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771/13539889.html"}})();
尊宝娱乐 >键盘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战鹰第一课
    “杀了我?”姬云笑道。[一秒记住:www.abc169.com]

    “那倒不至于,但……”

    穆学良还没说下去,姬云就摆摆手:“行了,我不想听了,我是不会失败的!”

    穆学良苦笑一声,心中却也觉得这个姬云的确是有点太狂了,看来他对军队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居然都不问一下到时候会跟哪一个特种部队比……

    “唉,但愿他能胜吧,他们那边是原本两大军区的特种精英组成的,本就是国内最顶尖的两支队伍,可这毕竟是军区合并战区之后的第一战啊,西部战区一定要拿下这一战!”

    姬云真的睡着了,只有在登机的时候迷迷糊糊醒来了一会,一上直升机,耳机一挂,直接就又睡着了。

    穆学良摇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姬云愕然观望四周:“半夜了?”

    穆学良无语,心中却有点敬佩,这人挺聪明的,知道现在军队的有些事情是机密,他直接睡着,一概不知,免得到时候别人找茬。

    “不过从他这表现来看,他还是心存忌惮的!”穆学良心中暗想,“不过也是,在国家机器面前,什么武道高手,还不都得臣服?当年瑶池会排名第五的埃尔法,横行无忌,现在还不是被米国追的跟丧家之犬一样?”

    “哟呵,还在列队等候呢!?”姬云随意扫了一眼。

    穆学良反正是没看到下面有人,直升机缓缓降落,等到彻底停稳之后,两人这才下机。

    刚出去,忽然‘啪啪啪啪’十几只刺眼的探照灯同时打亮,所有光线瞬间聚集在两人身上。

    穆学良脸色一沉。

    “哎呀,是参谋长,这就尴尬啦!”一阵哄闹之后,猛然间听得一阵整齐划一的‘砰啪’声,面前足有近千人纷纷行军礼。

    “行了行了!”穆学良一阵无语,“一二三营长!”

    “到!”

    三个军人立刻跑步过来。

    “这位,就是姬云,从今天起,他便是你们战鹰的武术教官。”穆学良指了指睡眼惺忪的姬云。

    那三人瞥了眼姬云,却没表态。

    “什么态度?”穆学良冷声喝道。

    “报告首长,我们,不需要!”三人异口同声,“武术,是华而不实的东西,在实战面前,就是垃圾!”

    后面人群也都哈哈大笑,有个尖锐的声音叫道:“而且这么个年轻人,估计毛还没长齐…”

    就在这时,直升机轰隆隆飞起。

    姬云忽然冲天招手,叫道:“喂,我手机!我手机还在上面!喂,等等!”

    “哈哈哈…”这些尖兵们纷纷大笑。

    可就在这时,忽然间众人脚下大地一颤,亮如白昼的灯光照射下,就见姬云双脚狠狠一跺地面,身子居然拔地而起,顷刻间就到了已经在六七米高空的直升机下面,随后探手一把抓住起落架,一个鹞子翻身,就从还没关闭的舱门中冲了进去。

    下面的笑声戛然而止,灯光照射下,这群尖兵们的脸色明显一变,眼神略有些凝重地看向半空中。

    “我让你等一下听到没?”

    巨大的轰鸣声中,姬云的声音却清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随后就见舱门口人影一闪,有人居然直接跳了下来。

    刚才这点时间,直升机早已又爬高了几米,此刻粗略估计至少也有十五米的高度了。

    十五米相当于五层楼的高度,就算是下面这些尖兵们,也不敢这么跳。

    “找死?”

    “估计冲出来的时候忘了在半空中吧…”

    “他要是不死不残,这个教官我认了!”

    “快救人!”那三个营长箭步窜过去就要救人。

    可他们的速度太慢了,姬云双腿蜷曲,如炮弹一般狠狠砸落。

    “轰…”

    大地颤抖,尘土在灯光下飞舞,四周顿时一片死寂,随后就见一个人影一边挥手扇着灰尘,一边大步走来。

    “沃日!”

