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343.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66章:致爱丽丝

正文 第166章:致爱丽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张晴晴从天王庙里出来之后,径直的走下山去,坐公交车回市区了。

    我跟李梦婷两个没有敢露面,直到张晴晴离开之后,我们俩才来到公交站台上。李梦婷见我脸色不好看,就笑眯眯的劝慰我说:“你也不必太担心,或许这个和尚信口胡说而已,跟你的车祸根本没关系。”

    我白了她一眼:“万一有关系呢?”

    李梦婷说:“放心,我等下就让人帮你查查这个和尚的底细,还有追查昨晚那个肇事司机,给我两三天时间,肯定帮你把事情给弄清楚。”

    我闻言顿时欣喜若狂:“姐,那真是谢谢了你呀。”

    李梦婷没好气的斜了我一眼:“哼,每次有求于人的时候,嘴巴就特别甜蜜,用不上我的时候,就对我各种没好脸色,动不动就警告我不要接近你,离你远点什么的。”

    我闻言苦笑的说:“张晴晴不许我跟你走的太近呀,不过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欠下你这么多情分,就是想跟你划清界限当陌路人也不可能了。”

    李梦婷闻眼眸里多了一丝姐姐对弟弟的溺爱笑意,故意的伸手拨乱了我的头发,笑眯眯的说:“你知道姐姐对你好久可以了,我才不管你那个女老师怎么看待我。”

    这会儿,一辆公交车来了,我和李梦婷就上车返回市区。

    路上,我又叮嘱了一回李梦婷,让她记得在这两三天之内,一定要帮我把这事情查清楚,我要知道这个和尚是个普通的骗子,还是背后有人在搞鬼。

    车子快到市区的时候,我手机响了,竟然是张晴晴打来的,她声音里带着点不悦:“陈瑜,数学课的李老师刚才打电话来告诉我,你整上午都没来学校上课,你现在跑去哪里野了。”

    “那个,班长唐安宁生病了,我去医院探望她了,忘记了请假。”

    “你们两个感情挺好的嘛,你现在在哪里?”

    我这会儿看看车窗外,然后就说:“我在太阳广场附近,就准备回学校。”

    张晴晴闻言立即说:“我也在太阳广场附近,我们就在太阳广场的风景石下碰头吧。”

    我还没说答不答应,张晴晴就已经挂断了电话,我只能郁闷的望向李梦婷,李梦婷瞄了我一眼说你的美女老师找你了是吧,我下午还有点事情要办,顺便把你要的那一百万资金转到你账户上,我们就在这里下车吧。

    我闻言心里充满了感激,大恩不言谢,也没说什么矫情的话,就跟她一起在太阳广场这一站下了车。李梦婷这会儿真像是我的亲姐姐,伸手帮我整理一下衣领,然后才笑着说:“去吧,不要让你的美女老师等急了。”

    “恩”

    我跟李梦婷到别之后,转身就朝着太阳广场中心那块巨大的风景石走过去,但是没走出几步,就发现张晴晴竟然就站在不远处,拎着手袋冷冷的看着我,她竟然把我刚才跟李梦婷分别那一幕看在了眼里。

    我一阵蛋疼,硬着头皮迎上去,有点儿心虚的喊了声:“晴晴。”

    张晴晴脸色有点儿不好看,冷冷的哼了一声说:“不是说去医院看望唐安宁同学的吗,怎么变成跟不正经女人在一起了?”

    不正经女人?

    我愣了一下才明白张晴晴说的是李梦婷,因为李梦婷确实打扮得比较艳丽,浓妆艳抹自然显得有些风尘味,而且张晴晴怀疑李梦婷是某个大老板包养的情妇,所以在张晴晴眼中李梦婷就是个不正经的女人,对李梦婷特没有好感。

    我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就撒谎说:“刚好碰上而已,我真的是刚从医院里回来,还跟唐安宁的妈妈章阿姨聊了半天话呢,不信你打电话问章阿姨。”

    章爱蓉是我们丽海市的市长,日理万机,张晴晴当然不敢因为一点小事情就打电话给章市长,她半信半疑的看了我一眼说:“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如果让我知道你不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背着我跟李梦婷来往的话,我饶不了你。”

    我满心虚的,不停的摇头说:“不会不会。”

    张晴晴没有再说什么,将她手袋递给我说:“帮我拎包,我们走。”

    我忍不住翻了我白眼,心想我又不是你的跟班,凭啥整天给你拎包,但是我目光对上张晴晴那理所当然的眼神,就没敢拒绝,只能老老实实的帮她拎着,然后问:“老婆,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心情不好,去逛街、购物、吃饭,玩!”

    张晴晴蹬蹬蹬的踩着高跟鞋走走在前面,我有点儿懵逼,平日我旷课的话,还跟李梦婷在一起出现,张晴晴肯定很生气要骂我个狗血淋头的,但是今天她却轻轻松松的就饶了我。而且,看样子还准备让我下午也别去上课,要我陪她逛街购物玩呢。

    张晴晴回头见我没跟上来,就剜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傻乎乎的愣在哪里干嘛,你去不去了?”

