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36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84章:怪我咯

正文 第184章:怪我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哨牙,大罗小罗,我今天是不是表现的很差劲,让兄弟们失望了?”

    工人医院离学校大概只有一千米,等了两分钟都没见着一辆出租车之后,哨牙和大罗小罗三个就决定直接背我去医院,因为就算有出租车经过,人家也未必愿意载一个满脸血污的伤者,因为血迹沾在座椅上,很难清洗掉的。

    大罗小罗两个人身材魁梧,但是瘦小的哨牙却执意要亲自被我,只有一米七的他背着一米七五的我,显得格外的吃力,他正咬着牙关背我走着,忽然听到我这喃喃自语般的细弱声音,他就摇摇头说:“没有,最少我没有,你在我哨牙眼里依旧是我哥。”

    “恩,这样我就放心了……哨牙,是下雨了吗?”

    我这会儿有点儿混混沌沌的,刚才在擂台上,我脑袋不知道挨了多少拳头,眼角、鼻子、嘴角都有鲜血溢出,双眼被血水染红的缘故,让我看东西也看不清楚,就好像被蒙了一块红布,周围的景物都是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的一片红色。我这会儿感觉自己脸上,还有脖子上都湿漉漉的,异常的难受,就像是被雨水打湿了一样。

    哨牙闻言身子一颤,回头望了一眼我脸上还在流血的伤口,鲜血把我的脸和脖子都弄湿了,让我意识开始有点不清又看不清景物的我以为下雨了呢。

    哨牙跟大罗小罗对视一眼,然后强忍着情绪,温声的问我说:“对,是下雨了。”

    我脑袋无力的耷拉在哨牙的肩膀上,闭着眼睛说:“我最讨厌下雨了。”

    “那你休息下,我们送你去医院。”

    “恩”

    我恩了一声之后,整个人就昏厥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病房里,白色的病房里只有一张病床和一张桌子,其他出了两张椅子之外就别无他物。

    我身上也换成了一套白色的病号服,头上、胸部和左脚上都绑着绷带,已经像半个木乃伊了。

    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人已经不见人影,我醒来之后,躺了没多久,就觉得有点儿尿急,挣扎想起床,但是牵动左脚和身上的伤口,顿时疼得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咔嚓——”

    这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高挑的倩影出现在门口,赫然是张晴晴,乌黑柔顺的长发挽了起来,刻意展示出天鹅般优雅的脖子,她穿着一件白色真丝女衬衫和一条黑色套裙,绷紧的衣服将她身材曲线完美展现了出来。裙摆下,一双匀称笔直的美腿,又长又白,一双红色绑带高跟鞋完美的将她性感的气质衬托出来。

    不过,她脸色却一点都不好看,阴沉着一张脸,眸子里充满了怒意,谁都看得出她现在心情很不好,谁惹她谁就要倒霉。

    不知道为毛,就算我现在已经变得不再懦弱,胆子已经很大,连我们学校里的郑展涛甚至是姜皓文,我都不怎么害怕,但对张晴晴却一如既往的有点儿怕她,见到推门进来的是她,吓得我赶紧闭上眼睛装没醒来。

    但是,张晴晴却已经看见我醒来了,她走了进来,冷冷的说:“跟别人打架的时候,不是很英勇的吗,怎么见到我反而怕了?”

    我闻言只能睁开了眼睛,有点儿心虚跟她打了个招呼,但是张晴晴却冷着俏脸没有搭理我,而是转身出去叫了医生,医生带着两个护士过来,检查了一下我的情况,然后说目前情况稳定,好好养伤,然后就带着护士离开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我跟张晴晴两个人,张晴晴就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床边,黑着脸瞪着我,也不主动跟我说话,她这样子让我挺害怕她的,她不说我我自然也没敢吱声。

    可是吧,我刚才就有点儿尿急了,现在就更急了,沉默了十来分钟之后,我就忍不住的开口说:“那个,晴晴,我想上洗手间嘘嘘——”

    张晴晴见我一直欲言又止,原本以为我是准备跟她解释一下这次打架的事情呢,没想到我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让她有点儿气着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目光瞄了下我绑着绷带的左脚。她知道我左脚有伤,身上到处都有伤,踮着脚去上厕所很危险的,最后她黑着脸过来搀扶我:“小心点儿。”

    张晴晴虽然脸色冷冷冰冰的,但是搀扶我的时候却分外的小心,好像生怕我会不小心摔倒似的,这让我心里暖暖的,觉得张晴晴脾气虽然不好,但是对我的好真是没话说,面冷心热的女人而已。

    她搀扶着我过去病房阳台外面的洗手间,进去之后我才发现病号裤其实跟运动裤差不多,裤腰上自带绳子,可以根据病人各自不同的腰围来绑紧或者绑松点。但是吧,不知道给我换衣服的那些护士是怎么搞的,居然帮我绑得贼紧,我右手绑着绷带,只能用左手去解,折腾了半天没解开。

    身后的张晴晴见我急得满头大汗,就问我什么情况,我就说病号裤上的绑绳解不开。

    张晴晴闻言就进来了,竟然蹲在我跟前,直接伸手来帮我解,嘴里说弄了个死结当然不好解了,她这会儿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她眼眸里却还是有着一抹浓浓的羞涩。

    我这会儿傻乎乎的望着张晴晴蹲在我跟前帮我弄裤子上的绑绳,她俏脸白里透红,眼睛带着羞意,一颤一颤的睫毛昭示着其实她也有点儿慌张的内心情绪,还有她涂着嫣红唇膏的小嘴,更是让我忍不住浮想联翩,心想张晴晴现在这姿势特别暧昧,就好像在跟我那啥似的,这么一想我竟然可耻的有反应了。

    我身体某部位的反应竟然逃不过她的眼睛,她刚帮我把裤子绑绳解开,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然后羞恼的抬起头要骂我两句,可是这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一个女护士的声音:“人呢,在洗手间吗,家属给病人住院单子签下名字。”

    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我们的病房,手里拿着一张单子走过来让张晴晴签名,但是她刚走近来,却发现厕所里我站着,张晴晴蹲在我跟前,姿势让人浮想联翩。

    那女护士顿时眼睛睁圆,然后脸皮涨红了,表情也很不自然,吃吃的说:“那个家属,这里需要你签个字。”

    张晴晴一看这女护士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想歪了,她慌忙的站起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你自己尿!”

    然后她就从我身边走过去,接过女护士手里那张要签名的单据,她见女护士表情怪异,就忍不住解释说:“病人他裤子绑绳死结了,我刚才在给他解开。”

    “我明白我明白——”

    “签名是在这里吗?”

    “对对,是写在这里。”

    女护士等张晴晴签完名之后,拿回单据,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忍不住说:“这位小姐,病人受伤比较严重,这住院休养期间需要禁欲,你们克制点儿。”

    说完她就逃似的出了病房,让张晴晴直接愣在原地,然后一张俏脸慢慢的涨得通红,我这会儿已经方便完了,正好踮着脚一瘸一拐的回来,张晴晴就恨恨的瞪我,说:“都怪你,裤子绑绳都能打死结的,害我蹲在你跟前帮你解绑绳,让护士产生误会了,我解释了半天她还是不相信。”

    我这会儿是有点哭笑不得,心想你自己要进来厕所蹲下给我解绑绳的,这事情能怪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