    众人脸色再变。

    “姬先生息怒…”穆学良一看姬云这表情,就知道要遭,果然,姬云根本不理会他,大踏步走过去,瘦弱的身体如坦克碾过,居然将三个营长撞开,很快就站在了一个尖兵面前。

    “你刚才说什么?”姬云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再说一遍,可以吗?”

    那尖兵脸上浮现出一丝畏惧之色,随即胸膛一挺,喝道:“我说,你这么年轻,估计毛还没长齐!”

    “很好!”姬云点点头,“勇气可嘉,但眼力一般,该罚!”

    说着手一抬,一巴掌就向这青年脸上抽过去。

    “咔嚓!”

    一把枪抵在了姬云脑门上。

    旁边一个青年冷笑道:“打啊,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武功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草头,你干什么,放下枪!”

    一名营长厉声喝道。

    可他吼声未落,就听得‘啪’的一声脆响。

    而后一道人影倒飞出去。

    姬云脑门上被枪顶着,居然还是一巴掌将人抽飞了。

    然后他才缓缓转头,看向眼前这个头发稀疏个头比他高出两个脑袋的尖兵,呵呵笑道:“开枪啊!怎么,怂了?”

    话音未落,他左手闪电般伸出,一把攥住枪管,狠狠一拧,草头连食指都没来得及扣下去,手中枪就不见了。

    眼见姬云持枪,所有人纷纷举枪,对准了姬云。

    “姬先生,息怒,息怒!”穆学良赶忙跑过来,沉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想…想一枪崩了他!”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个醉醺醺的声音,随后就见一个中年男子踉跄而来。

    “教官!”所有尖兵纷纷放下手中枪。

    这人一摇三晃的走到姬云面前,醉眼斜乜,吃吃笑道:“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居然顶替了我叶飞鸿的位置,哈哈哈,简直笑话!”

    他话音刚落,眼中精光陡然大盛,醉态瞬间消失,反手一掌切向姬云的脖子。

    姬云眉头一皱,滑步让开,熟料这一切是虚招,后招是握拳的右手,趁着姬云后撤避开手刀的刹那,狠狠一拳砸向姬云胸口。

    这一拳出,风声呼啸,而且拳头表面居然凝聚了一层淡淡的拳影,这人,赫然是个踏入内径巅峰的高手!

    但这点力量在姬云面前根本就是笑话。

    他出手,速度超过了尖兵们目光所能捕捉的最大帧数,待得众人看清的时候,姬云的手早就握住了这名教官的拳头,而后在这教官一愣神间,轻轻一扭。

    这教官直觉一股庞大的力量袭来,而且让他心生骇然的是,这力量并不伤他的胳膊,而是直接蔓延到他的身上,而且强行将他的身体掀动。

    教官忍不住双脚离地,身子在半空中来了个风车转。

    他本以为这就结束了,熟料姬云的脚早就在待命,等他落下来的一瞬间,一脚踹出。

    “嗖…”

    人影如沙包般飞出,狠狠砸在远处的水泥地上,挣扎了两下就爬不起来了。

    穆学良心尖一颤,这一招他再熟悉不过来,那天唐梓瑞对付他,就用的这一招。

    “还有谁?”姬云拍拍手,一脸轻松的笑问。

    没人说话。

    之前这位教官的厉害,他们早就领教过了,那可是一个人能放翻他们十几个人的实力啊,可在这年轻人面前,居然连一招都扛不住,就直接飞了?

    “妈的,教官在一日,他就是我们的教官,你敢打他,我们就打你!”忽然有人大吼一声,一刹那间,密密麻麻的人群就涌了过来。

    “都给我退下!”穆学良大吃一惊,赶忙呼和,但谁还能听到他的声音?