    “去,当然去。”

    我屁颠屁颠的跑上来跟上张晴晴,心里有点儿得意,看来那个胖和尚弄得张晴晴有点儿患得患失了,大概张晴晴觉得这是我跟她最后的日子了,保不准就要分手,所以她今天也不追究我的一些小过失了,只想着跟我好好在一起相处和享受着剩下不多的日子。

    我心想张晴晴,那和尚是蒙骗你的,咱们分不了。

    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张晴晴跟我经过一家维多利亚西餐厅的时候,就说好久没有吃西餐了,咱们进去尝尝这家西餐的味道。

    这家西餐厅就在广场边上,门口还有个女神雅典娜的小喷泉,我觉得装修得挺漂亮的,就笑眯眯的跟张晴晴说:“好呀,吃西餐挺浪漫的,我们进去一起浪。”

    张晴晴脸色忍不住微微红了下,忽然伸手到旁边的小喷泉里捧起一点清水,朝着我泼来,笑嗔的说:“要浪是吧,我给你一瓢浪。”

    我的衣服被她泼来的清水弄湿一点,就故意的大声说:“哎呀,张晴晴你怎么能随便发浪呀?”

    周围的人闻言都忍不住纷纷侧目,张晴晴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羞恼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就逃进了西餐厅,我笑呵呵的跟了进去。

    西餐厅有大厅也有有雅间,张晴晴本来是想去雅间的,但我说包厢太闷,在大厅找个靠窗的位置也挺好的,而且大厅里有钢琴师在弹奏舒缓的钢琴曲,气氛挺好的。

    其实呀,我是虚荣心发作,和张晴晴这种大美女一起吃饭,很多人都忍不住投来羡慕的眼神,尤其是那些男的,看我的时候都快嫉妒死了。

    张晴晴难得的听了一次我的话,和我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一个穿着服务员服饰的女侍应生走了过来给我们点餐。我就把餐牌递给张晴晴,张晴晴问了一下我的口味之后,就把头盘、汤、副菜、主菜、甜品都帮我点了,最后饮料酒水选择的是一支波尔多红酒。

    优雅的环境,舒缓的钢琴曲,张晴晴端起红酒杯,跟我的杯子碰了一下,说:“为我们结婚第一百零七天日子干杯。”

    “cheers”

    我有点儿惊讶,张晴晴居然记得这么清楚呀。

    我们一起听音乐,喝红酒,吃西餐。

    张晴晴似乎对这种小资情调的生活很享受,她一边端着红酒杯,一边半眯着眼睛欣赏钢琴曲,过了一会儿,那个钢琴师一曲弹完,张晴晴才略微带着点遗憾的说:“他弹奏得不错,可惜弹的不是我最喜欢的《致爱丽丝》。”

    我看了她一眼,说:“你很想听?”

    张晴晴小女生一般点点头:“嗯,现在就想听。”

    我拉开椅子就站了起来,然后朝着那个刚好弹完曲子的钢琴师走了过去,拿出裤兜里仅有的两百块钱,放在钢琴上的一个碟子里。在这家西餐厅,客人如果觉得音乐好听,是可以打赏一下钢琴师的。

    弹钢琴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消瘦男生,看他的样子有点像是出来赚外快的大学生。他看了一眼碟子里的钱,微笑了一下,说:“谢谢先生。”

    “不用谢,你弹奏得很好听。”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张晴晴说:“那个是我的女朋友,她想听贝多芬的致爱丽丝,你可以帮我弹奏一曲吗?”

    “不可以”钢琴师拒绝得很赶紧利落,他见到我脸色有点儿不悦,连忙的小声跟我说:“不过我可以让你坐下来给你那位漂亮的女朋友弹奏一曲。”

    我没好气的说:“我会个屁弹钢琴呀,弹棉花我倒是会,小时候在村里跟隔壁家的徐大叔弹过。”

    年轻的钢琴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估计是觉得我这个人贼俗,他说:“不会弹也没关系,我这部钢琴是经过特殊改装的,里面有自动演奏的装置,贝多芬的致爱丽丝这首世界名曲,也自动演奏也有存储。你坐下来装模作样就可以了,钢琴会自动演奏的,你装得自然一点,只要不是有人走到你跟前盯着你的手指头,否则不会知道你在假弹的。”

    “我靠,这也行?”

    钢琴师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我每天要在这里弹很长时间,累了就用自动演奏装置来敷衍一下。”

    “理解理解,那你赶紧帮我弄好,我要好好装个逼。”

    那钢琴师闻言微微一笑,就伸手调动了一下钢琴的设置,然后站起来让在钢琴椅子坐下,同时小声的告诉我,只要用脚踩一下钢琴脚隐秘处一个小开关,钢琴就会自动演奏了。

    我在钢琴前面坐了下来,还得意洋洋的冲着张晴晴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张晴晴刚开始以为我是去花钱让钢琴手给她弹《致爱丽丝》,没想居然是我坐下下来亲自给她弹,眼眸里立刻焕发出异样的神彩,一只手托着香腮,饶有兴味的望着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