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771/13627905.html"}})();尊宝娱乐 >键盘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 完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 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问?他在哪?”姬云心中一喜。[随时随地想看就看:m.Abc169.Com]

    “当当当当…”藕片的一张莲叶轻轻一挥,一颗翠绿色气泡飞出,缓缓落在姬云面前,随后‘砰’的一声破裂,飞出一道金色的神魂。

    姬云眉头一皱,这是枪魂,他可以肯定。

    但奇怪的是,枪魂竟然没有了意识。

    抬手一招,原本正准备袭击姬云的枪魂就像一条乖巧的小虫子,蜿蜒在姬云掌心。

    片刻之后,姬云叹了口气,摇摇头道:“都怪我,当年我就不该让他离开…也就不至于让他落入别人手中,还要为了保护玄武九宝而燃烧自己的意识,封印九宝妙用…”

    原来枪魂在离开他之后四处游荡,搜索最合适的肉身准备夺舍,熟料他跟无头的苍蝇似的乱闯,竟然闯到了中三天,被一高手发现,强行炼化认主。

    枪魂虽被姬云解除了认主,但他早就说过,这一生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姬云,一方面为了不认对方为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玄武九宝,毕竟那是九宝融合后的宝贝,威能极强,枪魂直接燃烧自己的意识,彻底封印了玄武九宝。

    那人得到之后,发现始终无法炼化,且器魂也忽然消失了,气恼之下当成一件垃圾扔了。

    因为玄武九宝本身跟混沌青莲有关系,正好那附近有一块混沌废墟,龟壳本能的靠近,最终掉入那一小块混沌废墟中,再也出不来了。

    后来藕片利用浩渺空间可以通向任何地方的神奇能力,到处寻找残存的混沌废墟来壮大自己,意外发现了那块混沌废墟,同时发现了枪魂的存在。

    “爸爸,还能救吗?”

    姬云摇摇头:“意识已经燃烧,就算我帮他重塑意志,那也只是我赋予他的记忆而已,那样的枪魂,并非当初的枪魂…算了,就让他保持这样,相信迟早有一天,他还会产生自我意识的。”

    对于枪魂,姬云的确是心怀愧疚的,毫不客气的说,当年如果没有枪魂,仅仅依靠邪愿的话,姬云根本不可能在仙界打开局面。

    可惜后来到了神界,枪魂想要独闯天涯,如今却落到如此地步,不是姬云不救,而是枪魂其实已经死了,日后诞生出来的,也已经不再是枪魂了。

    “唉,当年我们还一起并肩战斗过呢,后来我睡着了,没想到再次醒来,他却没了…”铜豌豆黯然道,“爸爸,咱们以后不要分开好不好?我怕万一有一天我死了,都看不到你最后一面…”

    “尼玛…”姬云满脑门黑线,铜豌豆这小子就是装的,他哪有那么深沉,比之当年的浮生或许略有不及,但绝对是个超级乐天派,他说这话肯定有深意。

    姬云也不拆穿,顺着他的话道:“是啊,我们以后不要分开!”

    “可怜我到现在还没化为人形,以后这个丑样子,你会嫌弃我的…”

    姬云:“…”

    直接走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姬云不再理会其他的事,他现在每天的乐趣就是看杨博带领的巫族和天道掌控者那些手下之间的厮杀,说来也奇怪,天道掌控者好像忘了他的存在,到现在都没露面,甚至就连云不归那边都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不过姬云并不在意,他现在只是想借天道掌控者的手清理一下巫族而已,毕竟杨博现在是巫族少主,他不方便下手,巫族这些存在,从来都是不怕事大的主,不清理掉这些不安定份子,自己这帮朋友日后都将如履薄冰。

    当年仅仅浩渺大陆的巫族,就能让浩渺大陆大乱最后不得不人、妖、仙三界联手,才能将巫族赶出去,他可不希望给将来留下什么隐患。

    “还是得打探一下天道掌控者的动静!”姬云想了想,天道掌控者毕竟是有底蕴的存在,万一他搞出什么花样来,还真不能大意。

    “云不归,你主动联系天道掌控者,就说发现了我的踪迹,我想之前我露面,他肯定知道了,如今去引而不发,不排除针对你的可能!”姬云直接传讯给云不归。

    “好,主人!”云不归点点头。

    姬云走出院子,心神一动,整个浩渺空间全在脑海之中,这是大家的避风港,也是大家的家,这里处于几个位面的交界处,虽然有弱水庇佑,但万一被天道掌控者发现,而自己没有及时做出防御的话,那可真的是后院起火了。

    直接借用宇宙规则,将浩渺空间的稳定性提升一个层次,做到万无一失之后,姬云这才安心,回到家里的时候就云不归的消息传来了。

    “主人,他果然早就知道你就在酉荒部洲,他之所以引而不发,是因为他以为你还没得到最后一个量劫祸胎,也就是凤族祸胎。”

    姬云一怔,哭笑不得道:“如此说来,他从一开始就想不劳而获,他知道我已经吸收了好几个量劫祸胎,一旦吸收了凤族祸胎,便可以轻松避开宇宙量劫的而他只需要杀了我从我这里夺取所有祸胎?”

