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349.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72章:铁布衫

正文 第172章:铁布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原来是你,你竟然找上门来了?”

    杜天保这时候才认出我来,他扶了扶鼻梁上那副金丝眼镜,冷笑的看着我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来了我的这里,你就别想离开了。

    “我这两天已经两次差点小命没有了,只有千日抓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今天不把这事情弄清楚我也不准备离开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脚把包厢里的椅子踢开,将中间的那张玻璃茶几推到了包厢门口,把门口堵死,这样的话计算我等下跟杜天保打起来,也不怕那两个陪酒女冲出去喊人。

    在我看来,这这包厢里仅有的一个保镖已经被我偷袭撩倒了,剩下的要么是养尊处优惯了的金牙保,要么是个穿着西服的小老头,剩下两个是陪酒女。

    这些人在我眼里都是战五渣,打起来我感觉我一炮拳就能撩倒一个,我甚至不怎么怕他们私底下偷偷摸摸的用手机或者对讲机求援,因为我觉得只要我迅速拿下杜天保,有这个家伙在我手中当人质,就算杜天保全部的手下都来了,也奈何不了我。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房间里那两个陪酒女经过最初的慌张之后,都慢慢的稳定了情绪,估计在这种场所打架闹事她们见多了。这会儿也没有轻举妄动翻包拿手机叫人,只是跟那个小老头龟缩在沙发上不说话,眼睛都瞄向她们老板杜天保。

    杜天保这时候面带冷笑的站了起来:“你偷偷的潜入我的地盘,摸进了我的包厢,以为偷袭了我的保镖,然后就能控制住我,逼问你要的消息,最后利用我当人质,从容的从我地盘走出去,这就是你全套计划了吧?”

    我看看地面上那个被我打得晕厥过去的保镖,扬扬眉头说说:“是不是很完美?”

    “是,不过你算错了一点。”

    “恩?”

    “你不应该把我当成一个处优养尊,毫无战斗能力的老板。小子,今天保爷给你上一课,什么叫做想的太美好,现实太残酷。”

    杜天保冷笑的说着,同时已经脱掉了他的西服外套,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最后把他手腕上的那只金灿灿的劳力士手表也摘下来扔到沙发上,看样子竟然要跟我来场男人之间的较量。

    我看看地上那个被我撩倒的强壮保镖,又看看杜天保大腹便便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他喵的当你还是当年呀,既然你自己想死,那我就先揍你一顿,再让你把指使你的人一点点招供出来。”

    杜天保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对着我勾了勾手指:“放马过来。”

    我闻言毫不含糊的就冲了过去,左手用了一个刺拳直取对方脸门,逼得对方回防的时候然后迅速的右手来了个右勾拳。我这两拳是比较有讲究的,左拳是虚招,目的是为了掩护后发先至的右手重拳。一般人如果打架经验不丰富的话,是抵御不了我这小套路的。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杜天保反应很快,微微仰头躲避我的刺拳,发现我的刺拳是虚招之后,他立即果断的用手肘快速的截下了我的右手重拳,让我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我见状当机立断,猛然矮身用了一个扫堂腿,直接朝着对方的腿扫去,想把对方扫翻。

    “喝——”

    杜天保沉腰扎马,低喝一声,我的腿扫在他的脚上,他宛如河中磐石,纹丝不动,反倒是我好像一脚踢到了钢板,自己忍不住疼得“啊呀”一声闷哼出来。

    “呵呵,小子,我金牙保这二十年来,一身铁布衫功夫没一日停止练习过,就凭你这小崽子也想在我的地盘撒野,真是关羽面前耍大刀,不知死活。”

    我闻言又惊又怒,但是外面到处都是杜天保的小弟和手下,我想逃肯定是逃不了的,只能硬着头皮抄起一张椅子,朝着杜天保再次冲了上去,骂道:“什么铁布衫,我就不信你还真能刀枪不入。”

    旁边那个小老头和两个陪酒女见我抄起椅子朝着杜天保砸去,都忍不住低呼一声,但是杜天保却脸色不变,跨步冲拳,一拳擂向我的椅子。

    “砰——”

    实木精制而成的椅子竟然被杜天保一拳砸得四分五裂,杜天保同时扬起脚一脚踹在我胸口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把我踹得倒飞出去,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然后又重重的跌倒在地上,口袋里的手机这时候也掉了出来。

    我捂着胸口挣扎起来,反手抹了一把嘴角,发现嘴角都溢血了,我惊恐的望着这个戴着金丝眼镜、大腹便便的杜天保,心想我曹你大爷的,这家伙简直就是洪金宝呀,这么能打!

