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346.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69章:我会多伤心

正文 第169章:我会多伤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瑜,你怎么了,没事吧?”

    张晴晴没想到这忽然之间我就受伤了,她醉意瞬间清醒了几分,急忙的过来用手帮我捂着腰畔的伤口,急得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疼得直咧嘴,不过嘴里却说:“没事,伤得不深,一点皮外伤。”

    夜总会舞池里发生的骚动很快就惊动了看场子的人,一个身材强壮,穿着黑色背心,左边眼角上纹着拳王泰森同样刺青的中年大汉带着一群看场子的混混和保安走了过来,怒喝道:“谁在我潘建辉的场子闹事?”

    我知道这些人是负责夜总会看场子的,就连忙的指着地上那个鸭舌帽说:“辉哥,我在你夜总会跳舞跳得好好的,这家伙掏刀子偷袭我,我被迫还手自卫而已。”

    潘建辉看了地上那个鸭舌帽一眼,又狠狠的瞪了我一下,满脸怒气的说:“我不管你们俩有什么私人恩怨,反正在我的场子闹事就是找死。阿彪,给我把这两个小杂碎都揍一顿,再扔到外面大街去,不要妨碍了做生意。”

    我没想到这些看场子的混混如此不讲究,竟然不分对错,谁在他们场子打架他们就收拾谁。眼看有几个小混混过来要将我扔到外面大街上,我又惊又怒,正准备反抗。

    可是,这时候潘建辉身后忽然走出了一个身材修长的西服男子,赫然是李梦婷的手下张诚赫,张诚赫喊住了那几个小混混,对潘建辉说:“辉哥等下,这小兄弟我认识,他叫陈瑜,是我们婷姐的小朋友。”

    潘建辉一听我是李梦婷的朋友,顿时脸色就变了,连忙过来讪笑的跟我道歉说:“陈小兄弟,原来你是婷姐的朋友呀,这真是大水冲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己人呀。”

    我心中暗暗吃惊,李梦婷面子挺大的呀,连这些道上混混对她都挺恭敬的,我就跟这个潘建辉客套了两句。潘建辉大约是为了讨好我,就怒气冲冲的吩咐手下把这个偷袭我的鸭舌帽男子手脚都打断。

    张诚赫却拦住众人说等下,然后他转头小声的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跟他说不认识这个鸭舌帽,但是对方突然冲出来偷袭我。

    张诚赫闻言脸色变了边,表情挺凝重的。他沉吟了一下,指着地上那个受伤了的鸭舌帽男子说:“这事情有点儿不简单,要不我帮你处理吧,我把事情弄个清楚之后,会告诉婷姐,有什么事情和问题她会告诉你的。”

    我有点儿不明白张诚赫为什么对我的事情这么热心,不过他是李梦婷的手下,我自然是信任得过的。我就点点头说谢谢张哥,然后在张晴晴的搀扶下离开了夜总会。

    张诚赫让潘建辉把那个鸭舌帽男子揪到房间里看管起来,自己躲到无人处打了个电话给李梦婷:“婷姐,不好了,公子今晚又遇到危险了。”

    “什么,陈瑜现在如何了?”

    “有惊无险,受了点皮外伤,那个偷袭陈瑜的人已经被我控制了起来,还没有审问。婷姐,陈瑜昨晚遇到车祸,今晚又被人捅,这好像不对劲呀,你说会不会是箫媚那女的发现了公子的存在,已经在对公子下毒手了?”

    “应该不是箫媚,如果是那女的派人动手的话,派出去的肯定是高手,陈瑜不会有那么好运气能两次都能活下来的。既然你逮到了那个偷袭陈瑜的刀手,那你等下用点手段,从那家伙嘴里把他知道的都挖出来。老鬼那边也已经把昨天晚上那个肇事司机给抓到了,我正赶去审问处理那个家伙。”

    “婷姐,等下问完话之后,我手中那个刀手怎么处理?”

    “永远消失。”

    “我明白了。”

    张诚赫挂断电话,面无表情的朝着关押刀手的那个杂物房走了过去……

    我和张晴晴去了附近一家诊所包扎了一下伤口,就一起坐公交车回家了。路上,张晴晴没有忘记质问我是怎么回事,那个鸭舌帽男子为什么会捅我?

    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苦笑的说我根本不认识那家伙,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张晴晴自然不信,就盯着我眼睛看,我没有撒谎,就坦然的跟我目光对视,张晴晴盯着我看了一儿,就相信了我的话,不过却始终耿耿于怀的说:“那个人为什么要害你呀?”