    他一把从一名营长枪套中拔出枪,正准备开枪,想了想,却又收了起来。

    “首长,这…不会出事吧?”三名营长皱眉问道。

    “你们看呢?”穆学良嘴巴一努。

    三人赶忙转头看去,一看之下,直觉腿肚子一阵哆嗦,差点就摊在地上。

    如果你去过辽阔的大草原,并且在那里过过冬,或者生活过至少一年的时间,你一定会看到让你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就是…狼入羊群。

    此刻的姬云,完全就是狼入羊群。

    以他为中心,一米之内,居然没一个人来,他一个人就如一杆超级无敌的电钻,硬生生凿开眼前的重重壁垒岩石,以极其蛮横的,又摧枯拉朽的气势碾了过去。

    一路打穿,地上已经躺满了人。

    伤员立刻就被医疗兵救出去,查看伤势的时候,这些医疗兵浑身都在颤抖,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和绝望。

    姬云不罢休,这些尖兵们也不罢休,但结局就是…

    姬云如同一杆金刚钻打造的犁头,又一次犁了过来。

    一路人仰马翻,姬云就像闲庭散步,悠然走到穆学良身边,冲着他嘴角一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等穆学良说话,他转身又一次杀了过去。

    这些个单兵素质在军队中名列前茅的特种兵战士,此刻却像是一群玩具,他们学过的擒拿术也好,柔道跆拳道器屎壳郎道,全都没了用武之地,因为还没靠近姬云,人就被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拳头或者脚给砸飞了。

    所向披靡!

    穆学良早就面如土色,旁边三哥营长不得不用手中枪拄地,才能勉强站稳。

    这可是前两大军区的杀鹰和猛虎两大战队的特种兵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啊,足足近千人啊,这样的一千个人,分成小组作战,在战场上绝对就是一根根利箭,凿穿敌人的利箭啊。

    可现在,他们就像是泥捏的,纸糊的,木偶似的被这样一个年轻人碾过来碾过去。

    他们忽然觉得一阵荒唐,仿佛是在做梦。

    而远处趴在地上正在恢复伤势的那个教官,此刻眼珠子几乎要挣脱眼眶的束缚了。

    这还是人吗?

    这尼玛,就算是宗师来了,也没这么猛吧?

    难道这年轻人是雷不动?厉家兄弟?亦或者林家的人,还是窦燕山?

    与此同时,就在远处大楼上,一个威仪十足的半百老者和明显已经年过花甲的白眉老人并肩而立,同时收起望远镜,对视一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老鲁啊,我看这次学良是对的!”白眉老者叹了口气,“此人一定要留下,他或许会成为我们战鹰打响第一炮的关键!”

    那半百老者皱眉道:“司令,这人恐怕不好管束啊!”

    “管束?管束他干嘛?给他绝对的自由特权!”白眉老者忽然笑道:“再说了,你觉得这种人,会是那种到处乱跑的人吗?他过来的时候可是睡了一路,是个聪明人啊!”

    半百老者点点头,却又摇头叹道:“在这种人面前,他们…都还太弱啊,我忽然很好奇,如果咱们这些人真刀真枪的干,结局会如何?”

    白眉老者一愣,随即哈哈笑道:“那还用说吗?”

    半百老者也莞尔一笑,叹道:“武道世界的时代,早已过了啊!不过这样的人,必须要拉过来,否则太危险了!”

    “嗯,这个你放心,我已经有很好的人选去对付他了!他迟早是国家的人!”

    白眉老者看似慈祥的脸上,此刻却透着一股千年狐狸般的奸诈狡猾。

    此时此刻,那边训练场上,姬云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明亮的探照灯打在他的身上,但此刻的他,却再也没有了刚才下飞机时的可怜,反而如同一尊战神沐浴在圣光之中。

    除了他,穆学良,以及三位营长之外,再无一人保持站立姿势!

    “砰…”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枪响划破了世界的死寂。

    、远处大楼上,正准备下去的两个老人吃了一惊,猛地回身,抓起望远镜看过去。

    可一看之下,两人差点窒息。

    一粒子弹就悬停在姬云身后。

    灯光照射在弹头上,反射着铜黄色的光芒。

    距离姬云的后脑勺只有三十公分。

    但那弹头,却像是被禁锢在松脂中的苍蝇一般。

    琥珀,晶莹唯美的琥珀,记录着那一刹那的惊险。

    但同样,又像是枪战片的镜头忽然暂停。

    子弹停住了,所有人的呼吸也都停住了。

    姬云嘴角一斜,头也不回的伸出手,两指轻轻一夹,那颗弹头就被他拿在了掌心。

    “战鹰的第一课,很有趣!”姬云忽然笑道,“军人的团结,不屈,义气,我都看到了,还不错,是吧,穆首长?”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