    我瞄了一眼不远处掉在地上的手机,眼睛转动了两下,想飞身扑过去拿起手机用一键拨号向楼下的李梦婷求援。但是,我还没有行动,杜天保已经先一步一脚把我的手机给踩碎了,我的心扑通一跳,心想这次完蛋了。

    这个杜天保身手之强,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我一边在心里骂李梦婷为毛不告诉我这个家伙很能打,一边想转身夺门而逃。可是,门是反锁的,门口还有玻璃茶几拦着,我一时间哪里跑得了出去,直接被杜天保从后面追上来,抓着我往包厢房门上一撞。

    “嘭”的一声巨响,那只美观不牢靠的包厢房门直接被我撞翻了,我连人带门板跌出走廊上。

    边上一个女服务端着酒水经过,被这突发的情况吓得尖叫起来,正是刚才我进来之前遇到那个有点儿羞涩的女服务员。而远处的大厅那边,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劲,听到有人高喊杜老板的包厢出事了,好像有很多人匆匆忙忙的赶来。

    我这时候顾不得浑身的剧痛,趁着包厢里的杜天保还没有追出来,我一咬牙迅速的挣扎起来,一把拉过那个小女服务员,左臂勒住她的脖子,那女服务员吓慌了,连声的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瞄了一眼大厅里赶来的一群保安和小混混,知道自己是逃不了的,就在那个女服务员耳边小声的说:“对不起,我不是要杀你,我是有件事请求你的帮忙,你可以不可等下偷偷下楼去停车场,找到一辆黑色的奥迪车,跟车上的一男一女说陈瑜出事了?”

    女服务员听到我的话一愣,傻乎乎的望着我,也没说愿不愿意帮我?

    这时候,杜天保已经从包厢里出来了,那些保安和小混混连忙的把他围拢起来,惊疑不定的问老板没事吧?

    杜天保没有搭理他那帮手下,只是冷冷的看着我说:“怎么着,你想抓个女服务员来当人质威胁我不成?”

    我知道在杜天保这种人眼里,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是威胁不了他的,而我也没有用这个女服务员当人质的意思,我只想偷偷的让她帮我去报信,我用带着点哀求的眼神望了一眼怀里的那个女服务员,然后就放开了她。

    “麻辣隔壁的,小崽子敢混进来偷袭我们老板。”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子怒骂一声,上来一拳把我撩倒,然后一群人围着我踹,我这会儿只能死死的护着自己脑袋等要害部位。

    一群小混混恼火的踹了我一阵,那个络腮男子就转头问:“老板,这家伙怎么办?”

    “不要惊动其他的客人,揪他上楼顶。”

    其他KTV包厢里都放着强劲的音乐,而且隔音条件很好,别人都不知道走廊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这么的被杜天保等人拎死狗似的拽到了楼顶上。

    天台上夜风习习,吹得衣衫猎猎作响,杜天保狞笑的望着我说:“小子,杜哥我让你死个明白,你千不该万不该就不应该得罪涂少,记住这个教训,下辈子没能耐就别跟人家抢女人。”

    他说完对着身边的络腮胡子说:“阿豹,干活吧。”

    “你们想干什么?”

    我闻言心头大骇,心想他们要在这闹事干掉我?

    只见那个叫阿豹的络腮男手里拿着一瓶白兰地洋酒走了过来,我慌神的想后退,但是我身后有两三个小混混死死的摁着我的胳膊,让我动弹不了。

    杜天保冷笑的说:“明天的报纸大概会写上某男子喝醉酒,不小心堕楼身亡。”

    我闻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拼命的挣扎起来,张开口想喊救命,却被那个阿豹一下掐着了我的下巴,把白兰地酒瓶口直接塞到我嘴里,直接就是一阵猛灌,辛辣的酒水呛得我说不出话来,还被逼着灌了不少的酒……

    杜天保见差不多了,掏出一根雪茄点上,喷了一口烟说:“注意要把他往后巷里扔下去,免得摔死在我们KTV门口前,坏了我们自家的生意。”

    “是,老板。”

    阿豹和几个小混混就逮着被灌得晕晕乎乎的我往天台边沿走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