    “可能是他认错人了吧?”

    张晴晴有点儿心疼的用手摸了摸我腰畔贴着胶布的伤口,说:“那你也太倒霉了吧,陈瑜,最近你一直走厄运呀。”

    我见她神色有点儿自责,就知道她以为是她那桃花煞给我带来霉气和厄运,连忙的说:“上次那个铁口神算不是说过吗,我是破军坐命,一生很多劫难。但是因为娶了你的缘故,你比较旺夫呀,所以跟那个神算说的那样,我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那个是街头江湖骗子,说的不准的,法天禅师说……”

    张晴晴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的闭嘴不说话,我就瞄了她一眼,故意的问:“法天禅师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到站了,我们下车吧。”

    张晴晴见这时候公交车已经到了我们家住的花园小区站台,就连忙的转移话题,搀扶着我下车。

    回到家,张晴晴就去浴室放水,放好洗澡水之后出来又要搀扶我进去洗澡,我就忍不住笑着说:“医生刚才说了,我就腰畔弄伤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其实就皮外伤而已。你别拿我当病人,这些事我自己来就行。”

    张晴晴哼了一声说:“当我喜欢侍候你呀,那你自己小心点吧。”

    我拿了换洗的衣服就进了浴室,把自己脱得只剩一个裤衩,进入浴缸之中,顿时被烫得惨叫了一声:“张晴晴,你准备给我褪毛啊?”

    “咯咯,洗澡水如果太烫了,你自己添加点冷水呀。”

    我往浴缸里一躺,喝醉之后,洗个热水澡,感觉特别的舒服。

    可能是因为今天太疲劳了,或者是喝了酒有点儿醉,我在浴缸里躺了一会儿,居然不小心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家里洗头,郑展涛和涂文轩两个人忽然从我后面出现,把我的脑袋摁到水里,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张晴晴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大约是听见浴室里很久没有动静,她开始意识到不对劲,就在外面喊我的名字。没有得到我的回应之后,她顿时开始紧张起来,也顾不了矜持了,推开了浴室的门,却看到我整个人浸在浴缸水里了。

    张晴晴吓得尖叫了一声,冲上去把我从水里给捞了出来。她把已经失去知觉的我拖到了客厅里,拖动的过程中,我身上的小裤子也滑下去了。张晴晴只顾着关心我,根本无暇顾及这件事,她把我弄到客厅沙发上之后,就焦急的给我做人工呼吸,吻住我的嘴唇,做了两分钟的人工呼吸,仍然不见我有任何的反应,她眼泪就流下来了。

    她双手握在一起向我的胸前砸去,她一边砸一边哭道:“陈瑜,你给我醒过来,你不能死,你整天气我,我还没算账呢!你醒醒……我,我求你醒醒,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你不能死,我好爱你……你要是死了……我会多伤心……”

    她哭诉着,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在我的胸膛上。

    “呃——”

    我剧烈的咳嗽起来,痛苦的坐起,一口洗澡水呕吐了出来。

    张晴晴愣在了一下,然后粉面上露出欣喜之色,张开双臂就将我给抱住了:“陈瑜,你活了……”

    我觉着自己身上凉飕飕的,这才意识到小裤裤都滑到腿弯了,张晴晴这么一抱一磨蹭,血气方刚的我哪受得了这个,反应是理所当然的,毫不犹豫的昂头挺胸了。

    张晴晴很快也感觉到我身体某部位的变化,低头一看,吓得尖叫了一声,一拳就砸在我右眼上。我刚刚苏醒,哪能想到这就乐极生悲,被张晴晴一拳砸得眼冒金星,直挺挺躺倒在沙发上,惨叫道:“谋杀亲夫啊……”

    张晴晴抓了条毛巾被扔在他身上,我很委屈的用毛巾被掩住自己的身体,作出惊恐的表情望着她说:“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你这副表情很恶心,知不知道要不是我救你,你就淹死在浴缸里了,说出去丢人不?”

    我不由感到有些后怕,不过眼睛却溜溜的望着张晴晴说:“晴晴,刚才我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有人说好爱我,该不会是你……”

    张晴晴眼神忽然慌张起来,急忙的说:“不是我,肯定不是我,那个……是幻觉,对,一定是你出现幻觉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以后都不许再提起,否则我跟你翻脸。”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