    “没错,他就是这样打算的,说起来这归功于邪愿,甚至他知道你已经杀了宏愿,解救了勾陈,因为凤族祸胎,就在宏愿本体内,当年……”

    姬云笑道:“当年他将弄箫人的本体留在邪愿空间中,事实上其中的凤族祸胎却藏在了宏愿本体之中?”

    “是的主人,你不是一直奇怪宏愿为什么会忽然跑到酉荒部洲来吗?事实上这也是天道掌控者的安排,他本来就是想让宏愿来送死的,宏愿不知道凤族祸胎,但勾陈肯定会察觉出来,一旦你得到凤族祸胎,集各大祸胎于一身,就可轻松的避开宇宙量劫,从而存活下去。”

    姬云颔首,问道:“可他为什么还不行动?”

    “他认为你现在还没彻底将各大祸胎融会贯通完毕,而且你前些日子故意露面,天道掌控者还以为是你正在融会贯通,不小心露出了踪迹,他反而怕你以为他发现了你,全神戒备,所以故意没有任何动作,来麻痹你。他算准了你是不敢露面的,等到你真正露面的时候,就是你自以为修炼大成,能够对抗他的时候,而他等的就是那个时候,因为那就代表着你将所有祸胎都融会贯通彻底集于一身了。”

    “哈哈哈…”姬云差点笑抽了,还有这种操作?他故意露面,对方反倒想多了,他不禁想起了三国时期多疑的曹孟德,当真是有得一拼了。

    “也就是说,我如果永远不现身,他就永远也不出手?”

    “目前来说是这样的,当然随着宇宙量劫越来越近,他只会越来越心急,阵脚先乱的必然是他。”

    姬云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没必要再等他了,来日方长,我现在迫切的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没时间陪他玩了!”

    转身走到门口,沉声喝道:“巡山使何在?”

    正在修炼的话唠等人一愣,纷纷起身,晃身间消失不见,片刻之后,全都出现在姬云面前。

    “召集浩渺空间所有人,立即前往神界九重天,开战!”

    “这…”众人面面相觑,猪脑皱眉道:“老大,咱们这帮人的修为…恐怕还不是人家的对手?”

    双方实力大家早就知道,如果真要正面一战,大家绝对不是对手。

    姬云淡笑道:“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人们都将这句话引申到贬义,但却从未想过,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作为一个人最起码的道德品质,譬如说,固有陈世美,高中之后抛弃糟糠之妻,攀龙附凤,此举为天下人不齿,然而人们都没想过,如果陈世美没有抛弃糟糠之妻以及家中老小,带着一家人过上好日子,这岂非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呃…这个…老大,你究竟想说啥?”

    姬云道:“你们跟着我这么多年,为了我甚至不得已在这浩渺空间中苟且偷生,我姬云岂能让你们永远如此?我今日就做一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说话间,姬云双手伸出,呈环抱之势,猛地深吸一口气,整个浩渺空间中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狂风之中,居然闪烁着飞虹之色,仅仅数息时间,狂风便在浩渺空间中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

    这个漩涡所过之处,却又奇怪的没有一丝痕迹留下,原本惊讶又紧张的众人忽然发现,自己的修为和意识都在飞快成长。

    当漩涡横扫过浩渺空间之后,所有人都呆住了。

    抠脚张口结舌,喃喃道:“天…天子?”

    “我…我也是…天子?”其余人也都讷讷惊呼。

    “主人,怎么了?”邪愿急慌慌的跑过来,“所有人的修为都提升了好大一截啊,你做的吗?”

    “嗯,每个人的修为在原有基础上都提升了两个大境界,现在浩渺空间中最弱的应该是人皇,最强的是天子。”姬云承认。

    说话的时候云震天姬冲霄等人早已赶到,一听姬云的话,纷纷皱眉:“你做什么呢?”

    姬云没有解释,吩咐话唠:“召集他们,我先出去了!”

    等姬云一走,话唠赶忙向赶来的众人解释了一下。

    “可…这…”修为提升固然是好事,可以这样的方式提升,这些心性坚定的人此刻反而有点难以接受。

    “别高兴的太早,再过个一两百年,你们可能要天各一方,各自去掌管一个位面了,你们真以为主人给你们提升修为啊!”

    不得不说,邪愿跟着姬云那么久,对姬云的心思还是琢磨的比较准确的。

    当然,不知道姬云目前的具体情况的人,自然也不懂邪愿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听说要打架了,一个个也都兴奋起来。

    三日之后,巫族和神界内三天高手的战场上,忽然多出了一拨人。

    这拨人一出现,巫族和神界的人就吓了一跳。

    紧接着在巫族修士一脸懵逼的注视下,这拨人如风卷残云,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就将神界的高手杀了个干干净净。

    几十个天子,近百个地皇,上百个人皇,这样的战斗力,谁人能敌?

