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334.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58章:唐安宁病了

正文 第158章:唐安宁病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听完徐捷的话之后,整个人都傻住了。唐安宁平日是那种很乖巧文静的女生,但是我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么执着的举动,竟然在暴风雨里硬是要等我来赴约,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

    “徐捷,小宁现在在哪家医院?”

    我这会儿真是又着急又后悔,怪不得昨晚我回到家的时候打电话给唐安宁时候是关机的,想必那时候她手机已经被雨水淋湿了吧?

    徐捷平日跟我和哨牙几个都算是好朋友,不过她跟唐安宁的关系当然要更好,两个女生平日都是出双入对情同姐妹的,因为我昨晚没有来赴约导致唐安宁生病了,徐捷对我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生气的说:“小宁当时也不知道那封情书是你写给她的,才上交给了班主任,让你受到老师的责罚。你有点生气可以理解,但小宁平日对你那么好,你功课落下是她每天抽时间你你补课,你受伤住院她自告奋勇的给你垫付药费,就连你没钱吃饭她也帮你充值饭卡,她不就是把你的情书交给了班主任吗,还不是故意的,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心的去伤害她?”

    我被徐捷劈头盖脸一顿数落,忽然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亏欠了唐安宁这么多,我摇摇头解释说:“徐捷,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伤害小宁,我是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你们难道还不知道吗?”

    徐捷大约想起了我这个人平日还是算可以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儿,不过还是生气的望着我说:“那你昨天中午见到我跟小宁,为什么一点笑容都没有,连话都不愿意跟我们说就要走,难道你跟小宁当不成情侣连朋友都不当了吗,知不知道小宁多难过?”

    我苦笑的说:“当时不是我不想搭理你俩,而是班主任在远处看着我们呢,我怕老师又产生什么误会,所以当时不敢跟你们多说什么。”

    徐捷闻言愣了愣,但立即又质问:“那昨晚呢,小宁其实并不知道那封情书是你的,如果她知道是你的话,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你的表白,但是我知道她对你那么好,至少是不会把情书交给老师的,上次你送她玫瑰花她也没交给老师呀。昨晚,她本来约你在湖心亭见面,想跟你私底下好好谈一谈的,但是你没来赴约,她以为你生她的气了,做不成情侣连朋友也没得做了,她不知道有多伤心难过。”

    我就说我昨晚遇到车祸,从医院回到家的时候又下雨了,当时我打过唐安宁的手机电话,但是关机了,而且我以为下那么大的雨,她肯定回去了的,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徐捷闻言睁大眼睛,才明白这其中有些误会,不过她还是有点儿恼怒的说:“不管怎么样,反正这事情就是你不对,小宁现在都病倒了,现在在人民医院住院,我回来的时候她家人已经来了,不过小宁心情还是很低落。这祸是你自己弄出来的,你自己去跟小宁道歉吧。”

    徐捷说的不错,这系列的事情都是因为我帮王子天出的写情书馊主意引发的,我现在也愧疚的要死,连课都不上了,转身就跑出了学校,招了一辆出租车,上次就跟司机大叔说去人民医院。

    我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询问了前台护士之后,知道唐安宁住在808号高级VIP护理病房。我去了住院部来到808号病房门口,却发现门口伫立着两个身穿西装革履,剃着小平头的保镖,两个保镖眼神都很锐利,一看就是很厉害的那种,而且站姿很笔直,有几分军人的影子。

    我刚刚走上去,其中一个国字脸的保镖就伸手拦住了我,目光中充满了警惕和小心,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干嘛?”

    我皱了皱眉头说:“我来看我同学。”

    那国字脸大约把我当普通小男生看待了,扳着一张脸说:“小姐身体不舒服,你还是别打扰她了,你走吧。”

    “对不起,我跟你们家小姐真是很好的朋友,而且我有事情想对她说,可以让我进去吗?”

