了不少,因此就把雍儿的功课又给提到了明诚堂去,由祖父亲自教导雍儿了。这不,今天一早在明诚堂请完安后,他就被祖父留了下来,恐怕不到午后是不会回来了呢。”

    梁媗一想起在明诚堂的大门里分别时,那只小老虎可怜兮兮的模样,她就忍不住的想笑出声来,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啊,在祖父跟前,雍儿乖顺的就是只小兔子。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在祖父面前,谁又不是只乖巧的小兔子呢?

    恐怕就连父亲和娘亲在祖父面前,那也都是只能顺着祖父的话说的吧?尤其是父亲,在面上虽对祖父的一些做法十分的不赞同,可实际上,却仍是把祖父的话放在了第一位。

    不然,又怎么可能事事都不违背祖父呢,就连一直心心系系的定立太子一事,只要祖父不点头,父亲就一次次的命荣木来请示。

    一定得请示到祖父点头不可,不然父亲就算气急攻心,也不会擅自决断,出手干预此事。

    这样的举动,若还不能算做是把祖父的教诲和嘱咐放在了第一位的话,那梁媗也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去形容父亲对祖父的敬重了。

    不过既然都想到了这儿,那梁媗也不由得又记起上次在娘亲的来信中,看到的关于定立太子一事的一些微末细节——成帝已经决定,册立齐王祁珩为当朝太子。

    怪不得,怪不得啊,前两日太妃她老人家在耽搁了一、两个月之后,总算是随着郦王离开建安了。

    而这件事情到了现在,也总算是尘埃落定。

    为此,祖父的心情大好,身体也一日好似一日,看样子等到再过两月后,他们再回建安时,祖父的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回建安啊………

    梁媗手中的紫毫顿了顿,然后才又继续在纸上动了起来。

    以前对于建安,她还真没什么好留恋的,因为那儿最终留给她的,不过就是一个凄惨的回忆,祖父战死、雍儿的意外、父母蒙冤入狱斩首、家族败落、她的十年黯然,一切的一切都使得她曾经对于那座繁华的都城,提不起一点的留恋。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啊,现下在那座还是天下最繁华之一的城池内,可还是有着她的娘亲和在意的人啊。

    虽说讨厌的人也不少,但不论如何,此时梁媗对于它,感情早就变了。

    此时屋外正是风轻轻的吹,吹响了一株株云柳的叶子的沙沙声,轻轻地就回荡在了耳旁。

    而盛夏里的那一株株桃树,现下只剩下满枝的枯意,在风里微微摇曳,而也是在这满街道都是枯意的几株桃树里,一颗已经很老,生命也快走向尽头的桃树下满地雾照落花,彷如桃花落尽时的缤纷。

    在文帝的少年执政时期,西殷和后蜀爆发了一场大战,而也就是这场大战,让西殷的镇东大将军梁祜,开始崭露锋芒,惊艳天下——梁祜率领着西殷当时仅剩的十万大军,击退了后蜀的猛狼之师,侵入蜀地近千里之远,迫得当时的后蜀不得不主动议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