    杨博认出了姬冲霄等人,神色复杂,这些天和掌控者麾下血战,他已经知道了太多本来不知道的事情,也清楚的认识到,所谓的天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本质。

    天道,本来是他们巫族的,可后来落入别人手中,天道也便彻底的变成了这些有心人谋私的存在。

    想到当初姬云对他说的话,杨博叹了口气,一阵感激。

    姬云终究是没有等着他亲自上门去求他,这已经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了……

    大战结束之后,天地变色,当夜,万千流星坠落,整个神界的人都清晰的感觉到几道强悍无比的气息从九天之上滚滚而下,最终落在了神界九重天。

    一个平淡无奇,看起来与别人没有任何分别的中年男人,长发披肩,一身白衫,颌下无须,显得平淡而又无为。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人,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渺小的人类仰望苍穹般的虔诚与肃穆。

    在他身边,九个老者低眉顺眼,静静站着。

    但他们站在那里,任何人看到,都会感觉看到的是一柄柄出鞘利剑。

    他们站在那里,平淡无比,但说都能料想到,一旦他们得到那个中年男人的命令,立刻就会变得如同冷锋般具有攻击性。

    在他们脚下,匍匐着一群人,雕刻在每一座圣地的天地双尊本尊,此刻竟也跪在这些人面前。

    没人说话,这里安静的就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天道掌控者!”就在这时,一声轻笑忽然凭空在半空中响起,随后一道人影缓缓浮现。

    夜色收敛,缓缓凝聚在他脚下,形成一朵漆黑如墨的墨莲,托着他缓缓落下。

    “姬云!”高座的白衣中年男子缓缓起身,双目骤然爆发出堪比烈日的璀璨光芒,直冲姬云而去。

    “嘘,别动,别坏了这宁静祥和的气氛!”姬云一挥手,天道掌控者的目光就像冰块遇到烧红的铁棍,嘶啦嘶啦一阵乱响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就是姬云!”天地双尊等人纷纷站起来,一件件法宝不请自动,如同一条条择人而噬的毒蛇。

    “聒噪!”姬云眉头一皱,“都说了闭嘴,不要破坏气氛,听不懂吗?”厉斥之时,抬手一挥。

    只听得‘啪啪啪’的声音大起,跪着的所有人脸颊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高肿起。

    “姬云!”中年男子,正是天道掌控者,眼见姬云如此放肆,厉喝一声。

    姬云双目如电,瞬间锁定天道掌控者的眼睛。

    四目相对,天地间一声嗡鸣。

    随后一切于平寂。

    没有人再说话,除了那些跪着打的人满眼狐疑,跃跃欲试想要上前对付姬云之外,你九个护道者,全都脸色宁宗,出神地看着两人。

    也不知道两人对视了多久,期间有几名天子不约而同的站起来,可刚冲到两人身边,就像一丁点冰雪碰到了炽热的阳光,瞬间化为乌有。

    某一刻,对视的双眼忽然松散,天道掌控者张口之时,喷出一口鲜血。

    对面的姬云则面带微笑,一切正常。

    “你赢了…”天道掌控者黯然道,“原来你的高度,早已到了这种地步…怪我大意了,呵呵…”

    话音还在飘荡,他的身体忽然飘起来,顷刻间没入那漆黑的苍穹中,骤然发出一阵灿烂的光芒,化作密密麻麻的光点,消散于天地之间……

    百年之后,某一日,天地轰鸣,苍穹失色,大地沸腾,众星陨落,世界陷入永夜……

    又百年之后……

    地球。

    蜀都。

    一个小小的茶馆坐落在静悄悄的浣花溪公园畔。

    “新的世界,新的宇宙,没有新的秩序,没有新的规则,这将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你们要做的,便是圣人该做的事,开蒙启智,仅此而已,甚至不许留下任何修炼文明!”身为老板的年轻人坐在一台电脑面前,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在嘴里嘀咕。

    “时间,会诞生一切的…哦对了,梓瑞,你那个位面长出了一株奇异的果实,给我儿子摘些过来,赖靖,你也赶紧回来,你们赖家和张飞牛肉争地盘打起来了…”

    “爸爸…人家的这台电脑不给力,咱们换着玩好不好…”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随之传来一声咆哮:“不准叫他爸爸!他还没娶我呢!”

    ……

    ……

    ……

    全书完!

    {键盘皇,始于16年五月三十一日,终于18年一月三十一日……千言万语,此刻在脑中咆哮,但手下却打不出一个字来…伴随着这本书的成长,我的人生也在成长变化…太多太多,也正是因为这许多的事情,这本书也一步步走入毁灭,彻底废了…但无论如何,划了个句号。除了感谢一直陪伴我的书友们之外,此刻只想说一句,压在心头最沉的痛,还是岳母的去世,没人能明白我的感受,因为没人会站在我的角度去感恩,也没人会愿意听一个大男人倾诉…也许男人就是这样长大的,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压在心里,自己去品尝…我是真的感谢她,感谢她为我女儿做的一切,感谢代替我做的一切。}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