    国字脸回答很简单有力:“不行。”

    麻痹的,真是阎王好过,小鬼难缠,我被这两个守在门口的保镖弄的有点儿恼火了,脸色变冷了一点,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你们不过是两个下人,你家小姐见不见我,你们能帮她拿主意?”

    相比较国字脸来说,另外一个鹰眼保镖脾气更加暴躁,他听了我的话,顿时瞪着我说:“小子,警告你别在这惹事,信不信我削你啊?”

    我练习八门炮拳已经有一段日子了,现在一个打两三个人没什么问题,所以我也不怎么畏惧这两个保镖,冷笑一声就准备要硬闯。鹰眼保镖见状就伸手要推我,我早有准备,举起拳头朝着他的手就一拳打过去。

    鹰眼保镖见我是练家子,咦了一声,但是他动作也很快,手掌瞬间握成拳头,拳头迎向了我的拳头。

    “嘭”

    我的拳头跟对方的拳头剧烈的碰撞在一起,鹰眼保镖脸上出现一丝痛苦之色,毕竟我这一拳是八门炮拳里最迅猛的一招开山炮,力量是扛扛的。

    那家伙身形晃动了一下,他的拳头已经有一点点的红肿。我也强忍着自己手上传来的剧痛,对他扬扬眉头,挑衅的说:“怎么着,没伤着你吧?”

    鹰眼保镖和国字脸保镖对视一眼,然后又瞄了瞄我那肿得跟馒头一样的拳头,两个人差点被我的话给气笑了。

    我这会儿挺尴尬的,拳头没有对方硬,硬闯闯不进去,灰溜溜的转身离开又丢人。幸好这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柔白色女西服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不悦的说:“为什么这么吵?”

    这个中年妇女大约四十多岁,一头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化着很淡的妆,脸庞轮廓跟唐安宁依稀相似,看得出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大美女,现在虽然不再年轻,但是却有着另外一种气质和美丽。不过她说话的时候眼神很锐利,声音也很沉重有力,给人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那两个保镖见到这个妇女出来,吓得连忙背脊挺直站好,目不斜视的回答说:“夫人,这个家伙说是小姐的同学,非要进去看望小姐,你刚才叮嘱我们说小姐睡着了,不许别人来探病打扰,我们不敢让他进去,但是他死活不肯走。”

    那充满上位者威严的妇女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忽然问了我一句:“你就是陈瑜?”

    我有点愣住,心想我不认识这个气质高贵的妇女呀,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于是,我就点点头说:“对,我就是陈瑜,姐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在丽海市,一般见到女的都喊美女,如果上了年纪的也不要轻易的喊阿姨或者大妈,因为有些妇女听到你喊她大妈她咬骂死你的,一般卖东西的小贩都管三四十岁的妇女喊美姐。

    这个妇女挺我喊她姐姐,忍不住眼角露出一丝笑意来,摇摇头说:“我是小宁的妈妈,你叫我章阿姨就可以了,你真不认识我吗?”

    我仔细看了看她,摇摇头说不认识,顿时边上那两个保镖脸色就有点儿不自然了,不停的给我打眼色,我有点儿懵,心想你这个章阿姨到底是谁呀,还要我们丽海市的人都应该认识你不成?

    章阿姨见我真不认识她,笑了笑也没说她是干什么的,而是小声的跟我说:“进来吧,小宁睡着了,动作小声点不吵到她。”

    我一边跟着章阿姨走进病房,一边再一次的好奇问:“阿姨,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小宁睡着不到一个小时,已经喊了四遍陈瑜这个名字了,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就是那个陈瑜。”

    一张素白色的病床上,唐安宁睡着了,但脸上好苍白,嘴唇抿紧,没一点血色,即使在睡觉中眉头也微微的紧拧着,眉头间一股抹之不去的哀愁。

    好像是为了证明章阿姨说得不是假话,睡觉中的唐安宁突然呢喃喊一声:“陈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